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源【肖】氏物语 4

    大晚上勤劳的我就放弃早睡过来了。

 

 

———————————————你还记得我吗?————————————————

 

 

现实时间。

 

 

Shaw接到任务的时候正站在公园左手拿着热狗右手拿着可可,盯着一对又一对情侣或是三口之家带着宠物玩耍,太阳有点大,她眯眯眼睛感觉口袋手机震动了几下,将手里的最后几口热狗塞进嘴里,她随手在外套上擦擦手就掏出手机,

 

“Shaw?你在哪?”

 

是她那个新搭档Cole。娘里娘气的绝不会错。

 

嘴巴里的热狗还在,她含含糊糊不情愿的回答:“什么事。”

 

“新到的任务,明天晚上有一个巴西的商人飞到纽约,上面给了坐标的行程我待会发给你,在他离开纽约之前要拿到他手里的一个U盘,上面不希望他活着离开纽约,具体的行动时间你看完之后我们决定。”

 

她把可可的杯子丢进路边的垃圾桶,转身左手插进口袋走向公园出口,“我待会去你那边,就这样。”

 

 

不等Cole回答她已经挂了电话,犹豫了一下,掏出另一部手机拨通了其中一个号码,响了三声后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响起来:“Sameen?”

 

Shaw顿了顿嗅到他口气里奇怪的慌张,等了一下回答:“我又有任务了。”然后对方沉默一下,开口道:“待会儿Mr.Reese会回来,你今天晚上回来一趟。”

她走过街角的时候下意识看了一眼摄像头,黑色的眼睛堆砌着干净纯洁的璀璨,像是透过摄像头看着谁一样,然后缓缓移开眼神重新找寻身下的路和自己的影子。

 

她已经忘记这是第几个不好的习惯了。

 

 

 

 

那天晚上,当她从Cole哪里出来坐着最后一班公交车来到Finch暂居的酒店时,街角那家卖可可的店铺已经关门了,这是很罕见的事情,她站在门口,从口袋掏出剩下的钱然后对着店门摇摇头,转身回到酒店,潇洒的把手里的硬币丢进垃圾桶。

 

那是她最爱的可可店铺,她记得几个月前她刚刚买到第一杯可可时嘴巴里怀念的味道,也许店面明天也就不开了,她进电梯的时候想起收银员神秘兮兮的告诉她老板已经要离开纽约了,谁会想到离开纽约呢,尽管它湿冷又不友好,太大太寂寞。

 

     对吧,谁会呢。

 

 

有人会,

 

Shaw带着一身的情报回到她理论上的家的时候,目光直接穿过客厅锁定Finch慌乱的动作以及他笨拙的试图掩盖什么的样子,她顿了顿,看向了Reese,他总是在她这边,然而Reese错开了她的眼神。

 

她把冰凉的手从口袋抽出来,走到桌边拿起显然是为她准备的热咖啡,放松的绕到桌后坐下,等待长辈的开口:“我可是饿着肚子过来的,怎么,你们不打算和我说些什么?”

 

Reese捋捋整洁的袖口坐在她面前,认真的好像在通知她bear必须去打预防针一样,Shaw勾起的唇角缓缓放下,侧过脸去,咖啡在手里,温度却奇怪的冰凉。

 

等会儿开口吧,

 

她眼睛失了锐利,透着不太清晰的雾气。

 

她已经知道了。

 

那台Finch没来得及合上的笔记本,上面那个人侧脸的嫣然一笑。

 

 

 

 

“Root,回来了。”

 

 

 

 

 

 

“Shaw!?你在做什么?”Cole的声音从耳机里炸开,Shaw猛然回神,身侧被人撞了一下,她退了开手掌抚上吧台,嘈杂的人群和劲爆的音乐还有酒吧里流动的荷尔蒙气息,让Shaw有些眩晕。

 

“你状态不好?你没事吧!”Cole小心翼翼出声,紧张和担心不明而喻,Shaw要了一杯冰啤,一饮而尽后指尖点点额间,试图揉开那处扯着神经连着她思想的疼痛,然后她低低的开口示意小搭档不要担心,“只是宿醉而已。没关系,给我一下坐标。”

 

Cole沉默了一下:“你走神了太久。”

 

是吗?Shaw摇摇头,为了伪装烫得微卷妩媚的长发在露背短裙后慵懒性感的摇晃,昏暗暧昧的光线打在身上,Shaw浑身上下都是妩媚危险的性感。她躲开试图凑过来的男人,低头查看手机,上面至于一串代码,那是他们交流专用,已经透露了她应该去的地方。

 

 

“小心一点,我总感觉有些不对!”

 

 

Cole喜欢谨慎小心,都是Shaw觉得今天晚上的他未免太过小心。“relax,我和你,都是专业的。”她摇摇头,妩媚的从身边的人一笑,风情万种的离开座位穿过扭动的人群往卫生间走去。“除非这一个晚上都是意外。”

 

 

 

她打开隔间的门,迅速将包里的夹层翻开,一把袖珍但是火力十足的Glock17被拿出来,Shaw撩开裙摆将枪绑在大腿根部,手机里来了新信息,Cole给她发了新坐标。然后她将高跟鞋脱掉,合上马桶盖踩上去,伸手在上面的通风口摸索一下,掏出提前运进来的一小包有趣的东西。

 

俩分钟后她按下冲水马桶打开门,走到镜子前面撩了一下长发,对着镜子补了状,门外走进一个摇摇晃晃的踩着高跟鞋的女人,她手里还端着一杯鸡尾酒,喝的醉醺醺的眼睛弯了弯,似乎想要打招呼。Shaw回头率先绽开笑脸:“hey,甜心。”

 

女人眨眨眼有些迟钝的反应了一下,迷迷糊糊的正要回应这个莫名其妙的招呼,Shaw伸手拿过她手里的酒杯:“我觉得我应该帮你一下。”看着女人的眼睛眯出狭长的弧度,捏上女人手臂的右手突然绷紧肌肉猛然对着女人后颈击下。来不及发出一声声音女人就软倒了,Shaw将酒杯放在洗手池上抬头看看门口确定没有人进来后迅速接过女人软绵绵的身体,踹开她刚刚待着的隔间门,把女人放在马桶上坐着,然后关上门重新整理一下自己后,端着杯子出了去。

 

 

 

酒吧光线昏暗,Shaw端着杯子贴着卫生间出来的走廊一直走,避开一波波醉醺醺的人,眼神在舞池和台座之间转悠一圈,瞥向另一边右手边的走廊,那直接通向楼上包厢,而她的目标就在哪里。她脚下悠悠闲闲的走向那个方向,

 

“Shaw?他开始移动了。不行,信号被干扰了,该死!”Cole罕见的骂声从耳机那边清晰的传递给Shaw他现在的焦虑。Shaw皱皱眉,Cole不可能会跟丢人,但是她可以原谅他这次失误,现在她得好好安抚一下她的搭档。

 

“哦,这可不是好消息,我得解决俩个人呢,等我一下。”她压压耳蜗的内耳机,脚下就好像打晃一样扶着墙往那边的走廊里走,不出所料被守在一边的一个西装男人拦了下来。

 

“小姐,不好意思,上面被包了。”他拉住Shaw双臂,眼神落到女人光洁白皙的高耸胸口,咳咳嗓子又看着女人醉醺醺的美丽眼睛,丝毫不肯让步,Shaw眯眯眼睛,脚下一晃扑进男人怀里,保镖往后退退,旁边的另一个西装男人挑挑眉继续看向场外,警惕的盯着其他想要靠近的人。

 

 

杯子里的酒撒在男人西装上,漂亮的异域美人也扑在他怀里,柔软温热的身体带着女性香水的味道,“sorry,我,我在找···卫生间。”女人说话的时候带着鼻音,微微性感,保镖尴尬的环着她,“卫生间在那边,不好意思小姐你真的得···”

一把枪抵在他腹部,冰凉的枪管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寒气,打断他最后的驱逐令,怀里的女人丢下空杯子,轻轻道:“我知道啊,你看,我把你衣服弄湿了,我需要帮你。”这声音里哪里还有醉意!

 

男人一声低唔,同伴不明所以回头,却看见他被醉酒的女人推到暗处的墙上缠绵的吻着,挑挑眉轻浮的吹个口哨,“hey,我不想打扰你们,但是你还有工作。”他走过去,“让这位漂亮的小妞回舞池吧。”

 

接着墙上闭着眼睛的男人软软倒在地上,他才惊觉不对,掏枪的动作被枪支上膛的声音打断,女人轻轻的请求声音带着揶揄:“sorry,你介意得帮我一下吗?”

 

 

 

与此同时,蹲在顶楼的Cole满头大汗的不停敲打着面前的俩台笔记本,一台状态尚好还显示着Shaw的光标不停的往四楼移动,另一台早已一串乱码,荧光色的乱码不停的刷新着一层又一层,Cole觉得自己几乎是被人贴着脸狠狠的打了一耳光,显然,对方毫无顾忌的黑了他的笔记本,而且,他完全无可奈何!

 

他几乎忍不住要砸掉笔记本的冲动,但是Shaw需要他的帮忙,黑进他计算机的人不知是何身份,是何目的,会不会对正在自信任务的Shaw产生威胁。尽管他出于某种隐私考虑并不想和Shaw承认自己的无能或是失败,但是这毕竟是任务。Cole不得不眼睁睁看着笔记本被彻底黑掉束手无策,然后咬着牙试图告诉耳机那边的Shaw,因为不明攻击任务中断。

 

但是,让他浑身冷掉的是,Shaw的通讯,彻底断掉了!耳机那边不知何时早已毫无动静了。

 

 

 

 

Shaw轻轻踢开虚掩的包厢门,却讶异的发现空无一人,她检查了手机,最后一条Cole发过来的信息显示十分钟前他们的目标消失在这个房间,如果有异动Cole应该第一时间发信息给她或者直接通知她,然而后知后觉的Shaw歪歪脑袋没有听见耳机里任何异动,不清楚Cole那边出了什么事不过她顺其自然的归类为Cole终于出现技术失误了。

 

组织一流的笔记本专家也不过如此,除非是Finch或者那个女人,否则Shaw都是可以原谅对方的失误的,毕竟只不过是小角色,Shaw不加思考的相信无论是她认识的俩个顶尖黑客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完虐她可怜的小搭档。

 

没有Cole絮絮叨叨Shaw觉得还轻松一点,即使危险未知,总算不需要在一个人的监视下刻意隐藏实力。她眯眯眼睛走进屋子绕过沙发摸上小吧台后面的酒柜,从Hersh哪里学到的东西只能小心翼翼的用这种感觉确实不太好受。

 

第六感告诉特工这里有鬼,即使最高档的包厢也不应该出现这种每个柜子都简洁毫无灰尘的模样,然后她看见了最左边的酒柜上侧面有一截拇指痕迹,看上去新鲜无比,顺着柜子侧面看过去一处小小的异样暗色凸起引起了她的注意,Shaw不假思索伸手扣住那处凸起,指尖微微用力嗑哒一声拔出一块巴掌大的密码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目标太过匆忙,密码锁根本没有锁上,按键上还有水汽。

 

Shaw尝试按了按绿色的开启键,可惜房间安静得可怕,根本没有电影里出现的那种气阀门打开的声音,Shaw翻个白眼丢下密码锁,不得不继续寻找暗门的存在。

 

多谢这些年特工的敏锐感官,地毯上昏暗的光线下几块小小的凹陷吸引了Shaw的注意力,好像是女性高跟鞋用力踩下的痕迹,很难轻易发现,从沙发处不轻不重的隐向酒柜左边,Shaw撅撅嘴唇,抬眼四处看看,然后鼻翼呼出一口气似乎对什么妥协。她直起身脱掉碍事的名贵高跟鞋,赤脚踩上地毯,把枪绑回大腿回到酒柜旁边,手掌微微拂过酒柜侧面,便贴上红木制的隔板猛然用力,胳臂上肌肉线条隆起,Shaw没费多少力就发现酒柜松动了。

 

 

大概俩米高的暗门出现在酒柜后面,一排楼梯通向里面看上去明亮的暗室,Shaw立马拔出枪小心走进去。

 

 

可惜,她还是来迟了。

 

 

Cole慌张的用拯救回来的通讯联系上Shaw:“Shaw,任务中断,有第三方势力介入,我们被黑了···”

 

Shaw听起来冷静如常但是隐隐有些压抑的声音打断他:“人已经死了!不是我动的手。”

 

确实不是她动的手,Shaw垂着枪站在电脑桌前,目标已经安安稳稳的趴在桌子上了,一枪爆头从后面击中的。

 

鲜血和白色的脑浆和在一起浸染了桌上一大块面积,目标的左手还搭在一台开启的笔记本上面,右手死死攥着什么形成一种奇怪的握姿。

 

对方下手狠辣而且行动迅速,Cole的失联不是意外。Shaw缓缓环视房间,这样隐秘的暗室连信号都能隔绝,对方却可以轻轻松松不需要武力潜进来抢在她前面杀掉人又全身而退,只有俩种解释,一种是对方就是目标身边的人,另一种就是对方是比她还专业的特工,而且,如果是一个人,至少黑客技术完虐小Cole。

 

Shaw觉得胸口憋闷,这是第一次她在专业上被别人,一个完全没有头绪的人,比下去。

 

她抿唇听着Cole不正常的呼吸声,将注意力转回来:“我找找有没有剩下的东西。”

 

她迅速翻翻目标身体和口袋,确认除了钥匙空无一物后看了一眼目标左手搭住的笔记本,将他左手拿开一块小小的U盘安静留在笔记本接口上。这是他们的任务目标,而显然,先下手的那个人并没有选择拿走它。

 

Shaw不确定对方有没有对U盘动过手脚,于是她皱眉看着笔记本桌面缩小的光标,她并没有Cole对于任务的那么多好奇心,但是这有一种魔力,催促着她告诉她她可能需要打开U盘检查一下。

 

任务需要。

 

她告诉自己,

 

Cole在询问她有什么异常,Shaw开口否决,然后迅速打开U盘,里面密密麻麻的文件夹各类无关标题看不懂的标题都有,Shaw皱皱眉随手打开一个Hit list文件夹,大致浏览一下发现大多是被囚禁的犯人或者人质什么的接受审讯的照片,照片上还标有名字和日期。

 

她下拉了一段正准备不耐烦关掉取出U盘,眼神却像是被猛然抓住一般盯住倒数第三行三张照片,原本冷漠的黑色瞳孔紧紧收缩一下又扩张,冰冷的脸部轮廓逐渐破碎。

 

她的手不受控制点开图片,图片显示时间大概是一年前,里面的人名字是May。

 

那是一个漂亮到初见可以让人晃神的卷发女人,安静坐在审讯桌前面,审讯桌眼熟的让Shaw陌生,女人唇角的弧度也让她陌生,纵使隔着冰冷的屏幕,Shaw却感觉到那双记忆里重合的榛子色眼睛穿透屏幕带着漫不经心的虚假笑意看着她。

 

特工身体缓缓后退,从胸腔被一股无形力量猛烈攥紧的窒闷感中恍恍惚惚感觉有些滞顿。直到这股突如其来的滞顿感慢慢消散,Shaw才恍惚慢慢点开剩下的俩张照片。

 

第二张是女人受训的照片,被拷在椅子上仍然带着肆无忌惮的微笑,长发微微凌乱,西装外套已经被脱掉,露出消瘦的白色衬衫下看不出多少肉感的身形。压抑的光线下她领口微微的汗渍不太明显。

 

第三张女人则是接近半裸,身上青紫痕迹遍布白皙娇嫩的肌肤显得触目惊心,从专业角度看,受刑是接近最严酷的一种,一般是用来对付间谍或者恐怖分子的,她被吊在墙上,长发已经湿濡的贴在脸侧,唇瓣久久不变的微笑终于褪下,可是从涣散的瞳孔里,仍旧透着不曾削减的漫不经心和蔑视。穿过时空,将特工缓慢的笼罩在她散发的死寂气息中。

 

 

 

Shaw手掌猛然乱压上目标的身体,错开眼眸,额上早已冷汗连连,她一把拔掉U盘攥在手心,指节泛白直到有一丝血迹从受伤的手心溢出来,才后知后觉放松一点。

 

Cole惊慌失措的声音不停的回响在耳蜗询问为什么她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复,Shaw站在暗室,胸腔里心脏搏动的回响越发让她有些眩晕,她甩甩头,声音透着一丝透支的黯哑:“我这就出去。”

 

 

眼角扫到目标攥紧的右手,微微迟疑一下,Shaw慢慢伸出手去。

 

 

 

 

 

 

 

 

“下面有人来了,从窗户走,我现在在楼下等你。”

 

Shaw匆匆穿梭在四楼走廊中,Cole气喘吁吁的声音并没有打乱她的步伐,赤脚踩在地板上除了冰凉的弊端外,不仅可以让她恢复一下注意力也可以尽量掩饰她的行踪,身后杂乱的脚步声零零碎碎大概有七八个人的模样,Shaw快步闪身到窗户前面,掏出另一只大腿上缠绕的小工具——一串尼龙绳索,将一头直接卡在窗户边的栏杆上,手中枪柄猛然一砸玻璃,哗啦啦的碎玻璃声音吸引来追赶者的注意力,Shaw掀起裙摆猛然坐在栏杆上背对夜风,手臂直直对上走廊尽头的几个已经从暗处显现出来的人影,Glock17扣动扳机的瞬间,她身体后仰一手将绳索另一头固定在腰上的安全锁上,毫无顾忌的从四楼坠下。

 

 

风声呼啸从耳边吹过,下坠的身体猛然被绳索拉住,Shaw反手解开腰上的安全锁,从大约离地面一米多的高度安全落下,街角一辆熄着灯的吉普车猛然甩尾停了下来,车门被打开,Cole的脸从里面探出:“上车。”

 

Shaw跃上吉普将车门关上,Cole一踩油门吉普飞驰而走,绕过三个街区贴着阴影地图走了二十分钟后,方才减速正常行驶。

 

 

车厢里气氛沉默,Cole小心翼翼瞥了一眼闭着眼睛的Shaw,她长发凌乱,手里仍握着枪,一副恍然迷茫的模样。

 

也许是出于愧疚,他突兀的开口:“对不起,我没有想到有人会那么狡猾的破开我的防火墙···”

 

Shaw抬手阻止他说话,左手一挥一样黑色事物丢在他腿上,一小块U盘安安静静的弥散着不轻不重的血腥味。“东西老规矩,你拿去给上面。”

 

不清楚她是否是为了任务失败而生气还是自己无能而生气的Cole默默的选择闭嘴。Shaw从来不是多话的人,也不喜欢多话的队友。

 

 

 

车子停在Shaw往日下车的路口时(出于绝对的隐私Shaw从来不愿意透露自己的住址),Cole惯性提醒她一句:“注意休息,你今天晚上的状态,很差。”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Shaw并没有象往日一样潇洒的开门摔上车门离开,而是依旧静静地坐在副驾驶。

 

Cole意识到她想要谈什么,于是他也不催,慢慢耐心的等待Shaw开口。

 

终于大概在几分钟后,Shaw微微倦怠但是依旧危险的声音闷闷的响起:“你知道什么,关于,这个U盘?”

 

 

Cole是危险的,他总是不愿意老老实实地当一个该当的杀人任务机器,从很久以前Shaw就意识到这个搭档以后会是个麻烦,但是Cole却在此刻,显得十分有用。

 

也许惊讶一向对组织和政府毫无感觉和好奇心的Shaw会主动询问关于任务的事,Cole有些没有适应过来,但是他还是迅速的回答了。

 

“你知道今天晚上杀得是谁吗?”

 

 

Shaw望着窗外不予理睬,

 

Cole解释道:“我查的没错,他是我们的一员。”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照片里面那些审讯室为什么那么眼熟,为什么那些审讯的伤痕她第一眼就能判断级别和形式。Shaw闭上眼睛。

 

 

“应该是半年前通知任务牺牲掉的哪位,他是潜逃了,如果我估计没错,U盘里是他带走的机密信息,甚至是组织在追杀的人的名单。”

 

 

“我还没有弄清楚他回来的目的,但是上面已经让我们出手了。没关系,U盘三个小时后会有人来拿,我有时间做备份,等我查出来了我会再解释给你····”

 

 

“住手吧。”Shaw睁开眼睛冷冷瞥了他一眼,然后打开车门迈下去,回头看着Cole,黑眸里看不清神色,“你会害死你自己,所以在上面发现之前,住手最好。”

 

Cole反应不过来她是不是在关心他的生死,或者是害怕他连累自己,但是未等他反应,Shaw摔上了门,转身融入车流中。

 

 

她手心里,紧紧捏着一张被血渍和汗液浸湿的纸条。

 

 

 

 

 

 

 ——————朦月已起,夜色回归墓地——————

 

 

这是现实时间,也就是说,大家应该猜到谁已经强势回归了,Shaw又会回忆到什么?Root又将以什么样的阴谋形式降临Shaw身边?记忆里无害的Root又会怎样以一种血腥疯狂的形式正式宣告Shaw她绝对不是天使呢?

Root的阴谋到底围绕着什么?Shaw是否只是棋子,或者只是回忆的一块无关重要的板块,还是她即使知道结局也要孤身回归的宿命纠缠?

谁比谁冷血?谁能看清谁?

 

 

 

我挖坑,你快跳啊,你跳啊,你还在等什么~!?

 

 

 

 

 

评论(94)
热度(226)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