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源【肖】氏物语 15


时隔一年多,411到509,分离到相逢,我已经哭成傻逼……给我不离不弃的cp大头月底礼物,还有你们所有人,所有哭成傻逼炸成花的人!

这是甜这是甜这是甜!!!说三遍!!!

更新间隔太短木有前情提要!!!【月底突然二更的我】

预警这场新人物登场,猜猜是剧里的谁?

——————————正文————————




细长的手指扣紧沙发背,暧昧的低笑声夹杂细细的喘息,Root躺在沙发上,睡裙被扯出褶皱来挂在腰上,衣摆下露出细软白嫩的腰身,一双长腿轻轻勾在Shaw腰际,

她被整个压在Shaw身下,Shaw鼻翼火热的气息随着唇瓣的吻蔓延在她耳边敏感的肌肤上,像是蚂蚁爬过酥麻得有些发痒,她确实不太专心,于是她笑出声来。

右手捏住Shaw后颈软肉压了压,示意她得停下来,不乖的小东西没有以前那么听话了,Root不得不加大手上力度,Shaw贴紧她身体的地方冰凉又火热,她身上浸湿的衣料带着雨水的寒气,但是衣料下的肌肤却因为欲望滚烫得有些灼人,这让一身干净的Root很不舒服。

“停。”她叹息一声扬开下巴躲开这小东西不轻不重的吻,语调有些上扬,这可不行她不能这么惯着她。

Shaw顿了一下,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掐住Root细软的腰身软肉将她柔软的腹部提到自己腰际,贴紧后沉下腰去感受记忆里留念的柔软,Root纤长瘦弱的身体比起那些身材火爆的女人对她的吸引力却更为诱惑,没有被允许吻到监护人甜美的唇瓣倒是让她有些挫败感,但是她现在确实是在冒险,因为Root已经很明确的说出停来了,她却对身下的女人放不开手。


Root知道Shaw对和她亲热有着高涨的热情,这也算成功的一种吧,现在让Shaw在牛排和床上的她中选一个,她至少得犹豫个一分钟,这之前Root归结为这孩子刚刚被打开情欲世界大门,年轻气盛的理所当然,这之后她倒是觉得有些意外,因为Shaw对这种事情的热情对象固定只在她一个人身上。

虽然Root不得不承认她对这个事实很满意,但是随时间推移Shaw对她的执着程度甚至让她都感到惊讶,然后伴随来的问题就有些严重了。

比如现在……她很明确的表达了要她停下来的意思,Shaw却越来越明目张胆的放肆。

不幸的是,这种状态下的她根本没办法生气,所以这一直是个问题却不是麻烦。


她从下飞机就没怎么休息过,这孩子却这样缠着她,真是让人又无奈又气不得,Root松开抓在沙发背上的手轻轻搭在额头:“你得去洗澡不然我们都要感冒。”说完又轻轻喘一下,因为在脖颈间轻蹭的吻变成胸前火热的咬吻,Shaw漂亮却让她有些愠恼的脸埋进她胸口,滚烫的舌尖一点一点舔舐她微凉的肌肤,Root不得不抬起腰身考虑考虑其他事情来控制自己。

Shaw逃不过一顿惩罚,但是现在不是,Root压在她后颈的手掌狠狠下压将她好看的脸压进胸口,然后抬手圈住她肩膀不让她乱动,细细喘息一下方才整理好声音里一如既往地从容和威慑力:“现在,去洗澡,如果你感冒了流着鼻涕想要抱抱,我觉得那太恶心了。”

Shaw高挺的鼻梁蹭着她胸口,并没有发出任何同意或者不同意的声音,Root沉吟一下,松开双臂来,身上压着的家伙犹豫一下还是起了身。

离开那具滚烫的身体被染湿的睡裙立刻给她带来冰凉的感觉,Root半侧身慵懒躺在沙发上,一直在一边看戏的白猫扫着尾巴一跃而上沙发,把自己盘起来窝在一边,漂亮的眼睛盯着站起身的Shaw,动作和沙发上另一个女人居然有点像。

Shaw双手向肩膀上一扯脱下身上湿透的T恤,赤脚往Root房间走去,从小锻炼到大她后背的肌理紧致又性感,Root眼皮抬了抬,有些心疼起来,往常被压着的时候看不见想怎么抓就怎么抓,现在居然有些心疼这些漂亮的肌肉。

也没必要心疼,这孩子意图太过明显,去她房间洗澡,就是不妥协罢了,从浴室出来恐怕连给她关门外的理由都没有。

Root整理一下身上的凌乱睡衣,抬腿要站起来去收拾Shaw丢在地上的衣服,腿心的异样让她顿了顿,眼底的妖娆缠缠绕绕变成深邃……放肆的看上去还不止一个人。

抬眼看看墙上挂钟还有半个小时就第二天了,桌上那条项链可怜兮兮躺在触手可得的地方,Root还是挪开视线起身去捡衣服了。

她现在越来越像真真正正的家庭主妇了……

待浴室水声响起,Root已经无声无息站在门口,她捡起地上的长裤,修长手指只摸索一下,眉梢一挑便从裤兜掏出一块小小的金属,被遗忘在口袋的弹壳乖巧躺在她手里,不必去检查吉他盒了,她半倚在门边露出几乎完美的危险笑意。如果是M45的话,回纽约的时候不止是她一个人找到了要找的人。

她乖乖巧巧的小豹子也是一个业余活动丰富的青少年呢。

弹壳被捏紧在手心,Root转身还没有来得及离开浴室门口,门被哗的一声拉开,热气和雾气蔓延出来的瞬间,一条湿漉漉的胳膊拦腰抱住她来,Root指尖的弹壳不留痕迹滑回手中长裤口袋,一声轻笑:“你就是不肯听话对吧?”

湿透的长裤重重落在脚边,被抱住的女性捏着腰上的那只手,转个身来拥抱住身后默不作声的人,轻轻的笑声被吻回唇瓣里,她腰上的手臂缠上来将她整个抱进浴室,门再一次被拉上,隔住了不清楚的暧昧声响。

沙发上警惕的白猫轻轻叫唤一声,折折耳朵窝回沙发角落,尾巴梢扫了扫压在眼睛上。






(冷静冷静冷静)



“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今天晚上。”

Shaw从被窝钻出来的时候Root正赤身裸体的坐在床边穿衣服,也不知道是胆肥了还是没睡醒,她发出像小野兽一样的哼哼声来,伸手抱住Root柔软的腰身,自己蹭过去将脸埋在她线条优美的后腰上。

穿内衣的动作顿了一下,Root伸手向后准确无误揉到她脑袋,居然没有掐着她软暴力让她松手。

“这件事情做成了,我就推了日本的事情。至少有半年的时间待在纽约。”她像是在谈判,筹码真的很诱人,浅色的眼瞳扫过透过阳光的窗帘,光线撒在她几近完美的侧脸上,她眼角的弧线像极了慵懒的猫天生的纹路。

“你要我帮忙吗?”腰后传来糯软的低沉嗓音,Sam撒娇的时候这好听的声线倒是加分点。

Root弯起眼角流露出一丝丝邪气,像她这样的猫永远不可能真正的慵懒,她藏不住危险也藏不住野心:“除了你,没有别人能让我放心。”

“这就是我为什么带你进入这个世界……你属于我,不是吗?”

Root的呢喃像是契约一样,化成无形的碎片洒落在空气里,以至于Shaw每一个呼吸都让她的大脑麻痹在这香甜的看似情话一般的诅咒里,她属于她,这从十二年前隔着孤儿院栏杆的惊鸿第一眼,就注定了。

她没有放任Shaw继续缠着她而是站起身,弯腰修长的右腿抬起,双手捻着黑色的内裤,迅速套上腿踝,Shaw逆着光只能看见她细长的身形快要融入日光里,待这位美丽的女性直起身提好内裤时,她扬了扬身后的长发,从Shaw的角度,那些棕色的长卷发就像是自带柔光一样,如果忽略Root所作所为,大概好多人会错以为她是个真真正正的天使吧,连Shaw也会有这样的错觉,她将脸埋入枕头里,Root发丝的香味像是大麻一样被她吸入鼻腔,有些贪婪和急促的节奏,带着大脑一点点放松的愉悦。

Root的脚步走远,她听见浴室门拉开,她像是在被脏衣服放进洗衣机里,不一会儿就听见她说话的声音:“Honey,你负责把衣服晾好,知道吗?”

在床上换了一个姿势继续赖床的Shaw不清不楚的从鼻腔发出一声回应,接着脚步声回来了,她后脑被一只手揉了揉:“等会儿下楼吃早餐。”Root的声音甜美又安全,快要让她本就松软的神经彻底变成奶油派,Shaw深吸一口气点点头表示听话,那双手的主人才轻盈走开。

等Root走开,Shaw好一会儿才抬头,眯着黑眸眨眼扫了一下周围,Root的房间不是那么容易进的,就算是她们已经在一起俩年(是指在一起,在一起哦),不是Root允许她也不能进她房间,这点是挺让人不开心的,扬起的眉梢一挑,还能看见一点婴儿肥的脸从柔软的枕头上扬起,视线却轻而易举被床头Root向来留着放书的小柜子夺去,因为在柜子上面,和书并排着躺着一个m45的废弃弹壳……和她昨天晚上干掉目标塞进裤兜的内个一模一样。

Shaw呆滞一下,像是自暴自弃一样狠狠将自己摔进枕头里,Root需要生日礼物,生日礼物需要钱,她没有钱,就这么简单……要是Reese知道她这么蠢又被Root发现了小动作,恐怕下个月连赚外快的任务都不会有。

幸好……Root不是知道所有事情。(傻的可爱)






晚八点十三分,

Shaw从出租车上下来,不太适应的歪歪脖子,精心打扮好的发型将她的龙须固定得十级台风都刮不动,她撇撇嘴,低头拽拽黑色紧身短裙裙摆,希望至少她的大腿看上去不是那么暴露,可惜一点用也没有。

她得忍着不撕掉这衣服的冲动,还要忍受脚上高跟鞋给她带来的不适,想一想Root挑完衣服后付钱时划过去的金额,Shaw一阵肉疼,就算是一向不知道理财,她还是觉得背心和运动服好多了也便宜多了,这些玩意儿就是穿了找罪受的!

一千多美金一双鞋,女人们都是怎么想的!

她捏紧手里价值俩千刀的黑色小包包一脸肉疼拧巴着进了酒店。



“这是一场私人宴会,来的人都是曼哈顿区几位名流的妻子,简单地说,就是阔太太们相互交流感情的宴会。”

“来的人多又杂,我给你的身份是IT界小老板的孙女,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并没有骗人,其实Harry算老板的话,我也能算,有意见吗?”Root似笑非笑的白眼甜美又可爱,几个小时前,她临出门前才想起来要让她干嘛。记得没错的话当时她因为晚饭没有吃可能表现出了一点点面瘫,于是Root少见翻了个白眼。(这明明是和她学的)

“我要你帮我偷个东西,有一位夫人,她今天晚上带着的包里有雇主要的一个小玩意儿,价值一百五十万刀,拿到了算今年我的生日礼物,拿不到你得为跑掉的一百五十万刀负责,少吃十块牛排,每,星,期!”

what?

和牛排有什么关系,和她可怜的牛排有半毛钱关系?瞪大的黑眸换来Root一脸被萌化的表情,但是要出门的女人只是轻轻捏捏她脸颊,“这事没得商量哦!”






Shaw含笑把邀请函递给门口保镖的时候抬头环顾一下周围,监控器俩个,小山一样的一白一黑保镖俩个,走廊还有休息的保镖三个,放到一个的时间大概需要三秒,让他昏迷的时间大概要长一点,保守估计十五秒之内完成,但是同时面对五个大概是不太可能徒手解决问题。Shaw对让开的保镖甜甜一笑一边计算着没有武器硬闯的概率一边纳闷Root不给她武器要怎么解决这件看上去没难度但是显而易见非常有难度的任务——她这一年几乎不怎么喜欢带她出任务。

忘了介绍,俩年前Root就和她坦白身份了——黑客刺客,杀手,国际雇佣兵,美女。

差不多没了,当然最后一个身份是她加的,剩下的那些乱七八糟身份不提只谈本质。

她倒是小小激动了一下,离开纽约之后她连上学都要老老实实收敛自己,害怕一个不小心把同学胳膊卸了,离开枪浑身不舒服的她在安安稳稳过了几年后猛然得知Root的职业居然是杀手——她真的没想过(但是怪谁呢,Root不管怎么说都是杀了Hersh的家伙,肯定不是一般人她怎么这么蠢)当然Shaw归结于Root的外表太具有欺诈性——这件事情还是让她消化了好久直到Root带她进入了雇佣兵世界,一个完美的地下世界。

比起Reese老是带她黑吃黑,Root这种混淆黑白游走在灰色地带是非观也模糊到只能根据情绪走的行事风格实在太对她胃口,要不是有的时候Root确实表现出来有点神经病极端的一面,她都快把Harold好不容易给她建立的世界观全部送去给Root践踏了。意思是心甘情愿的送去给践踏。耸肩无奈。

酒店三层的酒吧被包场下来,

房间很大,分为几个部分,舞池,沙发群,吧台,和几个帘子后面看不太清楚的包间,灯光还没有完全暗下来,Shaw大概能看的清楚大部分地方,职业习惯她警惕的扫视全场,除了一个又一个漂亮的穿着礼服的优雅谈笑的女人和吧台帅气的小白脸调酒师,大概惹眼的就是舞池几个英俊的不知道哪里拉过来取乐的男人了——阔太太的生活,Shaw躲开一个家伙的wink,如果待会有需要,她会揍晕他。

音乐轻轻扬扬挺有情调,躲在拐角的乐队几个黑影重重叠叠倒是让Shaw多看了几眼,直到她耳朵里听见耳机那边传来Root的轻笑:“honey,你裙摆起褶了……”

what?

Shaw立刻环顾一下四周,背着她的沙发那边伸起一只修长的胳膊,她刚刚准备走过去,那道熟悉的美丽身影便站起来,Root一袭修身的黑色长裙,后背束带式半镂空露出凝脂一样的大片肌肤,线条美得晃神,她卷发精心打理过全部摞到一边肩头上,侧身时露出精致修长的下巴和脖颈轮廓,方便她离魅的笑意直达人心,她似乎在低头和同伴说些什么,随即优雅的转身离开走向另一边走廊哪里,长裙裙摆随长腿摆动的时候,高开叉到腿根的设计完美让她细长的左腿时隐时现,视觉冲击简直算得上震撼——Shaw才不是花痴,她只不过走了神而已。

脚下迅速挪向那边,半路却被人截住,约摸四十出头的年纪,但是不逊Root美艳的一个白人女性绽开一记温柔的笑意:“欢迎,要来点酒吗?”

Shaw从Root摇曳生姿的背影收回视线,不算僵硬的抬头扯出一个标准微笑:“我可以自己去拿,Dani,我叫Dani。”

女人似乎在思索这个名字代表的信息,然后她露出一个惊喜的表情:“Dani Turing,我们期待你很久了。”她眨眨右眼,手指在手中酒杯上划了一下,“冒昧问一句,你可以喝酒吗?你母亲说你应该被管的挺严。”

what?

这已经是今天晚上她第三次满脑子问号了。

Shaw知道她邀请函上写的是Dani Turing,却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Dani是很久之前Reese和Root和她某一任校长说的名字,而Turing又是谁的姓氏?Root以前用过的姓氏很少用第二次哎!(详见家长会)

母亲?这个母亲真的是指Root吗?她越来越觉得这不太像是一次正经任务而多半是Root耍她的一场游戏了。

女人不由分说还是塞给她手里的酒杯,眨眨眼睛:“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漂亮,只是不太像你母亲,我叫Morgan,Zoe Morgan。”

和Root看上去无害实则侵略性严重的漂亮不一样,这位女士则是极尽优雅华美,光是气质就足够秒杀普通女人了,温润却又睿智得让人不敢放松,害怕下一秒就被看穿的感觉。

“我认识你父亲。”Morgan深邃的眼瞳弯了弯,居然有一种老狐狸的模样,Shaw眯眯眼睛不动声色,准备听她接下来的话,然而Morgan女士就像是真正的狐狸一样,退开半步扬扬手腕撩开额间刘海,“have fun!”

看来她并不打算把话题进行下去,这点实在有些让人不悦,年长的女人都是这幅德行吗,她和Root之前简直一模一样。Shaw心里翻个白眼,转身就走。

酒杯被捏得里面金黄色的液体在不停晃动,多谢这个女人的一番看似熟稔的交谈,剩下的女人偶尔投过来的陌生眼神变得轻松些许,路过吧台趁人不注意放下酒杯,她不知道那个Morgan是不是故意的,但是如果是故意的,那么这个女人绝对比想象中要危险,至少不比Root城府浅多少。

Shaw快步走向之前Root消失的走廊尽头,音乐声逐渐变大,已经逐渐偏向摇滚风。她看见洗手间标志,推门而入果然第一眼看见那道曼妙的高挑黑色背影正前倾着身体对着洗手池前一排镜子补着眼妆,但是她忍住了径直走过去的冲动,因为旁边还有一个陌生女人。

不去理会镜子里反射过来那女人的视线,Shaw闪身进了一个隔间认真听着外面动静,好在没有俩分钟陌生女人洗完手就出去了。门被带上的瞬间她就听见了Root的浅笑:“出来,里面没有人了。”

Shaw刚刚把反锁的门拧开,门就从外面被大力拉开,Root在她有些意外的眼神里上下扫视她一身打扮,眼里毫无疑问是满意。

Shaw刚刚准备说话,Root居然走进了隔间里,“我的小女孩长大了,你看上去……很好看。”

步步紧逼的Root仗着身高优势垂下脸,Shaw一时之间只知道呆看着,明明是她来找Root为什么反而现在是一副送上门的样子?不容她想,Root细长俩指捏住她下巴,略皱眉似乎不悦她乱动,浅色的眼眸就安静投在Shaw上了妆的小脸上——修长的眉峰,深邃的眼眸,挺直的鼻梁,今天晚上红润异常的唇瓣。

捏紧她下巴的手忍不住用了力,Root浅色的瞳危险的眯紧,难得一抹毫无由来的焦虑从胸口蔓延开来,扩散至眉角。

Shaw还在惊讶监护人这幅反常的模样,认真在想是不是自己上错了妆,下巴上的力道就松开来,再抬眼仔细看,监护人清冷的脸上哪有一丝丝怒气,奇了怪了。

她这样想着,高挑的女人突然蹲下身来,不顾自己长裙裙摆拖地,抬手给她捋着裙摆,Shaw低头正好可以看见Root漂亮的肩骨线条和她美丽的脸部轮廓。这个姿势有点尴尬,她有点站不稳:“我……我找不到……”

“找不到目标?”Root贴心接过话,勾唇一笑抬起头来,美艳惑人。“门口你遇上的女人,叫她姨,她是John老情人。”

这就理解了为什么那个女人说认识她父亲了……那她来干嘛?

Root这次倒是认真对待她了,起身开口:“别担心,有了她事情至少简单一半。”

Shaw眨眨黑眸仔细消化着信息,接着温暖甜美的气息凑近,她伸手要搂住Root的腰身,却被女人主动拉进怀里,细长的手指轻轻摸索过她颈间轮廓,Root的吻染着口红的味道,情色异常,另一只手也迅速勾拦过她腰身,这样具有进攻性的Root实在少见,印象里她总是像美艳蛛后一样蛰伏于黑暗为底色的万丈蛛网之内,等待她要的猎物一步步自愿坠落,而不是这样毫不掩饰的先人一步展开行动。

但是这又陌生又让她愉悦,纠缠的吻变了味道,Root只想浅尝辄止,Shaw却不肯善罢甘休,就在Root想撤开交缠的唇齿时腰部一紧,她被狠狠压在门板上,隔间的门被猛的关上。狭小的空间里,Root不慌不忙发出愉悦的笑声,极尽走心的可恶,换来Shaw更为迫切的吻。

失态了……

Root浅色的眸内缠绕上深邃的网,一圈一圈却是诡异的冷静,伴随Shaw投入的吻,又崩碎成星星点点的柔和,她原本放在Shaw腰上的手也拿上来,不轻不重搭在她肩膀上。

像是无能为力什么事情,Root最终放弃了,她伸手捏住Shaw脖颈用力回吻,待唇瓣的妆全部花掉之后这才起伏着胸口,颤着尾音低声道:“你要敢不听话,我绝对让你生不如死。”

Shaw顺着她力道被推开,精致的脸上居然有一丝红晕,眨着黑得发亮的眼睛不知所以看着她,纯良又无知乖巧的模样让Root眉心狠狠一皱,她胸口某处近似抽搐一样的悸动了一下,神情里便不留痕迹扩散开Shaw极为熟悉但是在Root身上却少见的极端,有些灼灼的占有欲。

哪怕只是一瞬间,Root脸上又挂上完美得像是面具一样的微笑,藏好任何不该有的情绪。

Shaw确定她听见了那句毫无缘由的话,也确定刚才那个不一样的神情确实是真真切切挂在Root的脸上,她迟钝的后知后觉点点头,像是慢半拍的承诺——可惜此时她并不知道她将用多久的人生和多大的代价去兑现这个没有尽头的承诺。

Root似乎很满意,她接过Shaw手腕上还挂着的包,从里面掏出口红来,一手捏住Shaw漂亮的脸蛋儿一手旋转出口红,拇指擦拭过Shaw唇瓣边缘花掉的混着亮晶晶口水的红色,垂着细长的眉眼认真替她从新补妆:“乖孩子。”

Shaw盯着她也被吻花掉的唇妆,认真又有点呆萌的伸手去擦掉她下唇边缘混上俩种红颜色的暧昧痕迹,谁知道Root眼底跃动一丝恶意,Shaw伸出的食指迅速被她粉色的舌尖舔过,柔软的触感带着诡异的窒息愉悦蹿升到Shaw大脑皮层上,害得她呼吸都停顿了一拍。

“呼吸,sweetheart,别忘了呼吸。”

Root直起身,手中的口红也离开她的唇瓣,弯起的眉眼妖娆清澈,不忘打趣她。

Shaw狠狠喘息一下示意自己没有那么蠢,眼神定格在Root手中的口红上,看上去似乎在作什么斗争。当然,Root永远有方法让她憋屈,女人凌乱的唇瓣勾起好整以暇的笑:“不行,我们俩不能用一只,会被怀疑……女人在化妆品上的色度质地敏感程度超过你想象的。”

她不去看Shaw呆滞的迟钝小脸,伸手从包里掏出另一只造型有些相似的口红,把之前那只丢进去,顺手从里面勾出一条手链来,待Shaw认真看清楚才发现根本不是手链,而是她昨天晚上送她的项链!

Root好像把项链长度改了一下,这下彻底成为手链了,她轻轻将手上原来的黑色配饰褪下丢进包里重新戴上那条s手链,抬手给Shaw看了一眼:“如果不接受会伤了你的心,所以我决定换个方式接受。”

毕竟远离胸口的地方,自然远离心脏。

只有距离够远,才能让她不必担心任何可能不受控制的事情。(你为何这么心狠!!!)

她抬手推开门,自顾自走向镜子:“你得出去了honey,盯住Zoe,她身边的内个黑色头发的女人就是目标。”

Shaw看着她背影顿了一下,抿抿染着香气的唇,又扯了一下裙摆才向外走去,Root旋即又跟上一句:“小心Zoe的电击器。”

?

不是说她是自己人吗?

可是也问不了多少问题了,她解开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上的锁,拉开门就要出去,差点撞上一位金发女士。

一身明黄色礼裙的美丽女士侧身抬手理着额间发丝轻声道着歉,

那个有些熟悉的声音温和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要出来,借过一下……Iris?”

……

事情大条咯~~~!




———————乱成一窝粥——————

出于私心把东西改了一点,感觉状态在一点点回来,可以甜的地方连我自己都觉得甜的爆棚而且猝不及防,当初写源氏的初衷终于一点点实现了,我好感动。

就是要状况失控乱成一窝粥才好看,御姐之间的战争,老狐狸之间的硝烟,锤锤我爱你!!!

新人物解锁完毕,你猜对了嘛?(⌐■_■)

最后,大家509烟花节快乐!我爱你们!

评论(42)
热度(315)
  1. No.20160418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karma.229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