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当你的女王忘记你〖4〗

事实上杜中士并没有乘人之危,她其实只是守着对方到了退烧,并没有做了什么逾越举动。

但是当第二天对上病号茫然的视线,她微微皱起眉觉得就算有些过分,她宁愿对方记得昨天夜里发生的一切。

凉冰看着坐在床边给她递来一碗粥的红发女人,视线在对方有些泛青的眼圈下扫了一下:“辛苦你了。”

对方没有搭理她的客套话,趁她说话凑近些伸手摸了摸她脸,在确认烧已经没了。凉冰后仰的躲避动作被自己止住,她翘起唇瓣似笑非笑看着对方收回手一言不发坐回一边。

虽然是一个当兵打仗的超级战士,对方煮粥的手艺似乎还算得上不错,也许是真的饿了,凉冰吃下了一整碗白粥,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纸冲她眨眨眼:“谢谢。”

杜中士是个高冷的面瘫,但是凉冰清楚知道对方刚刚唇角翘起了细微的弧度。

她看着大名鼎鼎的超级战士端着碗走出去,这才停下擦拭嘴角的动作,若有所思的拂过唇瓣,确认什么似得用指腹按压着下唇。







杜中士骑着机车停在凉冰的咖啡店前时脸上还挂着明显的臭意,她后座的人穿了一身休闲装从车上跳下来,

“我请你喝咖啡好了。”凉冰推开了玻璃门,回头迎着太阳眯着眼睛看着她,“当做载我的谢礼。”

背着光的杜中士身形修长,红发在光里变成浅棕,温暖得融化了她身上的冷意。

“不用,你快点。”中士还是冰冷的,那些只是错觉。

确实,她嚣张的机车已经足够吸引人注意力了,何况对于普通人来说她还长着一张更为嚣张的脸,相比较超级战士这个称呼来说,她确实美丽过分了。

凉冰眯着猫瞳笑得没什么脾气,和她对视的人却偏开了脸,她只好进了店里从咖啡台后面拿出一把黑色小钥匙,然后出门打开咖啡店门口鸟窝状的信箱,从里面取出俩本报刊。

中士身上挂着生人勿近的气场,远远看见咖啡店开门的人也不敢过来,阳光倾撒在咖啡店主人身上,温暖得让中士眯了眯眼睛。

“接下来老老实实去医院?”红头发的中士在凉冰坐上机车后座时突然开口问,

倒是凉冰吃了一惊,她的认知里,杜蔷薇可不是那种会和和气气询问她意见的人,周围三三两两的路人投过来奇异的注视礼,凉冰抱着怀里的期刊,伸手抓住了蔷薇的衣角:“我有回家的选项供选择嘛?”

“没有。”果不其然,那些都是错觉。

从学院区骑车到中心医院,建设完的路边绿化带还有土腥味,阳光正好,带着温度的风穿透中士的红发,本来应该嚣张的颜色显得无比温和。凉冰坐在后座眯紧了眼睛,模糊中这个背影太过熟悉,再一眨眼仿佛置身于荒凉的黄沙公路上,原本抓住她衣角的手掌往前探了探,她将脸贴上了前面这人的后背,慢慢闭上眼。

“你可别睡着,摔下去捡不回来。”中士的声音不算温柔,但是偏偏藏着笨拙的小心,凉冰贴着她后背感受到了她胸腔震动的频率,细长柳眉微微拧起,似曾相识的感觉更加明显。

就算中士如此说话,她还是贴心的放缓了车速,坐在后座的女士乖巧的选择不去点破。

不到十五分钟的路程匆匆结束,机车停在医院门口,凉冰将怀里的期刊又拢了拢,黑发披撒在肩头,从她身边走过的样子像极了大学生,蔷薇和她并肩走进医院。

“你不用回北之星嘛?”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作为现如今华夏的超级战士,她并不只是战争工具,还算得上半个政客,何况与银河之力一样,她是跨越地球和另一方势力的桥梁,如此重要的人物,天天围着她在小小的洛言区晃来晃去,凉冰提出了自己小小的疑问。

但是这个疑问在杜中士耳朵里,却怎么都像是嫌弃的样子,杜蔷薇将那本就凌厉的眉眼变得更加气势逼人,侧眸审视凉冰,无言的反抗对方这个态度。

可惜对方是柴米不进的凉冰,在撞上空气墙后,蔷薇抿了抿唇线淡淡道:“三天假。”

凉冰有些意外,但是又仿佛验证了什么猜想一般,她瞥了一眼杜中士好看的侧脸,眼底是深色的未知名。

蔷薇算不得个温柔的人,包裹在坚硬冷漠的壳里却其实满是温柔,磕磕绊绊的样子是很可爱,这样的女孩子,注定受欢迎,可惜……

凉冰收回眼神冲迎面而来的护士小姐微微一笑打了招呼,看见对方扬着灿烂的笑就过来了。

“又见面了,凉小姐身体怎么样?今天感觉还好吗?”护士小姐随口打着招呼,停在俩人身前,“今天也是您送来的啊,二位感情真好!”

在凉冰突然皱起的眉目神情中,杜中士难得干咳了一声,扮敷衍半答应的嗯了一声,脸偏了个九十度,像极了做贼心虚。

明明做贼心虚还一脸正经的模样还真的是让人忍俊不禁,小护士都忍不住多看了那张脸几眼,凉冰唇角翘了翘顺着人家的话接了下去:“今天是最后一天,感觉已经好多了。”

护士小姐往她怀里一扫:“哎呀,您也喜欢神战衍生事件专刊,这个很难订到,洛言区交通还没有很便利,最近半年我已经错过很多期了……很想知道我最喜欢的学者更新了他关于天使纪元的研究没有,那是我觉得最有意思也很合理的分析文章!”

注意到小姑娘发亮的艳羡眼神,蔷薇皱眉,那些个什么专刊都是战后无聊人士闹着玩的,不仅不专业,很多重心都放在研究外星势力上,甚至有少许作者借着研究的名大谈YY的事,编造一堆神明恶魔之间的爱恨情仇以供大众消费。

人类真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大战之后消费真实的历史,更不用说那些YY的专刊除了认定的银河之力与天使彦的感人肺腑爱情故事,就是噱头最足又最没有证据的恶魔女王与她的故事。

而蕾娜曾经举着一本专刊认真过来骚扰她,告诉她关于莫甘娜的分析地球人比她专业,特别是一个笔名叫做学者的人,在整个论坛上都是数一数二大神级别的研究者,甚至蕾娜动了找到人家作为地球外星外交顾问的念头。

虽然蕾娜告诉她,对于网上传的沸沸扬扬的她与莫甘娜的真实关系学者给于了彻彻底底的否定,但这不妨碍他的确是离真相最近的人。

当然,蕾娜对于学者的欣赏也很有可能是因为对方敢在大势之下站在神明角度思考情爱不像那群无脑的凡人一样只知道cp什么的,以及对方敢顶着大V站在时下最火热度暧昧cp的对立面,迎着cp粉千军万马的谩骂里有理有据甩出自己的论点,还让对面哑口无言气的牙根痒痒这一系列行为的勇气,这些让极具叛逆精神的烈阳星主神帝蕾娜仿佛找到了知己。

蔷薇不屑一顾。

但是凉冰显然不是这么想,她看着护士小姐发亮的眼睛大方的抽出一本递过去:“最新一期昆萨专刊,天使纪元很久以前就完结了,学者最近在连载恶魔势力的解读。如果你喜欢这本送你,我家里还有过去半年你没有看过的部分,你可以随时找我借……我平时都在学院区那家咖啡店上班的。”

护士小姐眼神飚出狂喜,手里记录单差点甩飞:“天哪,这真的太不好意思了,实在太谢谢你了,你是怎么做到的!”说着手里接过刊物,有些手足无措想翻又舍不得的样子。

凉冰扬了扬手里另一本:“我和主编认识,私人关系每个月都有送书和期刊过来,你喜欢就好。”

“凉小姐你简直就是天使!啊……不对,不是那种真的存在的天使,虽然您长得真的很天使,我是说,您简直就是大神!”护士小姐快要忘记如何叙说感谢了,好在她反应了过来还有工作,忙看了一眼表急匆匆的解释还要去护士站配药。

“你们这边稍等,我等会儿就过来。”护士小姐拿着手里的记录单开心走开了,凉冰这才看向红头发的中士,

对方挑了挑眉:“乱七八糟专刊?”

“感情好?”她粉致的唇瓣勾出奇怪的笑,像是忍俊不禁,在看见对方深深皱起眉后,还注意到了与她身上散发的冰山气场完全不一样的粉红耳尖,杜蔷薇比她想象中,要可爱的多。

杜蔷薇是很不喜欢学者这个人,很久之前是因为蕾娜不停骚扰她安利这个人,再之后是因为学者总是否定关于莫甘娜和她的真实关系,虽然她很希望风言风语的华夏能够停下关于她和恶魔女王那点绯色故事的讨论,但,对方显然站在错误的角度在分析问题,所以就算他确实有理有据让人心服口服,蔷薇也不得不在心里冷笑,关于莫甘娜,对方知道些什么?

凉冰已经被戳上点滴的时候她便多看了几眼她怀里的杂志,深色的封面,浩瀚的宇宙,星光点点,有个长着翅膀的黑影半个影子烙在页面边角的地方,等她想多看几眼,凉冰压着杂志的手正好遮去了那个影子。

“你相信地球人关于神战的分析言论?”她皱眉看着某个闭眼养神的女人,对方闻言抬眼淡淡扫她一眼,眼底一抹不屑转瞬即逝,这幅模样像极了那个叽叽喳喳说着无与伦比的恶魔。

凉冰开口道:“神战,为什么叫神战,因为那是神的战争,和我无关,和地球几十亿的生灵无关,神明的思想,凡人怎么能猜得到呢?”

蔷薇皱眉更深,她看着凉冰翘起嘴角的模样,忍不住尝试:“你知道,所谓的神明,也不过是些掌握超前科技的外星人,饕餮、诸神、天使甚至恶魔……他们不是神明。”

“但他们有着神明的力量。”凉冰打断她,榛子色的眼睛流光四顾,落到红发上,“你很清楚,即使你杜蔷薇也是土生土长华夏人,不照样是所谓的神明?超级战士……你懂你对这些普通人意味着什么,是不是神明,只不过是称谓而已,没有意义。”

椅子上的人不再是那个懒洋洋的柔弱凡人,她讨论诸神的口气毫无凡人的卑微,哪怕内容掺杂着诸多势力,也藏不住透彻的高高在上,或者,无所谓。

蔷薇眯紧了黑瞳,她仿佛觉得那个人并没有消失,而真切坐在她面前。

“那么,你是什么态度?”她抛出试探性的问题,小心观察对方神色。

凉冰柳眉微微挑了一下,她笑吟吟看着她,脸上有些疑惑:“什么态度?你是说我对那些高不可攀的神明什么态度?还是对你?”

插科打诨,活像之前的那个女人。

蔷薇冷笑一声忍不住摇摇头,她问凉冰能问出来什么,一个凡人。

可是她真的是凡人嘛?

中士脸色慢慢严肃,再次看向她:“如果你真的和他们想的一样,那为什么你在研究神明?”

中士睡在沙发上的日夜里,看过凉冰书架上的书,除了一些咖啡读物和基本金融读物,几乎全部是人类历史和神战的研究,小到神战衍生刊物,大到官方认证的战事分析手册,一个咖啡店店长,不应该如此关注这些。

凉冰绽开的微笑愈发纯良,她惹人怜惜的下垂眼弯出弧度来,等蔷薇脸上的严肃慢慢褪去,她才开口,轻描淡写道:“感兴趣。”

蔷薇从那张脸上看不见自己想看见的东西,她皱起眉,不知为何想起蕾娜给她安利的那个叫学者的写作者。

“和我说说,你喜欢哪一个流派的观点?”

“你这幅表情太像是审问犯人了,再者,我们真的要在你一个超级战士半个主神面前提这些内容嘛?”

蔷薇往后一靠,抱住了自己胳膊:“那就当我不是什么超级战士。”

对面的女人显然不吃她这套,淡然偏偏脑袋:“那我比较喜欢先听你的观点。”

蔷薇皱起眉,良久对方的笑意仍在脸上,她长长舒了不耐烦的一口气:“那只是一场侵略活动而已,没有平等交互的、从一开始就稀里糊涂的侵略活动。”

“主流观念中最合理的一个流派就是诸神契约说,北之星高等学府韩教授的理念,地球不过是一不小心成了诸神战场,而已。”

她语气平淡的说完,却看见对面的女人突然自顾自摇摇头,接着是一串十分不给面子的轻笑。蔷薇皱起眉,没有被打断的不悦,而是等着她笑完。

中士微微扬起弧度优美的下巴,挂着一张盐脸:“好笑嘛?”

凉冰笑弯了眼睛:“好笑。你一个超级战士和我说相信那些用来给民众洗脑所制造出来的政府噪音?我对超神学院很失望。”

蔷薇脸上微微挂不住,但她眼底是谨慎的光,韩教授的言论不过是幌子,即使在凉冰这也是烟雾弹,蔷薇压根就没有想和她交流所谓真相的想法。

反观凉冰,她将修长双腿交叠,美目流转,人畜无害之外多了熟悉的一丝侵略感,杜中士缓慢的意识到,凉冰也好,恶魔女王也罢,骨子里的高傲和高贵,从不曾被环境抹杀。

“蔷薇……用这种最中规中矩的答案应付我,真的好吗?”

中士眼皮跳了一下,这是这家伙清醒状态第一次喊她名字,胸口某处微微悸动。

“那换一种问法吧,即使是神战也是有说法的,那些神明之中,你认为谁才会是地球真正的朋友?”

中士眉心拧出沟壑,她望进对方眼底,缓慢的谨慎的,她给了答案:“银河之力与天使有契约誓词,当然是……天使。”

凉冰眼底狡黠一闪,居然有些愉悦的神情越出,她似乎对这个说法很满意:“英雄所见略同。”

杜中士却被这突然的雀跃弄傻,接着她摆了明脑子坏了,带着些不稳重的味道开口问道:“怎么……诸神之外,有三方势力可以结交,烈阳星,天使和恶魔。你也认为是天使?”

凉冰眉梢一挑,对她这明显打脸的反转提问十分不解:“难不成,你心里还有其他观点?是你们队长帝蕾娜?”

杜中士胸口一阵莫名其妙的气结,她拧着眉眼沉默。

有识人之见的凉冰悻悻笑了一声,但很快她就意识到了什么,缓慢的眯起了流光的瞳,仔细审视着仿佛是一座不会融化的冰山一般的中士。

“你不会,是希望我说恶魔吧?”

“你是想让我相信你和恶魔女王莫甘娜的那些绯言韵事?还是你想让我相信哪怕恶魔陨落你也是恶魔集团的实际掌权者?”

连发俩个突然的提问,中士呼吸一顿有种猝不及防的慌乱感,她直直望着眼底含笑的凉冰,胸口打起了不规律的鼓点,但脸上挂上了严肃的神态:“无稽之谈。”

凉冰眯起了猫瞳,若有所思:“容我最后说一句,你可能,认错人了。”

蔷薇脸色微变,想要穿透对方微笑着的温良外表看见什么,凉冰的话意有所指,她却抓不住任何线索来证明,她心底某一秒的微微悸动被缓慢到让人窒息的无可奈何填满,可是她的无可奈何与愠恼对眼前的人毫无意义。

凉冰比她想象中的,要对自己了解的多,却又比她想象中,还要更有别于她的曾经。

评论(1)
热度(63)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