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来谈一谈源氏更新问题〖内容有点长,担待〗

距离源氏最后一次更新16年11月已经过去接近俩年的时间了,我的LOFTER尽管已经凉了,但自始至终没有弃掉,这段时间不管我有没有试图往上发东西,平均了一下只要我每次登录,总会看见源氏评论区的留言

类似于“大大,不更了嘛!?哭哭”“18年了,我还在坑底!”“绝望的等”……

永远有不同的id在提醒我,我有一个巨坑在哪,还没填,还有人等。

我一直都知道,时隔今日,仍有基友会或随口或“威逼”或“利诱”跟我提到这个填坑的事情,今天我们来说说我的打算,因为脑袋山寨原装,所以经常跳机,歪楼会有,但很诚心。

填坑,不是一个契机,不是一时心血来潮,填这个坑,某方面对我而言意味着“死亡”,然而人固有一死。我扬言坑一定会填,却甩手俩年毫无动静,明面上co爬了无数,三流小文章写了不少,可对源氏选择性缄默,有人心里若是一霎念想到那句承诺,只怕就算是在工作也会不合时宜翻个白眼,心道苏某人这张臭嘴什么时候能改改,信了她的鞋。嘿嘿,我确实有些不要脸。

但,请让我申个冤。

源氏,是作为写手的emo苏一个转折,以目前短浅的目光来回顾,也可能是一部绝唱。跟着我这么多年的人入坑之作可能不是源氏而是另一部啼笑皆非的图灵根,那时的我,幼稚简单宛若智障,凭借着脑洞和冲劲,用爱发着电,在诸神时代仗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作死精神居然成功靠脑洞圈了一波粉,感激涕零地捂脸惭愧,在日后“膨胀”之后自我叨逼“啊,看文章的人越来越不挑了,真的是什么都吃,好的坏的一视同仁,用心写的文章真的是糟蹋惹!!!”的时候,居然敢不要脸的不去回想当年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我是怎么被人喜欢起来的,实在脑残,于是我只能这么评价自己:毫无长进,膨胀,还有最严重一条,浮躁。

浮躁,终结了我所为之骄傲的一切,环境,滋生了我的浮躁。

写源氏的emo苏,是我如今想都不敢想的可爱认真,如今给我个选项穿越回去,我会娶她【雾】。那时候的她,才刚结束大一升大二,美好的年代无忧无虑,还会为肖根疯狂记笔记,连做梦都在情景里,深夜十二点没法打开笔记本就在床上用手机码字,在宿舍环境室友讨论当红流量小生和综艺时,带着耳机为自己写的情景流泪,凌晨一俩点把自己写哭过。

感情是消耗品呀,时间是催化剂,跟挂机一样,双倍经验卡照样算在时间里,如今我可再也没把自己写哭过。

写源氏的emo苏有点魔怔,这几天心血来潮鼓起勇气去看自己写的东西,跳着看源氏,被当年那个小家伙感动到了,也被震撼到了,我这么吹自己有些不好,可说一句,源氏确实有尚待完善的地方,然,优秀不言而喻,这个优秀是对我自己横向比较,因个人喜好原因随你们diss,我就是这么不要脸。我曾经也是个流连各个网站搜东西看的高中生,如今翻开源氏,那个叫emo苏的人进步快得恐怖,也许是把太多感情烧了进去,源氏有一种超出她文笔的戳心的震撼,这可不容易,一些章节或许现在的我可以复制,却少了文字里外给人的惊艳气质,可惜emo苏止步于此,她再也没有进步,如今我是一条看自己几年前文章都能被吸引的咸鱼。

如果几年前的emo苏放在今天的收费论坛连载源氏,我这种铁公鸡,愿意为她花钱,虽然我知道她压根不在乎这些,虽然我知道所谓的打赏在她眼里是负担,比不上一句十五字的标准官评,但她值得我给她花钱,哦,她可能也不知道对现在的我来说给她花几块钱已经是莫大荣幸了【抠门儿到不忍直视】。

源氏在她最好的年代展开铺述,真的是天赐的巧合,天赐的幸运,多好的孩子,多好的脑洞,多努力的作品。那是个挑战,很大的挑战,从双线齐开到记忆穿插,一个没什么经验的人敢玩这么大的格局,每一章的细节都可以琢磨,每一次的伏笔都会在漫长的时间线后得到交代,善于挖坑填自己,实在勇气可嘉。

这是一百分的满分,格局是往一百五十分的开端去做,剧情是往一百分了写,她是用了俩百分的热情在拼命,虽然是漫长的成长过程,好在写作的平均分是及了格,她的偏执让我羡慕,健康的偏执,那是我恐怕再也没有的东西。

但源氏刹时终结,她下不去手,便将美好留在明日,她告诉自己,或许现在的难题对于日后进步的自己就不是难题了,我休息一下,就一下。

那孩子去疯了傻了,去追求浪费人生奋斗人生了,去三次元活得真切去了,一去不回头了。

要说几年前的emo苏有什么不好,大概有一条,那就是虎头蛇尾,倒可以理解,因为她每次挖的坑都要用心去填,而每填一次,都是开坑的脑力耗费俩倍工程耗费三倍,以及精力和时间的无限透支,甚至结局的不可控性,她总会对自己的收尾没信心,因为这确实超出了她的能力,她又那么偏执,那么年轻,那么信誓旦旦自己做得东西就得是最好的,不为别人,是为了自己。

源氏是我最好的作品,过去是,现在是,将来或许也是,苦笑,我不是没信心,我已经长大了。

是的,源氏是我最好的作品,是我最偏爱的作品,没有之一。

这么说对其他文章其他cp粉不公平,但是事实,图灵时期的emo苏很可爱,但弥补不了幼稚,玛丽苏,然而源氏时期的emo苏,从人到文章都值得现在的我吹一辈子,虽然依旧不入流,可那是拼了命的东西,我攥在手心都觉得不够宝贝的自己。

俩年能改变一个人什么,我来告诉你改变不了什么。

我自知那个小小的强悍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偏执可爱的emo苏跟着源氏最后一次更新慢慢消散在过去了,但一个崭新的更坚强的更适合这个世界的我在这里了,作为源氏的创作者我自知现在的自己水平和走心能力配不上这个故事,我身上染了太多这个故事不需要的气质,但我比她更适合收尾,因为她知道自己要什么,而我知道你们要什么。

正如源氏某一章评论区的某条质疑留言,她说我故事说的太复杂,世界太大,更新太慢,于是跟不上节奏不知所云。

没有回复,这几年的所有时期的emo苏都没有回复。

几年前的emo苏很委屈很气愤所以不理她,那孩子跳着脚咬着牙假装冷静:不喜欢别看!我那么认真,你跟不上节奏还要留言告诉我!我哪里做错了!我知道我很差但我就不能因为努力而得到夸赞吗?

而现在我知道她的心情,如果她真的不喜欢,她不会留言说下这些有些伤人的抱怨的话,也不会一直看到二十多章再这么抱怨。我懂她希望我能尽快交代完这个故事,让一切真相大白。这是对我的肯定,因为不好的故事,不会这么牵扯人心到会让人情绪起了波动的地步,而我做到了,即使你只花了十分钟的时间看了更新,这二十四小时里有一部分珍贵的时间你为我的故事而起伏情绪甚至失控着急。

但跳过这个冷静自持的我,现实一些的我还是有些恶劣的嘲讽了这条留言。

这话得说,不需要掩饰,为何?因为我希望日后也有人在留言时考虑到这些,这是维持同人文甚至文圈风气的一件事,我不仅为当年的我,现在的我,日后的我,也为其他不管值不值得的写手说一句,也算是任性的仗着被喜爱口不择言一次。

如果你尊重作者,一篇文章也就花了你二十分钟不会再多了,以我当年更新的文字量,即使当年的我也需要一个星期到半个月来完成,哪怕文思泉涌一天算俩个小时,我为文章付出了多少你能算出来吗?甚至,在我没有处于写作状态时,我的思绪我的生活节奏完全属于我自己吗?我为文章的付出,你可以漠视,但你要看见。

而那个时候的我的回报,就是热评,点赞,转载,那些毫无意义的数据。

现实一些,这样的写手不可贵吗?

我说我浮躁了,我膨胀过了,于是我没有进步了。

正因为如此,我更加珍视属于我最好年代的作品。

写作的成本比你们想象中要高很多,特别是一个认真的倾尽心血的作品。我不是个完美自持的人,我无法说我的时间有多么珍贵,我的精力有多么有限,在现在的时间段,我觉得每个人都更倾向于把自己的时间花在规划、努力和放松之中,而不是大把的浪费在数据上,这些数据并不能给我带来更好的自己更好的环境更好的梦想实现过程,而现在我的时间和精力更珍贵了,于是我的成本更高了。

写作是爱好,但我志不在此,所以应着那句话,用爱发电。

那你废话这么多,你填不填?花了几个小时抱怨连天不是想给自己一个理由光明正大烂尾吧!

别揍我呀,我这不是说了,填!

我填它是为什么?

我自诩不是个能把心思安放在某件事情上很久的人,但我清楚我是个部分偏执的人,这是个交代,对我自己的承诺,对当年那个认真的我,对现在不离不弃还记着源氏的粉丝。

有趣的是,那些id之中不少后来成为了基友,三次元,微博,我是个懂得感恩的人,也是个善始善终的人,我确实在写作上毫无长进,但谢谢这些文字带来的部分朋友、那些有趣的灵魂,谢谢这些人教会我的很多东西,受益匪浅。

说句题外话,源氏其实我当年匆匆写过俩个结局,然而不是丢了就是弃了,因为我确实不能安下心去好好写“完”它,我拒绝烂尾,我想它从始至终都是精品〖对我而言〗

还有一件事,希望不会变成无限将来时,或许某一天,我会给这本书出个本,留作自己纪念,不一定会锁文,只是总觉得那该是留给自己的青春,想好好保存。

我希望,源氏物语的定位,不止步于同人文,这是现在的我的小小野心,这是个好故事,是我的,是肖根的,是我的肖根的,就算不是剧粉cp粉,翻开它也会被吸引,也会喜欢上她们,喜欢上他们所有人。

评论(27)
热度(54)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