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Powerful,Fairest (Ravenna篇)


投票结束的时候我觉得我应该拿点东西出来,但是因为源氏我真的还没有写完一章没办法因为大家想看就随随便便凑字数然后发出来,我对源氏的期许是希望能够达到无愧于心的状态,谢谢大家原谅我拖更。

我写了金银cp挺久了,在我还没有准备考试之前就暗戳戳想写短篇,原本只想往微博发,结果我讨厌长微博还需要封面所以打算全部po一次,这里就先发拆分章节。

我可能要给大家科普一下:

cp:Ravenna(世界第一后妈)x Freya(冰雪皇后)

from:huntsman winter’war(白雪公主第二部)

cast:塞隆x大EB

背景:有兴趣可以去我微博搜一下,源于我和青凉的脑洞,而且关于最新出来的第三支预告,电影方面给出了比冰雪奇缘更姬po天的信息,我觉得像你是我的软肋这种话分分钟应该是我的剧本。大概是姐妹病娇相爱相杀Freya因为继承世界第一美貌的女儿被Ravenna伤害下落不明所以得到恐怖的冰雪之力,以此对抗强大的Ravenna,但是Ravenna归来融合魔镜的力量,所以,帝王攻虐待黑化年下受。

如果需要,可以去看看预告,喜欢塞隆和eb的人请不要错过。

————————这就是一个段子————————




你以为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呢?

爱,亲情,温暖,平静,

还是冰雪一样刺骨?孤立无援,绝望,像碎开的冰花,散落在满天苍白中。

就算是最爱你的人,也忍不住伤害你,即使总是高高在上高傲如神明一样,也曾经晃神会想,若是有朝一日被发现了真相,你会不会为自己变得强大呢?当然……这个强大,只是相对的,我的妹妹!

“多可悲……”

低声吟唱似的唯美语调,像是歌颂着虚无,唇瓣里流出的字符,蹦跳着砸落在空荡的冰晶宫殿,

“这个王国过往的四季,变成了陪葬品,淹没在你可悲的人生里……”

“我来陪你,回忆一下,如何?”

漂亮的眼瞳从虚掩的羽睫下不紧不慢的抬起,落在大殿之上站的笔直的纤细曼妙人影身上,纵使浑身的气势肆无忌惮,却看不见那张记忆里,美得和阳光下的冰晶一样,纯洁又高贵的脸上,有任何退让……

很好……怜悯和退让,才是懦弱……

是我,终究改变了你吗?

这是成功,还是……

寒气比起想象中升起的要快多了,一抹讶色藏于眼角,修长的五指搭在王座晶莹的扶手之上,尖锐的金色指环不动声色敲击了一下那冰凉的材质,虚晃的半透明暗纹轻轻浮现,将那阴狠的寒气驱退……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我记得你讨厌冬天……多可爱的小公主,你喜欢王城夏夜的萤火虫,你央我随你从城堡东墙爬过去,去往护城河边,就为了看一眼成群飞起的萤火虫……”

语调依旧华丽的危险,藏不住温柔的虚伪,她最喜欢的颜色。

“那年冬日从庭院树上掉落一只松鼠,你赤脚从房间跑出来,顶着风雪把它抱回卧室,怕它受伤,便来求我用魔力救它……”

那张漂亮的近乎透明的高贵脸庞,晶莹如冰晶一般的眸子,终于波动起情绪,憎恶,或抵抗,看得虚妄不真实。

“你说王国的春日比起夏日更有生气,若是宝宝出生在夏日就要带着遗憾……”低沉魔魅的声线压得愈发从容,却锋芒毕露,终于换来预料之中的回馈。

那个白色的人儿苍白近乎透明的唇瓣咬出她听得日日夜夜从不曾厌倦的清娆声音,却失去了活力,比不及那夜的凄厉崩溃,也失去了让她晃神的飞扬语调,倒是一如既往的优雅,却是化成方方正正的冰块一般,坚硬犹如事先堆砌好的从容。

令人生厌。


“我不在乎,你从哪里来,又要染指哪里……如你所愿,王朝已经覆灭,你的回忆也一干二净,你还想要什么?”

原是乖巧的放在她心尖的软肋,如今却浑身坚冰,恨不得戳穿她心脏一般,气势凛冽的恶毒。

回忆呵……原本拿来当武器的东西,被后发制人的掷回王座之上,带着毫不退让的恨意,纵使淡的就像这宫殿里的香味,却清晰到鲜血淋漓。

她长大了啊……变了。

金色指环轻轻地敲打,回音一圈一圈清脆又好听,我想要什么啊……

金色的女王高高扬起轮廓优美的下巴,鼻翼嗅着这世上和她一脉相承的血统香味,就像是破碎的镜像一般,身体周围的空气开始扭曲,黑魔法从破碎的裂缝里蠢蠢欲动窥探整个世界,

只是一瞬间,修长挺直的身体猛然站起,她背部就像是盘绕一条黑蟒一样铮铮而立,凶残的吐着信子,透过她的眼睛巡视着猎物。

皇座轰然倒塌,破碎的冰晶化成雾化的雪花顺地面缓慢爬行,带着罪魁祸首身上的气势,汹然而至大殿上精灵一般美丽的女性腿边,化成圆弧状绕过去,不沾她丝毫。

而这个精灵一样的她,就这样肆无忌惮的抬着美丽得看上去脆弱不堪,却坚定得让人生厌的脸,仰视着台阶之上的凌厉之人,冰蓝色的眼睛却容不下任何的金色。

像极了多年以前那副疯狂的决裂模样……

真是让人厌恶……

却还不够,远远不够。

“这是我的王国,任何东西,你也休想带走……”

那漂亮得让人想要蹂躏的苍白嘴唇,病态的吐出让她意料之外的话来,苍白如雪的发丝在她强大的气势下飞扬而起,但是这个人儿,偏生那般凄厉得碍眼着。

带着绝不低头的咄咄逼人……

苍白精致得像个冰雕娃娃,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明明脆弱的一碰就碎,却又像迎面而来的细小冰刃,恨不得将她浑身刮得面目全非。

精致到极端的毁灭美感,上瘾一般的,让她冷寂到忘记时间的情绪,变得跃然起来。


“你当真认为,你能阻止我?”

金色披风尾端簌簌的刮过大殿上的坚冰,刮出痕迹来,迈着修长的双腿,带着王冠的女王向殿中走来,每一步都像是踩在鲜血和尸骨上,泛着让人不安的气息。

她眼里,那美得脆弱,像极了水晶一样的人儿,看上去比记忆里,多了一份禁欲的诱惑。

贪婪,在眼底,吝啬的忘记掩藏,

在她孤寂的很长一段时间,她是如此渴望这张脸,哪怕是最后一眼癫狂狠心的决然模样。

“你让我为罪过赎罪,受到惩罚,你看,我还是出来了……我们之间,是谁在惩罚谁呢?”她站在她身前,这个美丽梦幻的小公主,“你比我想象中,要可悲得多……”

尖锐的指环试图触摸那张肤白似雪的精致脸庞,指尖探索着温度,猛然镬住比记忆里凉得更加过分的尖嫩下巴,看见对方精致到骨子里的眉眼皱了皱,才发现时光和永生不死,也需要挑时间。

这张熟悉到闭上眼睛都能清晰浮现的脸,比回忆里,还要多一分离近了才能感受到的,美艳风情……

……果然是一脉相承的美貌。

时间让她来不及嫉妒,便吻遍了这张巴掌大的高贵小脸,让她眉梢染上了被宠幸的风情,那是她未曾见证的过往……

多讽刺……

呵……

接触银发人儿肌肤的手臂迅速被冰霜覆盖,并以一种让人惊讶的速度往她肩膀蔓延,对方的反抗,清晰到让她来不及表达眉梢的讥讽。

黑色纹理迅速反扑而去,她只是提提胳臂,冰块便后继无力的纷纷掉落而下,光洁的手掌握了握虚空像是讽刺对方的魔力远不能给她构成伤害一般,

高傲得美艳眉眼凑得极近,你本是与我一脉相承的所有物,又不知死活的挣扎什么?

那热切又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吻未来得及落至唇瓣,冰凉的香味后退几步远离她,冰蓝色的眸底波动几许,却露出了一个几乎坚硬的抗拒。


盛怒,久违而至。

猛然倾身的瞬间,换来精致的人手上浮现的魔力波动,始料未及从地面飞窜而起的冰刃刀刀直逼面门,她的下巴生生挨了一下,完美的脸狠狠一扬,喉咙被划开一处大伤口。

不疼,却让她顿了顿。

那诡异的华美金色魔力迅速爬上她下巴,将她完美的容颜修饰得一如往常,

罪魁祸首眼底的冰蓝缓缓加深,虽然知道伤不了她,却忘记了她睚眦必报的性格。

施法的手臂还没有收回,一股凶悍的力度便扑面而来,金色的美艳之人像是嗅到血腥味的受伤野兽,眼底瞳孔放大又收缩,死死盯着她逐渐破碎平静表情的脸,



“How dare you !”
.



————————Ravenna生气惹————————

我没有给你们根后妈,但是我给你们一个世界第一后妈,Ravenna真的是美艳强大傲娇臭屁帝王攻,请心疼Freya这个胆大包天恃宠而骄的妹妹。

段子大概就一点点,主旨是angry sex所以我觉得会污。

为喜欢的人特制金银cp段子,带大家一起分享。

评论(5)
热度(68)
  1. 麻辣的头发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