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这个是虐

事先说明这是我坑掉的虐,因为太虐得设定写不下去了拿出来给你们看看,因为舍不得坑大概以后可能也许会填坑所以先给你们尝尝鲜。


估计有的人能看出来虐点可能藏在哪里……我最近怎么老是作死。


——————————虐文不适合我————————



       她记得的时候,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嗯,笔记本暗淡屏幕右下方的数字显示距离第四天开始还剩下三分钟的样子。黑客小姐纤白的指节敲着键盘,笔记本屏幕的暗光照在她美艳的脸上竟然有一种惨然的慎人感觉,事实上这有点像她现在的状态,确实。Root第一次不得不承认这次她在编写的程序有点棘手至少现在她还在不停地改来改去。    


   不远处的床上一个人影从黑乎乎的一团中冒出来,然后床头灯被打开,橙色的灯光照在那人不耐烦的冰冷轮廓上竟然溢出一股温热的暖意,黑客抬头跳跃性的有些惊诧选床头灯的人的眼光……不过没关系不是Sameen就是她,这个她们俩共同的爱巢(她一厢情愿的叫法,Sameen并不喜欢)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她们挑的这一点Root隐隐约约还记得。      


 她在走神儿的空挡床上那人一脸冷漠甚至是不耐烦,刚刚睡醒的低哑声线性感得难以想象,不过语气可是相当不好:“你能把那玩意关上吗?或者滚出去敲它!” 


      Root推推鼻梁上的黑框眼睛声音自动染上一抹化不开的甜腻:“oh,Sameen我忘记问你为什么我的桌子被搬进卧室了,难道这不代表你希望我待在你视线里多一秒?”然后那人果然皱起眉,一副火大的模样,就好像她们多年以前初识一样,她这样特地的惹火她,她这样黑着脸反唇相讥,这让Root觉得时间和年月并没有将她们之间的新鲜感抹去……这对爱着床上那人几乎毫无自我的黑客来说是好消息。 


      “我说我讨厌你在我睡觉的时候敲来敲去你听不懂?”但是今天晚上那人的脾气似乎伴随着少有的起床气,这罕见得有点像Sameen Shaw连续俩天没有吃到牛排却并没有任何不满,实在是太少见了。 


      OK,当她用这种口气说话的时候就证明不能再挑衅她了,这是和特工生活了不知道第几个年头了的黑客总结出来的,在狮子没兴趣和你玩的时候你只能摸她尾巴一下并不能缠着她的鬃毛,会被一巴掌拍死。“fine,为了你的睡眠质量我出去,你知道我已经好久没有遇到编程困难的情况了……天知道我是不是金盆洗手时间过长甚至经常走神不知道要干嘛!”她抱着笔记本要起身,眼神勾过床上的人,语气里的调笑一点未减,“还是和你同居之后习惯了物理攻击模式……”       那人脸部一僵,Root摆摆手示意晚安,谁知道那人猛然丢过枕头砸中她怀里的笔电,黑客从来没有想过会遭受这样幼稚的物理攻击,她胳膊一个不稳笔记本砸到桌子上砸翻了尚冒着热气早已被遗忘存在的热茶杯子上,尚且还热的茶泼了一桌子不幸的进了笔电的身体浪荡一下,电流声嘶嘶作响宣告她曾经的爱机寿终正寝……以一种十分壮烈的方式。       “滚上床睡觉!别和女鬼一样晃来晃去。”那人冷漠的瞥一眼笔记本残骸,皱眉看着盯着杯盖失神的女人,眼底的不耐烦躁动又被不留痕迹得压下去。然后转身背对着女人躺下。


        静默让Root从杯盖上回过神,她并没有因为爱人几乎粗鲁没救的行为生气,浅浅魅惑一笑就好像毫无自觉的样子踩着猫步走回床边爬上去舒展长手长腿抱住臭脾气的特工:“我把这当成吃醋……你关心我!”声音如果能掺进去东西,那么Shaw的是金属子弹Root则是化不开的蜜。       没有被理睬并不能影响她的心情,她蹭近Shaw后颈黑发中轻轻的嗅,像极了撒娇的猫咪,决定抛开编程明天再从新置购一台经摔的笔记本,然后昏昏沉沉的安心睡去,半梦半醒被人转身圈入怀盖上被子。





       她快要忘记她们同居了多长时间了,只不过家里的毛球已经长得很大了,比起当初Sameen抱回来的快要死掉的小猫崽大了好几倍不止这件事情还可以在提醒自己她已经过了至少几年的安逸生活之外,她对时间真的剩不下任何记忆了……Sameen在这种事情上竟然有一点大女子主义,她已经失业了好久,过着被特工包养的日子,


       Root上身穿着粉嫩的大象睡衣,光裸着俩条细白长腿走出卧室,Shaw已经出去了大概好久了,她听见毛球在叫,走近发现一团白色毛球在沙发上滚来滚去,将撒娇卖萌的小家伙抱在怀里她整个人缩进沙发里哼着奇怪的调子心情不错的看了一眼窗外的明媚阳光。指尖搔挠着波斯猫耳侧走神儿的听着猫咪舒服的呼噜声和着自己的调调,今天的心情暂时还不错。


       Shaw回来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她花了太长时间在发呆上了,对上特工有些愣神的眼神Root舒展长腿将怀里已经舒服的睡过去的毛球放在一边,抱歉的笑笑,撩开耳侧碎发:“我好像忘记你会回来吃饭了……”       她赤脚踩着地板上走过去,脚掌接触微凉的地板冷意从脚尖传到身上,她勾过浑身都是黑色的特工才发现她身上淡淡的血腥味,修眉一皱,语气里染上一丝丝不满:“Harold不应该连星期日早晨也让你去工作……”  


     Shaw身体一顿,翻个白眼推开猫系女人弯腰脱掉鞋子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恐龙拖鞋丢在地上:“穿上!”Root眯紧狭长的眸欣然贴紧特工:“这不是我的,是你的!”       她喜欢这人这样生硬的关心,笨拙却原始纯粹,更喜欢这人被调戏时翻白眼的模样,但是特工并没有准备给她得逞,抬手箍住她腰肢将贴在身上的女人推到鞋子上,特工赤脚走进卧室, 


      黑客踩上拖鞋晃晃悠悠回到沙发上,毛球睡得和小孩一样,她一边给毛球捋毛一边偷偷往卧室看。       那人从卧室踩出她的猫咪鞋,一脸的严肃的表情和脚下粉嘟嘟的鞋反差太强烈,Root弯了弯眼角,


       就好像公式化一样,Shaw走近她随手脱掉黑色皮质夹克,气息从她身边围绕,她身上的血腥味儿渐渐弥散:“今天不要做饭了,我带你出去Harold请客。”Root分辨不出她口气里的轻柔是因为感情还是受伤的虚弱,她抱过毛球放在怀里看着这人从黑色矮桌下面掏出医药箱熟练的拿出需要的所有刀具镊子甚至是酒精灯和纱布,然后撩开工装背心露出腹部血肉模糊的伤口,子弹射进去的角度应该是偏右,伤口周围的嫩肉外翻因为失去血液许久泛着象征死亡的惨白但弹孔深处仍在不停地流血,就好像里面藏着一只不停吐血的怪物,而Shaw的表情却仍旧一脸冷漠,仿佛这伤口并不是出现在自己身上一样,她看着伤口的眼神温度几近零度,理智冷漠到让人恍惚在她暖色的皮肤下是否其实是冰冷的机械。  


     Root挪挪位置离她远一点,理论上来说她们俩一个比一个冷血,她现在的关注点其实在并不能让血弄脏了毛球雪白的毛色,而且毛球可能会怕血上,她脚尖触到什么东西伸手一摸是遥控器,扫一眼特工正在酒精上消毒加热镊子准备夹子弹她打开电视机然后托住毛球往厨房走,“介意告诉我一声是什么任务能让你受伤吗?……你知道当初做了手术让TM离开我后我几乎立刻后悔了!”她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淡淡的无奈和掩藏着的娇俏兴奋,从骨子里她就是一个不会安分的女人这一点Shaw从来不否认,不然特工也找不到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和她在一起的理由——同类!差不多吧,Shaw看上去并不想深究这个问题。


      她并没有打算麻醉,镊子探进碎肉伤口里之前她大概感知了一下便动了手,疼痛比起情绪来说反而更好掌控,这是特工生涯给她的东西,也是Sameen Shaw可悲的魅力,Root走出厨房的时候缓缓想。


      啤酒放在桌上,黑客抱着醒过来的懒洋洋的猫咪坐在沙发另一边,电视里正巧放着自然探究节目,猎豹潜伏在草原上缓缓逼近羊群,犀利冷漠的眼神盯住某个可怜的小羊羔突然发力,“猎杀和死亡是这种生物的天性,它们渴望猎杀,带来死亡,属于食物链上层的王者,连杀戮也是一种暴力美学,当它们盯住猎物的时候是全神贯注的,任何人都不愿意去想象当这双漂亮的眼睛用这样冷漠的眼神盯住自己时的感觉。追逐猎物时牵动每一块肌肉舒展身体,你会发现它的身体因为肌肉的原因呈矫健的流线,这也为成功的捕捉猎物……”  


    黑客听着讲解默默回头看着沙发上正在用镊子搅和进伤口中的人,她的手臂肌肉因为疼痛而收紧阻止生理颤抖变得微微隆起,腹部伤口处血液簌簌的往外冒,但是她的眼神又是绝对冷静毫无感情地,她的唇孤傲的微撅眼底的温度几乎快要将视线里的温热血液冻成冰块,一切都,异样的性感……对于Root来说,这时候的Sameen Shaw看上去性感火辣得她难以抗拒。几乎从喉咙处烧起的干渴和身体的异样,但是她更喜欢享受这个过程,就好像享受Sameen Shaw带有死亡威胁的反调戏状态,她一直对这种事情保持着高度的兴趣甚至是可以说成变态的嗜好,欲望给予动力和愉悦的过程并不仅仅局限于释放,也在乎积累得点点滴滴,这方面黑客深谙此道。


       “我认为你需要休息一下,你确定一定要去?”Root得视线带着天真却邪恶的意味,特工只抬头一眼便低下头,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一个人才可以将那么多气质揉到一起,过于纯粹干净的眼神配上眸底极强存在感的笑意,以及不需要点明就心知肚明的湿濡欲望,她甚至开始释放明显到特工即使在受伤情况下也并不容易忽视邀请意味。


       Shaw熟练缠上绷带将染血的纱布和取出的子弹丢在桌上,随意往后一靠缓缓舒出口气微敛慵懒危险的黑眸,“随你,只不过Fusco不停的抱怨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你了.”       听不出来任何口气,但是Root就能分分钟试图理解为吃醋。“哦,亲爱的我分明记得上个月才带着他的小狮子和你去了趟牛排馆……或许是小狮子想我了?!”若有所思的话语加上暧昧的语调,Root悄悄将修长大腿舒展到某人腿上,


       她的小豹子看上去危险可口极了,冷漠过分的眉头一锁就要甩开她的腿,Root坏心眼的将毛球放在腿上,致使如果Shaw动作太大这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就会被毫无防备的抖到地上。果然,Shaw眉梢一扬看上去忍住了动作。


       哦,这样太不可爱了……她都想嫉妒了。


        明明和她生活的人是自己,为她洗衣服做饭的人是自己,担心她(不?)受伤的人是自己,和她上床的人也是自己,到头来毛球却是人生赢家。


       Root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原谅情人有任何不适当反应的女人了,所以她试图用毛球不能代替她为Shaw做的事情来提醒这个人她应有的位置。她几乎是放肆的探出手指附上染血的绷带处,被特工一掌镬住手腕,换来那人冰到带着寒气的眼神。


      当然作为回敬她选择给了对方一个极其诱惑的甜美笑容。     


      Sameen Shaw这个人的底线就是,毫无底线,也处处是底线,就算她这样受伤着被丝毫不算温柔的Root按压着伤口,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要揍人的意图,但是却也表达的分外明显,你最好不要作死。   


  她想亲近Shaw的意图变得强烈起来,     



————————————————————————


我真的不适合虐,因为构思好大纲的我写这点前序可能你们觉得很甜但是知道真相上帝模式的我虐得肝疼,我知道这个坑给你们不道德,以后我也许哪天想不开就会填,这么虐我也舍不得只虐自己,你们等着哪天我想不开了就回头填!互相伤害我最擅长!


心力交瘁的po主泪奔而去……


嘤嘤嘤……   


评论(74)
热度(97)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