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源【肖】氏物语 21


Word天!这个人居然还记得这里有一个坑没填!

……

你走!

心好累!

肾透支JPG。

因为这章跨时间太久,写的断断续续,大家最好还是吃一下前一张再回来看,不然剧情废第一直观感觉是——李爸爸的李特喵的怎么乱写!这都是什么东西!?









———李爸爸的你个凑不要脸快填坑!————







Shaw将除草机从小仓库搬了出来,花了一下午的时间修好了它,还给里面上了油,好让它更好的适应它现在的责任。

这会儿又是一个夏末初秋,和那年Root把她领回来的时间重合了,白日里的燥热温度在傍晚就会变成微凉,到不了深夜,穿着工装背心的她就能感觉到温度的不友好变化。

除草机轰隆隆的运转,她耐心给院子里的杂草一点点教训,疯长了这么久它们对刚刚搬回来的主人特别陌生,一个个扭曲腰杆一股子不屑,看上去倒是特别让人头疼。

邻着的几家都空无一人,这条街因为之前出过黑帮火拼的事情特别不安全,原来的住户都纷纷搬走,后来的人也不愿意花钱在这个空旷不安全的地方,于是这条街包括这个社区都变得凋零起来,稀稀疏疏几家人还在,也是没有能力搬走或者年纪大一点的人,舍不得隔条街就是超市,后面就是公园的便利条件,于是选择还留在这里。

Shaw记得今天站在栅栏外面看了她很久的太太,Ms.Murray,年轻时候是一个相当美艳的人,Root就是要求她见了她要叫人的,她喜欢叫她M夫人。


“好久不见~Sam。”

M夫人依旧很美艳,只是比起她年少时不清晰的记忆,岁月确实带走了她不少风华,比起Root来说,M夫人和这个在记忆里静止不动的地方一起,都褪了金黄的颜色。

这几年她在纽约,但是从来没有见过M夫人。

那么大的纽约,她没遇上任何人。



出于警惕和礼貌的双重原因,她站直身体,冲她点了点头,然后看见了M夫人手里的行李箱,自然地她以为她要出门,M夫人却把箱子推过来:“我希望你用得着……如果你需要买什么东西,我出门的时候可以帮你捎回来。”

Shaw安静看了她一会儿,微微拧起眉峰。

M夫人笑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特别地好看,她指了指街道上:“还有,你小时候喜欢的那家牛排店前俩年已经搬走了,但是他们有外卖电话了。”

她说话的口气像极了家里的长辈,尽管Shaw只有那几个长辈,还都不是普通人,但是如果她是普通人,她认为那她的长辈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M夫人从针织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递给了Shaw。

“我的电话,也在上面。”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little Sam。”

Shaw一声没吭注视着她走远。

那张写着外卖号码的纸上,飞舞潦草但是意外好看的字迹像极了某个她认识的男人的字迹,而那个男人,现在应该在布鲁克林区某个发廊里,谋划着整个纽约的黑道世界。

——“你已经安全了。”

或许,她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的是,比如即使Elias先生本就该知道她的行踪,M夫人的身份也大可不必这么早暴露。

她伸手托住箱子直接扛起来走回屋子。

二楼窗户边细长的人影靠了靠,夕阳下女人细长的眉眼落在M夫人消失的地方,唇瓣的微笑不清不楚的晕开在玻璃上反射的余晖里。






Shaw绝对是家务上技能点全部点跑偏的人,她勉强从厨房再次端出即食面的时候,自己别扭的倔强了一下,还是把它们放回了厨房的桌子上面。

现在她穿的是黑色裤衩和新的工装背心,绷带也恢复干净雪白,她赤着脚掌缩回沙发上蹲着,对着虚空眨眨黑色的眸,有些茫然。

本以为她能像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那样自由又隐秘的躲在某处,但是Root,很显然Root是太多人目标,而老实说,她不相信任何人。

因为Root。

视线落在那已经打开的行李箱上,它躺在一边,里面除了清一色干净新买的衣服,就是绷带这些救急用品,还有压在里面的一沓钱。

所谓的外卖电话号码,换成了Elias的一封手写信件,看完内容的她只记下最后俩串真正的号码,至于信,已然在厨房垃圾桶里化成火焰中的灰烬了。

这比她想象中还要绝路,Elias虽然不是她本就打算依靠的人,但是连他都对Root如此注意,Shaw很有自知之明,绝不是因为她而已。

“你不是很爱惜这张新沙发。”慵懒低磁的嗓音就像是刚刚睡醒,Root的声音从楼梯哪里传来,“是吗?”

警惕如Shaw一点也不惊讶,她起身从玄关找到拖鞋,看了一眼Root,她只套了一件逃出来作为伪装的宽大工作服站在楼梯口,领口的纽扣歪歪扭扭扣着,露出大片雪白肌肤和一点点绷带边缘,看起来绝对不像是穿了内衣的人,最重要的是,她看上去苍白得和纸片一样,原本就高高细细的身形现在消瘦得快要撑不起整件衣服。

而果然,她脚下也什么都没有穿。

Shaw走近温顺的蹲下来捏住她左脚脚踝,细嫩的触感蹭在她虎口处,仿佛轻轻一用力捏就会断掉,Root顺从的抬腿,她细长的左腿不知是不是有意,抬起的时候大腿蹭到了Shaw高挺的鼻梁,而不需要Shaw抬头她也可以确定Root确实是真空状态,那宽大的工作服边缘甚至因为她这一个动作被拽到了臀线附近。

也许是Root太过刻意,Shaw拽了拽她脚踝让她幅度不要那么大,这轻轻一拽Root干脆松开扶着栏杆的手,双手都自觉找到Shaw肩膀,身体微微前倾依附在她身上。

“小心……你得轻一点。”Root多多少少带上点笑意。眼底却没有费心染上该有的颜色。

Shaw比她想象中还要警惕,说是猎犬一样,她比Bear还要灵敏,她赤脚下楼的时候睡着的狗狗都没有发现,Shaw却还是感觉到了她的动静。

待她把一双拖鞋都穿上后,Shaw捏着她腰肌扶好她才起身,Root能嗅到她发丝间清清淡淡的汗味,比起Shaw本身的味道要重一点,像极了要盖过她记忆里一身奶味的小朋友形象,这么一想到,Root便伸出胳膊贴紧了Shaw的肩背。

她像是慵懒的猫,这会儿开始粘人了,Shaw手掌绕过她腰身提了提,站直了身体不再动弹。

确实会有病人因为受伤了反而变得异常粘人的案例,就算是小动物都有这样的情况,但是Root现在这个样子绝对算是个例外。

“我的耳朵又开始疼了……”浮动在耳边细微的叹息,像极了撒娇的调调,Root幅度微大的甩甩长发歪着细长脖颈好露出伤疤来,鹿一样湿漉漉的眼睛说不上来的可怜。

Shaw本对她这样刻意的假装不为所动,可是那道狰狞的疤就横在她右耳后,突兀的提醒她Root经历过什么。

落在那伤痕处的目光刺痛着缩回,Shaw几乎忘记了她是怎么从死神手里抢回了Root。

“要吃饭吗?”Shaw对她粘着她的动作视而不见,这样说着却没办法松手,Root就像是藤蔓一样,牢牢的长在她身上,毫不在意自己会蹭到伤口。

Shaw想过很多关于终有一天Root回来的样子,而在这些设想中,却忘记了她该是什么态度。

或者她早已习惯被Root牵着走了。



“之前我会想,如果找不到Harry,你要怎么才能长大,你看,就算你找不到,也能有其他的方法,你总是那么吸引女人不是吗?”Root似笑非笑的隐去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沙发边的行李箱。

接着她仿佛突然想到什么一样转脸望着Shaw:“你看,不如这样,我们去找Harry吧,至少你不必再被这么多人盯着了……还要担心我随时随地走掉。”

找Finch?Shaw脸上的线条慢慢坚硬,她捏着Root柔软腰肢的双手收紧了一点,Root就像是一个没有人性的神经病,很多情况让人绝望,要是必须用什么形容Root,大概就是魔鬼,Root如此看透人心,却又如此不了解人心。

这样的魔鬼养出来的孩子,Shaw黑得透亮的眼底波动着罕见的清冷笑意,她不懂人心却难得懂了Root。

掌心她细软的腰身抵不过她用力一捏,Shaw拽住劣质衣料,Root的喘息加粗一声,轻轻松松她浑身上下唯一的衣服就被扯成烂布,黑色的眸触及她身上绵延暧昧的吻痕时,才褪去了些寒意。

“可爱……”Root懒得抬手掩饰,发亮的眼睛望着Shaw,她能看见的黑眸里,是没有想象中的东西的。

她身上的绷带干净又雪白,半个月的时间Shaw将她的伤口养的很好,如今在Shaw清亮的眼睛里面,她已经快要遗忘那些鲜血的痕迹了。

Shaw抬起右手,她虎口处粗糙得不像这个年纪的普通女孩,摩挲过Root细长脖颈时让女人微微颤抖,她足够有力量可以直接捏碎她咽喉,只是这孩子或许是独狼,却在骨子里被她养出了狗的忠诚——换言之,奴性。Root意外勾勾唇角觉得舒心,

修长的用来扣动扳机的手指轻轻一抬,挑起她细嫩的下巴,Shaw的眼睛从她锁骨处缓慢移到她耳侧轮廓处,修长的眉眼深邃惑人,Root眯紧褐瞳为这份混淆了性别的美貌而走了神,美貌的人就是用来原谅的,就算是反社会也是。

“在找你留下的其他痕迹?”发哑的嗓音翘着尾音,Root抬起圈在她肩膀上的手臂,手指在Shaw脑后拉扯着她黑色的马尾,像极了发情的猫咪。

她知道她在找什么,只不过Root觉得诧异,她离开Shaw的时间里,这个孩子被谁养出来上床要咬人的习惯?

她耳侧的轮廓处,一小块牙印刚刚好磕破了皮肤露出血痕,却又不至于留下疤痕。

而始作俑者看着那痕迹的眼神,
像极了一只肉食野兽。

Root看着那黑眸里流露出的餍足慵懒神情,没由来的为此感觉到一阵眩晕感,她压着Shaw后脑直到对方泛红的厚唇压在自己唇瓣之上,尖锐的牙咬上去狠狠一用力——她倒是想说一句该死,却绝非是服软。

怪谁,亲手养出了这样一只小怪物,又忘记所有的野兽都是有兽性的,还不止一次为它的完美而眩晕,纵容着躁动着的本该死寂的心。

这个动作本来就不算吻,只是Root发狠的撕咬,她尖锐的犬齿轻而易举为她们带来预料之中的浓厚血腥味,Shaw略吃痛皱了皱眉头,拇指压住Root颈侧的牙印上,却没有用力推开她,像是观察者一样,任由她这样咬着。

反正Root,本来就是神经病。

等Shaw反应过来,Root已经咬着她破了的下唇轻轻撕扯了,她原本殷红的唇瓣被咬得失去血色。对于一个人来说,这只吸血蝙蝠未免太大只了,Shaw伸手要扒开她。

手掌用力的一瞬间她却顿了一下改变了主意,不是推开她,相反的掌心顺着那腰肢划过圈住她身体将赤裸的她揽入怀中,自然而然张嘴吻住Root上唇,这个动作让原本紧咬着她下唇不松开的女人动作狠狠一滞,复而就松口试图离开她,早有准备的Shaw轻轻抬手便压住她后脑,力道足够控制住Root所有反抗的动作。

Root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场景,她记忆里的某些画面像电击一样迅速苏醒。
那双棕眸大睁着盯着近在咫尺的人,她剧烈起伏的柔软胸口紧紧贴着Shaw的胸口,连心跳也能被清楚感知到,

这个人,就记得这么清楚?

Root胸口的滞闷让她的回忆变得极其困难,但是不妨碍她记得那个极具戏剧化的一夜——little Shaw的初夜。

不知道是对Shaw的愤怒还是对自己的愤怒,
Root极其努力要挣脱这个吻,她亲口教会Shaw什么是吻,因果轮回现在Shaw就这样轻松的再对她用回来,还真是讽刺!

她越是挣扎Shaw却越是冷漠,那近在咫尺好看的黑色眉眼紧闭,毫不在意她刻意表现出来的不情愿。

Root想狠狠咬回去,唇瓣里的血腥味尚未退散,属于Shaw的血液味道和她现在的吻和在一起,让她的愤怒都开始走神。

她教会她亲吻的时候,忘记告诉她,如果对方不情愿的话,可能会咬掉她可爱的小唇瓣……但是,但是她恐怕从来,没有遇上不情愿被她吻住的女人……

一种奇异的情绪翻滚而上时,Root清楚的权衡了一下,比恨意可能更难以控制,但是她,扯住Shaw发丝的瞬间,忘记了去尝试控制,于是很简单,她尝到了从未有过的如此鲜明的恶毒的嫉妒感——毫无由来,却鲜活得连她自己的心跳都奇异的陌生,就像是感知到了另一个世界、另一个领域。

“enough……!”

Shaw低沉的吃痛声有些可爱,Root唇瓣染血的喘息着松开抓住Shaw马尾的手指,指间滑落几根黑发,她眉眼落在Shaw肩膀处的虚无里,竟然有些失神。

“M夫人……她不是……”Shaw额前的汗液微微发亮,她看着Root染血的唇瓣,小心翼翼的吐出几个单词……若是Reese看见,指不定要笑她到猴年马月,她这样的暴脾气,也会小心翼翼?!

可是Root脸色是如此难看,她分明是知道M夫人身份的,却有这么大的反应,Shaw不必费脑子去想是怎么得罪了她,眉毛拧了拧,闭上了唇瓣。

“你真是,罪孽。”

Root眼底的亮光复活的时候,她轻轻吐出这句话,手掌不需要用力就推开了困箍住她的Shaw,然后揽揽被撕得不成样子的外套勉强遮住身体,轻悠悠的走向行李箱弯腰随手翻拾着,Shaw也并没有试图阻止她什么。

只不过是安静看着她挑出一身干净的浅粉色睡裙往身上比划,吞回口中的话被咬在牙关,却忘记了内容,就化为下一口呼吸里长长的轻微叹息,和修长眉眼里已经习惯的冷意。

Root低垂眼睑片刻,唇瓣的笑意也退了去,就像什么开关被打开一样,竭力掩饰的风平浪静化为沉寂,愈发像风暴的前兆,略显压抑。

“对……我知道M夫人是Elias的人。”

褪去咬字刻意的甜腻,她的声音清雅得不真实,就像是坦诚一般。

破了一大块的外套落在地板上发出轻轻的声音,Root毫无顾忌当着Shaw的面赤身裸体套上睡裙,她修长的四肢像是天鹅一样舒展着,指尖撩开肩膀处的发丝任它们乖巧垂落。

美丽的眉眼轻抬,她食指抹去唇瓣上最后一丝血迹,巧笑嫣然:“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威士忌的瓶子摆在桌上,Root斜靠在沙发上,她双腮酡红,向来染着水汽的棕眸更是顾盼生姿,睡裙肩带堪堪挂在大臂上,遮不住胸前一片白皙,

她手指间端着高脚杯,里面的液体轻晃着,像是挑衅,光线折过杯沿,和她带着氤氲水汽的视线一起落在身边的人脸上。

那是一张她养了十二年的小鬼的脸,那是她一眼就看中的脸,那是就算再过一个空白的六年她也不会遗忘丝毫的脸。

挂着让她连呼吸都有些滞涩的冷漠温柔。

Shaw从小到大都不是善于言语的家伙,就算是她们分开了六年,她还是这样。

比起她用高脚杯一杯接一杯的姿态,Shaw更认真,她盯着她脸颊的眼睛毫无进攻性却又饱含力度,能让人整个陷进去,就算那些力度都因为她自身的情感缺陷而显得硬邦邦的。

“到你了……”Root明显的桃花眼眼睛一勾,踢掉拖鞋将象牙般的小腿翘到Shaw膝盖上,身体懒懒靠在沙发上。

一个问题,换一个问题。

公平到不可思议的游戏规则。

在俩个本就不公平的人之间诡异的上演。

Shaw盯着她的脚踝,没有拿酒瓶的手掌轻轻贴上去,冰凉的肌理在她滚烫的掌心带来奇异的舒适感,她看了一眼桌上空掉的俩个酒瓶,清楚的意识到这是她仅有不多的机会。

“谁……是Hanna?”

如果刚才Root微醺的脸上美艳的笑意是因为醉意,那现在那些笑意染上的温度清清楚楚告诉她,她根本毫无醉意。

可是Shaw不觉得有一丝一毫要退缩的必要,这游戏从开始就设定好了规则,而她碰巧,有这个权利。

Root指尖的酒杯晃了晃,她唇角的微笑迷离,看着Shaw锋利却毫无危险的眉眼,像是关切的提醒道:“你确定你需要浪费一个机会去得到一个毫无价值,甚至你已经知道的故事?”

Root清楚的,她知道。

但是Shaw举了举酒瓶,扬起脖子吞下一口酒来,满满一口的灼烧感从喉间到胃里,她连眼睛都没眨。

对,她想从她嘴巴里知道。

Root唇瓣维持万年如一的优雅弧度抬了抬杯子细细抿一口,这才像没事人一样慢悠悠开口:“一个死在过去的朋友。”

她脚踝被狠狠一捏,那双黑眸连情绪都没有波动一下,却很清楚的传达了主人的不满意。可爱,Root试图在里面找到一点点占有欲,显然Shaw已经控制得极好了。

这游戏的规则,本该遵守。

出神感受着脚踝上真切的力度,她眼眸投在Shaw俩捋不听话的龙须上:“OK,我正在说……Hanna是一个小女孩,她死掉的时候比我领养你那时你的年纪大不了多少,现在还在我记忆里的回忆已经模糊得只剩下那本书了,她死在很多年前的夏夜就再也没有在其他美好的记忆里出现过。”

Shaw对她的回答是不满意的,Root看得见那修长入鬓的眉狠狠拧了一下,但是她的私人偏向和游戏规则并不冲突,而Shaw是自找的。

狡黠一笑,她举起杯子:“到我了。”

“为什么你不想把我带去给Harry,分明他们更有能力,去救……控制我。”她巧妙换了一个动词,不仅恶意满满的讥讽了一群人,还善意提醒了Shaw她依旧是那个需要被控制住的坏女人。

酒杯边缘被她泛着艳红光泽的唇吻住,半杯酒消失在她唇齿间,妖媚眼瞳盯着Shaw比起她更干脆的动作,就像是在看心爱的宠物一般,弯出有意思的弧度。

她确实,很好奇为什么Shaw宁愿得罪Harry,也要一个人带着她。

Shaw盯着她看了许久,唇瓣抿了又松,却迟迟说不出话来,就像她试图从她可怜的情感感知里面竭力得到一点点像样的答案,却无处可下手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她不想带着Root去找Reese和Finch?

因为……除了她自己,任何人,她都不想相信。

“信任问题。”她简单干脆却又模棱两可的回答完这个问题,便移开了眼睛。

除非这个世界上有第二个Sameen Shaw,她不会放心将女人交给任何人……甚至这个第二个Shaw也得在她掌控之中。

Root不必去深究这个答案,她看着Shaw狼狗一样的眉眼,已然感知到了她说不出口的答案,不知是失望还是心软,她笑出了声来。

她是Shaw的软肋,这一点居然已经无法让她感受到曾经感受到的愉悦,甚至她都懒得去想这个答案可以为她以后行动带来任何方便。

她感谢这个看上去愚蠢无比的游戏决定,这让这段岌岌可危的感情在成为回忆之前,至少能让她们以彼此试探的方式再一起坦诚一次——尽管谁都知道这不应该。


“那么……”Shaw开口继续这场危险游戏,她手掌整个握住Root的脚踝,就像是一种预警,让她没办法逃掉,“谁杀了Hersh……”

兜兜转转一夜,她追逐了她六年……终于,她们都接近了真相。Root此刻居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随着眼底亮光磨灭,她低低笑出了声。

“作为一个问题的答案,它未免太值钱了,你要用什么来交换?”这绝对不是让步,而是咄咄逼人的姿态,Root从不会让步。

她好奇的看着Shaw,在被年月刻画得失去稚气愈发沉稳的轮廓里,她的Shaw,究竟能做到哪一步。

“Greer先生的命如何?”

棕色的瞳孔迅速扩散又收缩,像是受惊的蛇,Root毫不知情她手里的酒杯轻轻砸落在地,

玻璃的碎片泡在浅色的酒里,将光线折出虚幻的色彩,无声无息。

Shaw举起酒瓶灌了一口酒,黑色的眸垂在Root脸侧:“这句话,值得起价钱吗?”

回过神来的女人唇瓣微颤着勾起熟悉的笑容,她起身勾住Shaw肩膀,带着酒气的吻贴上Shaw眉梢,心脏剧烈跳动的幅度甚至让她眼底有些发暗,“你还知道什么?”

“这是下一轮的问题。”修长的手掌捏住她蹭在她身上的腰身,低敛的眉眼带着清冷的禁欲味道,这样的Shaw陌生又克制。

Root静止在某一秒,细细盯着这个全然陌生的人,透支的力气在逐渐消散,

不愧是她养出来的孩子,

这些年,到底是谁在纵容谁?

某一瞬间,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想法顺脑海深处闪出……














——————写的什么玩意儿!?——————

屁股打多了有点脑残!

—M夫人是e老师手下吗?
—我没说哦(诡异的笑)

—Root突然的神经病状态到底是不是吃醋?
—我觉得她吃醋的话才不是这个表现,她那是内分泌失调到了更年期吧(无辜的笑)

—你特喵的好好写出一个褶子怪嘎哈?
—哦,因为锤宝总不能一直都一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状态吧(只不过是提前把boss拎出来了做好准备要进入完结我怎么就瞎扯了?!)

—为什么出了喝酒真心话的游戏却没有滚床单,你最近变成了像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一样的苏了,你再也不是那个不做作好纯洁的苏了!
—哦……看起来确实不滚天理难容的样子(思考状)

—你快点说到底是be还是he!!敢be我就脱粉而且再也不要在微博看你半夜发癫日常作妖一系列智障行为!
—hehehehehe……!掀桌子!我说了多少次!再私信留言问我he还是be然后和我发哭哭的表情我就直接上房顶!

—最后一条,认真的,苏你坐好了别动!【瞪!】下一章什么时候更新!
—……
—苏!你怎么了!你怎么口吐白沫啊!你别挂啊!你写完再挂掉啊!

评论(75)
热度(287)
  1. 羽咲绫乃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羽咲绫乃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4. 没有ID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5. 请叫我妖孽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