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姓杜的,这事儿都是你自己作的!

emmmmmm
一直不更新是因为我一直挺忙,最近放假时间都花到王者农药上去了,这篇是黑甲那会儿的存稿【是存稿是存稿是存稿】,要不是最近雄兵连凉冰又萌我一脸血大概就坑了【我对凉薇真的是后妈到了极致】

源氏的问题嘛……

保证不坑,但是——真的好难写下去啊!特别是结局!心超累!如果大家真的是受不了我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那你隔着屏幕来打我啊~略略略略略【苏,你变了!】

【其实我有认真写,只不过战线太长了有点累】

———————呵呵,葛薇退避——————



女王迅速从颤抖中回神,她被这人捏住下巴抬起脸,却不敢抬眼去看那张脸,天生的服从让她久久不能恢复自我,更何况她现在还是一副孱弱的人类模样。

“女王……她,她不是凯莎,她有点奇怪!”黑风颤抖着小心翼翼提醒她,看来由于上次的抓捕事件凯莎对他的威慑力也不小。

女王这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抬起眼,凭感觉去接触这个人,古怪的地方果然出来了。

不等她看见这个人的脸,这个人身上的气息就清楚的充斥了她的感官,但是奇怪的是凯莎给她的感觉更像是人类而不是那个专制恐怖的审判大天使。女王缓缓找回了点力量和精神,站直了身体对上对方浅到透明的美丽眼瞳。

凯莎薄唇轻勾,俯下身凑近这个人的瞬间感觉到了她僵硬的神态,褪去天使战甲的她未褪完那骨子天生王族气息,但是已经消磨了足够锐气,现在的她对莫甘娜这幅表情,很受用。

不亏她化身成人类形态屈尊降卑来到这个星球寻找她。

“别怕,我不是凯莎……”我只是凯莎的一根羽毛的幻象。

但是也别真不怕,凯莎眯紧眼睛,捏住女王下巴的手指用上了让她发疼的力道。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凯莎的不可一世和自负从来都和她的强大没关系。

女王深深吸口气往后扬了扬脖子将下巴从对方手里抽出,美眸冰冷的抬起盯着凯莎的金眸,扯开唇打着嘴炮:“你也是闲得慌撵到地球来。”

那双带着美瞳的黑眸不知是强装还是本能,倒是满满嫌弃,瞥一眼她身上的西服忍不住继续开怼,

“战后和平区又不是北之星那样的人类都城怎么可能有打扮的这么整洁正式的白领,你都不做功课吗?华夏人都是黑发黑眸你没想过要掩饰一下发色和瞳色吗?”这样的智商真的够和她拼圣战?质疑人生中。

果断看见对方脸上凝固住的冷意,女王恶劣的感觉心情好了一点,不出所料,嘴炮后凯莎是要整她的,但是她可一点也不怕,大不了被整死,她不相信能躲得过蕾娜她们侦查的凯莎还能保留多少力量在这具身体上。

“看你活蹦乱跳,果然是在地球没有被追杀过的样子……这才一天一夜,还早着呢。”凯莎倾身,高挺的鼻尖快要触到女王的鼻尖,这让女王下意识往后退退,无奈腰部被这个人这样束缚着,也只能最大限度的避开这个暧昧过分的动作。

凯莎这个傻逼。

女王在心里一边颤抖一边翻白眼,曾经她祈求她多看她一眼,她都不愿意施舍,现在却神经兮兮的化身凡人躲在这个脏乱的巷子里和她如此相亲相爱的亲昵,这人降临凡间的时候脑子被大气层摩擦起过火吧。

然而她这幅家猫抗拒主人抱抱的表情却意外让凯莎觉得顺眼,没有万千天使在身后跟着,没有审判天使凯莎的荣耀,她褪去战甲躲藏在这低等文明的某个巷子里,不必一掌拍死怀里的莫甘娜,这样的感觉还不错。

凯莎狭长的眸拉得极其妖孽,像极了老谋深算的算计,偏偏眸里却满是愉悦,鼻尖又凑近点,嗅到了莫甘娜身上熟悉的体香——她曾经多嫌弃凉冰身上这股子不属于天国的香味,然而不可否认万年之前她们还是双生天使的岁月里,她都是嗅着这味道度过每一天的。

幸而莫甘娜这幅柔软没有力量的身体,散发着这样纯洁的气息,纯洁得让她觉得记忆里的凉冰未曾走远。

“喂,你不是撵到地球就为了恶心我吧。”女王并没有十足的勇气去瞪这人金色的眼睛,但是这张美丽的神宠之脸离得太近,近得她不得不心生抗拒,凯莎不是犯贱,她莫甘娜有自知之明,万年前天使凉冰为了那一点点卑微的爱作践自尊去靠近她,落得个双翅被斩永世放逐的下场,这会儿告诉她凯莎和她这般亲昵只是因为她真的喜欢上她了?

她又不是小孩子……万年之前的凉冰才会傻傻相信这样的转折。

抵在她西装肩膀的手掌微微用力,凯莎感觉到了这点不足为道的力气,修眉一挑变得凛冽起来,接着那双薄情的唇瓣这才勾出熟悉的可恶弧度:“受伤了?”

是啊是啊,受伤了。女王翻个白眼,并不想理这个看上去绝对是在犯浑的人。

“受伤了你可以试试来了结我。”她嘴硬的回道,脑海里黑风瑟瑟发抖叫着她祖奶奶求她别惹这尊大神生气。

要杀她,来试试?女王心里不屑,偷偷摸摸跑来地球化身凡人,以这种见不到光的身份杀了她,凯莎的性格才不会这样,

她这才冷静下来就敢赌一把,赌凯莎另有其他目的。不得不说,在猜测凯莎的底线和耐心这方面,她用凉冰的过往和身份作为代价,倒是把握得透透的。

至于这个其他,可就不管她的事了。

这可真是碍眼!凯莎眯眯眼睛,实在是看不惯这个人这张无所谓的脸,捏着她下巴的手指一挑,指腹擦过她脸颊,害得莫甘娜下意识扬了扬脸躲开她的触碰,猫一样的圆瞳瞪了上来,直直撞进了她金色眸眼里。

这幅炸了毛的猫一样的表情实在是让凯莎心情诡异的愉悦,高高在上的唇瓣一勾,足够诡异,没了身后万千天使敬畏的目光,凯莎慢慢升腾起一股慵懒的戏弄感,怀里这惹人生气的万年讨厌精这样温顺无害,实在是奇妙。

她不吭声就这样诡异的盯着她笑,女王被她盯得发毛,急了伸手用了力气,偏要离这个诡异的凯莎远一点,说是炸毛更多还是想逃,她可不是蔷薇,虽然赌她不会杀她,谁知道凯莎这个贱人有什么手段折腾她!

可是她这边刚刚用力脚下往后撤,凯莎脸色突变,天生的威压是在的,女王脸色一白失去了力气,凯莎却走近一步将她困在墙壁和自己之间,低着头微微倾身,十足的威胁力度。

“怎么,着急了?想找雄兵连那个人类了?”

真是好笑,不知道人以为她在吃醋呢!这是什么口气!女王心悸之余不忘翻白眼吐槽凯莎这幅捉奸的调调。

可是她还没有说话,凯莎却像是根本懒得听她的回答一样捏住她下巴用了力,疼的她本就苍白的脸上失去血色。

有毛病!

女王害怕归是害怕,邪火还是腾的一下彪了出来,十几分钟前她把蔷薇甩了【?】心情正不好呢,这个傻逼凯莎就不能挑个其他时间来找事儿!都几万年了就不能让她消停一会儿?

不知道她疼吗?不知道吗?她还没有找她算账呢!

疼得她凡人的泪腺蠢蠢欲动,瞪过去的时候不说杀伤力了,却显得那双本来就楚楚可怜的下垂眼更加可怜,

莫甘娜什么时候示过弱,

怎么可能!

凯莎眼神一暗,面无表情看着女王,慢悠悠注意到她咬住的下唇瓣有多暗红,

怎么……这幅可怜兮兮的神态……斩断她翅膀的时候都未曾见她流泪,来地球见个情人就变成这幅爱哭的模样了?

真的是她的好妹妹……

碍眼的不减当年风范!

想到她那个红色头发的人类情人,再慵懒自傲的凯莎都不能维持住这幅x冷淡的表情,

真是犯x,一天到晚想着倒贴!

满脑子都是那个叫蔷薇的女人!

莫甘娜梦境里面的点点滴滴都浮现在眼前,凯莎笑意愈发凶狠起来,万年之前倒贴她,万年之后捡了一个人类倒贴,凉冰你真的是好样子。

咬牙切齿,不过是风轻云淡的冰冷笑容,凯莎眼神有多冷,就有多生气,女王不是看不出来,只不过她在愣神,

这好端端的,又这么大火,真是有毛病!

不管凯莎是不是有毛病,女王还是心头狂跳,惹怒凯莎,不管是什么形态下的凯莎,都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何况她这幅表情除了盛怒情况,已经是最坏的状态了。

就在她怀疑凯莎要不要一巴掌拍死她的时候,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凯莎猛然抬头,狭长眉眼一眯,冷笑一声,低头凑近女王唇瓣:“真的有人来寻你呢……”

女王心头一跳,不仅是因为她离她如此之近,也是因为这个有人。

但是眼底的恶劣一转,凯莎轻声在她耳边低喃:“别激动……你看看是谁来了。”

女王有些紧张,凯莎不会对蔷薇出手,但是不代表她不会对蔷薇使绊子,抬手压在凯莎手臂上想出声提醒,捏着她下巴的手掌整个覆上来,掌心捂住了她的唇瓣。

凯莎身影一阵虚晃连带着女王消失在了空气里。

脚步声匆匆从巷口传来,黑发闪过,漂亮的女人驻足在刚才凯莎二人站定的地方,秀眉一拧,喃喃道:“就在这里啊……不可能……”

她拿出手机迅速按下一串号码,等对方接通开口道:“我不可能追踪错,气味还在这里,但是人不见了……”

电话里是不清楚的女声,等电话那边说完,女人不是很高兴的靠在墙边皱眉:“我觉得我像追踪犬……”

“我是蛇!不是狗!”

就在她这么说的时候,突然,她似乎嗅到了什么不属于地球元素的分子,接着她停了下来,古怪往右边空空如也的方向看了过去。

电话里的人似乎老是听不见她说话有些着急,她皱眉一会儿才开口:“没什么……只是嗅到了,奇怪的味道……让人不舒服的味道。”

像是有人贴在她脸颊边认真打量她。

这不是错觉……

事实上,女王眼睁睁看着凯莎伸出手去勾描女人那张酷似蔷薇的脸,虽然不喜欢卡西,但是女王更不高兴凯莎这幅摆明了的敌意,像极了戏鼠的猫。

她刚刚想开口哼一声,嘴巴上的手掌心一捏,凯莎狭长的眸淡淡扫过她,女王识抬举的怂了。


卡西追踪她干嘛?难不成是因为蔷薇让她来找她?或者是蕾娜不放心,只想找个地方处决她?

女王也一瞬不瞬盯着卡西,担心凯莎这个不可一世拿屠杀当做文明推动工具的神经病会找到蔷薇做出什么事来,但是显然卡西没有和蔷薇说话,

“蔷薇在收拾东西下午就离开黄石城,莫甘娜走了,就不太可能追去巨峡市了吧……我现在往回赶。”卡西撅噘嘴转身要离开,

女王心里咯哒一声,只记得她说蔷薇要离开黄石城回巨峡市,瞪大眼睛盯着卡西背影,走了个神……她都没想过小蔷薇那么心狠,真不来找她就算了,还要一走了之!剧本还真不是这么拿的吧!

“这小模样……是伤心了?”凯莎轻声细语凑到她耳边呢喃,见她这般失神,得意未爬满眼底便化成了愠怒。

手掌撤下来的瞬间,莫甘娜那黑眸触动着情愫落在她脸上,未来得及撤开的手掌掌心一阵尖锐的疼痛,待她拧眉抽回手手心细嫩的牙印已经沁出血珠来。

凯莎怒眸没提上去就听见她轻轻冷冷的嗤笑,出了声,换来巷口的卡西脚步停留,但是也只是一停留,卡西她是听见了那声嗤笑,然而这分明是大好的机会逃脱,嗤笑声的主人却再无声息。

卡西犹豫着回过头望着那空空如也的巷子,疑惑的摇摇头踏出下一步,彻底将身影拉出那片让人不舒服的巷子。

怎么……不想逃了?

凯莎怒意被掌心血珠刺激了,她本以为这人是要鱼死网破叫出声来求助,却只听得这一声嗤笑便再无声息,虽然疑惑,但是她正是怒意上头,根本没想要阻止,大不了杀了个低阶文明的蝼蚁而已——她就是这么想的。

但是待怒眸终于慢悠悠落在莫甘娜脸上,便不由自主滞了一下,若是说刚才看见她那副落魄模样多是心里恨意,恨铁不成钢的恼羞成怒,这会儿凯莎脸上倒真的是写满了真真切切的呆滞。

万年之前她忽略掉的神态如今又出现在这张脸上——属于天使凉冰的脸。

荒唐!

女王走着神抬眼看着凯莎,心里那点想着逃命的小心思消失的干干净净,不由自主觉得好笑,怎么,审判天使凯莎也会露出这般错愕的表情呀,稀奇……

她突然觉得一阵气竭,不等她反应过来眼前一黑天旋地转起来,结结实实被凯莎搂进怀里,连带着喷撒在她头顶的气息都变了味,不知道是不是嗅出来一丝紧张,女王好笑的软倒在她怀里,也懒得反抗。

“凉冰……”

这会儿不用那高高在上的口气喊她莫甘娜了?她觉得她还是喜欢莫甘娜这个名字多一点。

毕竟……凉冰是她那个落魄的,没有存在感,卑微得一塌糊涂的妹妹,而莫甘娜一点关系都不想再和她有了。

假惺惺……凯莎这几百年虚伪的本事见长。

“女王你这是干嘛!”黑风直接颤巍巍吓尿,忍不住出了声甚至不怕被凯莎发现了。

他这藏的好好的准备看看女王怎么和凯莎周旋,怎么回事一言不合女王又开始自己和封印杠上了?这人类的虚弱体质怎么经得起强大的精神封印反噬?女王是打算自暴自弃把自己折腾成傻子吗?

被精神强度约等于凯莎本体的力量反击,就算她神识没有退弱多少这具身体先撑不住了,女王缓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在意识海回应他:“谁特么说我自己攻击的封印?老娘刚才一不小心想到了蔷薇那张死人脸而已,疼死我了!你给我龟缩好好的别让凯莎发现了。”

经历过脑壳一阵阵撞击后的强烈疼痛,女王准备自力更生站起来免得被凯莎吃豆腐,结果腰上的手掌轻柔一托,柔和的力道让她直起了身,凯莎的呼吸近在咫尺,霸占了整个空间。

天使特有的香味蛮横冲进鼻翼,强大又温暖的味道伴随凯莎特有的清冷气息酥酥麻麻爬上她仅存不多工作良好的神经,嘶……什么鬼剧情?

浅金色的美丽眼瞳一瞬不瞬的夹着冷漠盯着她的脸,凯莎脸上居然没有带着她那万年不变的可恶桀骜,虽然还是让人觉得心惊胆战的冷寂,但是可能毕竟不是本体的原因,女王错觉这张脸的线条比记忆里柔和多了。

当然,如果她不是凑了过来几乎用鼻尖戳着她鼻尖她应该能看得更清楚。

“还真的是不识好歹……”凯莎终于退了开来,帮她站直身体后并没有真的放手 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将她困在墙壁和自己之间,“怎么,还想着那个地球人?”虽然是冷嘲热讽,但是语调出乎意料柔和了一点点

“不怕死的话,这倒是最快的方式回瓦哈拉。”

不说话惹人厌真的不行吗?女王勾起苍白的唇瓣扬起下巴,气势上分毫不让,“我想她想得要死关你什么事?就算是我有心回,也不是回瓦哈拉,坠入地狱的灵魂我还没有听过英灵殿收过,大天使是不是操心太多了?”

眼皮耷拉一下,虚弱的笑容染上了莫甘娜特有的荡漾:“有时间关心我和地球情人之间的风流韵事不如重新设计一下你这个不伦不类的地球人外观。”

地球情人?

凯莎脸上万分之一的虚伪笑意也瞬间隐去,什么东西尖锐的戳着她本就不平静的情绪,刚才那一闪而过对于那张属于天使凉冰脸上的熟悉神情而产生的波动也在她还没有弄清楚是什么的情况下,被强行压回冷寂。

手掌扣住莫甘娜的手腕,轻轻一提将这该死的堕天使拎到怀里,神圣凯莎的气息笼罩,金瞳再无波动。

“既然如此……那就和我回家乡接受下一轮制裁吧。”

一言不合就审判,翅膀虽然无法显现出来但是大天使长的气势已经如同出鞘的剑刃一样,凛冽的割碎了女王强行收拾好的镇定。

黑风已经严阵以待准备随时冒着暴露的危险将她在凯莎之前拖入无尽梦魇里以保安全,莫甘娜瞪着凯莎,算计着她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折磨自己,

只是犹豫一下,凯莎的身体居然开始虚晃一下,接着一股强大的令人心颤的力量开始在这道虚影里面凝聚——从遥远的天使星云传递过来的,属于另一位的力量。

女王脸色徒然失去血色,黑风也彻底慌乱,这是什么情况?

凯莎本体要强行降临?

她这是不惜与烈阳星和地球开战也要带走她的节奏?

要是凯莎本体到来黑风还真的不敢说大话能百分百从她手下拖女王入无尽梦魇,何况明知道凯莎已经被这样类似的方法阴过一次了。

凯莎要是降临,这个虚弱渺小的地球位面除了古老传奇神祉,应该没有人,能是她的对手,除非烈阳星想以牺牲地球为代价驱逐她。

这就是当初签订契约的原因。

然而为了强制带走她凯莎居然会不惜代价强行破坏契约,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是说凯莎早就想让她的统治延续到银河系,这只是开战的手段?

不可能,凯莎看不起地球这样的低阶文明,征服地球对她一点意义也没有。

一瞬间女王脑海里闪过太多讯息,不等她利用这些信息推断出对自己最有利的情况,她就反应过来,要是凯莎真的降临,蕾娜肯定会第一时间赶过来,这是黄石城,为了守护地球她也会通知蔷薇带领军队赶来,到时候俩方对峙,鬼知道丧心病狂的凯莎会不会伤了蔷薇,毕竟蕾娜只是一个刚刚成年的神而已,在凯莎这个老女人面前除了自保应该也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

“你要干嘛?!”她伸手拽住凯莎领口,她不可能,也绝不允许,凯莎把她那愚蠢的自尊用屠戮黄石城军队的方式表现出来!

金色光芒里面,那神祉的脸遥远而危险,思绪千回万转之间女王不得不低头,她几乎是咬碎了白牙恨恨的说:“我跟你回去!”

我跟你回去!你别给我搞事!

被抓回天使星云最多就是一死,既然她铁了心要带她走,就放过地球好了……至少特么的蔷薇不会再对因为她死去的地球人而感到罪恶愧疚了。

但是凯莎似乎不这么认为,她冰冷的脸上毫无表情,足够冻伤任何看见这张脸的人,在金色圣光里倾身,那些降临的力量在光芒里灼伤了莫甘娜的身体,在那张脸上露出些微痛苦神情之时,她才停下动作,看见莫甘娜的惧怕和惊恐,方才让她从绝对统治之中感受到了她一贯的尊贵。

“你没有和我谈判的资本……”大天使的声音带着奇怪的质感,震慑得堕天使女王失去浑身气力。

漂亮的脸上血色顿无,就算是惊惧,莫甘娜还是以一种倔强的态度抬头看着她,神圣凯莎伸手之时,她甚至下意识闪躲,

只有变成人类失去所有力量和依靠才会这般乖巧,乖巧到会瑟缩会害怕,但是即使闪躲也小心翼翼。

有一瞬间,那属于神圣凯莎的冰冷之心犹豫了,她指腹贴合上那张凉冰的脸,对记忆里闪现的过往猝不及防。

是因为变成人类所以怯弱了吗?是因为变成人类所以会被过往羁绊吗?是因为变成人类不用顾及力量所以更能看见本心吗?

凯莎身上的圣光乍停,凉冰黑色的眼瞳已经变回了邪恶又纯粹的紫眸,却仍旧央求着惊惧的看着她,只是这一瞬间的犹豫——

细弱的尖锐紫色光芒从莫甘娜缠在她领口的指尖发出,那张人类脸上的苍白迷惑了大天使的眼睛,让她分不清是人类特有的孱弱还是恶魔力量透支的结果,只是需要这一瞬间,纯粹又完美的,恶魔女王唯一的力量从尚且完好的左手指尖划过了天使细嫩的咽喉。

现在,又算谁心狠?

凯莎呜咽一声在圣光中摇摇欲坠,金色的眼瞳却意外只有冷漠,同样是降临后的人类身体,半完成降临的凯莎只是收到了重创,而她不相信的是,莫甘娜几乎用了她仅存不多的本源力量来击杀她——宁愿放弃恢复的能力也要让她无法降临吗?

“你杀不死我……”凯莎启唇,唇瓣里溢出人类的鲜血,话语却回荡在狭小的空间,本体降临的圣光若有若无但是却依旧坚挺的存在,“你阻止不了我……”

同样摇摇欲坠的女人靠在墙上,透支力量后她只能伸出没有脱臼的左手拽着姐姐的领口勉强站立,但是属于莫甘娜的得意和阴谋得逞之后的嚣张顺那虚弱的眉梢眼角流露,

“我杀不死你……但是我能阻止你!”

凯莎眉眼里面的狠戾未能来得及释放,一股子黑色鬼魅烟雾从凉冰衣领处暴露的洁白肌肤上爬出,带着要拖她下地狱的一往无前气息,待她反应过来这是什么的时候,来不及后退凉冰带着狠绝的笑容贴上前来用最后的力量拥抱住她,

“和我一起下地狱吧,凯莎!”



——————呵呵,说好的凉薇我吃了——————

辣鸡文笔辣鸡文风,反正凉薇这篇是我真的不喜欢的画风,谁让国漫一股子中二气【明明自己ooc还怪动漫】

凉薇凯之间的纠缠快结束了,因果轮回看看谁能饶过谁,私心巨重这篇已经不能打凉薇tag了,纯粹是苏莫甘娜。

我们的口号是什么?

女王加戏!加戏!加戏!

不然就怎样?

搞事!搞事!搞事!

【真实心声:官方你爱咋咋地,女王镜头多一点就行了反正我也是报着被恶心的自觉随意关注了一下。】

评论
热度(51)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