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源(肖)氏物语 6


啊啊啊啊啊啊啊其实我只是想虐之前让你们在回忆里吃一嘴糖,和锤锤一样溺死在回忆里的美好中。

发糖系列正式开始,我简直良心。

少年锤和美艳后妈根之间终于有暧昧的碰撞了~至于后妈是怎么掰弯小锤子(确定是后妈掰弯的?)以及锤子终于长成可以干坏事的年纪了要不要干坏事这个问题,我好开心好开心的开始提上日程慢慢想了!

流水账一样无聊的回忆内容,但是从现在开始,将进入日常放闪阶段,重点给你们秀一发养成系的暖系日常。

你们不需要吐槽我更新的太慢不记得前一章内容我简单给你们回忆一下是根总回归放到锤子锤子不小心昏迷过去,从现在开始是回忆中逃亡时间段俩人感情升温阶段,就酱~

——————锤锤不小心长成美少年分割线————

八年前,德州

德州边境一个破败的小镇半年前来了一对奇怪的母女,对外宣称似乎是因为丈夫死了又承受不了经济压力所以搬迁到小地方来安居,那是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非常非常漂亮,这个要重点说一下,正是这个原因这对母女才显得如此奇特而格格不入。

在镇上人,无论男女看来,这对母女完全不需要搬离大城市来这个偏僻的落后的牛仔小镇安居,他们相信,如果这位母亲愿意的话,没有哪个牛仔……不,男人会拒绝向她们提出援手,她的笑容那样迷人,举止那样得体,浑身散发着安然温顺又带着一点点距离的高贵气息,连她的眼睛里泛着的光都像是在诉说着整个世界的明媚——即使她身后的那个孩子看上去有多么不想与人亲近。

有传言说哪个孩子并不是这位年轻母亲的孩子,就外表来看,显然这个同样精致地不可思议的孩子身上并不全是白人血统,而且母女的年纪看上去并没有正常母女该有的差距,有好事的人猜测这位漂亮的母亲是被孩子的父亲包养的情妇而已,可能家里出事才安排到镇子上躲一躲,这也合理解释了为什么母亲并不需要工作就可以买下镇上最好的一处房子,而且送孩子去上了相邻镇上最好的高中。

母亲在镇子上一夜之间成为了年轻男子的重点追求对象,无论她是否像传言里所说一样是个避难的情妇,还是真的是拖个娃的母亲,在婚姻爱情观完全自由的地方,这些绝对不会成为男人们停下猎艳脚步的障碍。

但是悄无声息的,她那个送去上高中,每个月回来几次的漂亮孩子,也渐渐成为了镇子上少年少女们憧憬的对象。

记忆闷在燥热之中快要腐朽,长达两年的亡命天涯过程中,Shaw已经长开了,从那个在学校惹是生非的不良女孩变成了修长的少年,她眉眼依旧刻着有些茫然的冷漠,却因为轮廓的深邃变得愈发冷峻,就像是初生的豹子,身上带着稚嫩却勃发的生气,连Root也会在不经意间被这股气息吸引。

比起同龄人Shaw的身高并没有占到优势,但是她常年不变的黑色T恤下包裹的腰身肌肉比起她开始发育的胸部还要惹人注目,那双不打篮球但是却异样显眼的修长有力的手臂因为几乎无可挑剔的肌肉线条变得莫名……吸引人——这里的人,大多数是女孩,偶有女人,这个可以不提。

汽车颠簸着停在了镇前的小广场上,Shaw带着黑色鸭舌帽,帽檐压的极低遮去过分锐利的眉眼,露出漂亮坚毅的下巴轮廓和一双红润如血的紧抿双唇,她抬眼看了一眼回家的街道抬手将黑色背包提到肩膀上下了车,黑色马丁靴压在尘土微厚的路面上发出微小的声响,帽檐下她修长入鬓的眉皱了皱,抬腿匆匆往家里赶,身后即将开走的大巴车里又跳出一个身影,那是个高挑的穿着白色七分裤带着卡其色帽子的粽发女孩,她提一提背包带子往Shaw身边追过来,似乎和她认识。

“Dani?等我一下!”女孩伸手拉住Shaw右臂却止不住她往前加快的脚步,“我的腿麻了!”

Shaw帽檐下的黑眸看了一眼街上路过的行人,又扫过天际昏蕴的夕阳,停下脚步缓缓开口,声音褪去少时的青涩,有些低磁的味道:“我要回家。”

女孩美丽的棕眸弯出漂亮的弧度有意曲解她的意思:“你迫不及待要介绍我给你妈妈了吗?”说着将肩上的背包取下来压在Shaw肩膀上,仗着身高优势举手亲昵的往上提了提Shaw的帽檐露出这人高挺的鼻梁,粉致唇瓣扬起似笑非笑的弧度似乎在揶揄着。

Shaw往后退了退和她分开点距离,低头扒下帽檐转身继续走,却不声不响将女孩的包提到肩头背着,“你不该跑这里来,Zeta。”

女孩白色凉鞋咯到石子儿皱了皱眉毛伸手拉住Shaw的手臂,四处观望着镇上的景色,才发现这个时候镇上人烟稀少,偶尔过去俩个人影看见了Shaw却都是匆匆离开没有要和她打招呼的模样,想一想这位在学校里的模样,也就不难理解镇上的人为什么会这个态度了。Zeta瞥一眼试图和她拉开距离的黑发之人,眼角狡黠一闪开口道:“学校里的人猜你回家这么频繁不像是离不开妈的奶娃娃倒像是家里有你记挂的情人。”

这一句打趣让背着俩个背包的人直接拉开俩人之间的距离,Shaw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伸手指指不远处街角的旅馆:“这家我认识,你住这。”

说完她将背包准备卸下来,Zeta眼角一眯不动声色动也不动,Shaw递背包的动作生生一滞,又似乎退步了背回身上带头往旅馆那边走去:“跟上。”

Zeta双手背在身后一步一步跟上,不紧不慢的开口:“我不知道你住哪里,你把我丢在这儿,我明天怎么找你,不如带我回家吧~阿姨看不出来我和你装样子的。学姐可是话剧社的副社长呀。”

Shaw停也不停推开旅馆灰色满是污垢的玻璃门走进去,满脸胡子的老板坐在柜台后面举着酒瓶被吓了一跳,也许是多年没有生意所以有些不适应,待看清楚来人,也不站起来道:“Dani?你妈妈要找Alex吗?他已经去了。”

Alex是老板小儿子,镇上最好的修理水管的家伙,也是Root最猛烈的追求者之一,Shaw摇摇头提提背包示意要开房间,老板有些疑惑她为什么要开房间,才注意到她身后跟进来一个漂亮的长卷发女孩,脸上疑惑未退又多了一份惊艳和了然。

“哦,我得说你妈妈不一定会同意的。”他放下酒瓶抽过登记表,抬眼看了一眼Shaw,又看了一眼Zeta,又嘟嚷一句,“没准也会同意。”

Shaw把背包压在柜台上帽檐压了一下就转身要离开,Zeta伸手拉住她:“我不喜欢旅馆~”但是这一次,Shaw没有停下来,她推开门丢了一句话就走了,“明天我打电话给你。”
老板脸上的狡黠还没来得及褪去,似乎意识到自己老不要脸的想歪了,赶紧低头。
看她的身影匆匆消失在转角的夕阳余晖下,Zeta略微意外的皱眉,转身似笑非笑的支起胳膊压在看上去脏兮兮的柜台上,眉梢压着抗拒慢悠悠的询问:“Dani的妈妈似乎对她很严厉~”

老板拍下登记表抬头呼着酒气笑:“你是说May夫人吗?哈哈哈,看来Dani没有和你提到她有一个貌美如花性格又好的美人妈妈~这边,我带你去房间。”

Zeta不留痕迹抽回手拭掉上面不存在的灰尘,心底痒痒的不安分的好奇开始滋生,她回头看了看微暗的街道,莫名的笑意爬上嘴角。

Shaw进门的时候鞋子似乎忘记了脱,直接踩在地板上速度不减的穿过玄关,楼下一点动静也没有,灯光也没有,她只停留在楼梯间和厨房的过道上一下,便随手扔下背包,一手撑着楼梯扶手一跃而过上了楼梯,

也就十几层的木板她几步就迈完了,然后有动静进了她耳朵,Shaw站在楼梯口顿了顿抬腿往溢出灯光的Root的房间走去,隐隐地说话声透着门不太清晰,她手掌压住门把转动推门而入,身上的尘土气息立刻闯入这个不大却整洁典雅的女性房间。

映入眼帘的是Root床头暖橘色灯光下披着温馨气息的双人床,然后,就是床上几乎全裸的女性白嫩如玉的美艳身体……

Root整个人似乎刚刚从浴室出来头发还是湿的,浴巾丢在床脚的地上,褶皱和扭曲的纹路透着暧昧的暗示意味,她横趴在床上露出白嫩如羊脂般的背部,双臂撑着床一手对着笔记本正在敲着字,另一只手举着手机在耳边说着话,漂亮的蝴蝶骨从背部凹下去的美丽线条俩边凸显,就像是那地方原本长了翅膀一样,那条美丽性感的线条在她腰臀处划过一道惹火的弧度隐入丝滑的黑色布料中,一条丝绳堪堪挂在她漂亮的胯骨处,黑色的小内裤紧紧包裹住她挺翘的臀,留下一双笔直修长的白嫩长腿,不安分的交叠着晃荡着,

Root的反应快得吓人却也惊人,Shaw带着新鲜的尘土气息冲进来的时候,她迅速抽过身边的枕头,接着她发现了进来的人是Shaw,便慵懒的停下了遮掩身体的打算,继续和电话里的人调笑,湿润带着水汽的美丽棕眸眼角带着年月给予她十足的妖媚,巡视又有几分轻恼地扫过Shaw脚上满是尘土的鞋,甩了一下肩膀上半干微湿的长卷发,性感得就像是美人鱼一般,似乎完全不介意自己几近全裸的出现在Shaw面前。

“不,我的意思是谢谢你,这是这个月第二次麻烦你过来帮忙了……水管可能需要翻修了……你说的没错……明天晚上吗?……嗯……”

Shaw的视线游过床上的人每一寸肌肤,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在做什么,她迅速关上房门然后捡起地上的浴巾,别着脸走进浴室给挂上,看了一眼有维修印记的洗手台,顺手将Root一堆散乱的瓶瓶罐罐护肤品化妆品慢慢整理好,

这期间Root一直在打电话,内容显然已经开始到晚餐喜欢哪一家餐馆或者哪一道菜上了,她不清不浅的语调就像是浴室里残留的暖香气,在Shaw相比较完好无损的感官世界不停的消磨着她天生容量不多的耐心。

她洗洗手脱下鞋子赤脚从浴室走出去,眼睛特意避开床上的女人,拎着鞋子往门外送,却被Root叫住了,

Root挂了手里的电话随手丢在床头的桌子上,合上笔记本一手支着脑袋道:“我没接到你要回来的电话,这个月你回来俩次了。”

Shaw想了想,转过身丢下鞋子也不抬头,慢悠悠道:“社会调查,回来找材料。”

Root眼底勾勒着迷幻的暖色,静静盯着她帽檐下漂亮立体的鼻梁看了一会儿,然后似乎放弃了探究她回来的原因,侧过修长光裸的身体抬起羊脂般的左臂勾勾手腕命令道:“过来。”

Shaw顺从地走过去,帽檐压着看不见那双墨黑的眸,Root便伸手扯一下她衣摆,曲线优美地小臂就在Shaw视线里等着,Shaw迟疑一下伸手握住她的手腕,Root轻轻用力将她拉上床来,猝不及防的人儿狼狈抬腿分跨在床上女人腰侧,身体一弓精致的脸就对上女人胸前不算傲人但是形状可爱的雪白软肉。

Shaw算是僵住的,比起在学校撞到储物室取东西的男生,不小心看见他怀里的裸女情色杂志,直观立体的震撼比她想象中要大……她才不是会对着女人胸部呆住的那一类痴汉,但是就是有一些地方不对,她甚至憋着一口呼吸险些忘记要喘气。

她这位毫不在意自己全裸的监护人抬手掀开她的帽子,随手丢下床去,调整了姿势就像是美女蛇一样缓缓蠕动腰身变成仰面躺下,双手撩开她额前的碎发,看着她缓慢憋红脸,眉梢扬了扬似笑非笑,“声音变了~我要考虑把你留下来了,不然养孩子的成就感快要被寄宿制抹杀了。”

Shaw抖了抖浓密的睫毛,似乎抗拒着不愿意抬头看她,不等她再说话便扯过枕头压在她胸前这才喘了口气,抿着嘴巴侧脸不吭声,双臂尴尬的撑在Root脸侧,小心翼翼不压着她海藻般散落的长发。

Root似乎一直把她当成那个只会顺从她穿上幼稚恐龙睡衣的小孩,Shaw鼻翼满是对方身上馥郁的体香,眉心却皱了起来。

她不说话,Root便一直好整以暇的打量她的眉眼,白嫩的指尖点在她眉骨处,顺着她修长的眉摸索上鬓角,又顺轮廓滑落到唇瓣,有些尖锐的指甲勾了勾她唇瓣的纹路,拇指压在她下巴上揉了揉,食指辗转几番离开她红嫩的唇瓣,搭在她高挺的鼻梁上,不安分的摩挲,换来Shaw脸上痒痒地触感。

Root看着Shaw鼻梁狠狠一皱,可爱的纹路被压在指尖,便不由自主笑出声来,手掌干脆捧上她小小的脸揉了揉:“这次待几天回学校?”

Shaw始终不愿意抬眼看她,低敛着一排漂亮的睫毛回答:“不清楚。”

Root似乎感觉到她的情绪不对,也没准备继续问,却耸起挺翘的小鼻尖微微起身去嗅她脸侧 ,那张极其美丽的容颜凑得极近,呼吸吐出来的淡雅香味钻进Shaw鼻翼,黑发的少年克制住想往后躲的动作,任由身下的女人这样暧昧又危险的嗅着。

脸颊被突然捏住,Shaw眉心狠狠一皱,像个警惕的小豹子一样锐利的眉眼下意识盯住动手的人,对上Root近在咫尺美得素雅的毫无修饰的脸……

Shaw晃神,记忆里Root的美貌不停的刷新着高度,即使这已经是他们在一起生活的第十个年头了,岁月根本没有从她身上带走什么,随着年月的逝去,这个人眼角虽然多出几道细看才有的笑纹,却为她愈发慵懒危险的气质掺进了几分妩媚和成熟,她正是美艳绝伦的年纪,就算是藏在这个落后的小镇也掩盖不了肆意张扬的魅惑,举手投足都是一股风情,如同带着露珠的娇艳玫瑰。

“你和同学一起回来的?”这朵玫瑰危险的启合着粉致唇瓣,眼底藏得极好的探究却还是流出八卦的意味。

Shaw拧眉不动声色想把自己的脸从她指间抽出来,小动作被识破颊肉被捏得愈发紧了,她不适应的眨眨眼,开口解释:“一起找材料的学姐。”

Root棕色的浅瞳里倒映着她的脸,修长的脖颈在灯光下泛着珍珠色的光,唇瓣勾起细小的弧度,眼底因为Shaw下意识眨眼睛的动作不小心泛滥出一种名为母性的光芒,

Shaw熟知她的大部分状态,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感觉汗毛从背后都竖起来了,果然Root手上没轻没重的揉捏起来,那张向来美艳绝伦的脸上挂着格格不入的母爱光芒,嘴上却不停的八卦着:“你要带同学回来做客吗?可是我只会做牛排她会不会嫌弃?这是你第一次带朋友回家呢!”

然后似乎想到什么她终于松开手半抬起上身,伸臂去勾丢在一边的手机,动作牵动锁骨凹出性感的线条,Shaw眼神垂下去,警惕得发现压在她胸前的枕头正准备往下滚落,脸上线条一绷赶紧伸手压住,谁知道腰力本就不好的女人直接被她压回柔软的床上,伴随一声细微的娇喘。

Root不明所以的看着她,Shaw僵硬着身体抽回手,四肢就像不协调一样不知道接下来怎么放,只好侧过脸不去看被压回床上的女人。这算是她最大胆的一次动作,就这样把这个女人压回床上,但是有一瞬间Root受她控制、被压制住带给她的感觉,有些奇妙。

“如果你明天带她回来做客,我就要推了Alex的约会~这是很重要的事情,你第一次带客人回来。”Root一只手勾住她衣领一只手撑在身下,微微起身告诉她这件事情对于一个监护人来说多么有成就感。

但是Shaw听不懂她口气里藏着的兴奋,她只是皱眉:“Alex?”她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这个人就开始和修水管的开始约会了。

趁着Root松手的空档她迅速离开Root身体上方,有些狼狈的爬起来去给这女人拿浴衣,从柜子里拿出此刻她最需要的道具后Shaw听见Root坐起身随意地回答:“免费维修服务,这是适当的报酬而已。”

几乎赤裸的女人撩开颈间长发的时候身后披上微厚的浴衣,一双颜色健康的修长手臂环过腰身给她系上衣带。对于这个动作,身后的孩子只是尴尬的轻声解释:“天凉。”

止住唇角会惹她不快的笑意,Root整理一下衣领将春光好好收好,才回过头准备去拿手机。

“什么时候带她回来?”

Shaw站在一边,静静看着她撩开发丝的妖娆动作,莫名已经开始抗拒去想起谈话内容的主人公了。
她生硬转过话题:“楼下门没有关,你卧室有没有反锁,锁坏了吗?”

Root十分认真的想了想,将窗户关好回答道:“忘记了应该是。我以为Alex会帮我关好。”可是他并不能锁门啊。

Shaw眉心锁起,Root答不中要点是有原因的,她不必费力去思索这个城府极深的女人在想什么,也不需要有挫败感,惯性顺从这个几乎可笑的答案。

“晚安。”她捡起地上的鞋子,决定终止这场谈话。

Root又出乎意料喊住了她,Shaw回头的时候,她靠在窗户边,似笑非笑的撩开耳侧痴缠的发丝,“那个女孩用的香水我不太喜欢。”

Shaw顿了顿,抿唇敛着眸眼,不知道是何意味点了点头。

她退出去合上房门的时候似乎听见了Root低声轻笑,似乎嘲笑她的仓皇逃避。

逃避什么?什么都没有而已。

————我不知道她们俩现在咋变这样憋问我————

以及我知道你们需要的狗血但是苏点棒棒的插足环节,相信我,任何第三者第四者第n者的出现只不过是无良某苏为了加快坏事进程的催~化~剂~

即使我知道你们不喜欢看我长篇大论的bb我就是要bb,不为啥,怒刷存在感,你们知道不产肉之后我在后宫被皇上们冷落多久了咩?(做作水袖哭)有本事来打我啊~

评论(112)
热度(293)
  1. No.20160418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karma.229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