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Powerful,Fairest (Devil’s love篇)

疼爱?

这个定义可不是这样来的。

金色皇冠冰冷的金属质感比不上宫殿里寒冬的凛冽,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主宰光芒。就像主人一般的命运。

Freya被反身压在冰晶墙壁上,双手被扣在腰后,背后是来自Ravenna轻松的桎梏和愉悦气息,她银色的长裙凌乱,Ravenna修长的手掌消失在腰带处的褶皱中,而那些从一丝不苟轻松变得凌乱不堪的裙摆也被撩起些许,隐隐约约露出主人曲线美好的双腿。

吻痕星星点点从她耳后的修长脖颈开始扩散,Ravenna的愉悦气息,和这些粗暴的标记脱不开关系,显然她仍旧乐此不疲的替某些隐秘的欲望做着尽管可能幼稚但是绝对让她心情晴朗的小动作,比如在这片失去温度却精致的肌肤上留下堕落的痕迹,那些瑰丽的红就像是战利品。

手心的Freya漂亮得近乎精心雕琢的冰像,高贵冷艳,又脆弱诱惑,而她最擅长的就是摧毁。

耳鬓撕磨,她银色的发丝缠上她淡金色的鬓发,锐利的美丽眉眼轻轻浅浅落在银发女人隐忍的倔强表情上,朱红的唇瓣扯出美得惊心动魄的笑,便颔首含住她颈间的一小块白嫩肌肤,像是要用舌尖的温度烫化这个人一样,不紧不慢的舔咬,等待这片漂亮的白皙上绽开又一朵惊心动魄的花瓣来。

久违的压抑娇喘,从那双紧抿许久的浅色唇瓣里溢出来,落在她耳中,可爱得紧。

金色披风微微煽动,Ravenna身体微倾紧紧压在银发美人背后,困住Freya双手的左手腾出来轻轻越过她线条优美的细嫩肩膀,掐住她精致的下巴,在Freya未曾试图反抗之前,一条黑色的质状魔力从她手腕翻出紧紧捆住她刚刚获得自由的双手手腕。

肉眼可见的起伏从她腰际裙摆下出现,金色的高挑美人将她整个抱入怀中,更像是要把她包容在禁秘的情欲中,打碎这些看上去疏冷的高贵气质。

Freya在反抗,她呼吸带动的不稳分不清成分,隐忍和抗拒,带来挣扎的压抑,Ravenna修长有力的右手手掌带着的温度,比起她舔吻她肩骨处的吻不遑多让,势必要烫得她晕眩才为罢休,不清不楚的纠缠着缓慢让她绝望,才一点点让她清醒,仿佛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人能真正拒绝Ravenna,连她也不能。

被强制捏起的下巴,Ravenna左手手指的骨节划过她细嫩的脖颈,右手则缓慢从她裙摆下抽出,垂在身侧,手指上的锐利指环轻轻脱落,清脆的砸落在地面的声音,让被压住的人浑身一僵,贴的太近,那笑得鬼魅的人贴近她耳侧,低沉又喑哑的开口:“别紧张……我可不想伤了你!”

接着那带着滚烫温度的手掌狠狠扯住她腰部的裙带,修长指节捋开褶皱,在她光裸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的一瞬间,舒展五指贴上去,不敌她在她左腰处留下的烙印一般的热度,却烫得她有些发软。

Ravenna好心情的在她耳侧低笑,声音轻轻绕绕将她束缚在一种迷离的氛围里,Freya细长的睫毛狠狠一颤,如那人所愿几乎把所有的重量都放在她手上。

手掌撩开她里衣,像抚摸易碎品一样,指尖一点一触,再小心翼翼的用掌心感受她肌肤的每一寸纹理。

“嗯……你得有点温度……”

Ravenna的嗓音,曾经是帝国的美名,如果她愿意,她将会让冬天都来临得更迟一点——这本是形容她有着好听的声音,Freya却也清楚,如果她愿意,连声音也能让人无法抗拒。

趁她晃神,那修长的原本温和的手掌肆无忌惮向上游窜,划过她腰腹,舒展开便从下而上包裹住她胸前的高挺软肉。

一声失去从容的仓皇呻吟溢出苍白的唇瓣,惹人疼惜的隐忍神情又出现在这张漂亮又可爱的脸上,Ravenna一边不肯放过她任何神情一边抬起左手手指,抚摸过她尖巧的小下巴,指尖压住她柔软的唇瓣:

“嘘……”

高高在上的眉眼弯了弯,右手食指中指指间狠狠夹住那柔软嫩肉顶端可爱的小凸起,不出所料Freya漂亮的小脸上崩碎出记忆里的温顺,这让她唇角的微笑愈发张扬。

一切都如她所愿进行的恰到好处。

“不……”

即使在这种时候,Freya却依旧,出乎意料的发出一声颤抖的拒绝。

Ravenna所有的动作就像是被恶狠狠打断一般,她眼角的得意猛然转换为静滞的怒意,

哪里出错了?

她已经给了她足够的耐心,足够的疼爱,足够的让步,就得到这样的答复?

Freya……这是你自找的!

扣紧她的手掌狠狠用力,将Freya反身撞上墙面和她对视,琥珀色的眸凝集着暴风雨一般的沉沉压力,咄咄逼人盯紧这张好不容易染上一丝血色的精致脸蛋,这会儿她所有漂亮的让人迷眩的脸部轮廓都让Ravenna感到无比,生气。

偏偏那双淡蓝色的眼睛里却是执拗的不肯让步,这还不算,若是看不清恨意了,却多出来让她愈发焦虑的清澈。

“say it again!”

话音是咬着牙缝出来的,Ravenna的怒气毫不压制,比起她划破她高贵美丽的脸蛋那次还要肆无忌惮,

恨不得把她毁了一样的偏执凶狠……

Freya浑身颤抖着仰头盯着那张扭曲的美艳脸庞,抵在细嫩喉间的毫无尊严的话被情绪挤成破碎的冰渣吞咽回胸口,

她那么恨她,恨她轻而易举的背叛和伤害,恨她那样高高在上自私自利,恨她又那么轻而易举让她颤抖。

Ravenna于她,恐怕比起她于Ravenna要意义更加重要的多……所以,她的尊严将是这场战争里唯一的资本。

“不……”

Ravenna被得之不得的怒火彻底击垮,以至于她听不见对方已经软糯的声音里飘忽的不堪一击的反抗异样,看不见Freya完全不受控的浑身颤抖,甚至注意不到她浅蓝色眼底薄薄的一层泪光。



如果不是以毁灭为目的,你又怎会心甘情愿疼惜我?

你总是让我赢,你说我是你的软肋,

但是爱是弱点,你不需要软肋,你毫不留情的葬送了我。

你的宠爱,恨不得让全世界陪你一起粉身碎骨。

———Freya小天使不哭————

塞皇能不能温柔一点我好害怕eb真的哭惹,其实按预告里演eb才是内个得寸进尺恃宠而骄的人,但是塞隆不暴走咋angry sex~开心!

评论(24)
热度(79)
  1. 麻辣的头发Emo苏 转载了此图片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