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当你的女王忘记你 〖1〗

洛阳南部的小城区是新建的,饕餮来袭之时炸毁了整个洛阳,在废墟之上政府拨资先建起了一小块城区,在以这块城区为中心缓慢向四周发展,三年前的休战让华夏有了喘息的时间,整顿好重点地区后终于提起了战后重建的事情,被损毁程度最高的洛阳基建工程也终于冒出了头。

洛阳新建的城区有一个名字,叫洛言区。

这是地球英雄雄兵连的首长怜风取的名字,曾经流落在外的洛阳人三三两两响应号召回去参与家乡重建工作。

那是个四月上旬的夜晚,洛言区北街的路灯已经通上电了,暖色的路灯照着空无一人的街道,文明早就被炸毁,即使重建,少了人气,一切都需要时间,所以真的要提这个画面,除了荒凉倒还找不到更好的修饰词。

意外的是,这份荒凉今天被一道绰约的女性身影打破。

推着自行车的黑发女性斜挎着一个黑色的帆布包,上身着一件普通的白色针织衫,内里是一件墨绿色打底衫,裹着紧致腰身,深色牛仔裤包裹着修长的一双腿,不紧不慢的走着,灯光照到她脸侧打出线条优美的光影,看不清五官,却总是有一种冷漠的美感。

要不是这里是新建的荒凉北街,这个人在北之星的大街上很可能会有不少回头率。

“凉小姐!”一声气喘吁吁的喊声打破寂静,女人也停下了脚步,站在最近的路灯下回头看过去。

肩配袖章的警装青年从后面推着自行车气喘吁吁跟了过来,鼻尖上还有汗珠,只不过在灯光下不是很清楚,他先是缓了几口气,然后擦擦脸来,才开始说话,“您怎么一眨眼就没影了,说一声我们等会儿正好要去巡逻直接送您回去了,您住的小区最近不是很安全,您一个女孩子,还是小心为好。”

灯光下,黑发女性白皙得有些透明的脸上还挂着淡漠,但是唇角还是客套的勾了起一个疏离的弧度:“你们警局挺忙,这条街我熟悉,就不麻烦你们了。”

青年见她说完话就打算走连忙推着车几步跟上,眼睛撇了一眼她自行车瘪掉的后胎:“唉,不是,凉小姐,您这车胎今天追那个偷东西的小瘪三,都硌到南区建筑区放在街边堆着的那堆钉板了,早就跑气了,您看我从局里借了自行车过来,要不我今天骑车送您回去,这自行车先留给你用,等我们明天把你的车修好了再给你送去?”

凉小姐有些犹豫,她停下脚步低头审视了一下对方推着的崭新的自行车,又看了看自己这辆骑了一年的女士小单车,瞥了一下薄薄的粉唇,斟酌的开了口:“这车是你们警局同事新买的吧,能随便拿去给人骑着用嘛?”

待那双星褐色的下垂眼狐疑的投到他身上,小警官哽了一下差点把自己的说辞给忘了,赶紧抓抓后脑勺的呆毛:“嗨,这算是我们警局奖励见义勇为,再说您这车还不是为了帮我们抓小偷弄坏的嘛,我们有义务的!”说着晃了晃手里的自行车,对女人露出干净的笑来。

凉小姐权衡了一下,皱起的眉心松了下去,点了点头似乎准备同意了。他心里微微雀跃一下,却听见街道转角传来重型机车的声音——洛言区连警局都还没有配备上三台摩托车,更何况城区寥寥无几的机车登记,大晚上还有过路的?

与他的反应不同,凉小姐似乎清楚摩托车代表什么,松下去的眉头又微微皱起,但是她并没有动,而是与警官一起望向摩托车车灯的方向。

机车带着夜晚的凉风刮过,稳稳停在他们身边,踩着女士军靴的长腿支在地上,身穿红色皮衣的陌生人取下头盔露出一头晃眼的少见红发,和一张过于美丽冷漠的脸。

路灯下有些凌厉的琥珀色眼眸在灯光里折射出异样的温和,于她身上的气势截然不同。

陌生人将视线落在凉女士身上,抬手将头盔递了过去,几乎是无视了小警官轻轻开口,嗓音是微冷的低磁,像薄荷味的风:“上车。”

小警官回头看看凉小姐,有些意外她们居然认识,却又被凉小姐的反应整懵了,对方脸上明显挂着不情愿,却在皱紧眉头的几秒后自顾自叹口气认命一般晃了晃单车解释:“车怎么办?”

“让他推去修。”红发的美丽女人似乎没什么多好的脾气,干脆又利落,而这个第三人称的身份现场显然也没有第二个人比小警官更合适了。

小警官有点迷茫,正准备和她开口,对方另一只手从胸口掏出一个黑色证件摆在他面前,眼睛没有离开凉小姐一秒,冷冷道:“这是命令。”

待看清楚证件的内容,小警官猛然吸一口气来了个原地踉跄然后激动的脸色发红行了一个四不像的军礼,大声道:“杜蔷薇中士好!”

大名鼎鼎的杜蔷薇中士,雄兵连的神明之一,世界上最富有争议的人类英雄,身上染着恶魔气息的主神。

他居然看见了活生生的杜蔷薇……

对方收回了证件,将视线落回正前方,凉小姐将单车停在一边,磨蹭着慢慢绕到机车后座,略微僵硬的拽着她的衣摆坐上去,那副生硬的动作似乎尽力在与中士保持距离的样子——但是她们看上去很熟悉的样子。

“安全帽。”杜中士轻轻的开口,没了冷冽,居然有些柔声的温和。

凉小姐接过她的安全帽,沉默了一下戴在了自己头上,机车扬长而去,留下小警官原地蒙蔽。

“凉冰……”杜蔷薇喊她,摩托车丢在了楼下,对方的语气淡漠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急迫。

上楼梯的凉小姐顿了一下,回头去看,红发女性美丽眉眼上夹杂的莫名情绪让她看不懂,她又这么出现了一次——自从一个多月前这个红色头发的女人在暴雨中敲开了她的门突兀的出现在她生命里,颤抖着捏住她的胳膊像个疯子一样念叨着让她听不懂的话,然后将她死死扣进怀里,她已经快要习惯突然被一个陌生人控制的日子了。

“再说一遍,我不是你的凉冰……”她看得见对方迅速死寂的眼眸,有些没心没肺的无奈,转身掏出钥匙进屋。

尚且算得上精致的单身公寓,暖色的壁灯,暖色的沙发,几乎没什么家具的客厅被一个看起来绝对高大上价值不菲的沙发椅和一摞靠墙满塞了书的书架占据了。凉冰将钥匙丢在玄关的鞋柜上,低腰换上拖鞋,似乎是想起来什么,她回过头有些警惕的看了一眼跟进来的红发女人,回手扯了扯自己针织衫衣摆,杜绝有任何走光的可能。

等她踩着一双粉色狗耳朵家居拖鞋回头时,姓杜的漂亮女人仿佛站军姿一样杵在门口动也不动,被不受欢迎的窘境定在原地。凉冰看着那张脸上清冷的审视,毫不犹豫对方能顶着她释放的不友好气息在门口站上一夜。

“鞋柜下面有一双超市打折送的拖鞋,没用过。”她伸手指了指鞋柜,忽视掉对方徒然温柔的眉眼,自己窝到沙发上斜靠着了。

杜蔷薇掏出鞋的时候才知道为什么凉冰从来没用过这双鞋了,她皱着眉将脚下的军靴脱掉踩上了这双奶奶款的大红色拖鞋,眉梢有些微微跳动。

凉冰就躺在那张沙发椅上,修长的双臂环着靠枕乖巧的半眯着眼睛假寐,似乎这一天累坏了,杜中士缓缓靠近她,站在她身边的位置慢慢蹲下,静静的看着那张白皙到过分的脸,眼底看不见的温和快要溢满了。

“你这样盯着我,我是真的很难受。”凉冰没有睁开眼,但是她几乎是无可奈何的口音暴露了她对蔷薇的一举一动十分没有耐心。

杜中士张张嘴,又将喉间的话吞回去了,她清浅的呼吸一口,才开了口:“饿不饿,我去给你下面条吃?”

说着她便起身去了厨房,身后沙发上的人懒懒的开口:“不要鸡蛋,不要葱,多加醋。”

中士向来冷漠的脸上似乎温和了许多。

等杜中士端着香味扑鼻的面条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她家那位祖宗似乎已经睡熟了,安静的客厅除了她那点细微的鼾声,什么都没有。

蔷薇将面条放在那张只能放三副碗筷的小茶几上,蹲在沙发边抬手撩开凉冰的发丝,动作轻柔:“你不能在沙发上睡觉,会感冒。”

中士看着对方苍白的脸有些恍惚,凉冰今天骑着她那辆小单车为了抓一个偷了别人钱包的小偷跑了三个街区,单车轮胎被钉板扎了漏气,差点摔滚落路边……对于她现在这样虚弱的身体,精力透支再正常不过了。

她听到报告的时候吓得快要魂飞魄散,若不是听见她安好无事,恐怕今天训练的队友们都要遭罪了。

凉冰……

对方仍在熟睡,暗通讯里,黑风发起了通话请求,蔷薇有些疑惑,但是还是接听了。

“唉……蔷薇,女王的身体特征在波动,阿琴说她是在发烧,因为现在她已经不是神体,我们没办法远程控制她的身体与女王号对接用来恢复,你们地球人的身体,你比较了解,你想想办法吧。”

蔷薇有些懵,但是她下意识抬手去摸,对方额头滚烫一片,让她有些失措。

她已经很久没有发烧生病的经历了,而这些,她也从来没有想过会在凉冰身上出现。

“不用担心,看医生就可以了。”她说着话起身去翻箱倒柜的找温度计,终于在沙发后面的医药箱里找到了。

“阿琴说女王至少要过二十年才能有机会适应女王号的太空遨游,在地球的二十年对她现在的身体恢复也并没有多少帮助,只是相对她现在孱弱的身体,更能保持稳定的存在形式而已。”

“你得多费心了,毕竟地球现在算是你的地盘了。”

蔷薇犹豫了一下,伸手去掀凉冰胸口的衣物,指间不可闻见的颤抖了一下成功将温度计塞了进去。

“没有其他地方对她恢复更好一些了嘛?”

黑风犹豫了一下,到是给了个肯定句,“有。”

“哪里?”

“冥河星系和梅洛天庭。”

评论(5)
热度(48)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