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源【肖】氏物语 13


虽然不在计划里但是赶出来给大头的生日礼物,为了大头我决定最好的生日礼物就是在第五季出来之前勤更新!相信我!

前情提要:根睡了锤跑路了跑路了跑路了……没了





———————我锤总攻之路越来越艰辛————



“嘿……你还好吗?”

“Shaw?睁开眼睛……醒醒!”


“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这声音太熟悉了,当意识被这个喋喋不休的低沉声音拽回身体之后,她黑色的眸都来不及睁开,苍白的唇瓣便咬出威胁性十足的话:“你再不让我好好休息,我保证你会后悔……”

浑身都在发疼,她尝试动动身体睁开眼帘,入眼是Reese有些胡子拉碴的帅气脸庞,手腕和身体不同部位的酸痛感还存在,比起意识昏沉的时候反而更加麻木

,见她睁开眼睛那双蓝眼睛便迅速变回熟悉的冷静模样,Reese似乎终于舒了一口气。他身上还穿着在纽约穿的风衣,这会儿想起来了才起身准备脱掉,



Shaw环视一下周围,眼角看见不远处墙壁上的鲜血和被击穿的手铐,显然她的坐标一点没变,只不过从墙上变成床上,

不得不说,这张床还挺舒服的。


“哼……我可以要一份双人份的牛排作为你来迟了的补偿吗?”

Reese解开衬衫领口正准备和Finch报信,发现床上黑发的狼狈搭档正眨着漂亮的黑眸认真要求着,顿了顿便转身坐在床边仔细盯着她。

老实说,他刚刚赶来的路上想过无数结果,没有一种是现在这样的,Root折磨Shaw,却也救了她,通知他们来认领,说得好是认领说得不好叫回收,他不知道这对Shaw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对Root意味着什么,只不过他很确定,如果Shaw有感情的话,大概剩下的只是不知道如何表达吧。

“你可以点三份,反正回去的机票钱我们现在还没有……只剩下这点现金了。”

“OK,那我要三份!”

还真是一点不明白玩笑的重要性呢





。。。。。。



“我能不能问问接下来的计划?”

路边摊,卖冰棍的台阶边。

Shaw竖着耳朵听着周围的中国人不停说着晦涩难懂的中国话,接过Reese手里的冰棍,看着西装革履的Reese犹豫一下弯腰和她一起坐在台阶上,挑了挑眉,这可不多见。

“没计划,刚刚打电话给Finch了,信用卡都被黑了,来接你匆匆忙忙也没有带够现金……”

“哦,得了吧你从来没有带现金的习惯,我顺便问一句买牛排的钱也不是你的吧。”

Reese侧脸面无表情盯着腮帮咬着冰棍的不孝女一眼,然后一本正经回过头:“Root留给你买午饭的。”

“what?”腮帮的冰块还没有化掉被不小心吞掉,Shaw一边有点呆滞的盯着剩下半根,一边好像在后知后觉心疼,

Reese一副我也不知道的沧桑表情:“我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留了点钱,钱上写着她饿了你几天,让我带你吃顿好的然后滚回纽约。”

“哦……”这个动词用得好呀~


Shaw盯着不远处一个中国女孩的热裤,然后视线迅速又被旁边的餐厅吸引过去,抿抿嘴巴,小心翼翼看了Reese一眼:“我能不能再问一句?”

Reese低头看看手表:“我们肯定能回去,但是今天恐怕不可能了。”

“不,我是说,”Shaw胳膊肘戳戳他小臂,光溜溜的冰棍签指指街对面的餐厅,“你说剩下的钱够不够再一顿?”




。。。。。。






Reese觉得有一点点尴尬,他站在餐厅门口,手里拎着打包好的中式饭菜便当,挤出一个龙猫笑,对面前笑得羞涩的中国大妈伸手拍拍他胸口毫不羞涩道:“可怜的先生,祝你好运。”然后凑过来热情的来了一记贴颊吻,

虽然有揩油嫌疑,但是波浪卷的大妈一脸含羞少女模样跑上路边车后,Reese不得不回忆为了给Shaw填饱肚皮自己是不是牺牲的有点多……没办法,不能去抢劫杀人等着被遣送回国吧。老实说Finch的信用卡是被Root全部折腾了一遍吗?

还有,她应该要感谢他们帮她养大Shaw这么一个人形饭桶吧……


说到Shaw……

Reese站在街对面的冰棍摊边看着地上一排小冰棍签,和空空如也的摊位,脸黑了黑,刚刚准备掏手机和Finch打小报告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摸掉了……

他太掉以轻心了,这个小混蛋果然是耍心眼儿呢!







他猜的不错,Shaw确实耍心眼儿了。

此时的Shaw举着手机站在一条脏乱的小巷子后面,刚刚下完雨墙上的砖上还有一点点流浪汉的尿骚味,垃圾桶被不知道狗还是猫折腾倒了,垃圾被水冲了一地,混合着雨后的莫名气味,恶心得让她皱了皱眉头。

很好。

她低头看了看手机屏幕,绿色线条上的小红点就在她身边,再次确认一下之后将电量要不足的手机塞回口袋,抱着胳膊等在巷子尽头不知道什么仓库酒吧一类小房间的后门处。

大概是酒吧吧,她冷冷扫了一眼地上可怜的垃圾桶,还有空酒瓶呢。




“当你清醒的时候,你就像受到诅咒一样不停追逐我,这很麻烦,我宁愿你永远不要醒。”

意识残存时Root的话重现在耳畔,Shaw有些庆幸Root太过大意,搜不干净她身上所有的小东西,比如追踪器,小小的,黑色的,藏在衣领处的。



然后她手机响了,她不得不再多废一道力气把它掏出来,老天她手腕伤口还疼呢,这可能是来自Finch,至少自动关机之前她必须给Finch报个平安,
果然一串未知号码蹦哒出来,Shaw沾着冰棍味道的拇指划下按键,





“你动作还真是快,我的小可爱。”


“。。。。。。”


熟悉到令她胸口起伏有些不正常的女性声音,从手机和巷子另一头同时传来,看上去也不是太意外的Shaw放下手机,抬脸看着不远处穿着薄风衣歪头微笑的白人女性,

风吹起来的瞬间,带着她惯有的微颤尾音,她身上熟悉的香水味夹杂着令人作呕的巷子味道飘过来,Shaw耸耸鼻子,像极了嫌弃主人的大型犬,却乖巧的站在原地,紧紧盯着她。


“哦~”Root发出一声像是看见迷路小猫咪的安抚声,风衣下修长的白皙小腿迈着优雅的步子,细长的高跟鞋一步一步敲击在脏乱的巷子地面上,小心避开所有杂物,一如既往地把这里变成时装周的T台,

她眼神如此温柔,笑意又纯粹的晃眼,红唇微启间,瓷白的贝齿咬出让人心旷神怡的叹息声,“我可怜的小可爱为什么如此调皮?”

“这可不是你的世界呢~”

她停在她身前,棕色长发打理得精致优雅,背着风还是跳出一缕来,贴紧甜美又迷人的脸蛋,惑人心神得好看,也人畜无害得夸张。




如果她不想让她发现,大可不必再来见她一次,Shaw盯着这张脸走神,黑眸里蒙上一层不轻不浅的絮色,也大可不必给她上完药再离开……



又是这个眼神,Root不动声色掩去那些虚假的笑意,抬手把手里的一次性手机摔在地上,高跟鞋细长的鞋跟毫不留情踩上去,连确认踩碎的眼神也不屑低头给予那些残骸,细软指尖撩开耳侧的长发:“你离不开我~”

这是肯定句。

Shaw眼底的絮色褪去,看着她从指尖捏出追踪器,丢进不远处的一小滩水渍里,视线停留在她右手无名指闪闪发亮的戒指上。

浓密纤长的睫毛狠狠一颤,似乎忘记躲开,也忘记掩饰,如果之前在酒店都是错觉,那么现在她看的一清二楚。

Root不可能喜欢上任何人,也不可能嫁给任何人,但是这枚小小的戒指套在她修长的无名指上,却莫名让她嗅到了几近香草冰激凌一样的冰凉甜美气味……即使她并不知道它来源于哪里。

Root眼帘收了收,叠出近乎虚幻慵懒的目光,右手如她所愿展开:“你喜欢吗?”

Shaw睫毛颤抖得弧度细小,看上去像极了雨水里狼狈的小奶豹,Root的笑意变了味道,伸在空中的手掌缩了缩,在她可能在考虑要不要收回的时候,Shaw就像家养的猫一样,缓慢举起左手,似乎犹豫了一下,没有试图接触她的眼神,修长骨骼分明的手指捏住Root的手掌,然后包裹入手心。

她的动作太过自然,又太过小心翼翼,Root挑起的眉梢终究没有放下,接着,Shaw轻轻回答了一声:“是……”

至于她回答的是上个问题还是上上个问题,Root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讥讽的笑意。

“我知道你会喜欢……”她声音里退不去的轻娆,像是打定Shaw会喜欢一样,竟然有些得意。

Shaw的掌心,比记忆里大了不少,她离开她的时候,她还是个稚嫩的孩子,而现在,她已经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特工了。


这双手,沾了多少血液,才有这样和她相似的温度?





Root有些肆意的放纵目光流连在Shaw已经成熟的眉眼上,她太过耀眼,比起她离开她的时候,越发低调的耀眼,像极了藏于刀鞘里染满鲜血的刀刃,藏住了锋芒藏不住血腥味。如今她更能近距离的在异国他乡陌生的小巷里,以一种置身事外的状态,和这个一手养大的孩子对视,

也许她真的有一瞬间庆幸,她丢弃她之前,她还没有这样完美。



接着Shaw眉峰狠狠抬起,迟缓的后知后觉的气势猛然反扑而上。Root可能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她带着戒指的手掌被一股大力差点捏碎,也不过是一瞬间,在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Shaw抬起的黑眸像是带着魔咒一样将她困在原地动惮不得,

Root粉致优雅的唇角万年不动的放逐一个浅笑,试图将失色藏入眉梢眼角,然而Shaw的眼睛,就像是亡命之徒猩红的瞳一样,有一种近乎丧心病狂的疲惫绝望,不死不休的焚烧着让人意想不到的底线。

那双眼睛太黑,太幽深,看不见尽头,只能看见涌动的血红,那血红比起绝望却更加粘稠,腥味如同有质一般冲破那层瞳膜,让早已将人性置于脑后的Root也失去高高在上的资本,

野兽,终究是野兽,养的再像家猫,也逃不过兽性和本能。



“你弄疼我了……”

她的声音藏住了太多,轻描淡写的警告着脸色苍白徒有一双血瞳的人,

可能在再次将命运相缠的瞬间,她们之中总有一个人先动了不改动的恻隐之心,贪欲和爱欲本是原罪,逃不开避不了,沾染了,便被诅咒,这本就是宿命。


Root可能错了很多事情,却始终不可一世的逃避,逝去或者曾经挥霍的时光里,到底是谁在纵容谁?

当那眸色的猩红褪去,Shaw眉眼破碎出有些执拗的冷漠,Root细长眉梢抖了一抖,手掌要被捏碎的感觉让她弯出更加甜美的笑意来,Shaw这才敛住眉眼,松开她的手来。

那枚闪耀光芒的戒指静静躺在她手心,一小道不太明显的血痕在戒指边缘印出来,可见她用了多大力,Root唇瓣的轻笑还未来得及收敛,它便出乎她意料的从Shaw手掌里滑落在地……看上去,无意的明显。


气氛莫名尴尬。


Shaw口袋里的手机轻轻发出电量不足的提示音,像打破平静一样,她等了Root有多久,久到自己电量不足的提醒都没有了,而Root确实还活着,当这个女人又这样不管不顾的冲回她生活中的时候,愤怒夹杂着一丝如释重负,总比她感觉不到任何事情来的好。

她是恨她的。

而此刻,愤怒却如此单薄,像是透支了力气一般,或许在她看见她的一瞬间,比起愤怒其他隐藏的情绪已经尝试淹没她了。


“我带你回去见Finch。”

Shaw说这话的态度执拗又张狂幼稚得可笑,不自量力得Root连笑得欲望都剩不下多少,

她偏偏脸皱皱鼻尖:“adorable~”

可是Shaw敛不住的蠢蠢欲动,看上去绝不是那般温顺无害,她眼眸紧紧攀上对方精致苍白的甜美脸蛋,眸底黑得过分深邃,像极了黑曜石浸染了晨夜的雾气,冰凉又有质感,甚至有一点反常的咄咄逼人。


Root用行动表明了她对她自始至终不变的态度,她后退俩步和Shaw拉开距离,视线跳过Shaw兜转一圈落在地上的戒指上,轻轻柔柔笑出声:“我想,我可能让你误会了什么事情,比如我来见你,可能是最后一面呢?比如……”

她的比如还没有说完,Shaw的反应快到她不得不从袖口掏出袖珍电击器,小心拉开的距离被一步拉回,她分明是手受伤的那个,带着薄茧的修长手掌就捏住女人细软的手腕,电花在电击器上闪烁一下,Shaw眉梢都没有跳,再近一步,

Root并不可能轻而易举接受暴力强迫,她几乎瞬间后退,试图用另一只手接过电击器或者想对Shaw那张看上去不错甚至是漂亮的小脸蛋上来一下,Shaw手掌狠狠收紧扬起脸躲开Root可能的攻击方向,接着Root的唇瓣就像飘落的樱花一样落在她唇边,伴随她惯有的,轻娆的笑声。

“my little baby~”

这只是假动作而已~

这就像突发状况,电击器出乎意料被丢在一边,用态度表示自己手无寸铁之后,她尖锐的牙尖磕上Shaw的唇瓣,

“did u miss me?”





Shaw只来得及一晃神,Root挺身而上,她扣紧她手腕的动作可能变成伤害Root的一个动作,潜意识里她并不能伤害她,于是在略松开Root手腕的瞬间,Root带着微甜唇蜜的唇瓣黏上了她的唇瓣,空出来的右手也抬起来勾上她的肩膀,像极了要亲热她的模样。

纵使如此,Shaw僵了一下身体脚下不停踢飞脚边的电击器,有些生涩的不知如何回应这个诡异但是又是她应得的吻。



正中下怀,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漂亮女人的吻,是不带毒的。

就在她被这股熟悉到忍不住放松的味道包裹住神经的时候,她又缓慢了几拍的大脑竭尽所能转动起来,Root唇瓣上的唇蜜可能致命。


她推开Root的动作还没有成功,对方勾在她脖间的手臂狠狠收紧不让她离开半分,出乎意料的是她分分钟可以捏断Root纤细脖颈的手,却推不开这个温暖又危险的拥抱。

唇际尚在撕磨,Root轻轻问她:“你觉得是口红还是什么?”

Shaw的身体轻轻压向她,将她压在墙上,漂亮的眉眼轻轻敛住,看不清神色,捏住她手腕的手掌缓缓松开,她有点累,比起愤怒,又一次失败的味道让Root的吻显得更加具有嘲讽意味。

“还有戒指!”

“双重保险!”



Root好心情的笑从唇瓣间溢了出来,Shaw像极了打盹的猫,她托着她紧实漂亮的身体,背靠着墙上,扬起脖子让她靠在她脖颈,Shaw的呼吸绵软又安详,频率渐缓,和她胸口某些悸动的频率越发同步,诡异得和谐。



“你带不走我,你看见了?”

“我给你的机会,从一开始就是远离我。”

“我已经丢下你了。”




“Root…”

"……我不能"



——————苦逼的分割线————————

你问我根为什么还要回来见她一眼?

乐意,你管得着吗?

好吧,其实是因为她要开启极度作死模式了,大概说的也没错,下一次见面谁知道她是死是活,

锤的态度也很明显了,这些年成长她绝不可能向情感低头,从现在开始,锤将进入某些灰色地带,看见第五季预告我锤的憔悴小脸蛋心疼死我了,大概和锤锤现在的状态有点像,人总有极限,她也不可能一辈子生活在根总的阴影下。

如果她们中没有一个人改变,那么谁来拯救她们?

欢迎收看接下来花季作死季之抖s根和抖m锤的霸道总裁酷特工爱上天才腹黑小黑客,玛丽苏将是我们的日常,emo苏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

呛呛~

评论(56)
热度(253)
  1. No.20160418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karma.229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3. 八月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