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当你的女王忘记你〖12〗

你说个谎吧——

一个人的心到底要被撕碎成什么样才能够让她清醒?又或者,杜蔷薇这个人为了她自己的目的已经疯魔了?

咖啡店的对峙不了了之,或许已经精疲力竭的中士终于平平淡淡离开了,恶魔女王坐在原位端起已经没有咖啡的咖啡杯,任咖啡残余的香味顺着鼻尖流散在空气里,心里或觉有些明朗,意外的轻松着,接受了中士真的决定离她而去的现实。

然而,会在深夜悄无声息带着寒冷露气钻进她温暖被窝的人可不会是她昔日的恶魔爪牙,从睡梦中惊醒后本该离她千里之外的人居然穿着热裤短衫摸上了她的床——他们人类脑回路都这么不正常?

“卡尔萨斯不可信。”杜蔷薇的声线清雅冷静,带着迷人的肃谨,可她的呼吸撒在她耳侧,可又是截然相反...

当你的女王忘记你〖11〗

说一下,比微博一直少更新一章是因为有俩章我看着眼疼合并了。

——————————嗝——————————

久违的咖啡店,久违午后的日光。

玻璃门上的风铃叮铃铃的响,垂兰随风飘着,门上暂停营业的牌子也在不停摇晃,光影从透明窗投入,凉冰在明,她面前的人影在暗。

“万年前的学院光景,倒是让人心生感慨,你我都是永生不死的神明,却都喜欢过往的事物。”

手边的咖啡拉花坏了,坐在凉冰身前的人却连咖啡也没有,等光影缓慢移过,这才露出对方柔顺的短发,和那张清秀可爱的脸,那个叫着她姐姐几个月的男孩,安静乖巧的坐着,嘴里说着老气横秋的话。

细心去看,对方唇瓣纯白毫无血色,连敛起的瞳,也是一片纯黑,若是被路...

当你的女王忘记你〖10〗

整件事情有多么荒唐恐怕不需要凉冰费脑子去想了,当她从温热中醒来的时候只用了不到五秒的时间错愕,接着来自后颈的熟悉气息便引起身体微微颤抖。

杜蔷薇仍旧躺在她身后,一条线条优美的手臂搭在她腰腹,即使在熟睡时也用了浅浅的力道扣着,似乎生怕她能消失一般,整个人呈现一种和她清冷疏离气质完全不同的汤勺抱姿势这么抱着她,凉冰这才意识到自己是枕着对方另一条胳膊醒来。

造孽。

凉后悔扯扯嘴角,无声息的翻了个白眼,窗外夜幕已经垂下,白日宣淫的事儿居然真的干了,她错估了自己也错估了杜冰山,要不是回过劲儿了现在身上一股被车碾过的酸痛,她大概会评价一下,这次体验比她想象中要好很多。

只是,这姿势怕骑虎难下了。...

来谈一谈源氏更新问题〖内容有点长,担待〗

距离源氏最后一次更新16年11月已经过去接近俩年的时间了,我的LOFTER尽管已经凉了,但自始至终没有弃掉,这段时间不管我有没有试图往上发东西,平均了一下只要我每次登录,总会看见源氏评论区的留言

类似于“大大,不更了嘛!?哭哭”“18年了,我还在坑底!”“绝望的等”……

永远有不同的id在提醒我,我有一个巨坑在哪,还没填,还有人等。

我一直都知道,时隔今日,仍有基友会或随口或“威逼”或“利诱”跟我提到这个填坑的事情,今天我们来说说我的打算,因为脑袋山寨原装,所以经常跳机,歪楼会有,但很诚心。

填坑,不是一个契机,不是一时心血来潮,填这个坑,某方面对我而言意味着“死亡”,然而人固有一死。...

当你的女王忘记你〖9〗

就千字车居然能给我连文带图一起吞,行行行,文末那些东西明日百度云补档好了。

——————————正文————————

杜蔷薇生长于一个传统的军人之家,桀骜叛逆和忠诚顺从相互矛盾又相互协调,成就了这样的她,如同她染红后在没有变回来的发色,杜蔷薇就是这样一个即使顶着热烈颜色的发也能冷如冰山一般的人。

多年之前,那还是雄兵连之前的记忆,她还与蕾娜初识,刚开始自己的大学生活,逛街和听琪琳她们八卦,是人生占比重最大的俩件无聊的事情,她有想过男人,比如她会嫁给什么样的人。

或许是个军人,但肯定不是她老爹那样的,刻板过头。

然后她遇到了恶魔女王人类化身,她们不清不楚的纠缠到了一起,男人的话题,变成...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