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源【肖】氏物语 2

  我知道你们在等着那篇图灵番外对不起我手癌真的写了一半就让源氏先来赎罪。

 

  我会尽快写出来的233333

 

 

——————————我是认真的分割线——————————

 

 

 

Shaw长长的身影被路灯拉到巷子尽头,马丁靴后跟敲击地面的沉闷声音被墙体禁锢在小小的巷子里,就像是某些情绪在名为Sameen Shaw的盒子里左右摇晃,找不到宣泄口被盒壁碰的七零八落,压抑和沉闷,夹杂着微小的愤怒,Shaw太过于擅长这些了,于是她的唇角几乎还是万年不变的平伏。

 

Root。

 

Root。

 

Root。

 

这四个字母就像是从遥远记忆海洋深处女妖塞壬歌唱的音符,飘飞在雾气满满的寂静海平面,引导着她掉进甜蜜优美的回忆梦境,甘之如饴的一遍遍抽出血丝之外的经络,将里面的回忆从血沫中挑出,小心翼翼放进逐渐空洞的胸腔,麻木着充实着然后等待又一轮抽到神经之后带来的剧烈痛苦收缩,差不多就是这样吧。一个轮回之后,这些记忆会继续清晰下去,再一个轮回之后,她也会更加清楚为什么她还站在这里,毕竟她已经这样等待了五个年头了,已经不知道第几个轮回了。

 

 

突然,她想起了那张青春的稚气的脸,那天提出邀请她帮忙福利院搬迁的女孩,那双眼睛里太过单纯的东西清澈美好,里面映射着整个世界的光明,干净到,甚至是靛蓝特工Shaw,也无法逃避正视这个世界仅存的希望。那就是孩子吧,就Shaw而言,从她记事起她自己就从来没有那样的眼睛,如果非要求她回忆,恐怕就剩下那段快要模糊掉的少年学生记忆。

 

她安稳的学生生涯,不仅仅是当一个学徒杀手,还有一部分记忆在那个充满稚气的学校。那是她最单纯的年代,连Root的持续神秘,也是那个时代最完好的记忆。

 

 

 

 

 

 

 

十二年前。

 

 

“砰!”

 

寂静的空荡码头夜幕划过一片火焰,火光和爆炸声粗暴的撕裂了一切安宁的假象,枪声四起。

 

脚步声混乱的夹杂着低吼,在枪声为背景下码头集装箱各个拐角都是前来交易的黑道打手们大大出手的身影,

 

“你特么谁先开枪的!?货呢!”一拳砸到对手脸上,胳膊上纹着奇怪花纹的壮汉愤怒的对着身后护着他的俩个大汗吼道,他特么计划了三个月为了这箱军火,不知道是谁特么的把手提箱掉了包,交换货物的时候对方以为自己耍诈要吃黑,还没有来得及解释不知道哪里就出现了枪声,这该死的莫名其妙的就彻底解释不清了,直接就拔枪打起来了。

 

他身后的壮汉一边护着他一边向码头探出头,差点被爆头后缩回脖子道:“老大,货还在他们那边,现在怎么办?撤退,还是直接抢?”

 

外面一片混战,大汉只来得及顿一下,就丢下手里的铝合金空箱骂了一声:“去死吧,有没有钱货要到手,解释不清楚就直接抢!”他掏出腰后的usp.45带头冲出去,在枪火中向对面的集装箱后面逼去,他不信他四十多个兄弟打不过对面三十多个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目标太明显,混乱的人群似乎发现他了,开始逐渐围攻过来,“大哥,怎么办?”他右边的小弟气喘吁吁的靠在他右肩后,身侧渐渐围过自己人,大汉啐了一声骂道:“谁特么愿意做缩头乌龟?干完这票每个兄弟都有分红,我讲到做到!”

 

“好!”

 

鼓舞完士气果然效果不一样了,小弟们一个个眼睛都红了,也不管枪弹无眼,肩膀和腿上有伤但是只要不影响移动,就拿着枪挡在他前面。

 

对面人数劣势见到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也是头痛,渐渐被逼进后面的集装箱拐角,地上躺下约摸有至少二十号人,不知道是自己人多一点还是对方的人多一点。

 

 

人数上的劣势的确是对方不可避免的失败原因,但是损伤这么多小弟大汉知道就算这场赢了也不算赢了。他现在恨不得把调包钱的家伙生撕裂,射穿对方头头腹部之后他身边就剩下六七个人了,拿起对方腰间的钥匙,看了一眼后面逼过来的要为老大报仇的几个拼命的人,大汉吼道:“撤,不管他们!”

 

他手边靠近一个高大的人低沉声音道:“大哥,我护着你先走。走这边!”他点点头随着他向后退去,剩下的小弟们纷纷挡在他们前面堵住追兵。

 

 

他这个小弟带着他熟练的穿过摆放不规则的集装箱群,很快就连枪声也听的不明显了。气喘吁吁的大汉惊讶的发现前面的人竟然一点气喘的样子也没有,依旧稳健的跑着,不由夸赞道:“你是新来的?体力不错啊,提前看过地形了?没事了,你和我先去车上取货,呼,回头我得好好奖励你。”他停下来,站在三个集装箱中间的大片阴影中,挥挥手里的车钥匙,大口喘着气。

 

 

那人停了下来,半侧身似乎温和的笑:“哦,不,你不能站在哪里,她最近最喜欢这样了。。。”她?什么?大汉嗅到什么不对劲的东西,眼神猛然一眯,似乎想到什么了,猛然拔枪遥遥对着那个有古怪的家伙,嘴角恶狠狠的因为某个逐渐清晰的想法而扬起:“是你对老子的箱子动的手?”

 

高大的男子缓缓退到光线明亮的地方,英俊得过头的脸庞上挂着一丝苦笑,西装一丝不苟,感觉他似乎是过来参加舞会而不是黑帮交易。该死他怎么就能理所当然把这么可疑的家伙当成自己人?就因为他似乎一直站在身边?

 

越想越气的大汉牙一咬准备开枪,男子温温柔柔道:“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样做了。”他悠悠闲闲的抬起手示意他向上看,大汉顿了顿,狐疑的用眼角瞥了一眼上方三角形的天空,月朗星稀,明天天气不错。

 

就在这时候,一道纤细的黑影从他手边的集装箱上方划过,轻微的划破空气的声音带着一股被大型野生动物盯住的危险感,大汉急忙抬枪对着天空射击,然而黑影敏捷扭过腰身在空中躲过子弹,双腿凌空一绞直接将他脖子绞住,一股大力差点将他绞背过气去,脖子快要断掉的力度直接将他甩到在地上,那黑影矫健的单手撑地一个后翻稳稳松开他脖子落在他身后,

 

大汉憋红着脸猛咳几声抬手就要开枪,黑影一闪一只穿着小号马丁靴的脚就踩在他握枪的手腕上,力道之大他感觉手腕快要脱臼了,脸色苍白的大汉这才发现在夜色下,黑影是个女孩子,这个高度甚至只有十岁出头的模样,漂亮凌冽的脸藏在黑影中看不真切。这是什么鬼!?见鬼!?怎么可能!?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的身手?

 

“你们要什么?钱不是拿到了吗?”他狠狠的说,

 

黑影弯腰去摸他腰间,刚才别好的钥匙被轻轻松松扯下,迎着月光,女孩下巴精致的弧度让大汉倒抽口气,她检查了一下钥匙对着对面的男人点点头,然后似乎发现了什么,有兴趣的弯腰去捡男人手里的usp.45,就在她冰凉的指尖触到枪托的时候异变凸起,地上的男人身下银光一闪,女孩猛然侧身,不远处的男人沉声道:“小心!”手上动作却迟疑一下,看着大汉抽出随身军刀划出一道弧线堪堪擦过女孩腰部,划到女孩手臂外侧,女孩后仰下身没受伤的左手撑地,双腿交替一抬踢中大汉下巴直接将他踢晕死过去,

 

Reese快步走来准备检查Shaw伤势,谁知道这孩子直起身眼神一黑手上刚刚拿到的usp.45迅速上膛检查准心对着地上的男人就开枪。

 

Reese开口阻止没来得及枪声已响,对于女孩现在的玩枪手速皱皱眉,他检查一下女孩右手腕处不深不浅的伤口,好在伤口不深女孩可以自己解决,地上的家伙没有想想象中一样被爆头,而是击中了右膝,疼的清醒了直接在地上打滚。

 

“这个好, 我要这个做礼物。Glock35不适合我。”女孩毫无自觉抬起漂亮的长开了一点的脸蛋看着高大的Reese,眼底干净单纯,就好像她在要一个洋娃娃,而不是刚刚射穿了一个男人膝盖的危险枪支。Reese皱起的眉峰让Shaw嗅到了什么,她低头看看腕表--今年Finch给她买的生日礼物,限量版罗杰杜彼EXCALIBUR,状似无意扯开话题:“哦,时间到了,我想我们的回去了。”

 

Reese不理会地上躺着的那人:“你可以收着那把枪,作为你并没有杀掉他的奖励。”对于Shaw并没有杀掉他Reese也很意外,至少这些年训练Shaw多多少少还是倾向欣赏Hersh的教学模式,简单暴力,不留活口的特工模式,而不是过度仁慈的这个膝盖收割法,Shaw耸肩:“这是你的主场,”

 

她把玩着对她那双还不算大的小手过于宽大沉重的usp往码头出口走去,Reese装好钥匙跟上去:“也许我们可以从调包的箱子里抽几张出来打包一份牛排作为夜宵,你觉得怎么样?”

 

Shaw顿了顿,脸上罕见出现迟疑,她看了一眼高大的男人道:“恐怕今天晚上不行,我还没有解决请家长的事情。”谁想到这个少女杀手还在担心学校老师请家长的问题呢?真是反差萌啊,Reese突然有一种当爸爸的成就感。

 

他咳咳嗓子试图引起Shaw的注意,老实说每一年Shaw都会三天两头被老师请家长,除了第一次她找了监护人Root之外,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从此决定不去找Root开家长会,接下来都是Finch主场。

 

 

其实他是愿意为她去开一次家长会的,作为父亲的角色,嗯,总不能像Finch一样说是她外公吧?

 

 

Shaw瞥了他一眼眯眯黑眸:“你感冒了?”她似乎完全没有领会这个咳嗽的含义,Reese想了想,还是直接表达比较好,“Finch去华盛顿参加同学会了,这就是说你必须找一个人替代他,其实我作了很久的特工,这对我来说没什么。”

 

Shaw脸上扭曲出一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表情,可能可以形容为恶心,她看了一眼月光下高挺的男人:“不,你不会想成为我名义上的父亲的。”

 

 

她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凌晨三点钟,

 

 

院子里的月光透过那颗树的枝叶斑驳的撒在院子里,小小的少女灵活的从树干上往上爬,轻巧的跃上二楼窗台,仔细听了听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动静后灵活的指尖在推窗下一摸,直接打开暗锁拉上去,从小小的窗口一撑腰身悄无声息的滑进去了,动作熟练的像是演练了不少次。

 

马丁靴迅速踢掉,赤脚踩在地板上Shaw在黑暗中准确的潜行到门后,仔细听了听门外的动静,确定没什么异响之后回到床头打开小小的床头灯,冷色小灯照亮了不大不小的房间,除了一张漂亮的床外房间横着一个军用吊床,地上三三两两摆着运动器材,成人型哑铃,拉臂器,甚至是一个吊在角落的沙袋,可怜的俩只已经旧了的拳击手套丢在最角落,,连壁纸都是灰暗的条纹,一点也不像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的房间。

 

Shaw扯开床上做伪装的被子,压压枕头盘腿坐上床,掏出床下的医药箱熟练的展开,取出需要的工具和药品,卷起有一道划痕的袖口皱眉对付手臂上不大不小的伤口。衣服不能再说是打架的时候划破了,虽然Root并不怎么关心她,但是如果再看见衣服上面有伤口谁知道她会不会猜到什么。Root的智商比起她可以想象的上限还要高。她有点生气只是射穿了那人的膝盖而没有杀掉他,要不是出任务的人是Reese,她绝对要干掉他,就像Hersh老师教的一样。

 

沾了血迹的棉球被丢到地上,Shaw用绷带胡乱的缠着自己右臂在想明天穿什么才能遮去这层绷带,倒不是怕Root发现,她肯定是不会理她的,主要是学校里会怎样。而且,明天早晨家长会这种东西她还没有找到需要的家长。

 

 

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常年为她打掩护的Finch不在纽约,Reese决不在考虑范围,至于为什么不让Root去,Shaw一想起来当年她第一次为她参加家长会的情况,就迟疑着放弃了一切。

 

那是一个错误,Shaw咬合着腮边的肌肉,当Root完全没在意的穿着华美长裙坐在老师们和校长面前的时候,就好像去奥斯卡颁奖典礼现场的女明星错了场。然后她面对小心翼翼询问关系的老师回答她并不是自己姐姐而是母亲的时候,Shaw觉得应该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回答还要冲击所有人了,包括自己。

 

 

后来她知道了些东西,传闻自己成为了学校最神秘的一个学生,传闻她有一个年轻的母亲,传闻她是吸血鬼的孩子,传闻她会和她那个年轻过分的吸血鬼母亲一样变身,传闻她那个监护人曾经诱惑了一个镇子的人并且用鲜血让自己永生,说得好像自己看见了一样生动吓人,传闻她万恶的不死母亲杀死了学校保洁工,事实上那家伙只是退休了而已。总之,当她后来不小心听见高年级有人在男厕所门口讨论要怎么借着她去追求那个传闻中美瞎了校长和一票老师的“妖孽母亲”的时候,Shaw觉得总得让世界清静一点,于是当初刚刚接受Hersh训练一年半的她第一次动手,在学校干翻了七个高年级男生,虽然这件事的后果并没有如她想象中进行的那样顺利,她差点被学校开除,并且要求请家长。

 

 

但是事情总是有好的一面,比如那次请家长后,主动帮助她解决烦恼的Finch从此成为了她名义上的外公,完全结束了所有Root没办法给她解决的烦恼,也成就了她身世更为神秘的基础。年轻过头的美貌,亲和绅士的富豪外公,战斗力爆表的怪物,Shaw成为了最不能招惹的怪物。

 

 

不得不说这么一来她完全摆脱了这个年纪上学的小孩会遇到的一切青春成长问题,何况比起Root,Finch这个家长几乎做的无可挑剔。

 

 

 

 

但是现在,这位满分家长不在纽约,难道她真的得让Reese出面?Shaw将医药箱塞进床下正准备处理床上的绷带什么的,一阵清晰的脚步声突然出现在门外,门被敲响了。

 

“夜安,小豹子。”Root泛着三分妖娆的声线将床上的人动作全部打断,Shaw现在关台灯肯定迟了,外套赶紧脱掉将床上的绷带收进被子下面然后把自己包进去只留下脖子以上的部位,平静一下呼吸声,“什么事?”

 

 

那女人没有直接打开房门也是让她意外,不过她可不希望Root发现自己除了和Hersh先生之外其他的人一起出任务。

 

Reese和Finch是她唯一的秘密,当然,她自己心知肚明,Root大智近妖的智商恐怕只是默许了一切而已。这是Finch说得。

 

门把转动,门外一道修长的身影走进来。Root看上去刚刚洗完澡,长发披在肩膀,水珠还在往下滴落,顺着她精致的锁骨爬过光裸的白皙肌肤隐入真丝睡裙衣领处,摆动着长度惊人的白皙大腿走到门框边,左臂臂环住肩膀靠在门上,右手里托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

 

棕色的水眸流转一下,扫过房间,然后定格在床上似乎安安静静躺在被窝里的小人儿脸上,狭长的眼角划出妖冶的弧度,睫毛抖了抖,唇角绽开笑意:“看上去,你很热呢,要 我给你开窗户吗?”她摇摇被子,白色的粘稠液体打着转在玻璃壁上念念不舍的滑落,留下丝质状态的一层白膜。Shaw紧紧盯着她的动作,摇摇头,不知道这位长年累月不会主动来找她一次的监护人要干什么。

 

 

眼角扫过床边的某些东西,Root唇角的笑意隐了隐,袅袅走来,暖色的灯光打在她赤裸出的大片肌肤上,Shaw的注意力迅速转移渴望那杯奶,Root的身体比起高年级男生看得色情杂志封面的裸女好看太多了。

 

 

Shaw在被窝里动也不动,看上去像是防御状态的小豹子。Root唇线微勾,眼底流光微闪,床上的小孩额头上溢出一丝汗渍,深色的唇瓣生生抿出白色来,她实在是有些习惯Root了,特别是这位不靠谱的监护人露出这幅温顺表情时,她一定在谋划什么。上次她这么做害得只有八岁半的Shaw答应了路上见到邻居一定主动打招呼。

 

那件事情恶心了她很久。

 

 

“你的窗户得关好,今天晚上可能会下雨亲爱的,我不希望你感冒着陪我去参加家长会。”总有一些人让希望成为现实,也总有一些人喜欢让希望落空,Root属于后者。她走到窗前缓缓转过身来,腰臀抵在窗台上任不安分的夜风吹拂着长发,背景是无尽的夜空,笑意隐在暗幕之中。

 

床上的孩子还没来得及藏起的失措被她双眸收到眼底,划过不明意味的淡然,复又隐下棕瞳深处。她噙起的笑带着危险的无辜感,指尖点了点杯壁等待孩子说话。

 

Shaw看上去似乎挣扎了一下,又明智的选择放弃,她远比她想象中要聪慧:“谢谢。”旋即似乎疲倦的闭上眼睛,意味不甚明显。

 

谁知道她才装着闭上眼睛等待一句“晚安”,却等来了身边床垫的下沉,猛然睁开眼对上近在咫尺的美丽棕眸,Root的肌肤在暖色灯光的照射下愈发精致,她甚至找不到一丝毛孔的痕迹,她粉致的唇瓣噙着弧度不变的笑,眼眸若流光印着那点灯光虚幻,连气息也是温热的女性香气。Shaw的背,瞬间僵了起来。

 

 

也许是紧张,她的呼吸钝涩了一下,原本疼痛的右臂上的划痕也失了感觉,汗液湿透了掌心,只能直直的看着Root贴近那张即使是小孩子的审美也漂亮的过分炫目的脸,Root眨了眨一排长睫毛启唇:“你的牛奶。”扬了扬手里的牛奶,将原本略微侵占性的气息变得柔软一点。

 

Shaw张张嘴突然想起右臂伤口还有她身上的黑色衣服还没有换下来,长又黑的睫毛颤了下,吐到唇边的好变成了“我知道了。”

 

年月已经给了Root她该得到的回报,这个领养来的孩子已经开始渐渐长出轮廓,她的眉眼深邃,鼻梁高挺,唇瓣就好像新生的花苞,骨子里透着鲜嫩的泥土气息,Root美丽的棕眸静逸的闪了光芒,混血儿的美貌即使在小小的人儿还没有长开的情况下就已经按耐不住要炫耀这份光芒了。

 

也许是伙食她从来没有亏待这个小家伙,小家伙也从来没有停止过体质训练,她的肌肉比平常小孩结实得多,这俩年Hersh的训练比起生存技巧的提升,最明显的还是小小的人外貌的改变。

 

“夜安~小豹子,我的小豹子。”Root收回肆意放逐在这张漂亮小脸上有些惊艳的眼神,嗓音甜腻的开口,Shaw不清楚这句话为什么比起往日还要多一分奇怪的让她不知所措的感觉,但是当Root以一种十分亲昵的口气温柔的对她说夜安时,温润的光线印在那张几乎毫无瑕疵的白皙脸庞上,那双藏在羽睫之下的棕眸映射出温婉到让她忘记呼吸的暖色光晕,呼吸浮动间来自她衣领下的属于肌肤的香味肆意侵染上她身边所有的空间,像是柔软的云彩一般,将她整个包裹住,无处可逃,也根本不想逃开,只等Root展颜一笑,昏暗所有光彩。

 

她额间留下一记温软的带着温度的唇印,回神之际Root已经放下杯子站起身走向门外了,Shaw这才意识到胸腔奇怪的不正常的脉动,就像是窒息许久的人突然苏醒,带着一点点缺氧的晕眩,她闭上眼试图控制这些怪异的东西。

 

“下次,不准弄伤自己。即使是John让你去。”停在门口的女人转身,长发微干带着三分性感的梦幻湿气,指尖点点门把手复又加了一句,语气是不在意的微微强势,带着些许命令的意味,Shaw甚至想到了她第一次介绍自己时所带着的压迫感,“宝贝,床边的染血棉球不能随便丢在地上,会吓到保姆。”

 

Shaw后背一僵耳朵都有些发鸣,直接从被窝里就呆住,听着门关上的声音后脸色不好看的坐起身看见半掩的窗户下俩团染血垃圾,唇瓣唇色微白的轻抿,闪着艳烈黑光的深邃双瞳缩了缩,终究是放弃了思考,看着床头那杯尚冒着热气的牛奶,对着杯沿处一抹微小的唇印发了呆。

 

 

 

 

 

——————好乖好萌的小Sameen——————

 

被幼化Shaw萌一脸,严肃着萌哒哒的感觉嘤嘤嘤。

 

说好的虐恋情深果然又要拖,我要加快步伐让她们虐恋起来啊,养成什么的太有爱了嘤嘤嘤。

 

那边写着撩骚根回归这边写着女王根我快要精分了!!!!

评论(76)
热度(272)
  1. 请叫我妖孽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2. 请叫我妖孽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3. No.20160418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4. Charlene choi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5. karma.229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