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没良心的,你家恶魔这么可爱! 【凉薇】(上)

来源:国产动漫【黑甲】

CP:凉冰【前大天使现恶魔女王莫甘娜】
    蔷薇【雄兵连第三代超级战士,神河基因携带者】

背景:设定神之战之后十年,凯莎复活,天使和恶魔族退出地球继续相爱相杀,卡尔阴谋被推翻,虚空是什么东西能吃吗?对不起,boss没有存在的必要。地球进入战后恢复黄金十年,并受烈阳星保护,与凯莎莫甘娜签订契约,不准天使和恶魔随意来往地球。

凯莎封印莫甘娜一点记忆【我觉得姐妹也很有爱,天使恶魔本来就是一对啊啦啦啦】

和其他人没什么关系最多出俩个人来卖萌。

虽然cp打的是凉薇,但是我其实站薇凉233333女王明明就是智障好啵~

【未必有下】【甜的发齁预警】【女王严重幼齿弱智化】


————高能预警不要在意前面辣木严肃的画风后面就崩坏——————




杜卡奥养了一个好女儿,

莫甘娜偶尔还会这样想起,

在地球的短暂岁月里,却有了匹敌她尚是神圣天使凯莎妹妹身份时的愉悦记忆,而这些记忆里最后却只剩下了那个红色头发黑色盔甲的女人。

“红色的头发,黑色的盔甲,雄兵连,蔷薇。”

噗……这记忆永远戛然而止在女王嘲讽似的冷笑里,那个人身上的倔强,坚韧,甚至是痛苦的隐忍,永远比那张漂亮的脸让她印象深刻,这样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比如蔷薇,比如她,比如她们。

如今要她回忆起,那场所谓的革命只是一场以神之名的闹剧,那个小小的美丽的星球满目疮痍,等待进化清洗的人类秉持着最后一点希望的烛光绝地反抗,作为那份烛光之一的蔷薇,和作为带给这个星球无限混乱与恐惧的罪魁祸首——她,堕落天使莫甘娜,却在那场闹剧里,怪异又和谐的一起同舟共济。

如今在她离开地球按照恶魔星系的时间很多年以后,莫甘娜偶尔还会心血来潮恢复她堕落前的天使模样。

所以说恶魔没人爱,恶魔头子撅噘嘴不知道算不算委屈的想,你看,凯莎爱的是娇娇弱弱不会反抗的天使凉冰,蔷薇喜欢上的也是黏人又撩骚的天使凉冰,她们却都恨莫甘娜,她们恨不得生刮了她的肉,流尽她的血,她们极爱凉冰,又极恨莫甘娜——真是有趣,莫甘娜笑着,作为魔鬼的乐趣就是如此,最复杂的也不过是人心和天使的伪善。

要让女王来说,有什么大不了的,按着恶魔的处事原则,大不了打一顿,打死了就算了,打不死就在一起吧。

可是凯莎偏不,蔷薇偏不。

莫甘娜不愿意自己去试,她不愿意拿自己尊贵的小命做赌注,反正蔷薇打不死她也不会接受她,凯莎却真的想打死她。






女王n久以前的记忆掉落在地球上,有时候心痒痒的女王和天使打着永远打不完的仗的空闲时间就想去捡回来,但是她又怕凯莎知道,她还是打不赢凯莎,虽然她杀死过她一次,但是凯莎就是凯莎,姐姐就是姐姐。

地球是烈阳星的地盘,那些假兮兮的神守着,几年前的战争还在他们记忆里,有了蕾娜,别说恶魔,凯莎的人都没办法来去自如,女王觉得实在无趣。

她太可怜了。

她想要她自己的记忆。

她想记起那个红色头发的女人的脸。






距离黄石城还有十几公里的小县城,战后恢复的很好,神之战的战场撤离地球之后有了崛起的雄兵连和人民解放军的守护,很多公共设施又重建了起来,陆陆续续不少人又搬回来了。

米黄色风衣黑色长靴的女人晃晃悠悠从巷口转出来,她就停在去黄石城的必经之路上,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一边左看右看觉得地球人的建筑特色一点没有变过,审美一如既往的奇怪,一边在犹豫要不要偷偷定位某个人的坐标。

三三两两嬉闹的孩子从尚且清冷的街道前面跑过,她才觉得有一丢丢人气,嫌弃得踢飞脚边石子儿,大名鼎鼎的恶魔女王猛的竖起耳朵,在她身后,通往黄石城的省道上传来一阵机车轰鸣声,不等她回头那机车便从她身边疾驰而过,可惜的是,那上面的人并不是一个红发黑衣的女人,女王大人插在口袋里的手拿了出来,万般无聊的撩了撩自己发梢。

地球也很无聊——没有蔷薇哪里都无聊,连凯莎都无聊至极!

“你要搭车去黄石城吗?”

女王抬头,骑着机车的男人不知何时退了回来,他掀起黑色头盔露出黑色的眼睛,东方人的眉眼清秀耐看,一条腿支在机车旁边,

“我看你似乎在等车的样子,我是军人,我是黄石城的驻扎兵,黄石城已经修建完毕,而且有昔日超级战士坐守,如果你是战后寻求帮助,可以来黄石城。”

华夏的军人都这么喜欢帮助人吗?

女王止不住笑了,踩着直线踱步过去:“我以前到过黄石城,也是军人带去的。”

男人点点头,等她走近,却腾得脸红,也许是离得近了更能被美貌震撼,也许是离得近了被那个笑容迷惑。

他轻咳俩声低下头:“我们受命帮助人民,这是我们该做的。”

“我是说,也是骑着车载去的……”女王看了看款式相同的机车,眼底幽暗闪烁一下,忍不住翘唇,“我叫凉冰。”

“我叫赵轩……凉小姐你好。”

“你刚才说,黄石城有超级战士坐守是吗?我想问,是哪一位?”女王踱步走到车后座,抬起腿坐上去,出于尊重赵轩挺直了背尽量不去接触她身体。

他确定身后的人坐好了这才掉个头继续向黄石城驶去,因为感觉不到女王任何的倚撑,他便贴心放慢速度尽量平稳一些:“哦,是黄石城现在唯一的少校,前几天刚刚从上尉提升,自北之星申请调来的一位战士。”

哦……女王还是伸手抱住了他的腰,不抱住的话不知道他还能多慢,可惜了,那个人才是中尉。

男人宽阔的后背和女人还是不一样,女王不用去依靠就兴趣全无,还是蔷薇的背靠起来舒服,就算她开的再快,她又不必担心将她甩丢,因为女王会紧紧贴着她。

“我想你应该听过她的名字,她是十年前殉职的杜卡奥将军的大女儿——雄兵连蔷薇。”

赵轩感觉身后的身体猛的一顿,接着缠在他腰上的胳膊缩了回去。

“蔷薇?!”

赵轩惊讶于她突然提高的音量,没注意路况,轮胎直直硌到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块,不知道是不是运输石料的车散落的,这附近都是零零碎碎的小石子,这么一硌他为了保证身后的女人不被颠下去赶紧降了速度,

奇怪的是就算那么大的颠簸凉冰都没有要抓住他的意思,依旧稳稳坐在车后,倒是这个急刹,让她直直贴上他后背。

赵轩头盔下清秀的脸瞬间浮了一丝紧张的红色,一缕青丝撩过他后颈,那位凉小姐似乎未褪去惊吓声音还有一点微颤:“红色的头发,黑色的盔甲,雄兵连,蔷薇?”

看样子应该无碍,凉小姐也没有要直起身的感觉,赵轩舒了一口气小心避开碎石回答:“是啊,就是那个英雄,我说你一定知道她,不过少校现在可不是红色头发了,战争之后很少人见到少校,她的发色就变了。”

“变了……变了还能认出来吗?”他听见身后的女人轻声问,不知道问谁。

这么说倒是有些疑惑,他侧侧脸:“冒昧问一下,你是不是认识少校,我刚刚想起来你说有军人送你去过黄石城,也是机车载……可是这几年黄石城的平民都是军方接送,军队出行也是卡车,除了少数几个人用机车……包括这台,也是少校的。你们认识吗?”

认识吗?

女王眯眯带了美瞳藏住眼瞳异色的桃花眼,摇摇头轻声细语道:“这都十年了,认识也不认识了。”

何况,那个人的脸在记忆里早就糊掉,被凯莎狠狠的抹掉了。

赵轩没有感觉到异样,他为此很是惊奇:“这么说,你和少校是旧相识?真是巧了。”

不巧,凉冰唇角弯了弯,我就是来找她的。




十年了,发色变了,又不记得脸了,她还能认出她吗?

女王靠在黄石城特别军区行政厅门外,有点委屈,上一次她带着她来这,一路上虽然冷着脸却从来没有说丢下她,一直带在身边。

她却不记得那张脸了。

该死的凯莎,那个失宠的贱人!

她夺走了她什么不好,非要那个人的脸……每一次清晰的记忆里都没有那个人的脸,包括那些同床共枕的回忆,都因为看不见那人的脸变得陌生。

明明愉悦的记忆变成了折磨,甚至连她想调出蔷薇的资料都会看一眼就忘掉。

碧池!碧池!碧池!

乱气全撒在远在天使星系的凯莎身上,堂堂恶魔女王这会儿委屈得恨不得现在就回恶魔星系带上几队人去挑个事和凯莎打一架,被揍都没关系,她的恶魔之爪痒痒的,不掐死俩只天使难受。

远远的赵轩带着一个清丽的军装女人过了来,指了指她询问:“就是这位凉小姐,少校和她是旧相识,能通知一下少校吗?”

女王眨眨眼乖巧对那女人笑了笑,心里一阵小委屈止不住翻,得了,军衔上升了见她还要通报。

也许是这个小表情杀伤力有些大了,那女孩子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低头翻着手里的记录道:“少校今天还没有来,黄石城运输石料的车出了点意外,她带人去调查是不是和上次发现的飞船残留物辐射干扰有关了……这样吧,凉小姐要是暂时没有地方休息我可以给您安排一间附近的宾馆,离这特别近,方便少校回来的时候通知您。”

凉冰偏偏脸随口答应了,见不到蔷薇,她本就不会多留,随时随地都会被烈阳星的人和凯莎的天使们发现,倒不如回去,随便答应应付一下,转个身消失也不会被怀疑。

可是偏偏有眼尖的。

匆匆从门口进来的一个高大的穿着重甲的男人见了她一愣,停下脚步大声喊了一嗓子:“哎哎哎!冰姐!”喊完几乎是小碎步跑过来,重靴踩在地上的声音和他娇羞的小模样反差太大,一时间赵轩和帮忙的女人都怔住了。

凉冰狠狠抬了抬眉毛,脑海里搜索着这家伙名字,喊的这么亲,要不是有点印象一巴掌拍死他。

那张糙汉子大脸伸过来,想伸手拉她又有点惧怕,只好放在身前搓来搓去,笑的一副狗腿子模样:“冰姐还是这么年轻漂亮!冰姐你这些年都去哪里了,冰姐你还记得我不,我跟着蔷薇少校的时候,你还给我搬过大米嘞!”

他双手向上挥舞着空气努力想把什么从底下翻出来的样子实在太蠢了,凉冰忍不住捂住鼻尖笑的花枝乱颤。

“对了对了我忘了这都十年了,冰姐你都不一定记得我了,你那时候经常从我这要啤酒喝来着呢,我还让蔷薇少校偷偷摸摸揍过呢!”一米八几的大汉子说到这个一顿傻笑。

凉冰眯眯黑眸绕着他踱步看了一会:“我记得你,跟着v7跑了好久的兵哥哥,哪天还带着飞机和蔷薇一起击沉一架巨狼星战舰。”

说完又笑起来,一副爽朗的模样:“当然还记得你的啤酒!”

赵轩张张嘴想说话,汉子动都不动一边陪笑一边伸出大手按住他脸把他推到一边,继续凑到凉冰身边:“冰姐,你是不是想着蔷薇少校了……我就说冰姐咋可能说走就走呢,v7都不让我们在军队提你名字,你和蔷薇少校咋整的。”

不明所以的赵轩和女人眼睛睁大视线来回在凉冰身上扫视,八卦味浓重。

“呜呜呜呜……”我就说她认识蔷薇少校!

赵轩被一掌按住脸说不出话,唔唔了一串音节,大汉一把松手眉毛拧成毛毛虫了嫌弃的把手放他身上擦擦才拿回去。

凉冰眼角一睨,气势就出来了,抱着胳膊转身:“那可不怪我,你得问问蔷薇干嘛了。”

一战封神,好一个蔷薇少校。

她等了她这些年,连杀父之仇她都放弃了,就是不肯找她。

汉子弯着腰陪笑:“这我可不能问,我还是不问了,你都回来了,那就啥都不说了……冰姐还喝啤酒吗?我马上去买,今天晚上……哦不对,你晚上肯定在蔷薇哪里,我笨,我笨!”

又是一阵傻笑,凉冰看了一眼身后俩脸懵逼的赵轩他们,白眼漂移,偷偷摸摸回来见蔷薇,现在可算是光明正大了。

估计明天名分都有了,想到这里她居然忍不住翘了翘唇角。

“二虎!二虎子!你快来看谁回来啦!少校人呢?”这傻大兵对着门口就一顿挥手,引来三三两两的人注视,门口刚刚进来的另一个重甲兵原本还准备骂娘,一抬头看见抱臂侧站的凉冰下巴都掉了半截,又一路狗腿的跑过来。

“哎呀我滴娘啊!这不是我们冰姐吗?!哎呀我滴娘啊!大壮哥你可好本事啊!”二虎子一拳锤到大壮胸口,重甲被锤得喀喳响,也不怕手疼,俩只手放一起搓啊搓和大壮一模一样眼巴巴看着凉冰。

一个团都是痴汉。

凉冰唇瓣里的轻笑还没有发出来,二虎子转身就跑:“冰姐你等等,少校马上就来!”

凉冰赶紧伸手:“嗨你就不能缓缓!”她居然有些害怕,害怕她认不出蔷薇。

可是二虎子都不管她,老虎一样窜出去,女王懵了,她可没想过蔷薇会突然冒出来,她是来见蔷薇的,但是她却有点慌。

完了完了完了,等会儿蔷薇看见她会不会觉得意外,她要是认不出蔷薇会不会很过分,蔷薇会不会直接揍她,要是她当着这些人的面要杀她她多没面子!?

女王凌乱了。

可是她跑不了了,她站在哪里懵了半天,懵到二虎子拽进来一个穿着墨绿色军服的女人,懵到她被那个人浅到有些发亮的眼睛锁定。

她记不住蔷薇的脸,她担心过,担心即使面对面也会错过她,但是似乎当她真的站在她面前时,这些担心都变成了空气。

这张脸,她怎么可能忘记。

凉冰突然有些发晕,她的大脑狠狠炸裂了一次,尖锐的痛苦让她脚下虚晃,蔷薇的脸又变得模糊起来。

她伸手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另一只手按住脑门,痛苦的喘息。

凯莎……凯莎!

她从未像此刻一样憎恨着凯莎的手段,即使站在眼前也要逼着她忘记。

大壮惊讶的伸手想扶住她,可是不远处蔷薇少校的眼神却让一切冰冻到了零点。

赵轩看不下去了,走过去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凉冰:“凉小姐,你还好吧!”

他抬头看一眼,蔷薇少校的眼睛锁在凉冰身上,然而,却毫无温度。

他也不知道凉冰在经历什么,凉冰开始将浑身重量压在他身上了,低敛皱起的眉眼痛苦,苍白的唇色看上去十分病态。

刚刚还好好的女人,这会儿就成了这副模样。

二虎子着了急拉着蔷薇往这走:“冰姐这是怎么了?”

蔷薇反手抓住他的手腕,结果一个大老爷们被她轻轻松松抓在手心动惮不得。

她静静看着凉冰缓缓往下倒,眉头逐渐锁紧。

遥远天使星云,洁白羽翼和银色大剑构成的王座上,闭眸冥想的神圣天使猛然睁开浅瞳,搭在王座扶手上的手握紧,修长的双腿换了一个姿势交叠,微微向后靠着,抬起美艳的脸望着清澈的尚有天使飞过的天空,眸色迅速染上深色。

“凉冰……”

就这么不听话吗?


黄石城的特别军区却迎来了一个新客人。

就在凉冰要彻底倒在赵轩身上时,一动不动的蔷薇突然消失,抱住凉冰的赵轩感觉一股大力将自己推开,等他反应过来从虫洞跨出来的蔷薇已经将凉冰拉在身边,抬手在她们右方举出一块更大的虫洞。

一道耀眼的白光带着刺耳的划破空气的声音直直撞进虫洞里。

二虎和大壮立马从各自的空间里掏出机枪对着白光挥出的方向紧急待命。

要不是蔷薇,估计那道光就直接砍在赵轩和凉冰身上了。

接着一阵轰隆声从黄石城外大概几公里的地方传来,似乎什么东西撞上了地面。

应该是那道被转移的白光,赵轩一阵心悸,甚至感觉到了大地在微颤。

站的挺拔的蔷薇紧紧盯着大厅上方被砍出的一方天空,碎石落下到处都是灰尘,凉冰抱住她脖子一边抽气一边软软的骂,竖起耳朵听她还能听见内容,“去他妈的凯莎”

想伸手把她拽丢到地上,又忍住了。

她还是紧紧盯着天空等待客人现身。

就这么比她,还想要凉冰的命……

洁白的羽翼,金色的长发,碧色的眼睛,银色的战甲,闪着圣光的长剑——天使。

已经好几年没有在地球上出现的活生生的天使。

“雄兵连蔷薇,放开你手里的恶魔,不要阻止天使制裁恶魔。”又是一只高傲到不输彦的天使。

蔷薇捏紧凉冰,一松手,这家伙就能消失在审判圣光里,就凭她现在这幅虚弱的模样,她能简简单单报仇。

脖子处还在碎碎念小声骂脏话的人软软靠在她身上,要松开的手却握得更紧了。

“银色头发……又要改了,还要记住,该死的凯莎……”

碎碎念变得含糊不清,蔷薇低头,凉冰熟悉的眉眼藏在凌乱的黑发里面,她拧紧眉心。

“天使,没经过允许不准出现在地球,凯莎知道你来了吗?”她直直望着天空的强大生物,握得太紧的手掌却松不开,就算听见凉冰的抽气声。

那天使举着大剑冷漠的看着她怀里的凉冰。

“制裁恶魔是天使的使命,在她虚弱的时候不给她最后一击,天使和恶魔的圣战就需要下个千年来结束。把她交出来,击杀后我便立刻回到吾王身边复命,绝不逗留。”

“我日你大爷啊,要不是我们和天使一起打过仗我就一梭子子弹喂给你了!”大壮抱着枪冲她喊,“一天到晚审判审判,看不顺眼就是恶魔啊!”

天使眼神一紧盯着他,蔷薇伸手将他往后压了压,躲开天使的精神攻击。

她低头看了看,凉冰比记忆里任何时候都要纯良的缠在她身上。

“天使制裁恶魔,天经地义,恶魔击杀天使,也是天经地义,我管不着!”

“少校!你不管冰姐了!”二虎一着急想过来拉住凉冰。

蔷薇看了他一眼,让他生生止了脚步。

接着银发的人抬头看着天空的天使:“但是这是地球,莫甘娜和神圣凯莎都立下契约,你们不能在这里肆意妄为!等你们出了地球,谁杀谁我都管不着!”

天空的天使眉头一锁声色俱厉:“蔷薇,你果然要包庇她!吾王方才传达信息,若是你包庇这只恶魔,你定会后悔!”

蔷薇动也不动直直望回去:“我不能让你坏了规矩,你离开地球,我立刻让她滚回去,到时候你杀她,我绝不干涉。”

“你放屁!……你狠!”软在她怀里的凉冰委屈的低声骂,还试图掐她胳膊,但是一阵一阵的疼让她的力道小的可以忽略不计。

天空中的天使似乎不愿意轻易罢休,俩方僵持,二虎和大壮蓄势待发,蔷薇紧紧盯着天空中天使的举动。

她怀里的凉冰猛然尖叫一声,在她胸口抽搐一下,站都站不住,蔷薇脸上神色微变,天使却突然露出恶意的笑容来:“好,吾王和我等着你赶她出来。”

“凯莎!凯莎!啊啊啊……”蔷薇来不及反应凉冰痛的跪倒在地,修长的指节捏的泛出苍白色,墨色的长发垂在地上,她哪里见过这样不堪的凉冰,弯腰拽起女人狠狠抬头瞪着天使,天空中哪里还有天使的踪迹,只剩下一片洁白的羽毛飘来飘去。

“先把冰姐扶去休息,我去找医生!”二虎说着要跑出去,蔷薇摇摇头:“不用。”

恶魔的毛病,人类医生能看好吗,除了远在北之星的语琴。

大壮装回武器弯腰要扶:“那我带冰姐去休息室休息一会?”

蔷薇推开他的手,一个人扶起凉冰,面色冷淡:“我带她去我休息室,你们各自去忙吧。”

大壮狐疑看了她一眼:“少校,你不会真的要赶冰姐走吧……你可不能信那个狗屁天使的话啊,冰姐怎么可能是恶魔,我们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

蔷薇瞪他一眼他便噤声:“你还上头了!该干嘛干嘛去!”谁有她清楚,怀里这个柔柔弱弱狐媚的女人,不是恶魔是什么?

天使的女儿凉冰,恶魔头子莫甘娜。



休息室门刚刚关上,蔷薇将怀里的女人狠狠摔在沙发上,抱着胳膊靠在墙上:“还装?”

沙发上刚才还可怜兮兮的凉冰抖着肩膀轻轻笑了起来,哪有一点痛苦的样子。

她抬起头望着窗外交叠起修长的大腿,仪态万千仿佛是来巡视的家养猫。

欠得不要不要的。

蔷薇忍住拔枪射她一脸的冲动,她不杀她她还敢自己送上门。

“我没空和你玩,不想我把你送给凯莎你最好快滚!”清冷的快要冻住人了。

沙发上的凉冰一口白牙亮了亮就开始反击:“我的小蔷薇,你怎么还是这么嘴硬,要交出去刚才就交了,还留到现在威胁我?”

“我看你就是欠的。”蔷薇转身就要离开,手都拧开门把了,忍不住回头,凉冰的侧脸在光线下美得比天使还要天使,她唇色仍旧苍白,一抹病态还藏在眉梢眼角。

“没良心。”

翘起脚尖看着高跟鞋尖,凉冰小声嘀咕。

蔷薇捏紧了门把,悔了刚才没让审判之剑活劈了这货。

门拧开,大步迈了出去,毫不犹豫。


沙发上凉冰听见声响立刻扭过脸去看她消失在门后决绝的背影,脸上哪里还有得意,苍白得几乎透明。

没良心……

她瘫在沙发上,一阵心悸,闭着眼睛想要联系女王号上面的部下,再留在地球,她绝对活不长。

“想找什么?”好听清冷的高高在上带我女声在脑海响起。

凉冰脸色煞白睁开眼睛,恨不得咬碎一口白牙:“我操你妹的凯莎!”

“我很乐意……”那贱人一定坐在王座上似笑非笑闭着眼和她说着话,凉冰都能想象出来她高高在上的姿势。

妈的,操她妹个腿啊,那不是操她自己吗?!

“贱人!”她都骂出了声。

凯莎等她骂完才好心继续:“圣战中你还特地跑去烈阳星人守护的地方,想灭族吗?”

凉冰想站起身,一阵脱力就倒回沙发上,咬着牙回:“关你屁事!我才不会比你先死!”

“那可不一定。”凯莎可恶的声线清冽的有些温柔,天大的错觉,“你费尽心血才让我毁灭了一次,我还不是照样活的好好的?”

“别废话你对我做了什么?”打断独裁者的调侃,凉冰有些艰难的集中精神传递着信息。

“我封印了你的记忆,你永远记不起蔷薇的脸,就算看着她,下一秒也会忘记。”

“我看你真的是闲得无聊的,干她脸屁事!你是不是嫉妒她比你年轻比你好看比你惹人喜欢?”去他妈的凯莎!

凉冰气的一拳砸沙发上,软绵绵的。

凯莎听着她气急败坏,也不反击:“老老实实回你恶魔星系去,别在地球人面前晃来晃去,蔷薇成神之后就有能耐杀你了,圣战的时候你死在别处,恶魔一定会灭族,我就没机会洗清天使一族的罪孽了。”

“罪孽你妹!我呸!你才是罪孽,你算老几,坐了几年神圣天使真以为自己高人一等,我也是大天使!”气的她快抖出自己白色的翅膀了。

“你最好老老实实滚回来,杜卡奥的女儿是银河之力的人,烈阳星的蕾娜也在她身边,被其他势力干掉的话,你连英灵殿都进不了,你这个蠢货。”凯莎懒得和她废话单方面切断了联系。

谁稀罕英灵殿,凉冰滑倒在沙发上,有些脱力。

妈的贱人……

贱人!

切断她翅膀的人是她,放逐她进无边地狱的人也是她,让她再也没有资格踏入天使城的人还是她,现在她却一副伪善的嘴脸担心她进不了英灵殿?

去他妈的,不进英灵殿不轮回,化成尘埃都比逃不过和她纠缠的宿命要好。

她真是无聊闲的,来地球自取其辱。

女王委屈的把脸埋进沙发里,想回忆蔷薇的脸,脑海里又是一阵尖锐的疼……凯莎你等着,迟早她会冲破这该死的封印。




“冰姐好了点吗啊,少校?哎!您去哪里?”二虎端着食堂的饭见了匆匆过去的蔷薇,几步撵上去絮絮叨叨。

大壮从另一边过来一把撞过他,二虎哎呦一声发现自己手上的青岛啤酒被抢走,气的他眉毛一竖要翻脸,大壮不吭声把酒塞到蔷薇拎着的塑料袋里,清脆的嗑当一声,二虎眼尖发现了袋子里装着一个红色的三层饭盒。

正准备说话被蔷薇一瞪,老老实实闭了嘴,被大壮拖走。

“你特娘的抢我酒干嘛,你咋不给自己酒!”

“劳资他娘的被冰姐抢走的啤酒还不够多啊,让你送瓶啤酒怎么了!”

“奶奶的!”

“呦呵你还有脾气!”

“……”

休息室的门虚掩着,蔷薇面无表情推开门,看见在沙发上假寐的女人还在,轻轻关了门走过去。

袋子里的酒被拿出来,放在一边,蔷薇盯着酒瓶,走了走神。

凉冰,这次又要来干嘛?

细长的眉一挑,假寐的人睁开眼,看了一眼她拎着的饭盒和一边的啤酒,居然笑吟吟的拿过啤酒说了句谢谢。

不知为何,蔷薇皱起眉觉得不太对。

她弯下腰将饭盒放在凉冰面前,凉冰露出了一个撇嘴的表情还是对她客气的说了一声谢谢。

怪异。

细长的手指捏着啤酒瓶身,凉冰似乎对着啤酒发呆,她看了一会才注意到蔷薇还在看她,偏偏脑袋露出美艳动人的笑,正准备开口眼神触到她发丝的颜色猛然一缩,错开眼神的瞬间蔷薇能看见一丝丝慌乱。

“劳少校你亲自送晚饭,算是还我当年隔三差五给你送饭的情咯。”

蔷薇眼底的狐疑隐去,说话这么欠的女人,还真是只有凉冰一个。

她隐隐响起凉冰在她耳边一边骂一边委屈的碎碎念,

“银色头发……又要改了,还要记住,该死的凯莎……”

她靠在办公桌边看着凉冰,对方却避开她的视线。

一股无名火从胸房腾的升起,她错开视线坐回办公桌后面,冷声道:“吃完饭就离开地球吧,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蕾娜就在北之星,你才立下的契约,被抓住了免不了又是一架。”

啤酒拉环被拉开,蔷薇捏住笔的指尖一顿,狠狠写下文件的批注,忍住捏断笔的力道。

“我以为你至少会舍不得我呢!这都好多年了……”

她压着颤音头也不抬:“我不杀你已经仁至义尽,凉冰,你不要得寸进尺。”

沙发上的影子一点不在意,她晃晃悠悠起身,捏着啤酒瓶一小口一小口抿着,端着食盒走过来,把食盒推到她身边:“你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生气,才有力气折腾我。”

圆珠笔笔尖戳通了文件,蔷薇拧着眉:“蕾娜马上就能到,你要是想向被你迫害的人和我父亲赎罪,就至少给我点安稳。”

“那你喊蕾娜来啊,让她烧死我啊!说的我多怕一样。”凉冰站在她身后的书架前面随手翻着书看,嘴里却毫不留情。

“凯莎的末日审判我都不怕,怕一个几千岁的小丫头片子?”

“凉冰!”圆珠笔被拍碎在桌子上面,蔷薇另一只手揉着眉心,“我不想杀你,暂时还不想。”

啤酒瓶被放在桌角,修长的手臂环上她肩膀,凉冰的脸埋在她发丝里,闷声闷气道:“没良心……”

别和一个军人比毅力,蔷薇能忍得了十年不找她,无论爱恨,最伤人的不过是漠视,连她送上门,她都无动于衷。

女王胸口泛着一阵阵酸。

蔷薇眼底一抹暗红,想推开这个恶魔却下不了手,十年前她带走了地球颤颤巍巍的和平和她最亲近的父亲,毁了她的祖国还骗了她几个月,十年后她就这么轻描淡写又任性的出现,一点都没变,仿佛还是那个倔着脖子非要和她睡一起的捡来的公关小姐。

怎么能有人这么不要脸,这么不知好歹!

仗着美貌和狠毒无视法则和道德。

她们还是极端。


“松开!”

“不松!”

“松开!最后一次!”

“不松!”

蔷薇捏着她手腕狠狠一拽,根本没想过能拽动这个神体恶魔,可是凉冰就那么轻松被她拽丢在一边,垂着睫毛,看上去一副要哭的样子。

那双原本就无论如何都惹人喜欢的下垂形状双眸,现在更是乖得让人动容。

恶魔就是恶魔。

“我没时间和你玩。”

“你怎么就不说你舍不得我!”手腕一挥半瓶啤酒砸碎在地上,蔷薇看了一眼冒泡的液体,思咐这人是没有在装。

她站起身要离开,凉冰坐在桌面上抱着胳膊:“你走我就不离开了,我有时间和你耗。”

蔷薇捏着手掌恨不得朝那张娇媚的脸上狠狠来一巴掌。

“你真以为没人杀得了你?”

“你要是舍得,早把我推给那个小天使砍死了,我手腕上的淤痕,不知道是谁那么紧张抓出来的!”凉冰终于愿意抬眼瞪她了。

可是这么一瞪,她眉心狠狠一皱又要往下倒,蔷薇一把抓住她胳膊,锁着眉忘了刚才在吵什么,凉冰不对劲。

“你……你抬头!”

女王可委屈了,闭着眼睛就不抬头。

她就是想记起这个人的脸,还要被凯莎欺负被这个人骂……要是别人,就算是雷克塞她都一巴掌扇过去,偏偏这个人是蔷薇。

蔷薇一边觉得她欠一边觉得自己欠,伸手捏着她下巴拽过来,凑近了再说一句:“睁开眼!”

那排漂亮的睫毛抖了抖闭得更紧。

反正凉冰就不会让人省心。

蔷薇咬着下唇放柔了声线:“把眼睛睁开!”

轻得就像曾经在帐篷里,她和她离得极近时暧昧的空气。

算了,去他丫的封印。

好不容易骗小蔷薇温柔一次,她不睁开眼睛多得罪人。

蔷薇的轮廓冷艳,总是拧紧的眉修长入鬓,透着一股子英气,她鼻梁高挺,就像性格一样倔,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三百六十天都紧抿着的薄唇,因为不苟言笑整个就是面瘫。

她可记得她眉角柔软的细纹,记得那双看上去冷漠却有着难以言喻温柔善良的近墨色的眼眸。

可是那头夺人心魄的美丽红发,却变成了冷峻的银丝,长到腰间,有些刺眼。

她怎么能忘记这张脸呢……该死的凯莎!

凉冰还没来得及将这张熟悉的脸带入记忆里近在咫尺呼吸着的睡颜,强烈的头疼又侵袭而来,这一次更加凶猛。

她抽了一口冷气不愿意避开眼睛,她不想再忘记,可是她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实在太疼了。

凯莎怎么就那么可恶……她就不想忘记蔷薇的脸而已!

七宗罪里面最常见的原罪——贪婪。

怀抱记忆却放不下这一点空白,凯莎太过了解原罪,连天使也逃不过的原罪,又何尝不是利器。

蔷薇眼睁睁看着她流转的眼波变成水汽满满的样子,整张脸褪去血色,脸上不动如山的冷漠变成了不知所措。

凉冰捏着她的手,眼泪分分钟都要掉下来的感觉,不知道是怒极还是痛极,最终还是错开了眼睛:“我记不住你的脸——我就想看一眼而已!”

这哪里是那个嘴欠又傲气得死不悔改的恶魔模样,蔷薇默然。





二十分钟后,

大概是第一次难受极了有人哄,委屈的女王居然委屈累了乖乖窝在沙发里睡着了。

蔷薇坐在办公桌后面,柔软的视线一直落在沙发上的人身上,连眼睛都不怎么眨。

一道人影浮现在她身边,蕾娜皱眉:“你怎么又把她留在身边!”

踩着高跟的蕾娜踱步过去准备观察观察凉冰,蔷薇出声:“你让她睡一会儿吧……哭了有一会了。”

话说出口自己都觉得别扭,别开眼角假装自己没出声。

哭了有一会了?

蕾娜扭头又走回来:“你不是又被她骗了吧,莫甘娜也会哭?我看你又是忘了她身份了。”

“她和凯莎的圣战还在进行,没可能无缘无故跑到地球,把她送回去,别让她再动什么坏心眼了。”

蔷薇知道蕾娜不喜欢她,没有人喜欢她,凉冰活该。

“蕾娜……她受了伤。”

蕾娜狠狠瞪着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就是琪琳都说不出为她求情的话,你还真可以,上学的时候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深情!”

蔷薇不动声色,并没有为自己辩解什么。

“要不是签了契约,我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和巨狼星的混球们,你还让我从北之星带着语琴过来照顾这个天底下最大的恶魔头子……你怎么不直接叛变,正好我连你一块收拾!”

作为地球现在最大的守护者,已经晋升神体的蕾娜仇视凉冰再正常不过,何况于公如此,于私,也正是她害得蕾娜自责内疚躲进深山老林几年时间。

“我想,凯莎算计了她,”她看了一眼还是被折断的笔,靠在椅背上,“你不帮她,天使和恶魔的战斗说结束就结束,地球尚且刚刚从神战中恢复,没事做就喜欢管闲事的天使保不齐就会回地球。”

“牵制天使的势力不仅有恶魔一族,倒是你,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要不是老同学我真当你被策反了。”蕾娜摇摇头,坐在她办公桌上抱着胸口。

这个冰块,真是眼瞎……偏偏栽在了莫甘娜身上,还不如被银河之力追到。

“语琴呢?”蔷薇迟疑一下看了看门的方向,她让蕾娜把语琴带来的,怎么就来了她一个人。

“语琴是医生,又不是巫师,这是精神封印,她来了也没有用。”蕾娜用左手在眼前圈出一小块视野,视野中心是沙发上安静的凉冰。

黑丝长腿……她以前也是这个打扮,也没见蔷薇弯掉,怎么,遇上这恶魔才短短时间就换口味了?

蔷薇没注意她古灵精怪的想法,皱着眉问:“精神封印?难怪她一直骂凯莎。能解决吗?”

蕾娜耸肩:“你问我我也没办法,我才刚刚恢复神格,再说,我一个未成年的神怎么抵得过有三万年资格的凯莎,我也很好奇,凯莎不杀她反而封印她记忆是为什么,到底封了什么让她这么落魄。”

蔷薇哽了一下,迅速缩回眼睛。

毕竟是一个宿舍的室友,蕾娜算她半个闺蜜,她这点小动作还发现不了吗。

她一拍桌子回头:“你心里有鬼,你知道封印了什么!”眉毛一挑话锋一转,“你自己招惹的女鬼自己解决,要不是基兰校长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出,我带着她去大圣那边,杀不死也把她封印在大圣以前封印的地方。”

说起封印估计都是蕾娜松了口,要是她是蕾娜,早一掌打死沙发上的混球了。

“你别把她带在身边,被上级知道你军衔也保不住,将军不会同意你和她在一起的。”

蕾娜叹了口气,不知道算什么立场严肃起来。

父亲……

蔷薇眼瞳一缩,胸口起伏。

她看着沙发上,乖巧得不能再纯良的女人,复杂的情绪在胸口翻腾,连恨的力气都被撕裂开,索性闭上眼睛把感情收拾好。

蕾娜瞥了她一眼,有些迟疑:“你……不该真喜欢上她的。”

蔷薇平静得有些让人惊讶的开口:“那我该喜欢谁,程耀文吗?”

蕾娜瞬间哽住,脸都泛红了:“哎哎哎,关他什么事,别给我什么都扯到他身上!”

反应过来这家伙是在打趣她,立马住了嘴,瞪了沙发上的女人一眼,一报还一报,她提程耀文她就瞪莫甘娜一次。

还知道打趣,看来脑子没给莫甘娜折腾坏。

“这个封印除了凯莎和她自己谁都帮不了,记得之前你和我提过她和天使彦互相给对方洗脑强行封印记忆的事情吗?”蕾娜摸着办公桌往门口走,“除非意外情况,凯莎挂了从良了,或者她进阶了,像彦那样,不然她不记得的东西就是不记得。”

惨一点活该,跟谁不知道她想记起来的东西和蔷薇有关一样。

临出门的蕾娜狠狠看了一眼沙发上的人,又回头看了看视线飘飘忽忽落在沙发上的蔷薇,撇撇嘴,还以为只有她和程耀文是有杀父之仇的冤家,莫甘娜可比不上她无辜,活该现在沦落成这样,结果遇上了一个不比程耀文那货闷骚的蔷薇,不知道谁更吃亏。





——————上篇嗝屁了你不要随便催下篇——————

女王:我傲娇吃你家大米啦!信不信下次和凯莎内个贱人打架拿你打头阵!【气到胸口壮观的起伏】

蔷薇:说的和你打得过凯莎一样。

女王【气到不想说话】:小丫头片子,我怎么打不过她了!你没看我都杀了她一次啊!

蔷薇【标准冷漠脸】:一对中年非主流。

女王【气到哆嗦手指了蔷薇脸半天又摔下去】:杜蔷薇你好样的!你没良心!我去你妹的!

蔷薇【斜眼瞪】:这话你对凯莎说去。

女王【再次气到不想说话】【你们都有毒我要回去找阿托】




评论(39)
热度(295)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