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凯莎是沙雕妹控〖不负责任脑洞〗

作为三十岁大龄青年的凉女士今年一而再再而三撞上邪门儿的事,先是她走在路上好好的突然迎面飞驰过来一辆摩托车,骑车的红发非主流小妞摘了帽子一瞬不瞬盯着她的脸,看得凉冰想报警,开口和多费劲儿似的吞吐一句话:“跟我回家。”然后非主流就开始和网络小说一样死乞白赖的赖在她家过上日子,还隔三差五跟有仇似的和她发生如下沙雕对话:

“你真什么都不记得?”
“我全记得啊,我叫凉冰,洛言区南部学区咖啡店老板娘,三十,未婚,单身,父母死于战争,老家是洛阳本地的。”
“……算了,别说了。”
“不是你问的嘛?”
“你这么听话?”
“你不说你当兵的嘛,我得罪不起。”
“那我说什么你都听咯?”
“那得看你说什么,要是伤天害理的,我可不做。”
“呵,你还在乎伤天害理?”
“嗯?军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根正苗红说的可就是我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了。”
“行行行,别和我贫了,我就问你一句,你是不是听我的。”
“成,你说,先把腿抬一下别耽误我拖地。”
“……要是还有什么和我一样奇怪的人,别带回家,别这么耐心和他们说话。”
“就您一个挺浪费运气的了,不能再让我碰着了……”
“凉冰,你存心气我呢?”
“哪敢~”

说过的话立过的flag,彩旗飘飘风儿萧萧,第二天就打脸了。

开着敞篷跑车的俊美男孩一早就把咖啡店门口堵死了,凉小姐抱着咖啡店订阅的新季度报刊拿着钥匙愣神儿,眼睛一时不知道往人家漂亮白净的脸上放还是这招摇的跑车上放。

“需要帮忙嘛?”男孩笑得时候有一股温柔到危险的魔力,但是坚决抵制姐弟恋的凉小姐不吃这套,于是发生了如下对话:

“帮忙?要,能把你车挪个地儿嘛?”
“我有东西送你,你可以把门打开我把东西放进去。”
“我不认识你,你要送我什么东西?你这孩子高中毕业了嘛?”
“……凉冰,我叫卡尔萨斯,你可以喊我卡尔,或者混蛋……我都喜欢。”
“现在小孩子都这么抖m的?”
“放心,我送的东西,你会需要……”

二十分钟后——

“你会来这常喝咖啡嘛?我请你一年!”
“呵……能喝到你亲手泡的咖啡,是我莫大的荣幸,但是抱歉,我还有没完成的研究,只能隔段时间来一次。”
“那!这些书和新的制冰机什么的,你确定真的送我了?”
“只要你不怀疑我心怀不轨。”
“不轨不轨不轨……不是,不会!你一个小孩子能不轨什么。”
“……凉冰!”
“嗯?”
“我不是小孩子。”
“好的,卡尔小混蛋!”
“……”

凉小姐掐着手指头算,高中生一个月来不了几次店里,而且也没提过要去她家做客,和家里死乞白赖不走的非主流基本撞不上,何况是个多金又任性的小孩子,跟她昨天晚上答应非主流的也不冲突,于是心安理得回家了。

但是天道不会放过心存侥幸的人,邪门儿这个词是诚心和凉小姐过不去。

只是路过东城商业街给自己放松买了条白色连衣裙,就遇上个cosplay大天使的漂亮女人,对方当着那么多人面拿剑指着她,一副随时会砍了她的样子。

就算对方长着一张过分美丽的混血脸孔,拿道具随便在路边指着人,也有点突兀吧!何况,凉小姐皱眉觉得鼻尖前的剑身上居然真的传来了火焰的温度——心理暗示真可怕。

“嗯?”本着社会主义好青年,银河系正统乖女人的思想道德规范,凉小姐只是拽紧了手里的购物袋,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温顺和小心。

对面身高接近一米九的金发混血穿着逼真的天使铠甲,手持红色焱纹长剑,背后垂着一双白翼,种族优势肤白貌美,万一真得罪了,拼脸路人指不定会帮谁说话。

这个看脸的年代,凉小姐心里默默呸了一下,表面温婉的和对方异色的眼睛对视。

搞cosplay的人都中二,习惯就好。

于是又发生了如下对话:

“嗯,衣服很好看,道具也超像,您是专业的嘛?可真厉害。”
“……。”
“我这还有点事,约了同事见面,你们下次活动在哪里,我挺喜欢的到时候去看。”
“……?”
“那个什么,合个影可以嘛?这样行不行?我朋友找我可能着急来着。”
“谁?”
“啊?”
“你和谁吃饭?”
“呃……同—同事。”
“不去。”
“什么?”
“凉冰,我说不准去。”
“?你认识我?好巧,我才遇上俩个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们的人,你们是不是也认识?”
“……我是谁?”
“……”我怎么知道?
“……你不记得!?”

凉小姐唇角勾着的笑十分牵强,看着对方的眼瞳底也泛着冷意,可对方似乎更生气了,怒意瞬间攒满那双美丽的眸。

“嗯,那我请问一下您是谁?不好意思,我的记忆可能真的出了问题,居然忘记这么多人。”
“……”
“嗯?”
“我是……你……你……”
“?”
“你是我的……”
“啊?!”

凉小姐认为还有后续,但是对方似乎咬断了句尾拉长的音节,强行画上了暧昧的句号,看着对方突然变得十分严肃又十分不对劲的神态,凉冰觉得太阳这么大,不是妖魔鬼怪就该是自己出毛病了。

“我是你的什么?”她摸着自己额头一边确认自己身体状况一边仔细观察对方那张宛若天神一般的脸。
“你是我的!”天使板起脸,突然像找到了什么公理一般坚定的说,凉小姐只看得见她抿紧的粉色薄唇弧度。
邪门儿……
“这么说,你是我女朋友?”凉小姐顺着茬儿往下捋,一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失过忆,一边再次观察了对方一下,然后计算了得失。

如果真是这样,似乎,她血赚……

“你是我的!”剑刃随便没入地面的大理石中好几寸,凉小姐和吃瓜群众齐齐退了一步。

“是!我是你的女朋友!”小心脏差点吓出毛病来,110是一定要打的!

凉小姐特别认真的敷衍着她,攥紧了手里小包一个劲儿点头,等她脸色微微缓和之后又露出略带尴尬的微笑来——

“那,女朋友,我真的还有事,明天见。”
“凯莎!”
“昂?”
“我是凯莎!”

凉小姐抬头看着对方在三十多度高温大太阳下毫无汗渍的绝美脸庞,嘴巴里嚼着凯莎这个名字,觉得还真的挺配这个人的美,可是再美脑子不好使,可惜。

“你要去哪儿?”凯莎的视线和她人一样,莫名有种让人胆寒的感觉。
“回——回家,有什么问题吗?”
“……”

凉冰听见了对方从鼻尖里哼出的极度夸张的不屑,心里疯狂按着110的号码。

“我跟你去。”
“唉!?!”凭什么?
“怎么,你需要我牵着你嘛?”
“什……么?”

凉小姐三天遇到了三个极品,然而这个人的确是最极品的,和谁都能见效的插科打诨大法被无情无视,凯莎身高压制和气场压制,在对方走过来倾身算得上威胁她时,凉冰很清楚的看见了路人在疯狂拍照——

“你是我的。”

好的,有种浓郁的丁香花的味道,有听见这声的路人在捂嘴尖叫,凉冰只是抬头茫然——她到底亲不亲?——刚刚凯莎的道具翅膀是动了动嘛?



凉冰作为普通的——并不——有点姿色的普通漂亮女人——并不——算得上美丽过人的普通女人,是没想过出个门还能捡一个混血女人当女友。

凯莎的女友说辞她压根儿不信,说世仇她倒相信,指着鼻子的剑货真价实,她好歹最后还是看出来了,想着为难她可以甩掉这个包袱,凉冰特地挑了一个只能一个人过的窄巷,背着道具翅膀的凯莎一点会不得不停下来卸道具,她可以趁机跑掉。

可是当凉小姐自作聪明的站在巷子里回头看着自己期待的画面时,如天神降世一般的凯莎银靴踏在巷口的积水上居然不起波纹,对方绝美的脸上还挂着严肃冷漠的神态,那双翅膀却突然在她面前张开,又乖巧的折在后背上……

凉冰听到自己倒吸一口气的声音,天空还飞着一俩根泛着光泽的羽毛,她眼底那双羽翼大开的景象彻底印入脑海。道具太逼真了。

“还往哪个方向?”天神已经走近,她眉眼清冷却带着奇异的耐烦,凉冰突然意识到如果她把凯莎带回家,家里还有一个军姐,是不是可以帮她脱离苦海。

“我想想,是不是这个方向来着。”丁香花的味道太过浓郁,凉小姐胡乱一指居然一本正经的指向天空。

美色惑人,何况对方还是个尚武分子。

这个答案可能会被对方打,凉小姐后知后觉的后悔,然后指节一弯指向身后,可是凯莎的表情——

她居然在笑!?

虽然神态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严肃,她眼角和唇角肌肉的细微挑动却准确无误的传达给了凉冰她真的是在笑这个事实。

然后凯莎抬起自己左手,修长的食指指向天空:“家的方向?”

“你还是乖的……”

长得特别高的人是不是手都特别长?这个手指长度过分了吧!

接着脑袋上一阵重量,反应过来的她才意识到凯莎居然在摸她的头,一个十足宠溺的哄小孩动作。
可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她们不是才刚刚见面嘛?

凉冰立定静止的时候凯莎也停下来了,似乎感觉到尴尬的不止她一个,现在的凯莎,却仿佛骑虎难下一般,保持着这么一个摸头的动作动也不动,尴尬,成了风里流动的空气……


评论(5)
热度(44)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