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当你的女王忘记你〖3〗

“我不能带她回北之星,还有别的方法嘛?”

杜蔷薇人生前多少年都不太懂什么叫做走投无路,哪怕是当年一个人的巨峡战役,国破家亡,都没有。

但是面对现在高烧到接近40°的前任已知宇宙最邪恶的恶魔女王,她除了拥抱住对方,毫无办法。

“温度尚在可控范围内,并没有损毁机体机能,留待观察,毕竟现在强行将女王带回女王号得不到冥河星系死神卡尔的再次帮助,没有大时钟助力,这对女王现在的状态来说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死神卡尔的再次帮助?蔷薇眉头拧紧,是和她想的一样嘛?恶魔们果然无法靠一己之力重铸凉冰的身体,已知宇宙也只有神圣大天使凯莎和死神卡尔有这个能力了,她曾经并没有多深究背后的势力是谁,毕竟凯莎要是出手现在天使星云不可能还是按兵不动的和平状态,至于死神卡尔……最有能力也是最有动机的,然而蔷薇却本能没有去细想,下意识接受但拒绝深思这个假设。

她不仅知道死神卡尔对凉冰的羁绊感情,还知道对方至今有没有完全放下凉冰,只是死亡的神明究竟是出于感情还是出于利益去保护凉冰的呢?不得而知。

如此一想而已,红发女人眉头深锁,恨不得将那点阴郁全部圈在眼底。

将通讯挂掉后,她怀里的女人因为高烧已经开始梦呓,杜中士笨手笨脚的松开她,感觉像是松开了一块正在燃烧的炭火,床头灯并不昏暗,凉冰即使变回凡人也保持着学者的习惯,她有常常坐在床头看书。现在的灯光下,杜中士很容易看见她脸颊边不正常的绯红,当她把手掌贴合上对方的脸颊时,因为贪恋她掌心略低于自己的体温,对方配合的蹭了蹭,无意识乖巧的模样让杜中士呼吸一顿。

超级战士匆匆起身去卫生间,等她回来时手里端着热水,腕间搭着毛巾。高温不下的时候只能物理降温,省的生着病的恶魔女王真的把自己烧傻。只是杜蔷薇看着这条粉色的印着粉红老虎的毛巾,还真的是忍不住想吐槽,凉冰大概真的是,骚浪贱的外表搭了一个小女生的心。

然而杜中士最大的困难不在于这条粉红毛巾,而是床上这人保守的睡衣裤。

多年前凉冰的习惯还是黑色蕾丝短裙,可为了防备她这个“陌生人”,这个女人活生生抑制了本性穿上了居家睡衣裤,现在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杜中士嘴角抿出怪异的弧度,自暴自弃了一番,将盆和毛巾放在一边弯腰去解对方衣扣——她对凉冰的身体,不算陌生,曾经夜里肌肤相贴的人,被迫熟悉了和她拥抱的所有角度。

恶魔女王细长的脖颈因为细汗黏上了几缕不听话的发丝,中士解到她衣领第三个关键的衣扣时,指尖停滞一下,打个弯轻柔挑开了她脖颈上的发丝,又转回她胸口的衣扣。即使中士很严肃的心无杂念,可是时间仿佛在故意缓慢流逝,从她指尖开始暴露的嫩白莹润一点点在视线里扩张,凉冰锁骨上泛着微红,她胸前丰盈的软肉蹭过中士指节,安静的空气里回荡着中士仓皇有些可笑的呼吸声。

不知道为什么,杜中士此刻有强烈的心虚感,她眉头紧皱,脑子里总是出现一双笑意含春的眸,好像凉冰下一秒一定会睁开眼促狭的看着她,懒洋洋的调侃她。

真是,见鬼。杜蔷薇深深吸一口气,又一次在心里难得吐槽了一下自己,指尖的停滞也终于结束,即使空气里扩散浓郁的恶魔香味,中士眼里只有干净又纯粹的认真。

她半跪在床边,伸手穿过恶魔纤弱到仿佛一捏就断的腰身,将半裸上身的恶魔拥入怀中,伸手脱掉她睡衣,恶魔突然抬手勾上了她肩骨,全身懒洋洋依靠在她身上,仿佛练习了上千次的动作流畅熟稔到不可思议。

“凉冰?”中士缓慢的呼吸,被这个久违的赤裸拥抱掠去了心神。她试探的开口,手掌慢慢圈住女人的后背,听见女人梦呓般在她耳边念叨着无意义的音节,眉眼像是被什么东西融化一般,流淌出安静的柔和。

凉冰的身体仍旧滚烫,杜中士回过神来就将她慢慢松开,顺着她腰线往下脱着她睡裤,谁知道她指节刚刚扣进裤腰,一只手默默拽住了,蔷薇抬头,犯着迷糊的凉冰低头看着她,脸上还有一丝紧张的困惑。

这个样子确实很像她在耍流氓,蔷薇脸上绯红一闪,抿紧唇线对视上对方迷茫的眼神,然后抬手握住她吃力的手:“我给你,擦擦身体而已。”

也不知道她听懂了没,反正凉冰默默闭上了眼睛,手也轻松被中士捏住了,睡裤顺着她收拢的腰线被扯下,蔷薇现在的状态十足像个乘人之危的混蛋,连她自己脸上也挂不住。

等长裤被丢到一边,只着内衣裤的恶魔女王在灯光下白皙得快要泛着光,杜中士将毛巾浸湿拧干,坐在床边轻轻顺着她颈线往下擦拭,也许是热水擦拭过有了降温的作用,原本一直轻轻皱着眉的凉冰眉眼渐渐松缓,脸上也没了难受的神色。

湿润的毛巾擦过她锁骨,水渍在光线下泛着奇妙又暧昧的痕迹,热水熨过后空气争相舔舐,在杜中士越发缓慢的视线移动中,那白皙莹润的肌肤上开始泛起红晕。

蔷薇移开了目光,弯腰去重新浸湿毛巾。

胸口因为另外一个人的身体剧烈跳动的情形很少见,杜中士只是眼底晕了黑,一言不发更加严肃了眉眼。

她手里的毛巾阻隔了指尖与对方肌肤的接触,中士面色微变的抬起了头一言不发盯着床头某处,手上动作缓慢来到了凉冰饱满的胸口,要不是她手上拿的是毛巾,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手掌下是什么凶猛食人兽一样。

几次三番的擦拭后,女人身体体表的温度终于不那么吓人了,杜中士抬手在她脸上额上都碰了碰,再三确认之后准备去换水,已经很久没有动静的女人突然冒了俩个字出来,就这俩个字像是定身咒一般将她定在原地——

“蔷薇!”

杜中士没有那一刻胸口震朔得如此剧烈,她捏紧了手里的毛巾生怕错过了病号脸上任何表情,弯腰凑近:“你,喊什么?”

闭着眼睛的病号似乎对她的话有了反应,一排浓密的睫毛动了动,居然睁开眼睛来,迷惘着焦距叹息一般:“蔷薇……”

蔷薇忘记了呼吸,她盯紧了对方因为失焦而显得迟钝的脸,企图夺过她的视线,左手已经无意识的撑在了凉冰脸侧,将她锁紧在身前。

“你在说什么?”她小心翼翼的问,劝导一般,压着急迫的心情,克制着用目光扫过对方眉眼和那双有些脱水的唇。

对方终于将迷惘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张张嘴唇角微微下撇:“我想喝水……”只是些细微的动作,却和受了委屈一般,蔷薇一顿,喉间溢出的话语全部吞了回去,指节用力捏皱了她脸侧的床单。

不记得啊……或者不是不记得,她连身体都是残缺的,所谓的记忆,有三万年那么多,她甚至没有记起自己任何一个身份,又怎么会突然有掺杂了她的那短短数年光阴的记忆呢?是没有了……就没有了。

杜蔷薇看着对方流露出乖巧的模样,眼眸深而复浅的变换着,眼底的不甘心被浊黑吞噬,最后又变回原本冰冷的模样,仿佛刚才的急迫失态都是幻觉。

不能着急……她敛着眉眼告诉自己,急不来,不能着急,只要凉冰活着,什么都可以等。

只是胸腔莫名的钝痛疼得她不知道如何处理,只怕当初她对着凉冰的胸口来上那么一刀效果也不过如此,而那个放任着伤口流血不肯自愈的恶魔女王如今却不在了,换她再来一次那种体会。

任性至极。

凉冰半裸的身体往她怀里主动的缩了缩,体温仍高,却开始感觉寒冷,蔷薇回过神怀里送来恶魔女王久违的亲昵。

“冷?”她开口问,肩骨攀上一双手,轻轻用力将她往下压了压,直到贴近热源,凉冰还在缩。

那美丽的眉眼因为难受露出焦虑,但她整个人却带着完全无害的气息央求着温暖,看到红色的发丝近在咫尺,眉眼埋入其中,从泛着铁锈味的喉间溢出了一声“嗯。”

中士伸手捞起被子时却停了下来,她找回凉冰已经俩个月了,却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而越发强烈的感觉到曾经的失去感,每一天完全和记忆里不一样的凉冰都在提醒她,她不是那个爱画烟熏妆动不动要闹事但真心爱她的非主流,她是一个活生生的和恶魔女王完全不一样的女人,普通人。

她从来不会依靠她,她也从来不需要她,她毫不犹豫的疏离她,她并没有对她的渴望。

曾经的恶魔女王需要的,毫不掩饰想从她身上得到的,现在的凉冰都不要,不屑一顾。

杜蔷薇记得今天下午当凉冰在医院正门回头问她她们是什么关系时,她咬着牙自顾自和自己薄脸皮作斗争说了“你是我女朋友。”但是她看的分明,凉冰脸上没有那个恶魔女王才有的欢脱,甚至她眼底只有一闪而过的意外,除此之外全是清冷,仿佛这个答案对她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对的,凉冰给她的全部感觉就是清冷,仿佛她对她毫无意义,仿佛杜蔷薇对于她来说,只是个旅人,从某段时光路过,就再也不会再出现。

“你很冷?”杜中士松开了手里的被子,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自己又问了一句。

已经埋进她脖颈的凉冰脸颊蹭了蹭,动作像是只犯懒的波斯猫,半晌从她发丝里闷闷冒出一句“嗯。”尾音拉长了,些许脱力,又有些不耐烦。

而杜蔷薇仿佛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她微微抬起头离开了凉冰的缠抱,失去一个人的热度发着烧的凉冰抬头追寻着热源,黑色的发丝随她的动作缠在了蔷薇的手臂上,仿佛有生命一般,她抬头时颈线暴露在光线下,那些莫名妩媚的线条勾勒出女性身体的柔美,而那双下垂眼因为眼角晕开的浅红染上了惹人分神的美艳,此刻抬起的瞬间像极了懵懂的猫。

杜中士凑近眉眼,她在凉冰猫一样的瞳里看见了自己,然后她吻住了她。

带着洛言区见面第一夜的风雨,带着对一个三万岁神明恶作剧的反抗,带着杜蔷薇的致命危险气息,她吻住了她。

凉冰生涩而迟钝,她放肆的舔咬着那双干燥的唇瓣,直到自己的气息整个附满,那双唇变得潮湿柔软,在凉冰灼热的鼻息里探进舌尖勾勒着她的唇线,换来凉冰微微的挣扎。

杜中士抬起手掌,修长的指尖捏紧了她的下巴,微微退了开,垂眼仔细看着眼底晕满水汽的凉冰,和那双嫣红凌乱的唇。

“还冷嘛?”她第三次开口问她,原本轻柔的声音染上了低哑。她并不期待任何答案,如同凉冰问她一般,因为她要做什么已经和对方意愿无关。

所以凉冰眼圈晕开迷离时,杜中士并没有任何负罪感再次低下了头,指尖用力向上捏起她的下巴,薄唇蹭上对方柔软的唇,缓慢的用舌尖描绘着凉冰唇线,再松开手默默压在凉冰仍旧睁着的猫瞳上。

红色的发丝垂在凉冰白皙的脸侧,随着主人对她所做的所有微小动作来回蹭着她的脸,凉冰低低从喉间应了一声,伸出舌尖回应了一下一直在唇瓣上纠缠的柔软,让对方一僵,然后压着她眼皮的手掌微微用力,单人床发出奇怪的声音,身上附上了一整块热源,腰也被人紧紧握住,她被人收紧拥抱着,对方咬住了她舌头,换来一个潮湿的吻,吻到她差点舌尖发麻。

身体的热度变得明显起来,即使自己的反应迟钝,源自对方身体的温度也变得灼热,凉冰的手搭在对方下颚处,指尖摩挲着她分明的线条,慢慢因为汗渍湿润,在快要窒息的时候对方退了开,尚且昏沉的世界又因为身上人的一个动作陷入黑暗,按下床头灯的开关后仿佛是个信号,纯粹的黑暗里投射在猫瞳里的,只剩下一张过于清冷美丽的脸。

“凉冰……”杜蔷薇的叹息埋进她唇瓣里。

评论(2)
热度(47)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