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Fairest,Powerful (Curse篇)


看完电影之后对这个脑洞再负责一次,之前推算好多都是错的,那么模糊的世界观大概成立,Ravenna和Freya的底限差不多也摸到底了

说好的angry sex一辈子都写不出来这难道是诅咒?

只是心疼这一对,一个死也不愿意承认爱,一个被另一个伤得遍体鳞伤,所以这场倔强到底谁才是胜者?用错了方式的爱大概像诅咒,Ravenna此生最大的痛苦应该是她被自己诅咒,永生永世不知道她丢了什么,Freya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属于她的,而这个至死都爱着她的人,也断送在她手上。












正文





本该这样臣服啊!

Freya光裸的美丽背部曲线,在大殿冰凉的镜面光线下呈现出近乎完美的色调,那些苍白到冰雪一般的肌肤,顺腰部收敛的线条缓慢隐于被扯得凌乱不堪的裙摆,梦幻得就好像人鱼公主一样。

Ravenna的吻一点点轻啄在那些凹陷的线条处,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掌压制在这只漂亮的小人鱼腰身处,半俯身将她控制得死死的,她依旧是高高在上,连发丝也没有凌乱一根,眼底尽是戏谑。

Freya……

Freya……

她可爱又乖巧的小公主……

掌心忍不住用力,疯狂的偏激掺着甜如蜜的温柔,Ravenna一边在她身上留下印记一边抱起她,不紧不慢坐在因她不声不息而突兀在大殿里的鎏金王座上,格格不入却又强势得像要打破一切

Freya的王冠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黯淡得失去光泽,哪怕在冰晶的反射下,失去主人的艳丽,也显得一无是处。而它高贵美丽的主人,却被死死束缚在高高在上的Ravenna手里,半裸着上身,被相生相克的魔力桎梏住,连美丽也变得哀恸。

Ravenna比起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要在乎Freya,在乎她的美貌,她的气息,她的一切,自然包括这具漂亮的身体。

薄唇蹭过银色的发丝,她低喃着像是咒语一样的话语,似在询问又似在催眠什么,吻住Freya精致的耳垂,“你曾经是我的拥有的一切~”

但是为什么要毁掉一切呢?

待在姐姐身边,有那么困难吗?

有那么困难吗?

有吗?

Freya从喉间哽咽出一声不堪重负的短促喘息,就像是窒息的鱼,她失焦的冰蓝色眼瞳蓄上一层液体,愈发看不清随痛楚间断性收缩又扩散的瞳孔,只有她知道有没有,答案就在唇瓣,却像她现在的呼吸一样不受控制,除了Ravenna,没有人能让她这样痛苦。

她有多爱Ravenna,就有多痛苦,Ravenna的名字伤痕累累刻在她脑海里,血脉里,灵魂里,与生俱来这个人,就是她所有的一切,爱,光明,柔软,恨,阴暗,锋利,都是她,全部都是。

她逃不了,她与生俱来的懦弱和对Ravenna的臣服,都源自于此,Ravenna是她此生此世的诅咒,也是她不愿承认的依靠。

极端的两边都危险,她有多爱这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人,愈发地,就觉得自己有多可怜,然而她恨不了,那股同等量的恨总是恰到好处转化为看穿彼此灵魂的绝望,她知道自己一辈子走不出Ravenna的阴影,但是她也同样知道,世界给她们俩的处罚都刚刚好,不会偏重任何一个人,而Ravenna的惩罚,她的惩罚……这个人的惩罚……

薄唇的吻缓慢以一种近乎让人绝望的速度灼热她耳侧的肌肤,不轻不重,夹杂星星点灯的情欲,更多的是轻松揶揄,Freya紧紧闭上眼睛,任由脆弱的呻吟从收紧的喉间肌肉被推送出来,和灵魂一样被挤得破碎不堪,

只要她意识还在反抗,来自Ravenna的诅咒就会不停以一种残忍的方式提醒她,什么叫做痛苦,那些流转在莹白肌肤下的诡异黑色暗纹一圈圈规律的浮现,每一次浮现,每一条纹路都像是融化的铁丝,切割着她漂亮的肌肤,深深地,切进肉里,切进骨骼里,恰到好处再消失,等待下一次反抗。

然而比起这些,Freya更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痛苦。

真正的痛苦,Ravenna还不知道,

她虚弱的睁开眼,眼角冰凉的液体顺势滑下,贴紧她脸颊的人不必刻意去感受,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what?”

Ravenna轻柔的问,声音飘飘忽忽回荡在大厅里,

“你要乞求我的仁慈了吗?”

真正的痛苦,是如果她,真的选择极端的方式离开这个时间,她宁愿带走Ravenna,因为留下这个人一个人,才是永生永世的折磨……这个世界上,她们只拥有彼此,然而可悲的是Ravenna的眼睛永远放在追逐权利和力量上,从不肯低头看看自己。

她可能一辈子懦弱,这是她唯一的坚强,就算Ravenna做错什么,她也不能忍心丢她一个人后知后觉承担一切。

Ravenna总是觉得她和她注定生生世世在一起,只有她身上带着的血脉才配得上她身边的位置,独一无二的宠溺,举世无双的疼爱,毫不吝啬的全部给予她,就连她仅剩不多的人性和感情,也全部花在她身上,于是伴随而来的是让人窒息的占有欲,毫无愧疚的操纵欲,她拿她当成自己的禁脔,从Ravenna那被迫接受的越多,她毫无底线的控制欲就越发暴露的肆无忌惮。

这就是她们之间扭曲的关系,而Freya曾经天真的相信,这就是亲情,这就是爱——可惜她错得一塌糊涂。

这只是原罪,赤裸得毫无羞愧


Ravenna从不会为她要得到的东西羞愧,更不会为自己的手段羞愧,她收紧手掌,压住不知道第几次因为Freya意识里的反抗而浮现出来的暗纹,唇瓣蹭过她耳尖,跃跃欲试的启唇又低合,既然她为了得到Freya已经做出了那么多,那也不在乎这些无伤大雅的小阴谋了。

暂时压下去诅咒之后,怀里的人状态便缓缓回复,她听得见那些细微的喘息逐渐平静,感受得到Freya柔软的身体逐渐放弃自我,完全依靠在她身上,笑意藏住了她危险的想法,吻便肆无忌惮起来。

尖锐的指环作为小小的工具勾开Freya脸侧的银色发丝,露出她欣长的脖颈,没有记忆里温软的温度,冰凉取代了那些感觉,Ravenna眼底顿了一下,便像是要证明什么一样伏下美艳惊人的脸,将吻痕刻意得印下,她吻得极慢,先是耳垂,再向下碾辗,待最后一个暗色的痕迹如愿刻在Freya锁骨上方的时候,细软的殷红舌尖便探出,舔吻着哪一点红,

Freya终归要回到她身边,她总是能赢得一切,就像她计划好的每一个目标,没有例外!也不允许有意外,她低敛的眉眼锋利又阴狠,掌心缓慢解开Freya腰间被扯得凌乱的束带,彻底让Freya毫无尊严的暴露在她建立威严封闭自我的大殿上,就像是一句动声动色的嘲讽,在她和她的这场较量中,和以前的无数次一样,Freya终归会臣服,不过是时间问题。

虚幻的光线通透得看不真切,Freya的美丽比起这些更加虚妄,每一寸肌理流转出的莹白光芒就像是从她肌肤下自然而然发散出来的一样,脸上冰凉的触感终于消散,Ravenna敛住的美丽眉眼狠狠一颤,拽住Freya脱离身体的银色华美衣甲,指尖缓缓用力像是要握碎它一样,看不清神色的脸上愈发阴暗,她喜怒无常的性格也许不能代表天性的残忍,但是伴随而来的绝对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

直到Freya细长的手指猛然握住她的手,像是用尽全力反抗什么,阻止她选择这样毫无尊严的方式惩罚她的不自量力。

冰蓝色的光芒像蔓延的破碎冰晶,迅速覆盖Ravenna的右手,并且向她身体爬去,Freya不知何时睁开的眼睛蓝光闪烁,郏边浮现冰花的纹路,诡异得让人心寒,仿佛和她对视一眼就会被封入冰雪的地域永远沉眠。

但是Ravenna像是在犹豫什么一样,也只是一瞬间,她猛抬狭长眼眸,不轻不重的喊了她一声:“Freya!”

属于Ravenna的黑色魔力像是毒蛇一样迅速从被封住的冰晶之下爬起,蛇状的黑色实质状魔力将Ravenna手臂上的所有外界魔力全部粉碎得一干二净,再缠上Freya赤裸的手臂一瞬间,连带那些愤怒,一并和原先被压住的诅咒一起反噬过去,浮现在她身上的纹路浓厚得犹如着墨过多一般,也不过是一瞬间,那些纹路还来不及散发出让人绝望的窒息光芒,Freya透支力气的精神便早已架不住伴随而来的灼烫痛苦,蚀骨的疼痛在触及灵魂的一瞬间,便让她溃不成军。

Freya的虚弱呻吟被短促的尖叫代替,她浑身都在颤抖,而这具早已因为血脉继承永生不死能力的身体,这具蕴含这个世界上最恐怖冰系力量的身体,不仅因为痛苦在微微颤抖,那些自始至终散发寒意的低于正常人体温的肌肤上,居然也出现点点汗渍,Freya正在崩溃。

然而这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Ravenna安然闭上眼睛,不去看近在咫尺的莹白肌肤上可怖又诡异凄厉的暗纹,也不去看那些代表痛苦的汗渍,她能听见Freya喉间撕碎的虚脱呻吟,虚弱的仿佛下一秒就会被疼晕过去,但是她知道不会的,她会一直被逼着清醒着承受这一切,这是她的惩罚,

怀里的身体开始不规律的痉挛,Ravenna抬起脸庞细细嗅着Freya脖颈的清冷香味,鼻尖磨蹭她柔软的耳垂,

“我总是对你不忍心,我总是对你太放纵,我总是对你太仁慈,你告诉我,我是不是也要直视这些惩罚?”

她呢喃着,缓缓睁开美眸,与此同时收紧双臂,一手环紧Freya柔软的腰身,一手从胸前压过将她颤抖的身体狠狠压进怀里,像是要让她融入血液一样,Freya急促的呼吸逐渐悄无声息,Ravenna安然将脸贴在她被汗渍浸湿的颈间,露出像是要等待她一个世纪一样的冷漠眼神,但是纵使是这样的眼神,比起她往日的模样也高了太多温度。

那些暗纹逐渐散去光芒退散成淡淡的颜色,浮现在Freya美丽的肌肤上,居然有一丝诡异的美艳,但是它又那么危险,谁也猜不透下一秒它又会不会要了Freya的命。

“我所要求你的东西并不多,从来都不多,你为什么总是逃避宿命。”

Ravenna低喃着亲昵的蹭过她下巴的优美轮廓,收紧她的双臂缓慢放松开来,修长的右手托住Freya精致的苍白脸庞,薄唇便摩挲上另一双毫无血色的唇。

“Freya……”

她不知第几次念这个名字,语调的清冷掩藏不来与生俱来的狠厉,但是却是她唯一藏有温度的单词。

接着捏紧Freya腰肢的手掌拂过她原先受伤的腰侧将那些藏于她骨肉的阴狠魔力全部收回,Ravenna尖锐的犬齿狠狠嗑进Freya唇瓣,血腥味弥散在空气里,像是Ravenna一贯的行事风格,先兵后礼,不见血的战争往往有一个血腥的开端。

这个吻就像是一种暗示,无缝衔接上她们的曾经,Ravenna恨她的天真,恨她的善良,恨她看不清她,Freya从血腥味里苏醒的那一刻便感受到了,她不杀她,也不过是暂时下不了手,

要问心狠,这个世界上谁会有她狠?

那双冰凉的唇瓣颤抖一下,Ravenna感知到的瞬间,Freya身上诡异的暗纹居然不受她控制弥散开,那些象牙般白腻的肌肤上一丝痕迹都没有,仿佛刚才那些残忍的暗纹从未存在过一样,而这是Ravenna的诅咒,如果她不是自己收回力量,

那只能是Freya放弃了抵抗。

这出乎她的一点小预料。

但是是明智的选择。

她退开点距离,美艳的脸上时有时无藏住该意外的情绪,对上Freya漂亮的空灵的蓝眸,她不该对她狠心,也不该对她心慈手软,只怪这张脸蒙蔽了她所有的方向。

Freya漂亮又精致,善良到她觉得可笑,多可笑,

多可怜……

多招人疼……

又多招人恨……

恨她这般精致美好的相信世界,相信爱,却死也不愿意相信她!






——未完待续

我这个剧情弱写给Freya懦弱的至死不肯丢弃的爱,Ravenna唯一的情感都在她身上,她才是Ravenna未来的诅咒,只可惜不知道Ravenna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Freya简直美哭!!!

评论(19)
热度(71)
  1. 麻辣的头发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2. KRUAUA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金银大法好!!!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