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没良心的,你家恶魔这么惨? 【凉薇】 (中)

为什么标题变了?这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这期卡西出场,会带到一点恕瑞玛方面的势力,但是不是主线,嗯,尽量往黑甲上面靠。

卡西奥佩娅,我的执念之一啊,

卡特同胞妹妹,诺克萨斯最美艳的女人,和乐芙兰齐名的美貌,可以震慑大陆了吧!【我就是颜控怎么滴了】

卡西出场后女王在地球的行动限制就会被大幅度拉高,虎视眈眈的各路人马要开始一往无前的推动我家cp发展了,enjoy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姑嫂关系这一点点我就能脑补多少萌点,啊啊啊啊女王总是要被欺负的】

下面科普时间,玩过游戏知道背景的可以跳过了

卡西奥佩娅是卡特双生妹妹,不同的是卡特一直作为暗杀力量战斗在前线,而卡西则是利用美色游走各路套取情报,和诡术妖姬乐芙兰并称诺克萨斯魔法双姝。

在恕瑞玛一版本中讲述了卡西的背景,她前往恕瑞玛遗址时雇佣了战争女神希维尔做向导,到达陵墓时心生歹念杀死了希维尔,却自己触发诅咒死于石蛇怪之腹,变成了这幅人首蛇身的模样,而希维尔却因为自己是恕瑞玛皇室最后的血脉唤醒了沙皇阿兹尔【这段有cg动漫】

俩只也是相爱相杀,另,卡西设定那么好看为什么原画不能做好看一点?

———————————恶魔女人真麻烦————————




原本是该让她睡醒了就走的……

蔷薇少校坐在桌子后面,褐红色的眼瞳在沉下去的暮色里更为幽暗,玻璃窗折射出最后一点夕阳余晖,

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掌轻轻垂了下去,捏紧了。

不应该由她来不舍,杀父祸国之仇,不能报还是不愿报,都不该她有一丝丝仁慈的想法。

但是怎么能,

让莫甘娜留下来……

忘记也好,她本是神体,不用多久就该忘了她这个人类,日后再见,或许她是莫甘娜,她还是人类,又或许她成了真正的神,要是忘了,她不下手,她也不会手软。


敲门声比往常急促,沉寂许久的办公室被暴力打破平静,修眉狠狠一拧,蔷薇匆匆起身去开门,也不知在慌什么。

“少校,来了个人!”门外的人尴尬举着敲门的手看着面色带愠的蔷薇,诺诺说道。

“来了个人韦七是死的吗?”

“是您妹妹卡西小姐!”

“……”

卡西?

原本脸色带愠的人只一顿,脸上便柔化开来。

提到她宝贝妹妹,就算是怒火滔天的蔷薇少校也会一瞬间冷静下来,不愧是杜卡奥家最得宠的小小姐,美艳的诺星之花——卡西奥佩娅。

蔷薇修长手指点点眉心,挥挥手低声道:“让卡西去我宿舍等我,我马上回去。”

士兵鞠躬答应了一声还是没有走,脸色尴尬往里看。

注意到他举动蔷薇脸上的冰块快要冻出碎冰渣来:“还有事情?”

士兵不好意思回道:“那个,赵轩让我顺便看看那位小姐今天回去了没有。”

赵轩?蔷薇回忆了一下,她手下确实有这个人,抱着胳膊靠在墙上,她正好遮去女人沙发上的影子:

“回去告诉他,这个女人,他惹不起,换个女人想。”

后退一步关上房门,没顾及上给士兵一个好脸色。

从椅子上抽起外套穿在身上,干净利落的打开灯,沙发上静静躺着的人却还是没有被吵醒,蔷薇等了一下,向那看上去乖巧温顺的人走去。

看着极其无害美艳……

公关小姐……

蔷薇冰凉凉的勾起唇角……

偏偏私心信了……

修长手掌顺那美貌惊人的脸侧拂过,指尖留恋着她发丝的香味,那漂亮的睫毛甚至不曾因为她的动作颤抖。

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女人,更何况是一个女恶魔。

凉冰有能耐让她心软,她有能耐让所有人恨她,也有能耐让别人下不了手杀她,恶魔吗……蔷薇眯眯眼不带温度的抽回手。

“你要是想装睡……我也不陪了。地球不欢迎你。”

低压着嗓音不知道是在说给谁听,梦呓一样轻柔,红瞳冷寂成了纯黑色。


她是莫甘娜。


门阖上之后蔷薇从外面还是给它上了锁,毕竟莫甘娜要走,墙和门能难得住吗?

等她明天来,一切又回到平静的样子。

她不是心狠,她又放过了她一次。






——————卡西美人正在连线中————


披着薄薄的夜色蔷薇将机车停在距离办公楼三个街区后面的宿舍楼前,车子刚刚停好她就觉得不对劲,把锁上好之后她匆匆往楼下门岗那里去,远远就看见一块等身高雕塑替代了门岗矗立在那。

要是细心的人,还能看见雕塑眼睛异常有神。

蔷薇插着腰叹口气,转身掏出手机来拨了卡西号码。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是打算回局子里面待着吗?”

她头顶上三楼窗户突然打开,一张看上去绝对高贵冷艳和她相象的脸探出来,披着一头及腰长发的卡西自上而下垂了垂狭长黑眸,露出一个勉强算高兴的笑容,

蔷薇放下手机抬头瞪了她一下。

很难想象楼上这位和她八分相似一举一动一股反社会模样的女人真的是她妹妹而不是姐姐。

但是卡西确实是她双胞胎妹妹,并不是大她几岁的姐姐。

虽然卡西人前确实御得不成样子。


“你不让我去你办公室,这里有活人,是你自己愿意放心我来着。”卡西式的无辜。

她嗓音低沉喑哑,像是恕瑞玛沙漠上飘来的一阵风,席卷的风尘毫不留情甩了蔷薇一脸。

蔷薇伸手贴贴雕塑胸口,确认这个人还活着,只好继续瞪着卡西。

楼上那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下巴支着脑袋犹豫了一下:“如果你不收留我,我就拒绝。”

蔷薇脸上的冰渣遮不去一点点宠溺,她皱着眉点点头。

卡西悄无声息勾起唇角,黑发下狭长的眸猛的变成蛇目,失焦的盯着雕塑的位置,有一瞬间蔷薇皱着眉看见她身后飞扬的发丝根根复活过来变成一条条恕瑞玛的黄金暗纹毒蛇,冲着各个方向无声嘶叫,千年木乃伊的恨意和王朝的腐朽味道扑面而来。

蔷薇顿身,错开了眸。

抱着胳膊的手掌捏痛了自己。

门岗小哥身体一侧倒在地上,赶紧抱着她小腿:“少校我真没惹小小姐!呜呜呜,您可要救命啊!我今年刚刚娶了楼里面的小护士做媳妇儿呢!”

出息……

蔷薇拽起他来拍拍他肩膀,一米八的汉子哭的和娘们一样。

“一年被石化一次,又不是没经历过,每年都哭。”

门岗小哥眼睛瞪圆了反驳:“那不能这么说,之前我给您在楼里站岗小小姐来了石化我闹着玩算了,我好不容易跟您申请这个月过来看大门就是为了躲小小姐,您咋又让她过来了!”

哦……是这个原因换岗啊!

抬手给他一巴掌,把男人打得哭唧唧的,蔷薇开口道:“那你明天继续来楼里报道,五年不准换岗!”

刚刚走远的蔷薇听见身后生无可恋的啜泣,忍住了丢一发飞刀给他削了的冲动。

习惯爬楼的大长腿今天一步一步慢慢走着楼梯,低头翻着通讯录找着那个沙漠军阀的号码。

她以为希维尔会打电话给她来着,却发现上一次通话记录还是在去年。

不过没什么问题,反正,她也不是很想接那落魄皇族的电话。

特别是她和卡西在一起后。



因为卡西来了,蔷薇只好在家里做饭,她不能带着这个反社会的妹妹去公共场合,谁都知道杜卡奥家的长女蔷薇子承父业从了军,他们很少知道杜卡奥的二女儿不仅没有从军,也没有如外面传闻那样做了一位名媛,而是嫁给了……也不是,被恕瑞玛落魄皇族娶回去了。

说是娶回去,根本不是娶,蔷薇每每想到卡西怎么处理她自己的感情时总是恨不得捏断手里的飞刀。

希维尔也根本不是什么恕瑞玛皇族。

只不过是有着那高贵血统的沙漠悍匪而已!

她并非为卡西嫁给了一个悍匪感到耻辱,而是她为卡西所经历的一切感到内疚,她还要确认别人不会被伤害。

他们杜卡奥家最名贵的掌上明珠,和她一样被寄予崇高身份和信仰的美丽妹妹,变成了那个样子……即使是父亲也闭口不提卡西名字多年。

愧疚感若是能杀死人,蔷薇就不必承受这一切了。

“我能点餐吗?”

穿着她军绿色T恤下身搭着小短裙的卡西靠在厨房门口,语气凉凉的开口。

蔷薇抬眼透过玻璃窗反射看了她一眼,窗户里那张脸模糊成了另一种生物。

“不可以。”毫不留情拒绝。

卡西像是没听见一样:“我要吃烤蝎子。”

“西红柿炒鸡蛋。”

“我要吃烧烤沙漠鼠。”

“青椒肉丝。”

“我还要吃……”

“再说吃烤蛇肉。”

“……”

希维尔你最好不要被军方逮到,不然光杀野生动物的罪名都能罚到你倾家荡产!

卡西在她身后学了蛇叫,嘶嘶的,

蔷薇抄起菜装盘,把腰身上的围裙解开来,端着盘子回客厅。

吃饭的时候卡西才像她有着良好教养的妹妹,杜卡奥家的双生暗杀星之一的卡西小姐。

蔷薇低头解决自己那份,餐桌上一时无言。

等她吃完饭抬头,才看见卡西早就吃完她那份呆呆看着虚空某个方向。

“你要不想回去我现在把希维尔拉黑几天,正好明天陪我去一趟巨侠市,我明天请个假。”

每一年卡西都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假装和希维尔吵架,因为再过几天就是杜卡奥的祭日,没有蔷薇带着的她,自己不敢去面对父亲。

只不过今年,提前了几天而已。

卡西指指某个方向:“那,我帮你解决那个恶魔作为交换?”

赫然顿住的蔷薇皱起了眉,默默站起身收拾碗盘,蕾娜,你还真是好闺蜜。

卡西嘶嘶叫了一声,绿色的翠眸突现,瞪着她姐姐的背影,手掌不怎么耐烦推开桌上的碗盘。

“不准乱推东西,自己端过来。”厨房那边悠悠传来蔷薇的声音。

“你带我去见她一面。”端着碗碟进了厨房递给双手浸入泡沫里面的蔷薇,卡西嫌弃的悄无声息离那洗洁精水远一点,

还好希维尔也不喜欢做家务俩个人天天吃烧烤,不用洗碟子【亲爱的你们家那个抠门儿土匪舍得花钱买碟子吗?】

蔷薇侧脸藏在白色发丝里,看不真切。

“你要见她干嘛?”

卡西朱红的唇含住沾了酱汁的手指,变成翠绿色的眼眸左转右转,想了想道:“杀了老爹的罪魁祸首,你总得让我见一见杀父仇人。”
何况这个该死的混蛋还害得你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后半句她铁了心不会说出来的。

当然,这个见一见绝非一般见一见。

她很愿意顺便,帮老爹报个仇什么的。


蔷薇一边冲着盘子一边看着泡沫顺手上滑落,像是走神。

卡西看她不想说话转身准备晃出门,蔷薇却开口了:“你杀不了她。”

卡西背靠着门框看着她姐姐消瘦坚毅的背影,翠绿色从眼眸褪去换成柔软的黑。

“阿兹尔也死过,他还是个半神,莫甘娜不过是个堕落天使,”她低头看着自己陌生的修长人类双腿,呢喃道,“希维尔是恕瑞玛皇族,她知道杀死神不是不可能,再说,雷克顿和他那个大祭司哥哥还得受阿兹尔震慑,莫甘娜也许打得过雷克顿,但是要毁了她,恕瑞玛皇族就可以做到。”

“卡西……”蔷薇转过身来认真看着她,语气像是在教育她年少的妹妹,“阿兹尔不可能为了希维尔帮你去杀一个恶魔,雷克顿也算希维尔老祖宗,他和莫甘娜前不久才结盟,希维尔或许不是严格意义上尊师重族的家伙【她根本就是一个混蛋】,但是她再大逆不道也不会背着恕瑞玛皇族的名号去敌对雷克顿的同僚。”

“你和希维尔,不用管华夏的事情。”

这里的势力已经够乱了,她不觉得华夏能承受住恕瑞玛的力量介入,何况她们都知道阿兹尔刚刚复生还没有恢复全盛时期的力量,暗处却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泽拉斯想要继续谋篡阿兹尔的一切。

“但是我可以说服内瑟斯对付雷克顿,就像不用提莫甘娜也会杀死凯莎一样,内瑟斯知道雷克顿联手莫甘娜要对付他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卡西想到那个高大的死亡之神,被困在墓冢里的恐惧记忆顺背后爬上来,她唇色有些发白。

蔷薇眉头一凝,“你想都不要想!”

她这辈子对卡西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放任她一个人去了恕瑞玛遗址,后来希维尔的事情再算。

内瑟斯和雷克顿莫甘娜不一样……

根据基兰校长放在图书馆的藏书,蔷薇很清楚那个被传说成阿努比斯的死亡之神性格沉稳,更像是一位高阶神,但是神,魔,越是高等越是忘却人类的脆弱。

面对神之战之后的华夏,人类已经不堪一击,承受不了神明之间的纷争。

内瑟斯或许能杀死雷克顿和莫甘娜,但是后果她不敢去想。

何况……

她盯着卡西苍白毫无人类血色的脸,张张嘴忍住了要说的话。

何况,她恨不得恕瑞玛的一切都是卡西的噩梦而已。

卡西舔舔尖牙,自觉移开了视线。

她老爸把蔷薇养的很好,蔷薇不过大她几十分钟,却像极了她老爸。

隐忍,坚毅,把所有的柔软包裹在冰冷的外表之下。

于是她总是最受宠的人。

蔷薇继承老爹意愿进入基兰校长的超神学院时,她并没有跟着姐姐,而是自告奋勇去了残破的恕瑞玛沙漠想要找到恕瑞玛落寞文明背后一代传说皇帝阿兹尔飞升之谜,却被困在石墓里,不小心触发诅咒被复苏的远古石蛇怪吞噬,变成了这样蛇不蛇人不人的怪物。

算起来,最后伤害最深的不是老爸就是这个自小到大把照顾她作为本分的姐姐。

诺克萨斯之星最美艳的名媛之一,与消失已久的诡术妖姬乐芙兰齐名美貌的卡西奥佩娅,就这么消失在世人面前,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怪物。

“我去重新抱一床被子给你。”

蔷薇出了厨房去了卧室,卡西看着姐姐办公楼所在的方向,翠绿的蛇目像是要望穿墙壁和虚空,锁定那个强大的恶魔身影,用被赋予的诅咒之力将她的灵魂拉入无边混沌中。

莫甘娜……

她脸上浮现出蛇类才有的暗纹,垂直的竖瞳收缩成一条直线,只用了一年时间,杀死她父亲,毁了她父亲为之保护的华夏,还将她心爱的姐姐变成这幅模样,真的是厉害的人物。

她姐姐对希维尔留情,她可不会对莫甘娜留情。

“你看不住蔷薇的话,她只能落得一个军法处置,到时候,杜卡奥将军留下来唯一的精神力量也会荡然无存。卡西,只有你能劝得住蔷薇了。”

蕾娜找到她的时候她还不相信,一路晃过来才真真见识到那个女人对蔷薇的影响。

莫甘娜,我管你是凉冰还是恶魔头子,蔷薇她这是护定了!


【蜜汁姑嫂关系】【卡西啊你别拿你嫂子出气啊她没恶意的】【卡西啊你嫂子和你不是一个辈分你咋老是想欺负她】【卡西啊你姐喜欢的唯一一个人就是你嫂子你可不能真动手啊】【滚!】

————————前方女王三角恋连线中————



与杜卡奥家姐妹花关系完全不一样的是莫甘娜和神圣凯莎。

蔷薇以为莫甘娜在装睡,她丢下了她一个人,不知道日后她会不会后悔这个决定。

黑暗笼罩的办公室,

低低地呻吟,

痛苦又脆弱。

梦境深处,

那记忆里模糊了轮廓的红发黑甲军人站在空旷的沙漠背景里看着她,遥远的视线透着发自内心的冰凉恨意。

女王犹豫着,捂着簌簌流血的小腹向她走去。

蹒跚,又小心翼翼。

她伸手想触碰她,

模糊的视线里却看不见那人向她走来。

“蔷薇……蔷……薇!”她苍白的唇吐出颤音,她不会死在这里,但是她觉得莫名恐惧。
身后的血痕蜿蜒十几米,一滴俩滴从她身体滴落,

那个人动了,却是手掌里面闪着寒光的飞刀,擦着她引以为傲的漂亮脸蛋儿,给她留下一道血痕。

“滚!”毫不留情,冷得像掺着冰渣的剑刃。

蔷薇才不会这么对她,女王忍着猫瞳里掺着的暗红色泪水,身上被凯莎用审判之剑刺穿的伤口像是火焰在灼烧。

她就想看看蔷薇……

这个不识好歹的人类小丫头片子!

她甚至舍不得喊她贱人。

她怎么就这么狠心!

骄傲成女王,她咬着银牙还是倔强向她走去,她要看着蔷薇的眼睛让她告诉她,她到底在不在乎她。

五米,四米,三米,

俩米,

一米。

她徒然睁着大眼,却还是看不清那个人的脸,蔷薇却猛然抬手掐住了她脖子将脆弱不堪一击的她高高举起。

“你以为,我杀不了你?”

原本只会和她斗嘴的温和嗓音冷酷毫无波动,掐住她脖颈的手掌狠心收缩,似乎要掐断她最后一口气息。

“借你吉言,我已经成神,忍了这些年,终于可以手刃你为父亲报仇。”

再一抬手将她狠狠丢在脚边,女王蜷缩了一下,想召唤恶魔之爪一巴掌拍死这个狠心的女人,还没来得及心软,记忆里绝美的红发女人蹲下身凑近她,那张脸也终于开始清晰。

“蔷薇……”女王迷惘睁大眼期待那张脸在视网膜里成像,她从未如此贪婪的渴望这些虚妄的人体机能,她从未如此依赖这些她用不到的东西。

接着那张脸却成了她最深恶痛绝的脸,

金色入鬓的眉,狭长高冷的眼,高挺带着不屑弧度的鼻尖,唇瓣万年不变的弧度,

大天使凯莎!

“想你那个漂亮的情人了?懦弱一如当初的妹妹。”

恐惧和慌张占据神经,她现在这幅模样一定会被杀死,她不能落在凯莎手里!

凯莎起身,金银双色华美战靴踩住她受伤的小腹,用力。

血流了一地,绽开妖冶的花,将女王的身体托在花蕊之中。

美得触目惊心。

那双恢复了紫色的白底恶魔之瞳恶狠狠盯着高高在上的大天使。

一点没有曾经的张狂。

金色修长带着火焰的长剑浮动在凯莎手心,那些火焰的热度,足够融化恶魔破碎的灵魂,将她的恐惧吸收为天使下一轮的杀戮力量。

“我给了你安逸……你用圣战来回报我的慷慨。”

女王憎恶凯莎这样悲天悯人的话语,逆着光的大天使美艳不可方物,像是小时候那样高高在上,顶起了一整片天空,可是这次,这片天空却要用她的鲜血来染红。

“现形吧,你值得死得像个天使。”

强大的威压生生将她勉强提起的一口气压回去,一股血腥味冲进喉咙,女王狼狈的侧开脸,她脸上,那张属于大天使凉冰的脸,褪去了紫色的纹路,肩膀后面一阵刺痛,

“不……”

女王挣扎着,一颗颗晶莹的液体顺眼角掉落,变成璀璨的天使之泪滚落在干涸的地面上,刚刚成为固体的天使之泪瞬间消失,地面却变成了湿润的土壤。

她宁可死,也不要恢复那虚伪肮脏的,被凯莎凌辱过的天使身体。

可惜……她脆弱的像个孩童。

一阵圣光里面,那双洁白无瑕的长达俩米的翅膀在身后绽开,以那血色花纹为底,纯洁和血腥,突兀的和谐。

诡异的美绝。

凯莎轻轻的笑,弯腰像个胜利者,甚至,她带上了一丝无趣的神态,伸手提起赤裸的半昏迷状态的女王。

像她总会赢一样,她有些不耐烦了。

狰狞的伤口穿透天使凉冰白皙平坦的小腹,鲜血蜿蜒,那双垂在身后的天使之翼怯懦着试图用一点点力量遮盖住伤痕累累的身体,挽救那仅存不多的尊严。

“我砍过这双翅膀,却忘记带回瓦哈拉了。”

凯莎薄唇说着残忍的话,女王垂下的脸却毫无声息。

高高扬起的剑刃果决挥下,沾着血的羽毛飞过天际,女王连一句痛苦的呜咽都发不出,连着灵魂都被斩断的痛苦,经络毕现的绝望。



遥远天使星系,一直盯着梦境的凯莎猛然从王座上站起一掌挥向身后,那矗立万年的王座之塔连成为废墟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扭曲的力量粉碎成了灰烬。

站在凯莎身边的天使面色惨白纷纷跪下,不敢抬头看那高贵的神祉脸上崩碎的扭曲表情。

“谁让你这么做的!”盛怒席卷了天使星系,王的怒火让整个世界颤抖,等阶低一点的天使直接坠落下天际,大多数却还是战战兢兢动惮不得。

那股威压能直接压的对面跪着的人灰飞烟灭,但是她残存的理智强行忍住了这股不受控的力量。

那浑身遍体鳞伤的,跪在她身前,被镣铐锁起来的,梦魇一族最后的血脉,她妹妹的宝贝爱将——黑风。

趁她因为愤怒失神暴怒,梦境里一股黑色的力量迅速缠绕在奄奄一息求死不能的女王后背上。

局势逆转。

紫眸凸显的瞬间,莫甘娜恢复了神智,她甚至听见了黑风虚弱的声音,眼前的凯莎面目模糊,在恶魔之瞳的注视下虚妄着扭曲成镜像。

“女王,属下尽力了……”

凯莎!

凯莎你不得好死!

天使星云,

那浮现在天际的梦境突然被紫色暗纹遮蔽,一声脆响便崩碎成了千千万万的碎片坠落,凯莎回头心里已经了然,那个人已经挣脱了梦境,计划失败了。

碎片顺她华美的颊边滑落,一道血痕裂开后又迅速被神之力愈合。

身边的天使忍受着身体被割裂的痛苦一声不敢吭。

凯莎抬起右手,审判之剑光芒刚刚散发出来黑风便化为灰烟,留下一声声惨叫回荡。

“王!”

右天使长落在她身边小心翼翼开口,

“我们是不是……暴露了。”

凯莎华美的脸上恢复了万年不变的冷漠:“可惜了,让他通报了莫甘娜,还顺利逃脱了。”

“什么?黑风逃了?怎么可能,那可是审判之剑!”

“莫甘娜……你养的好狗。”



地球,黄石城,蔷薇少校办公室。

一股紫光乍开照耀了黑色的夜幕,声势惊人的高调之后迅速湮灭。

女王从沙发上狼狈滚落在地,黑色的发丝被汗液打湿贴在脸上,她尚在喘息,声音像极了压低着的哭泣。

恶魔的视力无视黑暗,但是她还是动用了意念按下了灯光开关,脆弱的人造光笼罩的瞬间,她居然错觉产生了一点点安全感。

凯莎……

凯莎……

紫瞳里面的恨意晕染着恐惧和脆弱,翅膀被再一次斩断的痛苦清晰的把她拉回万年之前,残存的神智还在幻觉里备受煎熬,痛意泛滥全身。

她想靠着自己的力量起身都做不到,只能狼狈伏在地面痛苦的蜷缩。

“黑风……黑风!”她喊出声来,颤抖的右手抚上左肩头,触到一片凹凸不平的纹路,瞬间心安。

“女王……”虚弱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

“谁?是凯莎吗?把你伤成这样!”

“女王对不起,我不得不造了这样一个噩梦,不让凯莎方寸大乱找不到机会唤醒你。”

“我没事,你告诉我你怎么搞的被搞成这样!”
气急败坏带着后怕的关切。

“我没事,只要在女王身上再待几天就能恢复一个躯壳装下这点灵魂。阿托正在赶来地球保护您!”

“凯莎攻打了恶魔星系?圣战不是还没有进入下一轮吗?”

“不是凯莎打进来了,是属下急功近利,带着突击队想教训一下突然出现在交战边缘区的天使小队,被凯莎困住带了回去,要营造噩梦困住你。”

该死的,她到底,想做什么!

“女王,幸好你最后没有放弃,属下突破梦境的时候吸收了凯莎留在您身上的一点点诅咒,待您实力恢复可以试着打破它。”

她根本不在意那个诅咒了,她只想,朝凯莎那张可恶的脸上狠狠扇几耳光。

待她沉下心,她才发现身体的异样。

“我,怎么回事?”

再也没有神力充斥的感觉,空荡荡,只剩下意念之力。

黑风沙哑开口:“我的梦境,是凯莎用使审判之力加持过的,梦境里几乎杀死您,梦境外,也几乎透支了您的力量……这只是暂时的,待您休息几天就会恢复,刚才您反抗的过于激烈甚至真的动用了天使的本源力量,对现在的恶魔躯体损害太大,万幸是您扛过来了,没有变回天使……”

凯莎,这是要她死。

要身为恶魔的莫甘娜,死透!

她冷笑一声,慢慢扶着沙发坐在地上。

现在的她脆弱不堪,不用说,凯莎肯定会冒险进入地球杀掉她,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忍心放弃。

她怎么可能让她那么轻松得手!

闭着眼联系之前被屏蔽掉的阿托,凯莎的计划天衣无缝甚至让她害怕,可惜她是莫甘娜,不是那个蠢得良善的凉冰。

“女王!您没事吧!我正在赶来的路上!”阿托气喘吁吁的声音带着强行破碎空间的炸裂声,她能想象他挥舞长剑释放暗裔之力撕开空间只为了赶到她身边的模样。

“我回不去,你不能来!”她冷漠开口,

换来阿托惊愕的停顿,甚至肩膀上虚弱的黑风都诧异了。

“女王!”

“你来了,正中凯莎大计,她一举攻入恶魔星系,除了我之外,现在只有你能驱动恶魔之爪,你若是走了,天使一举而入恶魔就要被灭族了。”她轻轻呼出一口气,下巴上晶莹的汗珠滚落,一股凉意袭上人类身体。

“可是女王,阿托不来,这地球人来了任何一个人都能伤了你!甚至!……”甚至杀了你!

莫甘娜垂下脸,“我不会那么容易死,何况,你来了,恶魔灭族,我们就无家可归了。”

无家可归……

凯莎你又一次逼得我无家可归。

“……”

“阿托只效忠女王,不效忠我的种族!”阿托没有多时间停下来,反而坚毅的继续撕裂空间。

莫甘娜柳眉一抬怒斥:“我让你特么回去护着家!”

“没有女王,就没有家!”阿托就回了一句话。

这个混账!

这个一根筋!

老娘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一个直肠子!

一巴掌拍死你这个混账!

女王修长手掌捂住眼睛,低着头,似骂似呢喃。

“阿托……你停下来听我最后一句话。”

沉默一会儿之后,
她语气里面的认真让阿托忍不住停了下来。

“你来了之后,于情于理,烈阳星的人都不会放过我,到时候不仅恶魔灭族,我们能不能躲得过凯莎是后话,这个星球上随便一股势力都会借着这个理由制裁我。”

“我签的是休战和平条约,而你是我最强大的战士,你绝对,不能再步我之后进入地球!”

“但是女王您!……”

“我不一定能轻易被杀死……黑风在我身边,再说,这是地球,蕾娜今天下午才来过,蔷薇……蔷薇也知道我在这儿。”她哽了一下,继续说,“至少力量制衡来着,就是凯莎本人来了,一时半会儿也不能立刻杀了我,她也不会想现在和地球开战的。”

“可是我担心的就是您身边这些人!要是她们知道您现在如此脆弱,不说会不会放任凯莎杀掉您,就是自己动手也可以!”

“不会!”女王打断她,喘口气抬头,

我赌这一次,压上了一切。

我的小蔷薇……

我看看,你会不会让我失望。

“若是你让我手下这些恶魔战士死了,我回去不能东山再起,我拿你是问!”她狠心开口,阿托沉默许久。

黑风这才开口:“阿托,女王心意已决,你回去吧……真有三长两短,我还有一口气,把女王拖入无边梦魇里也可以保住女王一命。”
当然,这个情况最最好永远不要出现。

进入无边梦魇的女王,要么永远沦落,要么变得更加强大打破梦魇醒来。后一种情况可能性为零。

“阿托遵命!十日后圣战结束要是地球再无女王,我发誓用尽最后一丝血脉,屠尽地球生灵为女王赔礼!”

这天天要打要杀地球人的熊孩子!女王没给他气晕。

和阿托刚刚断开联系,门外仓皇的脚步声传来,一股大力撞开门,银色发丝飞扬中,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在视网膜里。

黑风轻轻在脑海里道:“女王,她很关心你嘛……”

这个她,看不清楚,那身份就不言而喻了。

一股大力顺她领口袭来,那熟悉的发丝味道还没有侵入她人类神经,蔷薇压抑着怒火的声音传出,她将她提起压在沙发上:“你到底,想干嘛?!”

“收回这句话,这个不识好歹的人类女人。”黑风抱怨着,

女王用意念怼了不老实偷看的黑风一下,让那团黑影乖乖缩回角落后,才回神感受身上这个人气急败坏的气息。

她想干嘛?

她没干嘛啊?

除了刚刚差点死掉。

领口的手掌松了开,蔷薇的声音开始不对劲,她顿了一下,手掌贴上她的脸,一点点撩开那些汗湿的发丝,才意识到这个恶魔本不该这么狼狈。

声音徒然变了。

“你怎么了……”

女王委屈的想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忍住了那些恐惧之后落魄的抱怨……

她能相信蔷薇吗?

能吗?不能吗?

这么一走神,那压在她身上的人徒然失了力道。


原本压抑着的无处安放的愤怒化成了手足无措,蔷薇忘记了她从床上惊醒看见满夜空紫色光芒闪现后的失控烦躁。

冲过来的一路上,她没有理会被惊醒的士兵们,和跟着她的卡西,她那么笃定又是凉冰不怀好意的阴谋,可是这个笃定却化成了这双失焦黑瞳里茫然的光芒。

她甚至忘记收回托着凉冰苍白脸庞的手掌。

卡西靠在门上,蛇目一瞬不瞬盯紧了让她姐姐从惊怒又变得失魂落魄异样的女人。

美艳得让人窒息,此刻却也浑身散发着奇怪的虚脱感。

配上那双迷惘失焦的美丽眼睛,很难想象这个一个披着美女外皮的心狠手辣恶魔。

那一点点虚脱的狼狈,和这张病态的美丽脸庞,和谐出一种诡异的气质,在联系她能有多强大之后,居然让人升腾出一股子施虐欲。

不怀好意……

盯紧这个不知道是否假装脆弱的人。

卡西久违看见蔷薇脸上出现那样的神情,她大概理解了蕾娜为什么要找她帮忙了,除了她,没有人能撼动得了这个女人在蔷薇心里的地位了已经。



“啊……小蔷薇,你还是不放心我!”

沙哑的嗓音像是撕心裂肺喊过之后一样,离得近了,那原本该魅惑众生的语调甚至带上了血腥味。

她多了解凉冰,就有多恍惚。

苍白快要在冰冷灯光里面透明了的人,蔷薇松开手的瞬间,任她摔落回沙发上。

那失焦的眸垂到一边,落在了门口高挑的卡西身上,黑瞳一缩,胸口迅速起伏一下,脸上挂着的媚视烟行神态七零八落。

卡西勾唇,读懂了她的唇型——蔷薇。

她的蛇目猛然浮现,根根发丝犹如富有生命一般化为金丝黑腹毒蛇,冲着那盯着她看的失神美丽女人嘶叫。

待蔷薇反应过来,她几乎是立刻伸手附上凉冰眼睛,可是来不及了,

肉眼可见的速度那白皙的人类肌肤浮上青石灰色,毫无生机的色彩侵占了这个女人每一寸柔软,如果让蔷薇理智几秒钟她绝不会如此失态,毕竟卡西没有那个能力杀死神体,但是就是刚才那么一瞬间,她确信无比,也许是凉冰的柔弱震撼了人心,她确信卡西有能力杀死这个人!

“住手!”她俯下身用温热的身体包裹住迅速冰凉起来的人,几乎是吼出来的,“卡西,住手!”

什么东西在迅速流逝,蔷薇仓皇间伸手搂住了凉冰僵硬的腰身。

那么一瞬间,她有一种死寂的解脱感,

一种连最基本的思绪都没有的空洞解脱感。

卡西收回了诅咒 。

她坏心眼放慢了撤销诅咒的速度。

看着她姐姐一点点确认着怀里的女人逐渐活过来,胸口出现了一丝顿涩。

然而更吸引人的是那女人的眼睛,

一直盯着卡西的脸,直到诅咒褪去,恢复了灵动,也一直盯着她的脸。

一瞬不瞬不想离开。

就是在希维尔眼眸里,也极少见过如此直白的情绪,卡西难以抗拒便不甘示弱盯了回去。


她笑了,刚才小小的试探,这个传闻里强大不择手段的恶魔根本没有反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卡西能感觉到,那一瞬间她确实能杀死这个神体。

你看,神,是真的可以被杀死的。

她眼底的得意藏的极好,便错开了那双会惹人怜爱的眼睛,希维尔嘱咐过她,根据网传小说,恶魔都是招人爱的主,何况是一只本身为堕天使的恶魔。

“卡西小姐,没事吧?!少校呢?”门口迅速聚集起一排拿着枪械身着重甲的士兵,虽然一个个一脸懵逼但是反应挺快,不愧是蔷薇训练出来的。

她看了看已经冷静下来的姐姐,便开口道:“没事,你们少校放在办公室的外太空陨石受了陨落的太空船影响,刚才发了点光,这会儿没事了,检查完了都回去睡觉吧。”

“哦哦——少校呢?让她下次别往办公室放奇奇怪怪的东西,这玩意儿听说对身体不好。”
有人碎碎念,便安安心心听话退出去准备回去睡觉了。

一票傻瓜蛋子。

人走了之后,卡西看着她姐姐托起那恶魔漂亮过分的脸,皱眉一会儿,用外套裹住她身体,整个人打横抱起她,似乎要回公寓。

“你要干嘛?”她开口。

蔷薇说不出话,她当然说不出。

她们刚刚在讨论怎么杀了她怀里的女人,现在她却想救她,显而易见,这是背叛。

“卡西,她不对劲。”

是啊,她盯着我看,确实很不对劲。

你就不能,换一个说辞吗?

卡西注意到躺在蔷薇怀里的女人默默收回了视线乖巧得像是猫,那些虚弱的痕迹还在,眉眼里却是另一种风情。

让开身的瞬间,卡西想到了更好的方法去阻止这一切。




——————卡西美貌与双商持续上线————————

我很珍惜卡西和蔷薇这对姐妹的,因为除了她们俩其他的姐妹都自成cp,不能好好做姐妹23333
蔷薇妹控的时候好苏……

你看,我根本不会虐,这边还没有小小虐女王一下,那边蔷薇就方寸大乱了。

不会有希维尔戏份的,因为写凉薇都写不过来。

有人看见凯莎这幅模样会和我一样爽爆了吗?!

评论(29)
热度(179)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