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没良心的,你家女王这么乖巧懂事!? 【不知道第几章】

且看且珍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完结orz

我说一句我是女王苏,凯莎苏,

所以不负责任无脑玛丽苏撒狗血反正怎么爽怎么来所以不要和我提剧情。

————————我靠,你不是凉薇党吗——————


卡西撞开卧室门,翠绿色的眼瞳直直盯着占了她床位的黑发女人,一股子不好惹的气息悄无声息占据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素深纯色单人床上,那美艳过分的女人安静侧卧,修长的藕臂压在脸侧,黑色碎发下,慢悠悠因这一声声响睁开了猫一样狡黠优雅的黑瞳。

那属于蔷薇的薄被裹在她曼妙的身体上,蜿蜒的曲线收拢在腿部,褶皱延展成过度修长的蛇尾模样,

卡西冷瞳竖起,心里不屑她这幅形象。

“蔷薇刚走,你就醒了?”她靠在门框上,细细打量这个美艳无双的恶魔。

像极了一场恕瑞玛沙漠里俩条毒蛇的命中相遇,一个为了护食,一个为了狩猎。

床上占据她姐姐一切的女人轻轻抬起脸,将手腕托起,轻轻撑住削尖的下巴,那副苍白病态仍未褪去,却真是万种风情。

接着那薄唇悄悄一勾,放肆的婉约:“床太硬了,没有蔷薇陪着,早就醒了。”

卡西可不是小女孩,玩转人类贵族游戏的诺星第一交际花即使成了沙漠王妃,也熟知一切普通女人之间的手段,这点,她比她那个“傻白甜”姐姐成熟多了。

这女人,可不是个安分的主!

卡西眯眯眼睛不意外的得出这个结论。

这就开始向她施下马威了?

“那可不好意思,这床,是我给她选的,蔷薇喜欢来着呢。”卡西眼眸翠色欲滴,一瞬不瞬盯着交锋的对手不动如山的脸。虽然很不屑自己说出这样幼稚得像是幼稚园小朋友争宠的话,但是为了膈应床上这个人,她可是会不择手段。

她可真反感这女人一副持宠而娇的嘴脸,或者是这莫名其妙的占有欲,恶魔比蛇蝎心肠更狠毒,她不会小看这女人的。

恶魔并没有什么反应,冲她娇艳一笑的瞬间,卡西皱起了眉头,莫名觉得这女人占了上风。

“我一点也不期待见到另一个杜卡奥家的孩子。”

待她出声,卡西眼瞳的绿恨不得滴出水来,不必掩饰这幅恨意,惺惺作态的虚伪样子被一把撕开,

要不是她心里有其他方法毁了这个恶魔,她宁可被蔷薇记恨一辈子也要试试怎么杀掉这个女人。

她只是瞪着却没有动手,那人却似是看通剧情发展一般,自顾自将半张脸藏住,露出狡黠的美眸笑的弯弯,“但是看见这张脸,我收回之前的话。”

还真不愧是怎么着都能让人讨厌的种族,就算长得好看依旧遮不去这身莫名其妙的惹人厌优越感。

卡西抬抬下巴回以一个明艳动人的笑:“不必,你总得记住自己会死在谁手里,蔷薇,还是我,反正都没差的。”

她走过去拉开灰色单页窗帘,阳光洒进来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楼下站的笔挺的银发女人和她面前的另一位来客,回头看一眼床上看上去毫不知情的恶魔,讥讽的笑意藏好在唇角。

蕾娜有多不情愿放过凉冰,她就有多不情愿放过她,一样的,这不识好歹的恶魔以为人心静止在时间流里,只知道对于恶魔来说十年眨眼而过,却不知道十年对于一个人来说,足够忘却一个人干干净净——可惜了蔷薇这个一根筋。

这可误会了女王……

把唇瓣藏在胳膊下的女王伸手用手掌抚上自己刚刚还得意的眼睛,脸上的神色便悄悄落寞,楼下是谁,她又怎么会不知道。

那些算计她是否手无缚鸡之力能不能被轻易杀死的对话,她倒是不想听,偏偏愿意听见蔷薇的声音用一成不变的口气,慢悠悠拿碎刀片往神经里面戳,她还上瘾了。

手掌捏紧枕头,女王还是相信,她输不了。



楼下,

蕾娜抬手做了一个无所谓的动作,脸上却是你怎么不去死的神态:“你不是说,给她送回去吗?”

“我刚刚和你说了那么多让她自生自灭的死法,你找我来到底是想和我开茶话会还是干嘛?”

银发的人手插口袋难得将那时时刻刻都坚挺的背放软了,看上去倒是有一点点和朋友在一起的轻松感了,

“我是说,不管她怎么回事,要是真的出问题了有人要她死我绝不多手……”

“不是,你是说你要手刃莫甘娜给将军报仇来着。”

“……我,我是说,我是说莫甘娜……”

“然后十年前你和我说,凉冰不过是恶魔的幌子,莫甘娜诡计的一部分,怎么,再看见她想不起来了?”

蕾娜好气又好笑抬眼看天,一点都不知道那个坚强又有原则的杜蔷薇到底把自己的原则和坚强丢哪里去了。

蔷薇低垂着睫毛,阳光下一排漂亮的阴影散开在眼下,蕾娜张张嘴说不出其他话来,她很久没见过蔷薇脸上任何柔软表情了。

卡西告诉她,蔷薇失态的跑去抱回楼上那位恶魔头子,小心翼翼带回卧室照顾的时候,她都能想象出杜蔷薇那副没有原则的卑微嘴脸。

好一个凉冰,好一个莫甘娜!

好一个杜蔷薇!

她忙得很,没时间在这欣赏蔷薇怎么把自己往死里折腾。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装的,她很擅长伪装我知道,”蔷薇闭上眼睛,“所以我求求你,把我调走吧。”

什么?

蕾娜被这句前后不着调的话搞蒙了,睁大眼睛看着脸上神情微微凝重的蔷薇,不确定再问一下:“调走?”

真是好笑,这个人拼死拼活留下来独守一座黄石城这么多年,这会儿天都知道她等的人来了,她主动要调走?稀奇了!

知道她多半会露出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看不下去表情,蔷薇也不睁开眼,继续道:“我可以立即启程前往北之星。”

蕾娜哽了一下,抱着胳膊皱眉:“可是我并不是要你躲着她!”

“躲得开的时候不躲,躲不开了就迟了。”蔷薇没说话,但是她睁开眼睛的瞬间轻微责备的眼神清楚传递出来这个意思。

真是能耐,蕾娜在心里翻个白眼,管你杜蔷薇在学校军队多么冷艳逼人,这时候儿女情长起来也不输别人。

“我不想再看见她而已。”

“那即使她真的死在地球,你也不后悔?”蕾娜准备逼她一逼。

“你想对她做什么都好,不要在我面前就好了。”干脆利落,就是不知道她心里是不是这个态度。

初生太阳神眯紧眼睛,心里冷嗤了一下,杜蔷薇,你知不知道你傲娇的小模样这么多年一点点都没变过!

“那我即刻向国家申请一下,你去巨峡市吧。”

巨峡市,啧,多不怀好意。

她父亲殉职之地,她与她初遇之地。

作为仇人的身份。

“基兰校长会很高兴你回去的。”蕾娜嘴巴上假惺惺的来了一句。

基兰校长会不会高兴她不知道,反正楼上那位铁定是不高兴了,蕾娜抬头看着那扇窗户。

她没说出来的是,作为神体她已经察觉到了一股神识将她们笼罩起来,也就是说,蔷薇不知道的情况下,刚才的对话楼上那位早就听的清清楚楚。

但是等她试探性反击的时候,她能感觉到莫甘娜现在,不知道是假装还是真的,外强中干。

轻轻碰一下,对方就崩碎退开,想到那可是让人闻风丧胆的莫甘娜,蕾娜忍不住勾起冷笑来,装的也好,真的也罢,她想待在地球上,可不止一个人能要了她那条小命!


她叫来卡西,不过是为了防止蔷薇出事而已,防止蔷薇为了莫甘娜做出什么没脑子的事。





今天的午餐时间。

坐在桌子前面等着姐姐上菜,意外今天菜里面有肉了,卡西眼睛都亮了一下。

“这是什么情况?”卡西手里的筷子啪的一声敲到了刚刚端上来的红烧鸡块上,被蔷薇皱眉看了一眼。

摘掉围裙的蔷薇把饭递给卡西,轻轻开口:“食堂师傅送的。”

“知道我来了?”卡西疑惑。

蔷薇把鸡肉推到卡西前面摇摇头:“知道我要走了。”

卡西眯眯眼不知道是不悦还是在算计什么。

蔷薇端着饭戳着自己面前的青菜豆腐,看着卡西没有动那盘鸡,挑挑眉。

蛇,不是喜欢鸡来着吗?卡西转性了?

没等她开口,卡西削尖的下巴扬了扬道:“卧室那个不用管她吃饭吗?”

蔷薇背对着卧室门,闻言顿了一下,眼里疑惑一闪,卡西撅噘嘴解释道:“我不是关心她,我只是觉得你很奇怪。”

“你听过恶魔要吃饭吗?吃你的吧……”她低头夹了一块鸡肉到卡西碗里,把凉冰甩出脑海,“下午收拾东西我们最迟明天要到巨峡市。”

“蕾娜说的?老爸祭日没到,你这么着急干嘛?”

蔷薇没理她低头吃饭,看她这幅模样卡西眼角瞥了一眼卧室门那边站定的修长身影,似笑非笑继续问,

“那你要带着那女人吗?”

“你不是要躲开她吧。”

是要躲开凉冰吗?蔷薇筷子一顿,复而夹起卡西面前的鸡肉又堆在她碗里:“食不言寝不语。”

“和我说实话吧,除了我你还能相信谁。如果你告诉我你爱上了杀死老爸的人,光明正大的说……”

“我不爱她!”蔷薇放下筷子,胸口微微起伏,语气带上了点严厉。

静默,

卡西迅速用眼角看了一眼卧室方向,然后静静看着失态的蔷薇,她姐姐冷艳的眉眼凝起威严的皱纹,像极了父亲。

也许感觉到了自己语气重了,蔷薇迅速吸口气抬眼看看卡西,放柔声音道:“我们不带她,她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我会调往巨峡市,有超神学院基兰校长和瑞兹主任在,天使和恶魔都不会来去自如,她也不可能能追到那个地方。”

“剩下的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蔷薇拿起筷子继续吃饭,胸口微微泛酸,要是不细心根本发现不了,她指节因为用力过度发白。

卡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不管这是不是蔷薇真心话,她只要某个人听见就好了。

“我该给她看看地球的风俗背景,外星人和恶魔?她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十年对于一个人类来说,可以彻底忘掉一个人。”火上浇油,卡西最喜欢这样了。

蔷薇抬头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不要再提她……”说到一半熟悉妹妹的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然转头望向背后的卧室门,对上了窈窕而立站的笔直的黑发黑瞳女人。

一阵近似窒息一样的焦灼感从胃部爬上胸口,蔷薇脸上错落过不自然的神色,忘记了掩饰。

但是凉冰没有给她难堪的机会,那靠在门上的女人只着一身黑色旗袍婉约美艳,依旧苍白的脸温婉动人,不曾将视线落在她们姐妹身上,盯着餐桌上的饭菜勾勾唇,魅惑的口音因为过于清浅的腔调带上了一点脱力感:“其实,恶魔也是喜欢吃东西的。”

不等她们反应过来,她退进卧室里,门也轻轻关上。

卡西看着蔷薇咬住了下唇盯着卧室门,脸上的颜色变换许久,却终于回过头沉默。她唇瓣忍不住勾了勾,要不是她姐姐现在这幅落魄样,计划还是很成功的。

她夹起碗里的肉块放在嘴巴里咬了一口,尖锐的牙嵌入松软的肉里,由胃部滋生出来的餍足感让她忍不住眯紧蛇瞳。

蔷薇沉沉呼出一口气,放下了筷子站起身,卡西皱着眉看她,她也皱眉看回去,她不是不知道这是卡西的小把戏,但是皱起的眉还是先一步松了开,她没资格责怪卡西。

起身去推卧室门,卡西在后面狠狠放下碗,

蔷薇顿了一下,没有回头和卡西解释,推推房门,轻松推开,愣神片刻走了进去。


窗帘是拉合上的,蔷薇记得凉冰不喜欢太光明的地方,和她的身份不谋而合。

床边坐着消瘦的背影,听见她走进来了,凉冰微微侧眸,侧脸在斑驳的光影里融入背景,看不见那万年难变的讨人厌神情。

甚至不知道自己进来是为了什么的蔷薇,语塞的站住,忘记了说话的功能。

而女王,和她可能认为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事实上,

她在卧室想听又不是听不见,蔷薇妹妹那点小把戏怎么能逃得过女王大人法眼,她可是阴过神圣大天使凯莎的人,就算没有了力量还有与生俱来的神识,太小看她了吧。

站在门口露个脸也纯属教育一下小蔷薇,让卡西得意一下而已。

不过……亲口听见蔷薇说那些话,还真的是伤人呢。

女王尽量忽视胸口泛起的一阵阵酸疼,鼻尖也在任性的泛酸,害得她不发达的泪腺也蠢蠢欲动。

真是有够恶劣,人类话语的杀伤力。

“女王啊,要不我们派点人教训教训杜蔷薇这个小丫头片子好不好,她这么不会说话,阿托在就活劈了她!”

黑风碎碎念,心情不是很美妙的女王在意识里狠狠给了那龟缩成一团的灵魂碎片一脚。

“我去你大爷的,让你说话让你听了吗?老娘看上的人要你教训!”

黑风被踢得只能呜咽几声,明明知道女王这是一边咬牙一边逞强的把她当罪魁祸首踢,也只能打碎一口白牙往肚子里吞。

蔷薇这个女人真的是,害人精!

黑风在心里狠狠给她画了一个叉。

“你不吃饭了?”女王侧过身往床上一缩,躺下去抬起手腕支着自己脸,这点昏暗的光线她根本不必担心看见那张让她动情的脸会因为封印而产生什么不适。

要是她能当蔷薇是个陌生人一样的看,她就能看清那张脸,可是要是她动了情,那该死的封印就像会要了她命的诅咒。

这样昏暗的光线,刚刚好。她庆幸她把窗帘拉上了。

蔷薇似乎局促了一下,她双手无处摆放的时候会有这个插兜的小动作,女王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高兴她记得那么清楚。

“如果你是进来收拾行李的,我可以先出去。”蔷薇不说话,她就顺着她说,女王柳眉抬了抬发现这么说话不仅自己会感觉到疼,还有一种奇异的愉悦。

那就像站军姿一样的人还是动也没动,除了呼吸声变得急促,和之前别无二样。

“我知道了。”女王说着话起身往外走,这大概是莫甘娜一生中仅有不多的次数,她那么想骂娘,但是却懒得开口,连吐槽都懒得吐。

去你妹的愚蠢的人类吧。

擦肩而过的时候,蔷薇突然伸手拉住她手腕,然而这仅有不多的主动碰触却换来女王不屑的抽手。

事情就是大条到这个地步。

黏人无比的凉冰这个模样,杜蔷薇就是再低情商也知道她是生气了,何况杜蔷薇少校情商一点也不低。

那抽回去的手又被狠狠抓住,已经一手拧开的卧室门被蔷薇消瘦的肩膀撞合上,喘息间女王已经撞进了熟悉又陌生的怀里。

她自己这是在干嘛?

蔷薇只闪过这一个念头,可惜它速度太快她都来不及抓住。

这可一点也不是女王期待的场景,虽然她真的期待过,但是不是这种剧情后面发生的。于是女王毫不犹豫要退开,

蔷薇紧跟几步,看上去像是罕见的咄咄逼人,

其实不然,
只不过是杜蔷薇小姐走神的时候下意识的跟进动作而已。

床腿撞到小腿弯的瞬间女王正准备站稳脚,跟进的蔷薇少校直接将目前身娇体软十分易推倒的女王压在了床上,

单人床咯吱一声,心满意足的不再动静了。

蔷薇修长的右腿跪在女王旗袍腰侧,左腿膝盖压在旗袍下修长白腻大腿之中,一只手撑在凉冰脸侧,另一只手仍紧紧握住她手腕。

像极了霸王硬上弓的强盗!

凉冰的喘息近在咫尺,蔷薇顿住回过神来,要退,却又停了下来。


她们之间的第一个吻,仓促又让人着迷,

蔷薇清楚的记忆翻滚在脑海,
记忆里凉冰蹭过来的唇瓣柔软到不可思议,

简陋的帐篷,泛着致命诱惑气息又咄咄逼人的,急不可耐的凉冰,还有那让她差点出戏的吻技,在蔷薇回忆起自己将凉冰紧紧锁在身下反客为主的时候,记忆又被自己强行终止。

她记忆里少有这样具有那般诱惑气息的凉冰……可是她还是恶魔,美是她的天性,魅是她的根本,恶,不过是华美装饰下一点小小的任性。

蔷薇清楚这些事实,却又清楚知道抵抗这些的毅力要求有多严苛。

真是够了!

她猛然回神要起身,凉冰却紧紧闭上了眼睛伸手压住她后脑仰着脸吻了上来,结结实实。

女孩子的唇瓣绝对是这世界上蔷薇能感觉到的最柔软的东西,特别是凉冰的唇。少校紧张的吸了一口气,回撤的姿势被定格住,脑门里开始炸出满天烟花,要是能直播出来着实是壮观,

这和遥远的第一次可不一样,隔了十年就算战火和岁月给我们可爱的蔷薇少校留下了更多的坚毅和更少的青春气息,凉冰吻起来却还是那个中年非主流的感觉,然而彼此都变了心境。

不得不说,蔷薇知道她吻的是一条美艳的毒蛇,一条明目张胆钻进她怀里的毒蛇,但是就算她清楚知道,她还是会把这条蛇收紧在身侧,剩下的不过都是自我挣扎罢了。

少校在自己生闷气的时候那个主动吻上来的女人怒了,被偏爱的一向有恃无恐,何况这个人还是高高在上的魔头。

尖锐的犬齿咬破她嘴唇,蔷薇皱眉倒吸一口冷气,被她的娇纵的得寸进尺弄的眉梢一扬,最让少校大人不能冷静的是这个流氓果然一如既往的甩节操,那不安分的湿软小舌尖尝试着勾描着她唇齿的形状,蠢蠢欲动想要更多。

不知道算尴尬还是愠怒,蔷薇牙关一阖控制着力度咬了一下对方的舌尖,果然一声低唔,耍流氓的人立马仰着头退了开来。

严肃又禁欲的少校脖颈悄无声息爬上红晕,鼻腔若有若无发出一声冷嗤掩饰慌张,可惜女王是看不见了。

但是女王毕竟是女王,有流氓气质当然不会轻言放弃,何况这还是一只杠上了的流氓。

她对着近在咫尺的脸冷哼一声,突然修长右腿缠上蔷薇细腰,被蔷薇压住的胳膊往下撑起自己另一只胳膊搂住蔷薇肩膀,一把翻身骑在蔷薇腰身上。

说起来是军人耻辱,就因为一时放松就被压制住的人翻骑在身上,蔷薇脸都黑了。

有完没完!

凉冰弯下腰来,不等她呼吸撒在脸上,蔷薇已经感觉到了对方柔软而且十足有料的胸部压在自己胸前,黑暗遮住了少校腾得烧上脸的红晕,却遮不住她不知道因为愠怒还是害羞而加速的呼吸。

“你说你不爱我……”凉冰的声线刻意压低,说不上是控诉的调调,更不是撒娇,而是她脑海里记忆深刻的轻浮喑哑,

而蔷薇却僵住了背,她睁大眼睛透过虚弱的光线竭尽全力想看见凉冰此刻脸上的表情好判断她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说出的这句话,但是长发遮去了大片脸颊,只留下若隐若现藏在光影深处的苍白唇瓣。

勾着让人心跳的奇怪笑意,蔷薇居然感觉到一丝微微的抽疼。

“杜蔷薇中士,你不爱我……”

冰凉的手指拂过她侧脸,凉意从皮肤渗进了骨骼,就算是恶魔女王的体温,也不该如此的低,让她这个人类都感觉到了异常。

蔷薇不动了,她想知道凉冰到底想说什么。

“你要丢下我……”

凉冰和着了魔一样,用一样的调调轻轻呢喃,继续弯腰凑在她下颌处,

“我梦见了你说你想让我死,你要我滚……”

蔷薇皱眉,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这幅调调说话居然会让她有一种连胃部都缩起来的难受感,她明明就是个恶魔无赖。

“呵呵呵呵呵呵……”

凉冰像是自己被自己笑到了一样伏在她身上抖动,魔怔了一般伸手捧住她的脸,指尖轻轻索索的抚摸她轮廓。

“我的小蔷薇,我怎么就信了呢?!”

像是奇异的控诉,明明是轻松的声音,居然压抑出听不真切的颤音,蔷薇感觉胸口被她的声音抓住握紧,连呼吸也微微钝痛起来,即使她根本不知道为什么。

疯子!

蔷薇抬起的手明明是要退开她,搭在她瘦削的腰身时却还是停了下来,掌心捏住了。

她该说些什么,然而只有沉默,寡言代表她性格中认真的一面,代表她的珍惜,可是这沉默会逼疯人,逼疯一个已经溺水的人。

除了沉默和躲避,还有其他的回应方式吗?

凉冰摸到蔷薇左边太阳穴处,那一处的伤疤早就不见了,要是追溯起来,那可是她们第一次见面她给她的另一个见面礼,差点杀死蔷薇的子弹,

女王知道自己多薄情冷血,她手里沾染这么多同族的血,天使的恨意和诅咒让她生生世世不能再次背上荣耀,可是她不在乎,她不仅杀得了天使,更不在乎人类,低阶文明的蝼蚁本该成为战争牺牲品,或迟或早,只怪地球人命不好成了这一次神之战的祭品。

但是蔷薇,蔷薇啊。

蔷薇会为她这个恶魔的想法羞耻,会为她的本性而厌恶,她接受不了她身上一点点污点的,她早已恨透了她。

女王不笑了,骄傲的扬起脸来,眯眯眼防止自己对上那张让她魂牵梦绕的该死的人类的脸。

她有一个更好的主意,要么,蔷薇恨她一辈子,要么,蔷薇帮她变回她自己。

“你要丢下我,你说你不爱我,都是假的,你根本不恨恶魔,你恨的是无能为力的地球和这低阶文明,你恨的是该死的命运选中了不足以承受一切的你们……然而你爱我。”

她几乎是贴着蔷薇的唇瓣抑扬顿挫的说,最后一句的语气像是羽毛,柔软飘落。

“你爱我……不管我是天使还是魔鬼……你爱我,对吧!?”我应该相信的是这个对吧!

她抽回手指,回到自己胸口开始动作,蔷薇震惊于她说话的内容,待反应过来,却发现这个人居然在脱她上身衣服。

说不上什么情绪的蔷薇焦虑愠怒,她一把镬住凉冰细软的手腕,阻止她接下来的动作,斥道:“你停下来!”

凉冰你这个疯子!

她脑海里闪过遮住太阳的紫黑色恶魔双翼,那宛若魔神的背影矗在天空中,纤细妖娆的身体裹住黑色战甲,举手抬足之间毁灭了一个文明,那高高扬起的唇角,诡异让人胆寒的恶魔白瞳,冷冷看着夹板上满脸是血的自己,对着倒在血泊里父亲的尸首轻轻嘲讽不自量力。

一股胆寒的惊惧和恨意突然涌上来,失手的瞬间凉冰柔弱的身体被她一把甩开,超级战士的力量不用多说,本不该被轻易推动的恶魔女王就这么一声闷哼后背撞上了墙壁软软滑落在地上,带着一声不太轻微的骨头嗑啪声。

蔷薇一顿回过神来,傻傻起身看着自己的手和地上狼狈的黑影,她能听见凉冰虚弱的抽气声,不受控制要起身去扶她,门外卡西听见房间里打架似的动静直接推门而入,一把开了灯。

“喂!谈不好不准动手,要拆房子吗?”

怒声没落她一脸惊讶。

本以为蔷薇只是个超级战士,出现这种家暴情况一定会是那个该死的恶魔占上风害得卡西紧张蔷薇会不会出什么事,谁知道门里面居然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恶魔一脸苍白心碎的被摔在墙角,而一向嘴硬心软软包子的蔷薇满脸后怕盯着墙角的人,这是不是家暴剧本拿错了?

卡西秀美妖肆的脸上闪过一丝警惕,心里私咐莫甘娜耍阴谋诡计的各种可能,一时犹豫不敢进门。

结果愣神之际,墙角的人摇摇晃晃起身,左手扶着右肩膀,发丝遮住了半张绝美的脸,一声不吭走过去抓起床边洒落的风衣,转身撞开卡西就要离开。

“你要去哪?!”

卡西听见蔷薇威严的声音,居然有一抹藏不住的慌乱。

谁知道凉冰站住身,高跟鞋鞋跟敲敲地面慵懒转身,半眯着的眼睛斜斜睨了蔷薇的方向一眼,似笑非笑一脸妖媚的没心没肺:“随便,回家吧也许,可惜了你们没机会报仇了。”

不得不说,有一瞬间这恶魔脸上绽开的邪气将那副皮囊的美貌展现的淋漓尽致,居然会有一种窒息的侵略感,卡西眯紧眼睛透过这具人类身体看见了藏在后面的强大恶魔。

但只是一瞬间,那恶魔转身一刻不留敲着高跟鞋清脆张扬的声音出了门,还给单元门狠狠的咣一声关上,恶劣至极。


“哼,她还真是不自量力以为别人杀不了她!”卡西抱着胳膊看着门,暗咐不该这么轻易放走她,要不要通知蕾娜,一回头蔷薇又一脸失神。

“杜蔷薇!”她皱眉,斥责的话没说出口,蔷薇颓然坐回床上,伸出手掌捂住双眼,看上去不止是失魂落魄。











“女王,您这么做会不会,太,任性了?”黑风恨不得给姑奶奶跪了,他的灵魂都在发抖,盛怒的女王是听不进他的话的,可是不说女王这摆明又是往死里面作,不是说好了待在蔷薇身边让她对女王旧情复燃,顺便保护女王什么的吗?女王这一把推开蔷薇一个人出来,不是像没牙的老虎一样站在满是野兽的荒原上当小猫咪吗!

哪有这么保护自己的!

爱情果然能让人烧坏头脑!

女王走在阳光普照的黄石城大街上,太阳光强烈的刺眼睛,女王被这日光照耀得有些眩晕,只好抬起完好的左手捂住眼睛。

她右臂被那个狠心的人直接撞脱臼了,这具人类的身体没有什么金刚不坏之力,也不会自愈,疼痛都没办法消退,只能拖着这么奇怪的姿势继续走。

她轻轻道:“不任性,怎么收得了蔷薇……收不了正好也断了念想,要杀我的人多了去了,还怕了她们不成?”

她字典里,除了对凯莎,还没有第二个怕字!

黄石城的街道就算离军区很近,也因为发展的不错而有了商业街,绝不算清冷。

女王往人少的巷子里走,尽量避开人类,原本以为挑一个没有人的巷子走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却撞进了一个高挑又熟悉的身影怀里。

待她对这个猛然出现的人表示不满时,她听见黑风到抽冷气的声音,落眼是对方黑色女士西装肩膀璀璨如金的发丝,还没有将惊惧的情绪调动起来,一条修长有力的胳膊死死收住她腰身将她带进怀中不能反抗。

黑眸褪去了所有色彩,只剩下空洞,女王机械的恍惚,失去了全身的控制权。

一只温暖的手抬起,修长过分的手指捏住女王下巴,那人熟悉的调调在额头处传来,每一个字都像极了神赐的恩典,充满高傲自负:“抓到你了……”

神圣凯莎!







————————不要问我凯莎怎么会突然出现—————

我说了我是凯莎苏!

撒狗血乱来只为爽服务,我就是想看凯莎和蔷薇抢女王,俩个闷骚为女王暗自较劲,彼此把对方气到闷出响来,女王个智商在线情商就不在线情商在线智商就不在线的,就是看不出来这两人是在争风吃醋酱。

不要在意逻辑和什么下章我们再讨论!

妈呀凯莎真的是我最喜欢的帝王闷骚攻款。

让你们闷骚让你们闷骚!

骚浪贱的胜利!女王万岁!

评论(54)
热度(210)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