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源[肖]氏物语 8

谁说我会下个月才更新的?出来打脸自己配音piapiapia!

前情回顾:可爱的锤宝宝带了女票粗去玩,爽了后妈约,得知后妈也粗去和别人有约了,面瘫二轴锤宝宝即将刷新各位三观,学姐趁机刷一下好感度,憋屈的锤宝宝萌哒哒的中二期到来,请期待后妈逆天的腹黑无节操。

——————锤子举枪瞄准你—————————

even devil wouldn't recognize u ,but i do。

Shaw清楚这很疯狂,所以在她掏出钥匙要打开门的时候,她按住了门把手,但是Zeta的动作比她更利落,钥匙被拧住旋转,Shaw肩部被轻轻压住,Zeta抬腿贴紧她的身体,Shaw按紧门把手的动作还没有来得及改变,脸便被对方伸手托住,一双粉致的唇贴了上来。

占据身高优势的Zeta将她轻轻松松压在门上,薄唇贴着她的唇,指尖留恋的摩挲她锋利的眉眼,鼻翼间细软的呼吸拂过她脸庞,Shaw听见Zeta在笑,那笑声带着几分得意又有几分慵懒,熟悉地她有些恍惚。

被动的感觉Zeta柔软的唇瓣蹭了一下,一条湿软的小舌头就迅速扫过她唇瓣,Shaw整个身体猛然一僵,Zeta便离开她的唇瓣,指尖捏了捏她的脸,

“你这幅表情真是太不可爱了……”

她轻轻笑,退开一步,眼底藏好狡黠的算计,偏偏脑袋,“我觉得让你带我回来太勉强你了……何况,你并没有得到家长的允许。”

Shaw胸口微微起伏,她看着Zeta乖巧温顺的脸,夜色里褪去平日的甜美只剩下温柔,捏住门把手的手微微收紧,

她摇摇头,“不,进来吧……”声音飘忽在看不见的静滞中,

“Dani!……”

Zeta叫住她,Shaw晃了神才反应过来她在喊她,门已经被拧开,她侧身望着近在咫尺的Zeta,这位漂亮高挑的学生会主席收敛了眉眼,向来满是光芒的棕眸里沉浸下了漂浮的稚嫩,认真,又眷念,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Shaw满脸疑惑。

“你的入学资料我记得生日填的是这一天,希望我没有记错……能陪你过生日,我很开心。”

这就是Zeta要坚持陪她一起回来的原因?

Shaw看着这个掩去光芒的女孩,唇瓣抿紧,这让她无可自抑想到另一个人,另一个态度完全相反的人。

Zeta伸过手握住她的手,细嫩的掌心摩挲着,Shaw低过头,掌心带来的微软触觉清晰而柔和,她眨眨眼捏紧Zeta的手,推开门拉着她走了进去。

她是打算直接带Zeta到自己房间,客厅的灯被直接略过,玻璃窗透进来的路灯的微弱光线堪堪够Zeta知道拉着自己的人是Shaw而已,她把自己交到Shaw手上,跟着她的脚步不紧不慢的往一个方向走去。

在这段时间里,Zeta开始凭借所知所觉感受来自这个地方所能给予她的信息,
客厅地上的柔软反馈给她Shaw的母亲绝对是一个会生活的女人,空荡荡的房间里毫无声音连前面的人细长的呼吸声也能听清楚,空气里还有一丝丝残余的Shaw最爱的牛排香味,
Zeta迅速处理着这些信息,倒是没有留神,膝盖狠狠磕上放在玄关一条直线上用来置放小物件的矮桌,一声低唔引来了Shaw的注意,她脚下惯性迈了一步顿住,手臂尚且扯着Zeta的手,Zeta身体往前踉跄一下,撞到的腿疼的一弯,伸手抓住Shaw腰间的衣摆,只是一瞬间,Shaw反手抱住她的腰,

Zeta手指过分用力的扯住她衣摆,整个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她胸口,长发拂过她鼻翼,痒痒的扫过她脸颊,Shaw被压的往后退了俩步,后腰直接靠上沙发背,“are u OK?”

Zeta细弱的喘息吹拂着她耳尖,Shaw古怪的偏偏脑袋,听见Zeta有些隐忍的吸气声音:“老实说,并不好,有点疼。”

她们的姿势太像拥抱,Shaw没有抽回手,正准备弯腰去检查她的腿有没有磕伤,却又听见Zeta轻轻地笑,

搞不清楚状况的人!Shaw绷着脸捏紧她的腰仔细要看看她有没有受伤,Zeta的手腕缠上她脖颈,近在咫尺的唇又一次贴了上来,擦过她颊边亲昵的摩挲一下,

也许是她被这张无害的脸迷惑了心神,也许今天晚上她胸口的巨大空洞需要填充,Shaw突然捏紧Zeta的腰身将她拉近,唇瓣微抿一下,生涩的咬上她的薄唇,昏暗的光线下,这张有些惑人的精致脸蛋有着她熟悉到意外的轮廓。

少年的情迷往往伴随着幼稚又可爱的生疏,Zeta想笑却笑不出来,Shaw的吻烂到爆,只知道用牙齿磕住她的唇瓣,甚至不知道怎么伸舌头,但是却意外可爱。

她抬手压住Shaw后脑耐心的等待对方松开双唇,安抚似的探出舌尖勾描着对方的唇瓣,直到Shaw将她柔软的身体压进怀里,松开牙齿试图拿回主导权。

Zeta嗅起来,太像一个人,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夜色,Shaw脑袋迟钝的转动,思绪糊成一团,她只能看见怀里高挑的人微弯的棕眸,感受到发丝扫过脸侧的真实触感。

她感觉到陌生又隐隐约约熟悉的渴望,在转变成一种并不熟悉的渴求。这让Shaw陌生又不安。

Zeta的呼吸交缠着她的呼吸,事情开始往不受控制的方向进行,Shaw清楚这很危险,她压抑着试图推开Zeta,但是她总能在这张漂亮年轻的轮廓上看见另一个人的影子,熟悉的笑熟悉的唇瓣弧度……这,却莫名让她失控。

唇齿间生涩的吻变得异常火热,Shaw突然的进攻性让Zeta也无可适从,对于她们俩来说这都是陌生的。

“你不是一个好的接吻对象……”

Zeta吐息间说道,她T恤衣摆已经被Shaw揉到腰间,唇瓣被Shaw生涩的用犬齿咬住了,如果这是Shaw的生日礼物,那么她也很高兴。

黑暗纵容少年的好奇,情欲才是关押不住的野兽。



可是,Zeta半阖的棕眸猛然印上了人造灯光的冷白,灯光被打开的瞬间伴随着Shaw几乎僵硬失措的动作,

狼狈的俩个孩子迅速分开,才听见一声低哑妖娆的声线不紧不慢地从厨房方向传来:“oh,sorry,看来我对惊喜的定义完全失败了,孩子们。”

Zeta拉好衣摆也忘记腿上刚刚磕疼的感觉了,一边试图掩住唇瓣上暧昧的水渍一边撩着头发寻着声音望过去,就算是再强大的心理遇上这种被家长抓包的情况也会尴尬,何况她并不希望对方对自己第一印象就不好。
但是显然对方的第一印象,好到逆天。

那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美丽到Zeta,忘记了思考她们现在的状态是有多尴尬。

灯光剪影下,那个高挑的修长婀娜女性一身水蓝色v领长裙,高贵又美艳,腰臀际勾勒的线条将她修长的双腿修饰的好似人鱼尾巴,她高高盘起一头棕色长发,雪白精致的脸侧留下一捋微卷的发丝,性感又娇气。

漂亮的有些与环境格格不入的美人弯弯看不见神色的浅色眼瞳,红的危险的唇瓣勾出让人目眩的弧度,“夜安,姑娘们。”

这是Zeta第一印象,之后的印象全部被压制的死死地。

Zeta花了有一会儿的时间才让自己从惊艳中回神,她看了一眼一旁的Shaw,意外发现对方不仅仅像一个被抓包的羞愧孩子,Shaw看上去比那个还要慌张,然而对于她这样一个几乎是不会表露感情和情绪的人来说,这样的表现算得上世界末日才能带来的反馈。

她不留痕迹拭去唇瓣上的水渍,展颜对那位女士一笑,很显然这个年轻的不像有孩子的美丽女人的身份昭然若揭,“您好~”

Root的视线不轻不重扫过一边不敢抬头站的僵硬的Shaw,然后落回这个漂亮的女孩身上,眼眸里的颜色深了几许,比起照片,真人果然还要好看不少呢。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Dani的母亲。”

遇上这种情况也不慌不乱,这个年纪很少见呢。Root唇际的笑意不减,视线在刻意避开Shaw后又落回她身上,眼底好整以暇藏好的冷意被慵懒遮得一干二净,

气氛诡异的安静,Zeta隐隐约约感觉到这对母女间奇怪的气压,她往Shaw身边靠了靠,似乎试图缓解这份尴尬,“Dani和我以为您有约会出去了……”
Root唇角的弧度完美到炫目,她走出厨房气势压人的踱步过来:“这是一个错误的谎话,我只是想给她一个惊喜。”

“抱歉我似乎做了一个十分错误的决定。”

这样的场景十足的尴尬,Zeta被她如此近距离的让人晃神的美丽外表夺去了一部分注意力,Root似乎比她想象中要和善许多,她站在Shaw面前,藕节一样的白嫩指尖点一点她膝盖上不大不小的红痕:“Sweetie,你对女孩子实在太不上心了……拿你的小医药箱来。”

Zeta发现Shaw可以用仓皇失措来形容,她反手扶着沙发背匆忙跑进厨房去找放在柜子里的医药箱,留下自己和她这位美艳的母亲在一起。

“天色已经晚了,不介意在这里住下吧……我考虑得确实……少了一点,家里并没有准备晚餐,冰箱里有材料如果你们饿了,随意……”她侧脸看了一眼从厨房出来的人,“我困了,容我失礼~”优雅点点头,她抬手扶住沙发背转身往楼梯上走去。

Zeta听不出她话语里是否藏着怒气或者危险,但是显然Shaw的反应证明了这位美丽的女士绝不会像她外表那样和善,拿着医药箱出来的Shaw抬头看着她一步一步上了楼梯,就像是被丢进游乐场看着大人走掉的小孩。

“hey,我并不知道会这样,她会惩罚你吗?”少女坐在沙发上,手掌搭在蹲在她身边的Shaw肩膀上,毫不保留地表达出自己的关切,“你还好吗?”

从刚才开始Shaw一直紧绷着脸上所有的肌肉,灯光打在她浓密的睫毛上,连着她轻敛眉眼的细微动作都变得陌生又抗拒,Zeta嗅到了自己的不安,她看着Shaw将消瘀的药贴细心贴在自己红肿的小腿侧,然后开始整理东西。

“Dani~”她叫她一声,手掌抚上对方混血精致的脸,便被Shaw握住,Shaw手上动作停顿一下,终于开口:“这不是你的错……我送你回旅馆!”



Zeta有些不可置信,她皱眉觉得自己可能是听错了,但是随即Shaw松开她的手,起身将医药箱推进桌子下面,拾起掉在地毯上的书包背在肩上就要扶起她。
Zeta手心捏紧沙发边角,她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也并不知道计划在那一步出错了,但是这一刻她感觉Shaw的抗拒和冷漠从未如此明显,她需要理由。

她不想,努力几个月后只是一夜就前功尽弃……









十六岁,应该算成人了。

Root将盘起的长发一点点散下,微卷的棕发凌乱的垂在白皙精致的锁骨上,镜子里的美丽女人看上去有些忧郁又憔悴,她抬手抚上自己侧脸,对着镜子左右看看,细长的眉梢微微一扬,卸了妆褪去鲜红却别样粉致的薄唇轻轻一勾,无害又忧郁的气质瞬变,素颜的女人诡异的妖冶魅惑。

这幅魅惑的表情并没有持续多久,Root便丧失玩下去的动力了,她慵懒的放下唇角,细嫩的尾指划过自己粉致的唇瓣,暧昧的用尖锐的指甲刻进嫩肉中,害得自己因为痛楚微微皱起眉心,然后眼神瞬间凛冽,抬手将桌子上的纸巾扫到地上,

看,这张脸上被不听话的孩子都愁出憔悴的样子了!

监护人泫而欲泣的表情又出现了,她抱臂抬眼透过镜子看了一眼反锁上的卧室门,哎呀,她可是最受伤的那个人呢,真不想考虑等那个不听话的小东西道歉……

那就不听了!

Root毫无心里负担起身摆动长腿特地绕到门后将锁再拧紧,当然,她才没有偷偷竖起耳朵听楼下的动静。

踢掉凉拖踢走地毯上被丢在一边的浴衣,长腿一迈整个人修长的身子就缩上床去,皓腕往床头摸索一会儿找到一本厚厚的黑色漆皮心理学书,她一手撩开额前微湿的发丝支在脸侧,一手缓缓翻开书。

大约看完俩张纸后,卧室门外传来不轻不重的脚步声,Root眼角不动,合上书伸手迅速关上灯,嗯,她在休息。

见卧室灯光突然熄灭,门外的人似乎犹豫一下,Root清亮的棕眸慵懒眯紧以一种十分舒适的姿势躺在床上,安静的似乎能听见门外那孩子握住门把手时加重的呼吸声。

轻轻的敲门声犹豫七八秒响起,Root并没有搭理她,接着又是俩声,监护人眉梢一提,干脆闭上眼睛不去听。

那孩子估计站了几分钟轻轻走开了。

Root这才打开灯继续看自己那本厚厚的心理学书。书页翻动声音持续了很久,直到她在某一页发现单词上被特意画上标记,从床头拿过笔记本她心情甚好的开始最擅长的解码过程,有时候必要的情况下她不得不为这个家运转做一下毕业的小副业……特别是她本行现在不能随意暴露的情况下。

养一个孩子压力确实挺大,何况她还到了最讨厌的时候。

关灯之前惯例关窗,Root下床随手将桌上已经冷掉的牛奶端起来,轻轻抿一口打开窗帘要合上玻璃窗,视线落到窗外时,眼神狠狠一抖,旋即又恢复清冷。

窗外一个修长的矫健少年身影一手攀着窗口一手扶着爬上来的水管,像电影里飞天小蜘蛛一样茫然失措和她大眼瞪小眼。

天冷了,昆虫却活跃起来了。Root的视线仿佛穿过Shaw一样根本无视了她,细嫩指尖摩挲一下杯壁毫不犹豫将窗户拴上,抬臂拉下窗帘转身往床上走去,关灯睡觉,动作行云流水仿佛一切并无异样。

几分钟后,她听不见窗外任何动静,决定把那只讨人厌的昆虫和厨房她费力做好的双人份西冷牛排一样全部丢进垃圾桶,忘到脑后。

再十分钟后,一条人影在月色的投射下悄无声息落入房间,犹豫一下轻轻走过来站在床头观察Root是不是睡着了。


“你弄坏我窗户了?”

她监护人睁开比月光还冷的眼眸开口道。

Shaw侧过脸不吭声,视线无处安放落在床头的空杯子上。

“出去。”

Root轻敛眸子慵懒侧身背对着她,她曼妙有致的身体弧度落入Shaw眼底,Shaw迅速收回落在她大腿上的视线。

站直身体没有动的意思,Shaw唇瓣因为在窗户外挂了很久染上夜晚的寒意变得苍白,眉心拧紧几道沟壑,对监护人的驱逐令第一次无视。

她不动,Root便轻笑起来:“做什么,大晚上不去女朋友哪里睡觉到我这里来,是要我教你怎么正确的恋爱吗?”说话的空挡Root索性伸手开了灯,

似笑非笑的眼眸冷冰冰扫过她全身,床上美若精灵的女人一手撑起上身慵懒靠在床头,修长白皙的大腿相互交叠,左臂环过腹部一副优雅自然的模样盯着她。

Shaw低敛着眉眼,眉心的沟壑依旧深深浅浅。

“我不知道……”

她似乎竭尽全力开口,但是又抵触开口,

“我看见……”

“……”

Shaw捏住手心试图说点什么,却迟迟没了下文,床上的监护人不掩饰她眉眼里的倦怠和不耐烦,Root看上去绝对不是愿意温柔交谈的样子。

“我送她回了旅馆!”她一口气说出来,别过脸去,不知道下一句要说什么。

而她的监护人似乎根本不关心这个问题,Root似笑非笑的弧度更加妖娆,“oh,Sweetie,我不关心你留不留她住宿,她看上去确实是个好姑娘,我只是觉得你们还太年轻不应该带回家来亲热。”

Shaw的胸口猛然起伏,她苍白的唇线缓缓变红润,也许是温度原因,她身上的冰凉气息变得不那么明显,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丝难以估摸的隐约躁动。

不应该?

Shaw抬眼看着她这位高高在上的监护人,脑袋里想起厨房垃圾桶里惨兮兮的俩块牛排,还有她监护人对Zeta说的几乎破绽百出的话。

不应该!

Root突然笑了起来,毫不优雅但是偏偏妖气盎然,听不出任何生气的情绪:“还是真的被嫌弃吻技太烂?”

此一生她都被这个女人牵着走,这时候还尚且意识不到这件事的Shaw茫然着监护人突如其来的翻脸速度,迟钝且后知后觉地盯着她。

“我觉得,你十六岁生日确实需要一个与众不同的礼物……”Root低喃着,掩去眼底清冷的光芒,话语从细软舌根吐出,溜过鲜白贝齿,绕过红唇,染上了一股注定惑人的气息。也许日后Shaw会反应过来,但是现在,绝不可能,这掺了甜腻的话语几乎包裹全部的算计和一时兴起的狡黠,带着Root毫不介意毁掉她的小心思。

谁才会后悔?

——————你说啥?炖肉失败?哼!——————

谁卡h?谁!?你说谁?!

肯定不是我……

后妈为了生日惊喜特地准备的牛排就那么可怜的被用来当出气筒丢进垃圾桶,所以Zeta嗅到牛排味但是后妈却说家里木有吃的(你们赶紧滚开本宫不开心!)

锤宝宝其实看见了牛排……但是……但是……哼!

评论(122)
热度(288)
  1. No.20160418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karma.229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