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源【肖】氏物语 16

可能最近速度很快会有17,原因是我原本打算写完再发,总感觉有人等得不耐烦。

 

图灵的番外在日程,我觉得必须说出来不然我这么懒一定会偷懒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不要着急这章完成剧情开展,锤锤已经18了,马上就要分开了,分开的原因你们猜猜吧,大概我会在最后解释,接下来的剧情要试试吗?(我觉得我好可爱嘤嘤嘤)

 

 

 

——————正文——————————

 

Kate?

 

 

 

 

 

Zoe端着盛有金色液体的高脚杯翩翩然来到Root面前,正在和服务生眉来眼去的Root眼角扫到她,微微坐正身体来,手掌压住自己手边的包包,似笑非笑盯着Zoe手里的杯子等着她开口说话。

 

Zoe花了不少时间才稍微摸清楚Root的底,算得上熟人却有尴尬的止步于算得上,如果不是这次John让她来帮个忙,她也不太愿意蹚这趟浑水,倒是今天晚上唯一让她惊喜到的是那个孩子。

 

“有你这样当妈妈的那孩子能长这么好也不容易,”她把酒杯递给Root眼神从下往上扫过对面女人打扮妖冶的一身,“她一点也不像你。”

 

Root接过酒杯甜美一笑,对于对方用在她身上的老套制造压迫感的手段一点也不感冒,反而也从上到下打量Zoe一眼,然后偏偏脸来,棕色的眼眸里流转光华错觉得温柔不堪,她晃晃酒杯,直到Zoe不觉因为她们之间蜜汁尴尬的气氛露出不再防备的笑,才张张嘴想了想道:“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夸奖,但是我没想到她比我想象中要招人喜欢多了。”

 

 

还真是不知道收敛,Zoe重新点了一杯鸡尾酒,手肘压在吧台上转过身来,看着不远处角落里背对着她们的沙发,精心修饰的细眉一挑,眼角落在Root身上:“那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虽然不知道你怎么能眼睁睁看着Shaw被带去,但是作为母亲好歹需要保护一下吧。”Root比她想象中气定神闲多了,她甚至毫不设防抿起酒来,细长的手指轻轻敲击桌面发出有节奏的响声,一口吞完才顺着她的视线望向角落,妖气盎然的棕眸写满了计划之中的小恶意:“你知道我想到了什么嘛?女友和母亲掉水里她会救谁。”

 

她的态度如此不正经Zoe就没必要瞎操心,只是微微诧异一下这人的没心没肺便忍不住揣测

起所有的端倪来了,老狐狸终究是老狐狸,比心智城府这俩人可能不相上下,Zoe终归是年长的人,除了Root心狠的底线她猜不透,所有的计划在她面前被猜中无非是时间问题,属狐狸的女人在这个属性上倒是格外统一。Zoe便好整以暇收起想要试探的意思,算是变相表了态。

 

可是沙发上哪位还真不是什么纯良无害的女人,Root敢把那孩子放出去不愁等会儿没戏看。

 

她这边晃晃悠悠想着,那边趁着灯光闪过去的一瞬间仿佛看见话题里另一个狐狸的手已经搭

在孩子脸上了,有这个发现的瞬间Zoe立刻不动声色瞥了一样Root,她似乎完全没看见刚才那幕的样子走心的晃着酒杯,脸上看不出神情来,倒是越发的让Zoe感觉到什么不对劲。

 

“我倒是好奇,你接这个单子干嘛,明明知道是被那人要了,John说你在胡闹,我看倒是不像。”

 

“确实不是想高调,但是事情这么棘手...何况,这里这么混乱,已经够安全了。”Root答非所问,Zoe便不再细问,看了俩眼她杯中的酒弯腰倾身在她耳边说了什么便微笑着走开了。

 

Root静静看了一会那藏于黑影中的沙发,许久脸上换上若有所思的笑起身向那边走去。

 

 

 

 

 

 

 

 

 

 

 

 

Kate?!

 

 

Shaw看见Kate的瞬间脑子里就出来几个字,报应!

 

时间追溯一下不久以前她上了Kate的车,靠着这张脸和一点点小手段拿到了她想要的项链,然后以为一切都完结了高枕无忧的回了家,这才有没有过去多长时间就这么“巧合”的再次遇上了她。

 

现在她倒是恨不得毁容成异形好让Kate认为自己认错人了,可惜不行,人家现在满脸温柔的看着她,即使脸上一点质问的感觉都没有。

 

她那迟钝的脑子里面的剧情应该是,Kate发现她接近她居心不良,加上项链变成了Root手上的手链,俩条罪过加一起直接让Kate变成难搞的女人,不是简单给她难堪这么容易打发,甚至可能是闹得私人趴进行到必须主人出来维持的境况。然而幸亏她没有去写小说,现实给了她不可思议的一巴掌,哦不,一个吻。

 

“我很担心你,我以为你被吓跑了, 我拜托私人侦探找了你好久,甚至是附近的吉他社钢琴社都问了一遍,”Kate伸手摸上她的侧脸,话说的不假不说眼里温柔的几乎快要滴出水来,“还担心得甚至去找了附近社区医院,谢天谢地你好好的。”

 

话音说完的时候她抬手压了压眼角精致的妆,似乎感觉自己有些失态便收回了手坐直了身体。

 

 

Shaw脸被藏在光影里所以没有被发现挂上了紧迫的小表情,她好像骗到了不该骗的人。

 

为什么她第一反应不是质问她项链的事情而是这样花容失色的担心她?

 

 

说回来项链的事情她现在都懒得回忆,小车祸,慌乱的现场,失踪的少女和下落不明的项链,简单粗暴,偏偏这个女人居然到现在还在担心她。

 

 

车祸只是她为了拿到项链故意弄的手脚,母性泛滥的女人却依旧不可思议的在持续关心着她,连项链的事情都不提。

 

她有些坐立不安只好低头看着自己的膝盖,而这个动作换来了Kate几乎是心软的叹了口气:“项链,我以为丢了。”她只是提了一下,Shaw脸上一僵憋了一下立刻回道:“车厢里有我的银行卡!”

 

她虽然是不正当意图接近Kate,但是她并没有想让对方误会她就是为了偷项链才做出这一切的(不是吗?),特别是Kate居然还表现出担心她的这幅模样之后。这才不是罪恶感,年轻的杀手皱皱眉心,精致的脸上挂着显而易见的别扭。

 

“我并不在乎项链如何,如果你愿意解释的话最好,现在你不愿意解释我也不会强求,我只是想确认你是否好好的。”Kate坐过来一点,身上不同于其他女人的华贵香味不太强势,但是也不容抵抗的窜入她鼻腔,害得Shaw还皱皱鼻头。

 

她膝盖上压上Kate的手,年长的女人修长的手掌温暖又柔软,有点像她唇瓣的感觉,Shaw对比了一下,比起吻Root的那种时时刻刻可能被咬住的惊险,Kate的吻和她人一样不太具有进攻性但是绝不容小觑。

 

“我为你担心了很久,而你就这样又突然出现,我已经觉得很欣慰了···”

 

 

她还在缓缓诉说着她这段时间的不安,Shaw瞥眼看见金发的女性低敛的眉角刹那隐去的无可奈何,后知后觉她或许选择错了对象下手,然而对方的吻就降临在她眼角,轻柔又小心翼翼,只是唇瓣的轻蹭却带着年长女性的包容和隐忍。

 

唇瓣和近在咫尺脖颈的香味让Shaw有些迷惑,她不由自主想起车厢里那个潮湿的吻,比不上Root和她厮磨纠缠的愉悦,但是似乎也还不错,脑子糊成一团,于是Shaw就忘记了后退,比这更严重的是她尝试伸手去拥抱Kate,恍惚间这个为了她流露出情绪的女人身上居然有那个养大她的女人的味道。

 

 

 

 

“不···”Kate肩膀受到阻力,她有些惊讶Shaw居然在认认真真反抗,即使她眼底带着三分迷茫,訝色从眼底稍纵即逝,那双清澈的蓝眸又换上了一如既往的温柔,顺着Shaw手掌的力度退开,

 

眼角瞥见窈窕走来的人影,那美丽得晃眼的棕发女人端着一杯亮蓝色鸡尾酒绕过沙发背坐在Shaw身边,Kate坐直身体冲她绽开一抹疏离却足够善意的笑,手边沙发凹陷Shaw嗅到熟悉的略带侵略感的香味,还没有回头膝盖便缩了一下避开Kate的手掌,认真低着头一副乖乖的样子。

 

“喝掉。”Root笑意带不出热度,她抬手示意Shaw接过酒杯,待有些无措的Shaw接过酒杯之后手掌顺理成章压在她大腿根部,“在聊什么?”

 

 

这就像无声的示威,然而Root眼睛又是那么真诚温和,即使外表美惑但是她却浑身散发着一股与外貌不符的纯良气质,Kate唇瓣的笑意僵了僵,不自觉错开眼睛,眼神流转在Shaw捏着酒杯二话不说抬头喝掉酒的侧脸上。

 

她抿唇看着Shaw唇瓣亮晶晶的水渍,然后迅速抬眼看着藏于光影下的Root,试图用不具有进攻性的气质挽回什么:“一些小事情而已。”

 

然而不知有意无意Root抬起手腕一边看着她一边伸手撩开Shaw脸上的龙须,细软的手腕上s符号的小巧精致手链夺去她一瞬间的注意力,唇瓣的僵硬笑意也维持不下去。

 

女性之间的微妙气氛是别人很难感受到的,但是Shaw还是看见Kate脸上绷不住的失措,Root手腕上的坠子太过亮眼,有一瞬间Shaw试图不去注意它。

 

 

也许是Root带来的压力,Shaw渐渐脱离Kate上一时刻带来的旖旎氛围,Root压在她腿根的手指也轻轻用力,不留痕迹捏住她腿侧的肉,有点疼。

 

“Sam给你带麻烦了,我应该找个时间谢谢你。”Root拿走Shaw手中的空杯子放在桌面上,眼角微翘看着Kate,不知为何她用了小名。

 

Sam也是Root的小名,所以她一直很讨厌这个名字,今天居然这样提起来,Shaw后知后觉才意识到在提她。

 

Kate眼帘垂了一下,不知为何她似乎感受到了对方不大不小的优越感,她掌心捏了捏:“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孩子。”

 

“大概因为一点也不像我吧,虽然长得也算好看。”

 

 

 

 

Root细长指节擦过Shaw侧脸,眼神却还在Kate身上,Shaw很少见过这样咄咄逼人的Root,她不太明白Root的态度为何如此反常,但是更反常的在后面。

 

温柔优雅的Kate居然当着Root的面堂而皇之倾过身体给了她唇角一个亲吻:“她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希望我们下次有机会见面。”蓝色的眸毫不避讳对上Root的脸,居然一点不输气势,她复尔伸手压了压Shaw鬓角碎发起身,就起身匆匆要离开这里。

 

Root比她更快,她手上的手链不知何时被取下来,轻轻丢在桌子上:“既然你没拿钱,项链便不是Sam买来送我的,这是你要的东西。”

 

 

 

Shaw有些诧异,她看了一眼脸色有些苍白的Kate,却发现身边Root的气势依旧不对,除了唇瓣万年不变的浅笑,Root几乎是少见的咄咄逼人。

 

就算是还东西未免也太不礼貌了吧,哪怕是二轴,Shaw也看得见Kate脸上的不自然,而Root刚才的话说得有些大声,三三两两的目光也定格在这里不明所以。

 

 

Kate浅笑一下,光影明惑中衬得那张本就美丽的脸有些冷艳,她蓝色的眸轻轻看了一下Shaw,弯腰拿起手链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道:“你想换回的东西,不止这一个而已。”

 

 

或许是她错觉,Shaw看见Root脸上一瞬间褪去的笑容。

 

 

手链被轻轻丢回桌子上。

 

 

 

 

 

 

 

 

Kate匆匆走了,Shaw意识到众人看她的眼神已经变色,她有些摸不着头脑,Root也没有多陪伴她一会儿便消失在走廊尽头,她有些迷茫直到Zoe走过来拉起她到吧台。

 

“怎么,你成了哪位首席助理的小情人了你不知道吗?”

 

Zoe弯起的眉眼带着调笑,她下巴扬了扬指指身后不远处的女人们,Shaw茫然的表情倒是实打实可爱,

 

“可惜,被你护女心切的母亲撞破,”Zoe贴紧她的时候Shaw感觉到暮然紧绷的身体,她对这个距离感觉到一丝丝冒犯,虽然说都是长辈,她对Root的贴紧和Zoe的贴紧却有俩种极端感觉,“别退开!”

 

Zoe伸手拉住她手腕,与此同时对方绝对丰满的胸部蹭到她胳膊,Shaw几乎要下意识挣脱,这可是Reese的女人,这感觉简直就像是,总之,不太舒服!她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合适的形容词,只好尽量避开她手上拉近的动作。

 

 

 

Zoe俯身在她耳边说话:“别那么明显,你看,这里面的女人不少对你都很感兴趣,要想好好的不被打扰,你得至少还有一个身份。”

 

Shaw瞥眼看看周围,确实有三三两两的女人感兴趣的看着她的脸,却又因为Zoe的亲昵动作止步了过来的意图。

 

似是感觉到了Shaw的不耐烦,Zoe抬手摸过她轮廓鲜明的脸,和Reese同款听起来酥麻麻的声音道:“你得等一会儿,我和你保证这不是牛郎店,你也不是小牛郎,但是前提是你得乖乖听我的。Samantha可保护不了你。”

 

Samantha,Root。嗯,Shaw扭过脸戳着杯子里的柠檬片,Root又不见了。

 

 

 

说好了帮她拿到party主人包包里的什么东西,现在连主人去向也不知道,除了刚才匆匆一眼知道Kate和主人是站在一起过,现在她连个该见到的人一个没见到,除了Reese这位老情人。

 

 

“你不好奇我和你的世界有什么重叠部分吗?”Zoe似乎很乐意陪她花费大把时间,又要了一杯酒坐在她身边,她打开手机屏幕漫不经心看了一眼手机信息,从Shaw这个角度,她不是故意的,看见Reese的号码发来一串短信,Zoe看上去心情很好,指头随便点点信息就回过去了,然后似乎抓住了她偷瞄的眼神,眼底染上笑意,“我可以和你说任何事情,我保证。”

 

 

任何事?这确实有诱惑力。

 

但是Shaw足够谨慎,她偏偏脸,浓密的睫毛在光下排出一排漂亮的黑影:“你和Reese会结婚吗?”

 

很小心的孩子,警惕性强还很有脑子。Zoe被这个可以算冒犯却又可爱的问题问到了,她知道Shaw在试探而已,大概和Root在一起时间长了就学会了一件事,谁都不可以相信,这孩子倒是学的很好。

 

但是她今天却意外很想好好思考这个问题:“大概不会,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想要的生活,也不是所有看上去完美的生活都很适合每一个人。”

 

“但是我们是朋友,我愿意守着他。”

 

“他像是我的大男孩。”

 

“可爱又需要保护。”

 

 

 

 

 

女人是不是都有母性?这个回答简直戳到Shaw迟钝到不行的神经,Reese在她口里和她儿子一样,难道每个女人都喜欢这样去定位另一半吗?

 

但是显然Zoe并不是和她开玩笑,她看上去不像是愿意敷衍开玩笑的人,她提到Reese时确实很认真,虽然Shaw可能感受不到她散发出来的温暖感觉,但是她很清楚在Zoe提到Reese时她是很用心在考虑这个问题。

 

这就像是承诺,Shaw微微放松,她盯着杯子有一会儿才说话:“你和Reese什么时候认识的?”

 

 

Zoe轻轻笑起来像是觉得她足够幼稚声音里有一种长者才有的温柔:“你不是想问John,我很清楚,那么我会回答你想听的一切。”

 

“我认识Samantha很早了,John和Harold认识的时候他就带着一个女儿,准确的说是养女,Samantha是第一个因为计算机天赋被Harold看中的孩子,他发现她时她已经在网络上进行熟练到不可思议的犯罪交易了,先是帮助洗钱到最后黑客雇佣兵,John说Finch光是要捉住她就花了不少心思,最后还是她自己送上门的。”

 

“她跟着Harold不短时间,除了电脑技术上的交流这俩个人大概是俩种极端,Samantha一点也没有继承到Harold想让她继承到的东西,反而她是那种注定适合生存的人,这个不好评断,但是如果仅是按照目标达成率来评断,她无疑比John还要出色。”

 

 

Zoe看着她一会儿才接着说:“你不像她,又有点像,我很清楚的是,你不仅是她选择的孩子。”

 

 

Shaw知道这句话是有深意的,未来得及询问其他,她眼角看见消失已久的Root跟着一个男人从吧台后面转角出来,径自往门外走去,她发丝还有些凌乱,眉梢眼角看的模糊却不影响浑身上下难以忽视的美艳,Shaw盯着她裸露的后背线条,美丽又消瘦,昏暗的光线下男人的手掌突兀又刺眼,她突然失去说话的力气了,便是盯了一会儿便收回眼神重新落回酒杯上。

 

 

Zoe当然看见了话题主角如此惹眼的出场方式,她似在思索什么,抬眼看了看手机时间,这才注意到这个老实得有些不正常的小孩。

 

“怎么了,还不走吗?她可不打算带着你走了。”她多半是在调笑,但是这孩子居然这么冷漠,第一次见二轴患者,Zoe皱了皱眉。

 

这孩子说了一句话让她突然意识到为什么John需要她来这里:“她要我拿到Well夫人包里的东西。”

 

 

 

Zoe拿着包的手顿住,她看着这孩子一会儿开口问:“什么东西她说了吗?”

 

“没有。”

 

“那你拿什么?”

 

“想办法把包拿走吧。”

 

 

 

 

她和她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到底是什么支撑着这孩子一如既往的陪着她?

 

Zoe看见Shaw低垂的眼帘模糊的弧线,看不见她视线落在桌面哪里,John喊她来帮忙的时候说得并不是帮Root的忙而是看看这个孩子,就是这个原因吧。

 

 

有一瞬间,她改变了主意。

 

 

“你和我走吧,我想你得知道一些东西。”她伸手要带走Shaw,这孩子却有点倔强,她黑色的眉梢扬起,唇瓣抿出微微翘起的弧度,像是一颗臭脾气的炸弹一样,但是却是冰冷的。

 

 

“好,那我来告诉你一些事情,看看你愿不愿意和我走。”

 

 

“第一,Well夫人包里没有她要的东西,”

 

Shaw动了动,但是脸上仍然是倔强的冷漠。

 

“第二,Kate不仅仅是Well夫人的助手,”

 

这和她完全没关系所以Shaw黑眸又落回桌面,

 

“第三,她不会和那个男人上床。”

 

Shaw顿了一下,反问:“你怎么知道?”

 

Zoe没有回答她而是继续道:“第四,你和Kate的相遇还有这个聚会全部都是计划,计划的策划者你要想我证明就得赶紧和我出去,不然来不及!”

 

 

Zoe最后一句话带上了一点点命令,她的气势像极了Reese,然而Shaw并没有所动,她坐在吧台一边像是铁了心要继续她没有完成的莫名其妙的任务,这让Zoe不得不考虑要出动其他外援了,伴随着她越来越清晰的思绪她很清楚再这么耗下去完全没有意义。

 

不过就在她准备打电话给Reese的时候Shaw包里的手机开始震动,她手机里只有一个人的号码,很显然是Root打过来的。

 

“要是Zoe让你和她一起离开,那就回家吧,不必再等着了。”

 

电话里Root的声音不加任何甜美的掩饰音调,干净又略微冷漠,话音刚落便挂了电话。

 

 

 

 

Shaw偏偏脸,这一瞬间她似乎想通了什么,像是顺从,她看着Zoe的脸一字一顿慢慢道:“我和你走,但是我要去找她。”

 

 

 

 

 

 

 

 

 

 

地下车库的白色跑车悄无声息划过,停在路边。

 

Zoe打着方向盘像是和孩子谈心的家长,轻柔又带着必要的尊重:“Samantha抢了一个珠宝商的单子,对手我一直以为是那个欧洲有名的珠宝大盗——Cat,她看上的珠宝很少有人得到讯息便轻松易主,上一单是半个月前的巴黎所以从未有人想过她已经到了纽约,Well夫人的这块绿翡翠是半年前从中国预定的,一个星期前才刚刚到她手里,得到风声的时候我猜测Cat大概已经到了纽约,但是我查过她周围的新鲜面孔和可能的潜藏威胁,完全没有头绪。”

 

车子往一个方向开去,Zoe的语气变得略微轻松,

 

 

“几天前Root接了另一个买家的单子,出高价要拿到这块翡翠,Harold从记录里查到她的动向,担心她会惹上麻烦——Cat和不少势力甚至是政府都有牵连——于是让我来牵制一下,显然我们都没有料到她会把你扯进来。”

 

 

Shaw皱眉,她还是没办法听出来头绪。

 

Zoe的车速不慢,可以算得上快,看样子她有目的地,但是绝不是Shaw和Root的公寓也不是Reese他们现在住的地方,

 

“直到刚才我也没有理清楚这一切我理解你,接下来我要说得也只是告诉你真相,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判断。”

 

 

“Kate和你相遇那天我查过,这个女人是半年前到的Well公司,职位资料都没有问题,是这个人有问题。她名下有一套公寓,未婚夫是做航空材料的,但是这半年她从来没有和他见过面。上个月她在我们要去的这家酒店订了房间,时间一直持续到明天,因为她名义上的未婚夫要来了——这也没有问题,可是就在刚才和Samantha走掉的男人却意外很像她的未婚夫。”

 

 

Shaw侧眸,眉头拧紧,她觉得这一切可能比她想象中更难理解,她也正式从第三人这得到了她缺乏的接近Root的机会。

 

“可能我想错了,Samantha并没有劫Cat的目标,而是她接了她的单子帮她一起完成这个任务。Kate在你身上用的香水是一种新型致幻剂,在聚会上的时候我留意到了,只不过我认为她正常女人想要诱惑小朋友选择这种方式很简单,而且Samantha迅速为你解围了。”

 

Shaw想起那一瞬间她控制不住的动作,和Kate身上异样的香味,还有她见她错当成Root的刹那错觉,这一切都发生的恰到好处,然而是Root让她喝掉的酒,还有Root的到来才让她感觉到清醒。所以,Kate并不是那个看上去温柔无害的女人,那她是谁?这是Zoe刚才在聚会上给她的第二个提示,显然答案就在她舌根下面。

 

 

“Kate就是Cat,不用猜了。”

 

 

Zoe将车驶入主道的车流里继续道:“你们发生了什么我离得太远也没有往你身上放窃听器所以我不知道,只是模模糊糊看见她们有争执,你和争执一定有关系,介意告诉我具体的事情吗?”

 

她的洞悉力绝不止于此,Shaw很清楚这样的女人比她想象中更有城府,所有Zoe一定猜到了更多然而她不愿意说出来。

 

“项链,”她开口,盯着前方车子的尾灯,夜里尾灯的光线带上一点魔幻的不真实感,轻轻的说出此之前发生的事情。

 

 

Zoe比起Root,会让人更舒服一点,只是这也是相对的,Shaw很清楚她身边围绕的这些女人都代表什么。

 

 

Zoe只是沉默一下便开了口,这次她说得很慢,像是在一点点规整信息一样:“只需要查一下就很容易知道你看上的项链,由你的手先是从Kate手里流转到Samantha手里,又再从她手里经过那个所谓的未婚夫,回到Kate手里,项链上有她们交易的东西,可能是藏货地点,可能是密码钥匙。所以Kate先离开,等Root得手后再到她手里,如果查出来联系由于看上的小情人和未婚夫都绕着Samantha转所以先委屈离场来洗脱嫌疑,而如果没有猜错东西丢失的时间Samantha和那个男人一定会出现在监控器前面亲热,也没有嫌疑。”

 

 

“Well夫人的珠宝在哪里我想作为一个半年前就跟着Well夫人的私人助理想得到这点信息不成问题,何况是Cat,最可能知道翡翠信息的女人在聚会开始前就离开了,而剩下最有嫌疑的女人在和男人厮混,天衣无缝。”

 

 

“而你,大概是牵扯进来搅浑水加深关系网复杂程度增加信服程度的。”

 

 

 

这很简单,不是吗?

 

 

 

 

 

 

 

 

 

 

 

“合作愉快!”

 

酒店顶楼套房里,已经换上一身黑裙的Kate端着酒杯踱步到沙发边,Root似笑非笑盯着手里的手机并没有理会她的招呼。

 

Kate脸上所有的温婉消失一干二净只剩下Shaw可能完全不熟悉的高深莫测的笑意,她摆摆手方才护送Root一路来到酒店的所谓的“未婚夫”点点头识相的走出去,只留下俩位女士。

 

“我以前不知道黑客可以这么厉害,老实说你编的资料从来没有人发现是假的,我甚至觉得我可以留着这个角色一辈子——Well公司的一个小助理,普通平凡到几乎不会有人注意。”

 

 

 

Root瞥她一眼,唇瓣甜美的弧度一成不变,纤长的睫毛扫了扫眼底却是一片清冷。

 

 

Kate,不,是Cat笑了,带着一点点无可奈何:“我只是随口说说,而且我也没有隐瞒你什么,那孩子只是吻了我,还是在致幻剂的作用下而已。”

 

 

Root交叠一下修长的双腿扬扬下巴声音好听优雅:“桌子上你要的东西已经到了,我的交易里不算上我的孩子,刚才的吻不算犯规但是算你钻了游戏规则的空子。”

 

 

“之前你把项链给她的那夜,说好的没有吻。”

 

 

 

Root像是不轻不淡的说着无关痛痒的话,然而Cat很清楚这个性格比她还阴晴不定的女人这次倒是真的生气了,挑眉放下酒杯,她一边打开桌子上面的精致黑盒一边安抚道:“我也只是开你的玩笑要这个孩子做情人,”她取出那枚漂亮的翡翠戒指小心迎着光线,“她看上去倒不是你会喜欢的模样呢,我一直觉得只是养来打发时间的。”

 

 

似是很满意东西到手,她斜斜靠在沙发上开始试着戒指,眼角落在Root笔直的美丽背部,眼底染上暧昧的妖娆:“你和我说你养孩子的时候这孩子才多少岁,我以为你是真养孩子,你养的好,这孩子拿出去靠脸都能换到不少东西。”

 

Root勾着唇角睨她一眼,方才在聚会上她要还手链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她确定她是要毁约的,怪是怪沙发上这只不按规则玩游戏的猫,又想抢走她看上的所有东西,不够温顺的野猫。

 

 

“你堂而皇之跟着我这个“未婚夫”出来了,那只漂亮的狼崽就丢了?不怕她一生气明天就找上我要私奔?”Cat调侃的时候眼底满是有趣,她确实很喜欢那个孩子,非常喜欢,可惜她得罪不起Root,她也不可能从她手里拿到她一手调教的宝贝。

 

只是可惜,这么漂亮的孩子养着当情人比当棋子使用寿命长多了,偏偏Root这个人不要情人。

 

Root盯了一会儿手机并没有那孩子的消息,便将手机丢进包里,起身自己给自己倒杯酒:“你以为我现在毁不了约?试探也没有用,等那天我找到更好养的再换给你好了。”

 

这是一个可能永远实现不了的约定她们双方都是知道的,舌尖触到红色的液体瞬间,浸染上酸苦的味道,Root皱皱眉,捏紧了杯子。

 

 

“就怕你舍不得。”

 

 

 

Cat的声音带着半真半假的口气,Root吞下液体,眼角落在她身上,眸色深不见底,说不出的暗魅。

 

“我不会舍不得。”

 

 

 

 

 

————————月更是小狗!————————

 
记不记得药翻锤锤的酒吧金发女,她也叫Kate,嘿嘿嘿坑填上了一个我好棒!(我好可爱我自己给自己一个么么哒)
 

有有人要给我发红包嘿嘿嘿···

 

留言评论催更!

评论(45)
热度(286)
  1. No.20160418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karma.229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