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源[肖]氏物语 9


对!不!起!我这次拖了!

请甩我一脸锤锤的白眼!

前情提要:根总要撩小锤子了!根总要撩小锤子了!根总要撩小锤子了!后妈要对未成年动手了!后妈要对未成年动手了!后妈要对未成年动手了!其实真的有年上轻熟女看见青涩的少年会把持不住吗?我觉得锤子长那么好看不怪后妈小心眼……

————————强迫症的纠结————————


谁才会后悔!?

反正不是Shaw。

Shaw前十六年的人生一半的色彩被阴影藏在二轴之下,一半却被另一个人渲染的淋漓尽致。Root是如此斑斓的一个人,哪怕是纯粹的灰在她身边也会变得绚烂。

此刻她在床上,像极了圣经里罪恶的蛇,温柔又无害的诱惑着纯洁的少年,顺从人性里最难以控制的欲望,然后等待少年玩火自焚。

可是危险……又迷人~!

她的笑意未褪,眼底看不清的清冷却隐得一干二净,那痴缠的笑粘在粉致的唇角,好看的像透过枫叶林漂浮空气的日光,处处都是让人惊艳的慵懒。

“所以你来的目的,是道歉,还是……其他的?”她直视了Shaw的眼睛,棕眸里的好整以暇比起之前的咄咄逼人还要让这个孩子无可适从。显然这个问题需要一个相对正确的答案,而相对,是取决于Shaw迟钝又低下的情感水平。

道歉?Shaw不清楚这个词的意思,在她的理解里这股奇异的感觉并不像来自于愧疚,何况她并没有需要愧疚的东西。

但是这已经是第十个年头了……关于Root她学到的东西太多了。

她终于克服了脖子不听话的僵硬,直视了对方蛊惑人心的眼睛,她很确定Root这个女人和美杜莎不是同一种生物只是不确定她们是否有直系血缘关系。

Shaw很少卖萌啊,可是她却偏偏有这个能力用面瘫脸来做一些可爱到不行的表情,从小到大都是,所以Root就眼睁睁的看着那张轮廓渐明显的稚气未褪完的脸上,露出几乎茫然失措的……可爱模样。

这可不行,年长的美艳女性明睐眼眸猛然一紧,不可以因为这个表情心软呢……但是这个坏孩子不知道哪里开窍了知道这个表情对自己的杀伤力,这可是原则问题!

她冷艳迷人的甜美神情又出现了,细长睫毛颤抖一下示意Shaw靠近:“过来。”修长细嫩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掌拍了拍她身侧的大片位置,视线由下而上缓慢又危险的扫过Shaw全身,“我们好好谈谈。”

说是一股被毒蛇盯上的感觉实在太过夸张,但是Shaw的肢体动作就已经表达了她的警惕和天生有优势的直觉。她只是生理性习惯的顺从挪了挪脚,却停在第一步。

直到Root,她这位诡计多端又深不可测的监护人,眉梢明媚的扬了扬露出一个美国甜心的表情,嗅到更大危险之前,Shaw弓身弯腰慢慢爬上床。

她身上还穿着送Zeta回旅馆套上的薄夹克(好吧就一直没脱),随手臂力量的转移肩背处贴合肌肉起伏着看上去绝不容易忽视的弧度,冰凉禁欲的小脸蛋上紧抿的唇还有低敛的眸,黑色头发的小豹子缓缓落入美艳蛛后精心编制的大网……大床上。

蛛后唇瓣的弧度诡异又让人窒息的妖艳,抬起左臂,手背贴上小猎物漂亮干净的脸侧,指节曲起摩挲着她脸颊嫩白的小肉,掌心一旋,黑色指甲擦过她高挺倔强的鼻梁,似有似无的划过她厚实可爱的唇瓣……像极了审视一件艺术品的模样,可惜带着的心思绝不干净无害。

Shaw就保持着小动物一样的姿势跪在床上任她监护人这样摸着脸蛋,安静又温顺,黑眸在睫毛狠狠颤抖几下后也安安稳稳低敛着只看着Root被另一只手臂环住的细软腰身,坚决不抬头和这个危险的人对视。不得不说二轴的天生危机意识准的可怕。

但是她面对的毕竟是一个魅魔一样的女人,而对方无论是年纪还是城府,还是手段,都无情的告诉她,实力悬殊大到她足以绝望,无力还手。

何况这个人还是Root。

最后这一条就够了。



“外套脱了,躺下。”她吞吐的气息拂在脸上,嗅觉诱惑她去抬眼看对方的唇瓣,Shaw脸上神情微微松动。她乖乖的起身拉开拉链脱掉薄夹克,露出里面的工字背心和一身这个年纪过于发达的漂亮肌肉,犹豫着无可是从侧躺在Root身边。

她看不见她监护人的神情,所以她没来得及意识到这个动作可能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正常,而Root,笑意变得愈加浓厚。

Root的裙摆是精致的小蕾丝边,乳白色的真丝吊带睡裙短的可怜,Shaw的视线落在眼前的美好白嫩大腿上,后知后觉觉得脸上奇异的烫,近在咫尺嗅到的不仅仅是她唇齿的香味,变本加厉的变成了她身上暧昧又迷人的体香,夹杂着沐浴乳的香味,这味道让Shaw感受到了饥饿。

而她监护人似乎并没有发现她的视线看在哪里,Shaw迅速眨眨眼,缓缓抬起眼睛,偷偷看了一眼Root腰臀的美丽弧度






可爱……

Root将她侧脸浓密睫毛的颤抖收入眼底,脸上难以估摸的露出一个几乎妖异的神情,微微弯腰一手曲腕支在Shaw右侧,一手压住Shaw肩膀微微施力将她推成平躺的姿势。

如此一来,Shaw灼热的呼吸便撒在她裸露的胸口,顺着低得过分的睡裙领口流窜一圈,Root只是下意识一个躲避动作的起式,便被压了下去,似笑非笑低头,对上Shaw一脸少年迷惘和天性流露的渴望眼神。

她看上去很喜欢的样子……Root没心没肺的笑暴露了心理活动,可惜不小心放错注意力的Shaw根本注意不到。

Shaw鼻翼满是浓郁的肌肤香味,带着不可避免的奇异乳香,伴随身上这人的呼吸,对方暴露在视线里的大片雪白和领口堪堪遮住的两团绵软,离她高挺的鼻尖若即若离,将Shaw的呼吸都快要夺过去。

脑海里昨天晚上关于这具美丽身体的记忆像涨潮的海水迅速弥漫整个意识,她胸前的小巧嫩肉,白嫩顶端妖冶的嫣红,腰臀之间性感窒息的弧线,还有嫩白肌理下隐隐约约的肋骨轮廓……年长女性成熟又迷人的身体给了她所有关于性感的定义。

有些渴……她悄无声息吞了吞唾液。

她今天晚上也有一些奇怪。





“喜欢你看见的吗?”恶魔的声音总是伪装成天使的样子,但是话语间藏不住的邪气还是拉回Shaw的思绪。Root对她仓皇的眼神十分满意,抬手撩开肩膀上的长发,身体往下滑了滑。

直到Shaw的眼睛直视她的锁骨。

“now,i can tell u about success,about fame,
about the rise and the fall of all the stars in the sky,
don't it make u smile? ”

她监护人轻笑,左右调笑着避开重点,Shaw被带动着慢慢放松,黑眸安静的抬起看着Root侧光半侧隐入阴影的脸,呼吸慢慢平复。

“说说爱吧……我得教你你需要的,显然对于这个领域你懂得太少太少。”

对于Root的话Shaw皱起眉心,她单纯的看着她监护人,便不设防的问:“什么是爱?”

原本巧笑嫣然的女人脸上微笑狠狠一滞被反将一军,爱呢……猝不及防对于这个最简单的定义,Root抬眼流露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低头右手贴上她的脸,“我恐怕你也问错人了,也许Harold愿意告诉你真正的答案,但是这个定义,我没办法给你。”

Root如此坦诚她眼里的抱歉也第一次这么真诚,Shaw身体渐渐放软,一边感受着她右臂搭在她肩骨和胸前的微微重量,一边感受离得如此之近Root身体散发的柔软娇嫩,连思考的速度也被迫柔化降慢了几倍。

这是她第一次正面提及Finch,时隔四年她似乎正视了她们之间的这个问题,Shaw看着她细长的眉眼不带任何戾气和诡谲,提到这位收养她又养育她十几年最后又差点和她恩断义绝的智者。

Root心不在焉用指尖摩挲她脸侧:“我知道Harry会告诉你所有的事,所以何必由我来告诉你?我也知道你会很喜欢他,就像我一样……可能我应该用爱这个词,但是对不起,我没办法给你答案。”

“但是我可以教你,Harold没办法教给你的东西……你想要吗?”

她红唇吐出不轻不重的转折,带着不可一世的轻佻,像极了记忆里初遇的少女,那年今日将Shaw带出孤儿院的人。




就是后来很多年后,Shaw依旧忘不了这个女人不可一世到让人心疼的神情,猖狂的背后多少疯狂多少心凉?这恐怕是她离她无害的自我最近的一次……可是这时候的Shaw还来不及理解。

“我会教你,如何用自己,拴住一个人的心。”


Shaw困惑的看着她的监护人,得到Root一个完美无暇的笑容,“你喜欢Zeta吗?”

又一个猝不及防的问题,Shaw瞬间僵直背部,即使柔软的床也让她错觉是躺在直板上,而她的失态尽收Root眼底,监护人安抚性压了压她肩膀让她放松:“我不需要答案。”

不需要答案的问题?Shaw疑惑的神情流露出来,那张漂亮的红唇不紧不慢勾勒出上位者轻松的弧度。

“你吻了她……这就是答案。”



还未放松的肌肉瞬间紧绷,Shaw喉间才退的滞顿感又出现了,今天晚上的奇异情绪再一次涌现,她很抗拒。

她的监护人丝毫不为所动,为了防止她起身逃跑,一条白嫩大腿便不轻不重压在她腹间,一边压住她一边给她的注意力带来不小的错误引导。

“你喜欢一个人,自然会觉得她特殊,会想亲近她,无可厚非……甚至为了她变得奇怪。”

Root的话就好像有奇异的魔力让Shaw迅速镇定下来,她茫然的盯着她美丽的监护人。

“这个喜欢和对Harry他们的喜欢又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为了这个人,你可能会变得不像自己,”Root看着她的小狼崽子乖乖茫然的盯着她,唇角魅惑弯了弯,“她眉眼的弧度,她发呆的模样,她惹人讨厌的特质,都讨你喜欢,看着她甚至会有一种从心底出来的痒痒的奇怪感觉。”

Shaw的眼神定格在她身上,变得愈发迷茫了,长开了的轮廓还能看见孩童时期的影子,稚嫩里透着成熟,成熟里带着稚嫩,Root眼底的模糊退散开,剩下罕见没有城府的清明。

“离得太近了,会在意她的眼睛,她说话不说话的唇瓣,甚至是想亲一亲。”Root的指甲无意识勾画着Shaw的唇瓣,顺着纹理贴合着摩挲,她舔舔下唇,发现小狼崽墨色的黑眸紧紧盯着她舔完之后水润的唇瓣动也不动,“亲吻,这是一个很亲昵的动作,也是你要学的东西……”你可是被Zeta嫌弃了呢!后半截话她终究未吐出来,眉峰却为此拧了一下。

“等遇上喜欢的人,人家也不一定愿意给你亲呢……”她轻轻戳了戳Shaw的嘴唇,换来这个盯着她嘴唇走神的小孩猛然回神,眨巴着黑得透彻的眼睛怪异的看着她,“Zeta姐姐可真是疼你。”

一句话提到俩次Zeta,Root自己皱了皱眉,嗅到空气里酸酸的味道,不觉露出一个抗拒的皱鼻动作,吃醋的单身母亲。

Shaw却突然像个好好学生一样认真起来,她眼睛里的问号亮闪闪的,Root笑,意有所指:“你想知道怎么知道人家愿不愿意?”

Shaw毫无意识的渴望表情看上去实在是……可爱,就算是心如蛇蝎的Root也不得不冷静一下心神,不让自己流露出失态的模样。

她便懒懒散散地认真起来,微微起身,俩只手同时捧上Shaw的脸,“第一步,你得确保你可以做到这一步,盯着她的唇瓣,如果她不反抗,”她指尖微微用力压住Shaw的脸让她不要乱动,但又不至于完全被强制,低下头放缓了声音,“那么你可以试试这个样子……凑过去,慢慢来。”

Shaw的黑眸诧异的睁大,看着监护人越来越近的妖媚五官,鼻尖嗅到她唇齿间的香味,一股异样的酥麻感袭上大脑皮层,她收紧了呼吸的频率。

Root的唇瓣在离她高挺鼻梁还有一个指尖的地方停了下来,她在笑,不明显但是不加掩饰的笑,Shaw几乎涣散的目光迅速重聚,听见她接着说话:“她会喜欢这个动作……除非她讨厌你!”

接着Root的动作让本来还有一丝防备的Shaw彻底忘记戒备,她高挺的小鼻尖亲昵的蹭了蹭Shaw鼻梁,带着弧度的唇瓣若即若离触碰到她坚毅的鼻梁,唇齿间残余的奶香和这个几乎任何人都抗拒不来的动作,化为一股奇异的电流迅速窜上她神经中,激起一串小小的愉悦的电流。

Shaw心脏怪异的漏掉一拍。

Root状似毫不在意,眼神低敛着一股纯良的温柔,依旧亲昵用鼻尖蹭着她的鼻梁,缓缓压下唇瓣,一点点靠近她微厚的唇瓣,只差一点点,Shaw恍惚只需要自己微微扬起下巴,就能触碰到这双薄凉却能让一个营的人神魂颠倒的唇。

但是她停下来了,就像是她一直在做的事情一样,她总是能成功的点到即止,在即将给予愉悦的一瞬间停下来,把对方高高挂在悬崖边,下方是寂然的失落黑洞,上方是她创造的天堂假象。

Shaw几乎无法克制喉间那一声发自胸腔深处压抑的呻吟,像是被喂得半饱的兽,对着让它无可奈何的恶趣味主人。

“就是这样……吻下去。”Root藏好眼角的媚意,一只纤长的食指压在Shaw唇瓣上,再贴上自己的唇,“记住……你要含住她的上唇,让她自然而然的含住你的下唇,接下来几秒钟她不反抗……你就成功了。”

话音在唇齿间缠绵悱恻的流转,刚刚落地Root便猛然抬起身来,离开她一段安全距离,眉梢一挑,“懂了吗?”


Shaw垂在身侧的双手捏紧拳头呆呆的看着对方毫无一点邪念的脸,仿佛她刚才教给自己的就像是吃饭前要洗手一样的道理,然而胸口的火热还在,她阴沉的黑眸蓄满了沉甸甸的暗色,却青涩的不知所措。

Root敛好眼底的妖冶意味,松开留恋她脸蛋的双手,右手指尖划过Shaw侧脸,看上去就像是要结束教学一样,但是她没有,右手手掌下滑搭在Shaw紧实的小腹上:“懂了没有?”

Shaw停留在她脸上的视线灼灼仿佛带上了温度,配上她这幅迷茫的青涩模样,Root再一次舔一舔下唇,少年的生涩让她有些许罕见的饥饿感……这样的Root实在是太像神话里诱惑少年吸取精气为生的魅魔了。

这是一次小小的情动,身体却诚实的多,Root搭在她胯部的细长大腿微微蹭了一下她裤腰的黑色帆布裤带,Shaw的视线若是带火焰,那么她养母的眼中则是波光潋滟的水汽。

Shaw垂在一旁的手臂缓缓无意识上扬,直到掌心贴合上Root过于细软的腰身,汗渍微微浸染上她腰间布料,已经修长骨骼分明的手掌小心翼翼握住她腰侧,火热的温度隔着衣料灼上Root腰肢。

Root发现了她这个小动作,眉梢只是轻轻扬了一下,也不动声色似乎没注意到她如此越轨的举动,她扬扬细嫩尖下巴:“你比我想象中要难教,幸亏你有一个好女朋友,Zeta可不会介意你这样……啊!”

等她酥软的一声低吟溢出唇瓣时,她整个人已经被捏紧了腰身压在Shaw身上了,锁骨下的嫩白贴着Shaw下巴处,肋骨硌在她发育良好的胸部,Root缓缓吐息,眼角眯成危险的弧度,这才不紧不慢低头寻找Shaw的视线。

Shaw一贯面瘫的小脸上,从耳根晕染出粉致的红,冰块一样的脸部表情似乎被一处裂缝延展开,逐渐破碎成后知后觉的不知所措。Root轻轻地笑,呼吸吹拂她额头,细软的修长身体贴合她绷紧的身体,从她小腹处,开始扩散一股奇异的感觉……这感觉让Root的笑弧度变了,贴合她小腹的大腿根传来逐渐发烫的触感,熨得监护人缩了缩腿。

比想象中更轻松呢……Root眯紧眼,敏感的细长脖颈处被一股热气拂过,加上腰肢被紧握住的强制压力,久违的身体悸动从深处开始扩散。

这可不好。

接着Shaw古怪的缓缓起身,另一只空着的手犹豫着托上身上监护人的大腿,以一种绝对不算强迫的力度将她们俩的上下位置换了换,

Root被放躺在柔软的床上,她一手养大的小孩腰身自然而然挤进她纤长双腿间,她勾起一抹要看好戏的微笑,

她还有一整个晚上可以慢慢教她呢……





——————大声告诉我炸了没有——————

就问你们后妈会不会撩?会不会?会!不!会!

我知道你们实力催肉但是养成系最好看的不就是这里吗催什么催?!后面那么多虐你们忘记tag了吗?让我们暂时死在回忆(春天)里!

我要@玩衣架 ,送的生贺迟了那么久而且真的送肉也太污了,18岁的生贺情色一下就好(其实是写不好承认了吧阿西吧)衣架宝宝有没有觉得这里撩的飞起!

强迫症这个月必须发完第三弹我也是纠结不会好了……

我要评论你们炸了没有必须告诉我!噫……

评论(137)
热度(391)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