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源【肖】氏物语 12


送给@卫侯将军 的生日礼物,感谢这么长时间的陪伴~(つ``ˉ³ˉ)つ``熬夜爆肝奉上~

也靴靴你们所有人,我会回复评论的不会偷懒(,,•́ . •̀,,)

由于时隔太久做一下前情提要:
Shaw出任务飞机遭埋伏,Root出现,囚禁play,时隔多年后妈终于走出黑暗和我锤正面交锋,我锤完败,打完炮后其实是有剧情的但是为了做生日礼物,我想你们需要傻白甜治愈于是拉回锤16的年代,小锤刚刚和后妈滚过,来一发后妈日常。

——————萌哒哒的日常————————



那些记忆比起想象中褪色的速度还要慢很多,无论是对Shaw还是对Root。有一种羁绊比起情感还要深厚,就算是Shaw被认为无法感知这些她照样意识到这个世界大到无边无际,却也小得她只能记住一个人。

(插句废话:我老是喜欢这种调调开始然后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一本正经最后还是会歪掉,绝望)

八年前。

已经真正十六岁的Shaw从满是监护人身上香味的床上醒来,当她意识到昨天晚上她经历了什么之后,一股混合不知所措的紧张感觉让她忽略了自己小小的餍足感。

然后迎着打开的窗口光线,她撑起身体,眉梢因为腰部的隐隐不适和肌肉的奇异酸痛狠狠抖了一下,低头掀开薄被扫了自己赤裸的身体一眼,对身上暧昧的痕迹视而不见,起身下床捡起地上自己的衣物,眼角扫到Root不知何时丢在床边的黑色内衣,胳膊动作滞顿一下方向一转抓起它,

就帮她放进卫生间的洗衣篮就好……

Shaw轻轻想,指尖从那些柔软布料上似乎摸到了什么灼热烙铁一般的事物,不知道想到什么,她浑身一僵脸上涌上潮红,指尖轻微抖了一下一小块布片就这样轻轻松松从手里滑落。

古怪。

Shaw觉得她整个人都变古怪了。

只知道站在原地盯着那块小布片,然后感觉从胃部泛到胸口的餍足感在吞噬全身。
她现在这幅认真盯着监护人内裤的状态恐怕会被任何一个不小心看见的人当成神经病吧。

于是门推开的时候她就是这样落在Root眼里的:赤身裸体,一只胳膊夹着自己昨天的衣服,一只手指着地上的小内裤,脸上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认真盯着它……

细长的眉梢狠狠扬了一下,哦,小变态~Root心里可能这样叫了一声,因为向来笑的毫无破绽的脸上也不经意流露出一点鄙夷。

Shaw愣了一下,然后飞快的抓起衣服不管是外套还是裤子就往腿上套,狼狈不堪的穿反了裤子才凌乱的把外套压在胸口,一脸惊慌看着高高在上的监护人。

Root居家连体裙下应该不着寸缕,长发慵懒的撒在肩膀上,早晨的光线下带着温暖的色调,她眉梢挑一挑随手扬了扬一套干净的衣物:

“你不应该还穿着昨天的衣服……还有,我给你买的衣服为什么都崭新的塞在柜子里?”

哈?!

白嫩的小脸上有些迟钝的表情配上黑黑的大眼可爱极了,引得监护人忍不住翘起嘴角,Root长腿踩出猫一样的风情走到小家伙身边,好整以暇抖了抖手里的白色T恤压在她肩膀上比了一下,可能要给她打扮的成熟一点了,都长了这么多了……虽然也没有预期那么高。

“那些新衣服都已经短了你需要再买一些……介意告诉我每个月的花销都到哪里去了吗?”她指尖压了压Shaw线条漂亮的肩膀,鼻翼的呼吸轻轻浅浅顿了一下,忍不住摩挲一下,才收回手,

这个小动作Shaw自然后知后觉才发现,但是看着监护人审视的眼光根本来不及回忆那个小动作可能有的含义,特别在和这个女人以另一种和前十年完全不一样的身份,过了一个绝对诡异却让她莫名满足的一夜后,让她安安静静站在她面前就已经是一种极大的挑战了。

红晕扩散在脖间,Shaw张张嘴又迅速抿住,差点咬到自己舌尖,憋了一会儿也没有回答出这个问题。

她明明没有花多少钱……

Root松开手,她眼疾手快接住T恤,接着监护人就随手把棒球衫和长裤塞到她手里,用一种诡异的口气轻松道:“大概是因为恋爱了吧……这么说情有可原。”

嗯?

Shaw眼睁睁看着她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监护人把唇角的笑意勾出讥讽的弧度然后走开,一句话梗在舌尖被活生生压回喉咙。

Root撩了撩肩后的长发,弯腰捡起地上的黑色内裤走到浴室门口随手把它丢进洗衣篮里,绕回衣柜边,侧脸看着脸色奇怪的Shaw,她大概就是想膈应一下这个小孩,却根本没有在意对于一个刚刚接触成年人世界的孩子来说,刚才她那几个动作,杀伤力有多大。所以当她微皱眉头用看小怪兽的表情看着Shaw时,Shaw压回喉咙的辩解悄无声息被忘记的一干二净。

“what?”

眉梢再一次挑了一下,指尖勾出另一条纹饰性感的蕾丝内裤,甩一下长发弯下腰,抬起细长的腿旁若无人将它勾进长裙底,才站直身一手插着腰,一边不太温顺的说道,

“你打算看我一辈子吗?”

Shaw的反应让她原本才翻出冷漠脸的表情,又崩碎一地,那小孩裤子穿倒了转身想跑,被自己裆部拖了后腿,身手矫健的撑住墙壁才没脸撞地面,哼哧半天靠腰部力量活生生把自己调整过来,偷偷回头瞥她一眼,正好遇上她发亮的眼睛。

一股分不清是母爱还是萌化了的感觉扩散在她心底,于是难得的,Root做了一个有失她身份的举动。

Shaw憋得泛红的脸上还没有来得及换上平日的冷漠以示镇定,她裤腰处被突然扯住,不大不小的力量将她往后带,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Shaw温顺选择尴尬后退,接着一双细白手臂拖住她腰肌,将她丢在床上,背部贴紧柔软的大床后,Shaw浑身放松了些许,

腰身上骑上一个人,Root眼底的宠溺都快要泛出水来,虽然不理解这是什么情绪,但是美得惊人的猫一样的女人弯腰赖在她赤裸的腰身上,眼底还荡出软化的水光贴紧她时,Shaw的呼吸都放缓了许多倍,感觉自己在轻轻漂浮,就像阳光下Root睫毛边漂浮的小小尘埃。

Root就像是恶作剧的女人得逞之后一般,长发撩到一边肩膀,抬手压着她俩边脸颊挤了挤,眨眨纤长的睫毛,便俯身亲昵的蹭上来,鼻翼溢出几声卧在沙发上才容易发出的低哼,低头咬住她嘴唇。

咬一下,舔一下,蹭一下,就像养了一只自视甚高的猫,来宠幸家里奴才了一样。

Shaw呼吸顿时就重了,Root养了她这么大,这是她和她第一次以这种类似情侣的方式早晨亲昵,这很古怪,Shaw不得不这么想,连她这样一个情感认知有问题的人都能感觉到诡异,却又让人欲罢不能的禁忌关系带来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愉悦,何况是在她初尝情欲之后的早晨。

Root的指尖拂过她脸蛋,痒痒的,她高挺的鼻尖抵着她鼻梁蹭了一下,抬起脸来,清亮的好看眼睛弯出和平时不一样的,不再高高在上的,褪去疏离的光芒,全部只剩下她一个人的影子,认真,全部是她,这种感觉前所未有的好,仿佛她真的掌握了这个心思深重不安全的大女人。

Root……

Shaw后背僵硬,她鼻翼Root细长脖间的香味就像昨天夜里嗅起来一样好闻,双手微抬轻轻松松合上她腰间,细软又美好的触感,比起其他女孩都不一样,Root是个女人,柔软又具有包容性,沉稳如水又静谧危险,全部都是藏在阳光里的黑暗气质。

手掌用力轻轻压在她后背,Shaw有些小心翼翼看着Root的一举一动,意料之外又算意料之中,Root似乎没有反抗,倒是温顺的仔细看着她,Shaw便放弃挣扎不掩饰自己有点粗鲁的急切,她仅靠腰身的力量便抬起身来扬起弧度坚毅的漂亮下巴,生涩的吻上对方粉致的嘴唇。

“嗯~不是这样~”Root似乎对这个吻不太满意,她向后抬起身,伸出修长食指点压上Shaw染上一层亮亮水渍的唇瓣,摇摇头眼底泛出不掩饰的嫌弃,

“我花了一晚上应该教会了你要怎么取悦女人?这个吻,不及格……”

Shaw像是无辜又可怜的没吃到肉的小兽,亮亮的黑眸看上去居然有一种无声控诉的委屈光芒,似乎打定主意要不知觉的让对方对她现在的境遇产生怜惜。

当然她成功了。

没有人能接受一手养大的小孩这幅要糖吃的可爱表情吧,何况她还是一个超有成就感的妈妈。

真是妈妈的小可爱!

恶趣味的想,她眼底闪了闪不知名的光,低头捧住Shaw漂亮的混血脸蛋便吻上去,唇瓣咬住Shaw微厚的下唇,心甘情愿把主动权交给这个不及格的小孩子,灵巧的小舌尖便撬开对方牙关,亲传身教什么叫做吻。

Shaw呼吸一顿,猛然翻身压住她漂亮的身体,这次,她要好好学了。



————你以为我会滚,我不滚————





电话响了三次,Root眼角瞥一眼沙发上玩着小军刀的小鬼,手上洗着苹果轻轻哼着不知名调子,她依旧穿着睡裙,大长腿摆动几下就从厨房晃到客厅,轻轻咬下一口苹果,清甜的汁液顺唇齿溢满香气,

指尖从侧面勾过Shaw小脸蛋,在她呆呆的可爱眼神里凑过去,柔软舌尖舔掉她唇瓣没擦掉的牛排酱汁,留下苹果的清香。

她想退开,反应过来的小鬼迅速跟上来,训练了一上午的成果很好展示出来,Shaw的吻技越发熟练了,Root走神想了想,手臂勾上她脖颈不轻不重回应了一会儿。

适可而止。

她推开意犹未尽的小鬼,点点她眉间,眼角瞥一眼一边的电话,和桌子上她关机的手机。

“你可太无情了……”

她当然指的是Zeta,语气却没有半分责怪的意思。接着,她轻轻捏起Shaw下巴,鼻尖蹭她耳尖一下,柔软的唇便印在她脖颈轮廓上,不轻不重咬吻一下,换来Shaw皱了皱眉心。

“女人的报复心,比你想象中要多多了,所以,可怕得很~”
眼睛眯出雪狐一般的眼角弧度,她似乎在暗示Shaw什么。

Shaw蠢得她不得不觉得满意,连对待感情的方式也粗暴直接,她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从不掩饰也掩饰不好,可爱到已经刻上Root的名字。

就像养了一只认主的大型犬。

她话音落下,电话就又响了,眼底还染着情色的Shaw眨眨眼似乎晃了好久神,才将视线从监护人嫣红的唇瓣上离开,脸色瞬间黑了黑。

Shaw脸黑分为好几种情况,这一种,差不多是尴尬的。

Root咬着苹果站起身来:“你带别人回家,你的事情,你自己处理。”

她愿意教Shaw如何甩掉过期恋人,但是她不想教,为什么?就是不想。大概想看这个不听话的小鬼吃够苦头,才会觉得对得起自己之前的小小失态。

Shaw看了她一眼,眼神耿直无辜得碍眼,于是这次这个应该具有杀伤力的眼神只换来监护人莫名其妙一个嘲讽脸,女人翻脸的速度比翻书快多了。

Shaw行注目礼送她监护人风姿绰约上了楼,盯了锲而不舍的电话一会,抓起外套往外走去。

处理?不,真的没什么要处理的。







————妈呀我对不起Zeta女神————



Zeta从楼上下来时脸色不是多么明朗,她抿着唇瓣,苍白的肤色衬得眼圈有点泛红,站在Shaw面前三步的地方,静静看着她,似乎在等待一个解释。

Shaw低头从外套口袋里翻出最后一个植物样本递过去,没什么异样的开口:“找齐了,这是送你的结业礼物,我可以送你上车回学校。”

这不是Zeta预料的剧本,她眨眨眼,眼圈里的惊讶变得愈发不情愿,于是她向前走几步想拉住Shaw的胳膊:“你不陪我回学校?说好了回来待俩天一起回去呢?”

大概是Root今天早晨在身边萦绕的气息还没有褪去,Shaw一瞬间有些僵住,才接受了这个亲昵的动作,Zeta的手便惯性捏上她脸颊,气息强硬的试图占据她周围的空间。

Shaw不是话多的人,但是绝不应该如此面瘫。

“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Zeta这个态度,换做任何人都能听出来有些期待的小心翼翼,对于Shaw昨天晚上不正常的行为,她自然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这股小心翼翼却又坐实了她的不安全感,这来源于Shaw身上的陌生气息。

她希望得到的是道歉,而这些陌生的气息让她愈发不安。

她的Shaw离她那么远,远到即使再亲昵的动作也没办法换来那双黑眸里仅有的温度。

Shaw顺着她手掌动作扬了扬脸,黑眸眨了眨,错开和她对视的目光:“我只是记得你明天有戏剧社的活动,如果你现在要回去,可能能赶上。”

她这样的态度前后转变太突然,明明昨天晚上还温柔痴缠的模样,今天早晨就变得和以前一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甚至更甚,她看上去就像是在躲避她。

哪里出错了!?

Zeta胸口起伏着,眼圈彻底红了,到底是个孩子,Shaw莫名其妙的态度,让她在付出这么多好不容易得到一点点回应后又被拒在墙外这种落差里,完全脱离不出来。

“Sam?我们需要谈谈。”她咬了咬唇瓣,湿漉漉的眼睛盯紧了似乎誓死不要和她对视的Shaw。

谈谈?Shaw扬了扬眉梢,心里萌生了要转身回家的想法,她觉得Zeta变得有些不一样,比起Root……不,她从来没有觉得Zeta这么不像Root。

眉心拧紧了,她插在口袋里的手心沁出些许汗渍,有些湿滑,接着被掏了出来,Zeta修长的手掌贴紧她手掌,温和又急迫的气息似乎想要将她从某种神游状态拉回来。

“你喜欢我吗?”

Zeta的声音变得不太稳定,即使在一起这么久,Shaw从来没有听见这位只手遮天的骄傲学生会长这样说话,她好像,压着点让她不安的哭腔。

喜欢?

“你昨天晚上吻了我,你知道那代表什么意思,你清楚的,不是吗?”

Zeta的话让她有些头疼,她实在,太不了解这个状态的她了,这种模式和她们平时相处完全不一样,但是让她手足无措。


而与此同时,事件隐形的另一个主人在卧室翘起修长双腿,漫不经心撩着肩头长发,盯着显示正在链接中的笔记本屏幕,指尖掏出耳朵里的小东西,讥讽勾起笑意,听见小鬼间的对话,她却一点没有恶作剧的开心心思,

“到底是个孩子……手足无措就会失去方寸,步步紧逼只会把小豹子这样别扭的小东西推得越来越远。”

她高高挑起的眉梢抖了一下,复又怡然自得将视线移到链接正式建立好的屏幕上,面对屏幕那边用复杂眼神温和又防备看着她的带着眼睛男人,露出一个满心欢喜但是绝不温顺的笑容:“hello,Harry~did u miss me?”


Root和Finch的那次谈话也是后来Finch和她不小心提到的,但是那时候的Shaw完全来不及管这些掺杂着阴谋的对话,她正面对着她人生第一个情感方面的坎。

她认认真真的看着Zeta漂亮的棕眸,试图让她们之间的答案达成一种不需要她用心思去解释的默契,但是她显然是失败的。

她在想Root,她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对Root的思念像杂草一样在胸口蔓延,疯狂又让她觉得顺理成章。这种情形还是第一次,Root像是在她身上下了咒,让她居然这样想立马回到她身边,哪怕是嗅着她发丝的一点点香味,也能安抚她此时躁动的心。

但是Zeta还在步步紧逼,她眼圈泛起的红润太刺眼,让Shaw愈发想逃避这种处理不了的情况。

她张着嘴,犹豫一下,终究只吐出一个音节来:“我……我……”

Zeta希望她说喜欢而已,但是Shaw确实觉得这个单词,重得诡异,一辈子也不可能从她嘴巴里掉出来。

于是她看着Zeta眼底的迫切变得灰暗,一股近似于Root身上长年累月带着的清冷气息迅速替换了所有温和的感觉,Zeta敛住藏好了眼里失态的进攻意味。

对Zeta来说,
没关系,她有的是时间再等……
薄唇抿出这个年纪女孩少有的隐忍和野心,她对情绪的克制在同龄人里达到几乎恐怖的程度。

她不能逼Sam,只要Sam在她身边,谁都抢不走,她注定会是她的。

胸口起伏几许后,Zeta终于压住了质问的冲动,她试图要给Shaw一个一如既往的笑容掩饰刚才所有情绪的破裂,眼角却落在此刻睁大眼睛略微探究目光盯着她脸的Shaw脸侧……一点点暧昧的痕迹。

她几乎是没有来得及控制住手上动作,便抬手捏住Shaw下巴,侧过她的脸,睁大眼睛看着那抹嚣张至极,掩藏得极不走心的暧昧吻痕。

眼里的刺痛让她彻底忘记压抑情绪,那块小小的,暗红色的,带着清浅牙印的痕迹,就这样出现在Shaw耳侧轮廓处,像是来自另一个人的无声嘲讽,笑她自以为是徒劳无功的付出和期望。

接着一个几乎可怕的念头袭上她脑海,Shaw前后态度的大反转,和那个有能力将吻痕烙在她这个部位的人,像是火花一样,点燃了她整个思绪,

而这一切都难以置信的,罪孽的指向一个人——Shaw那位美丽高贵又态度奇怪的母亲。

一股难以置信的被背叛和信仰冲击的眩晕感让Zeta忍不住后退一步,她感受到来自灵魂的罪恶颤抖,所有怪异的联系全部都能很好的解释了……

Shaw没有来得及反应,Zeta漂亮的脸蛋上流露出一丝难以置信的厌恶和失控,接着一记清亮的巴掌就生生招呼到她左脸,

有点火辣辣的疼,Shaw下意识的感受到难以控制的怒气,她安静的黑眸迅速蓄满火焰盯着始作俑者,却发现对方眼里一丝仓皇失措和难以置信,接着那些泪水让她的怒意被压下去一点,她不知道接下来要干嘛,感知不到情绪让她只能盯着Zeta流泪的脸无措。

她想回Root身边了……

“Sam…对不起……”Zeta几乎是立刻就后悔了,她胸口的滞疼让她连一句完整的道歉都说不出来,她为什么要动手?

伸出的手顿了顿,颤抖着抚上Shaw的脸,Zeta哽咽着将脸贴上自己手背,靠在Shaw脸侧,“对不起……”

她在哭,Shaw觉得怒气在一点点消散,仿佛隔着Zeta颤抖的抽泣声,她也在被不停消磨着情绪。

抿唇,抬起的要放到Zeta后背上的手顿住,又缓缓放回身侧,如果她能感知到情绪,也许一切都会好很多……



(我手贱我对不起学姐……上吊脸)

那日下午,

Root走神的修剪着窗边小盆栽的时候,隔着窗户看见夕阳下一道长长的人影从街道那边走来,不轻不重的脚步每一步都踩在阳光的余温下,像是永恒的宁静场景,让她忘记俩个小时前刚刚近乎决裂的谈话带来的一点点情绪上的灰色,唇瓣时有时无的勾起。

她的笑容定格在Shaw进门的一瞬间,原本一如既往高深莫测的眼神瞬间褪去虚假的温和,像是被激怒的毒蛇一样死死盯住那张漂亮又精致的混血小脸左边不正常的红印……

眼底的暗沉沉淀一下,化为唇瓣愈发看不见深度的微笑弧度——失策了,敢打她的小豹子……









———————信息量不大就等于日常————

下一章回归现实搞不好就要开始正经向惹,不给你们打预警,请期待后续,关于根和宅为何决裂后面的剧情会慢慢解释,我挖的所有的坑如果你们记得的话,将会慢慢开始交代,大概进行了一半了相信我不会坑的(~˘▾˘)~

等了这么久实在太对不起大家惹(并没有)我考完试就立刻屁颠屁颠更新惹有没有很厉害(想太多)还有谢谢大家生日祝福这么爱我我会不好意思(科科)

评论(112)
热度(308)
  1. No.20160418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karma.229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