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当你的女王忘记你〖7〗

杜中士再次出现在凉冰面前,距离她不辞而别才过去二十七个小时,又是个雷雨交加的深夜,但是这次人类女士并没有给她开门。

凉冰居然无视了她。

“你总不希望我把你的门踹开吧,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而且不会有人管的住一个挂着中士官衔的超级战士。”她语气冷淡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威胁,雨水顺着她脸侧在往下流,被打湿的鬓发紧贴眼角,比黑夜更深的眸色在红色发丝的映衬下变得愈发深邃。

深灰色的衬衫已经被打湿了,贴合着中士姣好的身材,她冰凉的手掌一直握在一动不动的门把上,任谁都知道如果她想,这个东西对她来说没有存在的意义,但她心平气和的等待着主人的开门动作。

“我已经睡了,已经夜深不方便招待人。”

门后闷里闷气的声音隔了一会儿终于冒出来了,内容却让中士锁紧了眉头。

如果要生气的话,也得是她不是吗,凉冰到底又想怎么折腾。

中士冷下了脸告诉自己,这是出于对恶魔势力的承诺,然后手掌转动了门把意思一下,抬手就准备在门上计算出虫洞直接跨进去,谁知对方似心有所动提前一步开了门。

凉冰逆光的模样有些圣洁,不张扬的眉眼和苍白的脸透着病态的美艳,中士只抬眼一扫,直挺挺向前一步要进门,若是凉冰不让,这个举动一定会撞上她,但今天的凉冰似乎有些不同,她直直站在门口毫无退步的意思。

“?”中士脚下一顿,昔日恶魔女王低垂着温良的眉眼动也不动,意思却很坚决,

红发中士忍住皱眉的冲动,抿紧了薄唇,深邃的眸盯紧这人一排纤长睫毛:“你就非得这么对我?”

该生气的人,怎么算都轮不到她吧。

恶魔女王毫无动静,拒意不减。

蔷薇绷着的那根弦说断就断,她猛的一个大步,在昔日恶魔女王惊诧的抬眼动作里,湿透的中士与身着温暖舒适睡衣的她身体贴近,湿冷气息和中士身上的一股清冷香味扑面而来,凉冰下意识一个后退,让开了路。

凉冰愠恼的皱起眉,目光触及中士湿漉漉的身体后微微一缩,自顾自抱着胳膊退了开,即使她多么不希望中士进屋,进来就是客人,何况对方现在这幅狼狈的模样实在碍眼,出于礼仪她坐在沙发上倒了杯热茶,半侧脸看着神色有些严肃的中士递了过去。

“这叫擅闯民宿,哪怕是雄兵连也没有这个权利吧。”

中士微凉的眼神落到她递来的杯子上,有些不识好歹的无视了,自顾自脱了军靴换上拖鞋,往凉冰卧室走去——

“你要做什么?”恶魔女王似乎失去了往日笃定会让别人生气的无所谓,中士有些异样的看了她一眼,凉冰的眉眼深锁防备和敌意不胜明显。

黑风说的话涌上脑海,凉冰的异样被她无限放大,但是杜蔷薇知道,此刻的她还没有能力弄清楚黑风透露给她的某些信息,她顿住,薄唇动了动:“借你浴室用一下,我身上,湿透了。”

杜中士的语调带着危险的尾调,似乎凉冰说一句不同意,后果会出乎她所预料。

凉冰楞在原地,脸色微变,绕是她再假装看不懂也清楚,中士这股火还憋着,此刻的她决计是招惹不了的。

思及那本名叫《时空基因》的书上内容,她唇瓣轻阖索性背过身去,手掌陷在沙发边角处,指节无意识微微用上了力。

“如果方便,借我一套换洗衣服,谢谢。”中士站在卧室里开口,不给她拒绝的时间关上了门。

凉冰给她找的内衣和睡衣都是全新的,杜中士裹着浴巾出门时看见浴室门口放置的叠好的一套衣服,但她并没有自作多情这是凉冰为她特地制备的,最明显的证据就是黑色蕾丝边内衣cup明显大了不止一圈,中士忍着唇瓣的抽搐将就了一下,套上了那件宽大的女士男友风白T,衣摆正好遮去大腿根,在中士寻找短裤时才意识到,某个人压根没有给她准备下装。

洛言区的四月天气出乎意料,反常的高温夹杂着暴雨,似乎从她们相遇那刻,异变就已经发生。

中士擦着湿漉漉的红发从卧室出来时,凉冰穿着睡衣正在厨房转悠,一回头对上了一身居家女友造型的她,明显愣了一下,唇角似忍不住一般微微翘起弧度,中士正在揉头发完美错过了这抹带着狡黠意味的笑。

“你……不是要弄东西给我吃吧?”杜中士注意到了某人在厨房不停转悠的模样,三分疑惑七分否定的开口,揉头发的动作都慢了下来,生怕她不敢相信的事情发生。

原本的确是没打算给她做东西吃,凉冰只是在厨房找个新杯子而已,毕竟她并不想和红头发的独裁者共用一个水杯,谁知道杜中士这一句略显惊恐的话摆明了是不给她台阶下,怎么,她从来没有尝过她的手艺就开始这么嫌弃?

昔日恶魔女王小心遮去的那点脾气冒了头,莞尔一笑:“怎么?怕我毒死你?”

杜中士眉心一皱心觉异样,不禁多看了她几眼,今天的凉冰倒是十分有生气,一举一动都带着任性,这样的话换成前些日子的她是决计不会说出口的,这样的神态换成前些日子的她也是决计不可能流露的。

的确,现在的她像极了曾经的恶魔女王,不是莫甘娜那个高高在上却从来不敢对她任性的恶魔女王,而是当年傻乎乎的高级公关凉冰。

只是脑子里这么闪过念头,中士的眼神突然变得柔和,她看着唇含戏谑笑意的女人,张张嘴最终还是答应了:“我不怕你毒。”

凉冰鼻尖轻轻溢出笑声,后知后觉的后悔。

是的,恶魔女王现在,十分的懒。

因为算不得健康的身体原因,她几乎不会做一切浪费体力的活动,做饭这种事情,自己给自己做已经够麻烦了,为什么要给另一个人再做一次呢?但是大话已经说下了,心里掖着不明情绪的人认命了,拉开厨房的单门冰箱看着里面孤零零的几颗鸡蛋和俩瓶酸奶,思虑着要不还是点外卖吧。

似是在响应她的想法,窗外一阵炸雷惊起,中士坐在沙发上遥遥看着女人的身体微微一震,锁眉误会了,抿着唇线安抚:“只是打雷而已。”而拉着冰箱门的人压根不是惧怕雷声而已,对于她来说外卖这个选项也被宣布终结了。

“……你知不知道晚上吃东西会发胖?”中士深邃的目光落在说出这句话后一副不经意模样的女人身上,刚才口口声声要做东西给她吃的人行云流水关上了冰箱门,转过身笑吟吟的说着暗示的话。

仿佛得不到某些重要的讯息,杜中士唇角似有似无翘起个略显嘲讽的笑:“我挺饿。”

眼角落在瞬间僵硬了笑容的女人身上,蔷薇眼底的温软溶解了眸色深处的冰。

看着一直以来孤高清冷得不像凉冰的女人现在困在自己失言的窘境里,即使她是带着暴躁又凌厉的气息强硬闯回洛言区的夜色,也在此刻放低了姿态,变回夜幕里温良的星辰,笼罩着这个人。

“冰箱下面有包速冻饺子,以防万一我先买了一份放着的,右手边的柜子里有袋装挂面,我从楼下小百货店买的,看样子你煲掉了汤用完了冰箱里的食材,明天是周末,去买东西吧。”中士端起了桌上原本该递给她的白水,静静吩咐完了所有事情,顺便不太好心的戳破了主人的心思。

那个近乎严肃到不可思议的年轻中士穿着女友样大t,湿濡着发丝,带着出浴气息的女性妩媚,柔化军人的丝丝刚毅。烟火味浓郁的杜蔷薇成了凉冰眼底错愕的风景,中士剥开铁血的壳柔和慵懒得仿佛是只豹猫,当凉冰注意到她微微柔和的眼角弧度时,异样的呼吸频率和胸口微跳的感觉让她有一刻钟茫然。

作为军人,杜蔷薇放松的状态过分吸睛了,天使没有她骨血里谦卑又桀骜的隐忍,恶魔没有她孤身一人时果决心狠,杜蔷薇像只狼一直在苍凉的荒原上奔走,即使陪伴她的只有夜色,即使她眸底蛰伏着不可名状的恨意与光芒。而一直以来的孤狼褪去神色复杂的迷茫,放轻松窝在她的沙发上,凉冰才意识到杜蔷薇远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可一世。

《时空基因》里种种记载让凉冰锁起了细长的眉,她试图审视沙发上的中士,却为对方流露而出奇异的女性吸引力而放弃了打算。

腹压心事的女主人最终还是选择给中士下了一袋速冻饺子,当她靠回自己沙发上的窝时,中士坐在不远处的桌子上埋头吃着最普通的速冻饺子,她身后还有中士身上未散去的热度,凉冰眉梢轻轻扬起,接纳了中士再一次入侵她的生活环境。

热气腾腾里杜中士抬头看了她一眼,凉冰若有所思的视线就这么毫无防备的撞上了她的目光,这一次是心里藏着事情的人紧张了,她眸底刻意染上了彻底的黑,唇角勾起似有若无的完美笑意看着中士,戴上毫无破绽的笑容——

“速冻饺子不错。”中士眉角拉出细长弧度,脸部柔和得不可思议,眼底丝丝光芒透着直白的夸奖和宠溺,那张脸破冰后是让人措手不及的温软。

凉冰脸上的笑容渐渐消退,别过脸去。

“杜中士好伶牙俐齿呀!”鼻尖轻轻哼,“难怪选了速冻饺子,饺子不错锅里还有二十个呢!”

似是反咬一口的话却颤巍巍藏住了一丝慌乱。

中士看不见的角度,凉冰白皙的左手轻轻压合上左边胸房,指尖陷进了胸口那点柔软之中。

如果她是错的,那可才叫万劫不复的跌份儿了。

评论(3)
热度(33)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