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Lost,or get it【图灵根】35【修】

我是神经病。。。。。。

你们要的东西来了。。。。

全部拿走。。。。

 

————————你们会喜欢的———————————

 

Turing细碎的呜咽从捂在唇间的葱指间溢出来,失控的情绪让她甚至觉得心脏开始成为负担,因为过于悲伤而不停的企图调整呼吸,她的胸口剧烈起伏,却止不住悲怆的窒息感。

 

她缩在座位上企图将自己的情绪再次隐藏起来,然而Shaw强势的话语终于帮她在她自己先投降而臣服的绝望中找到了冷静:“不,我可以,可以解决这些!”为了试图掩藏自己的失态她打开身侧窗户,用车外街上的车流声掩遮她尚有喑哑的鼻音。

 

然而在沉默中另一边的Reese敏锐的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他瞥了一眼后视镜,猛然发现之前那三辆从街角突兀钻出来的黑色轿车正在以一种明显不正常的速度向他们驶过来,特工特有的敏锐直觉让他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

 

他打断Turing:“抱歉但是我得和Shaw说两句话,我们似乎有麻烦了!”

 

心理医生取下耳边的手机带着些许疑惑摁下免提键:“发生了什么事吗?”突然发现车子开始以超标的速度飞驰起来窜梭在车流中,下意识的惊叫一声,“John!”

“hey,Shaw,我想我们有麻烦了!有三辆车正在追我们还不清楚是什么人,我想我们最不希望的可能最大。”Reese看了一眼路况,口气凝重起来。

 

Shaw的声音在顿了俩秒之后突然绷紧:“Zee有危险!”

 

不知道为什么扯倒Zee但是医生显然有些紧张:“Sameen你说什么?她为什么有危险?Zee发生什么事了吗?”她不经意前倾了身体突然发现身边一辆黑色轿车冒出来与他们并肩向前,明显嗅到了危险气息的Turing还没有来得及告诉Reese,他就发现了,方向盘一打Turing感觉身体像是要被甩出去一样只得尖促的叫了一声,手机差点丢到脚下,车子成功的拉开了距离卡进另一条道。

 

Shaw的声音显然因为Turing的尖叫而紧张起来,就算是依旧没有情绪却能清清楚楚让人听见里面的异样:“你们在哪里我现在去!”

 

Turing只惦记着刚才说得Zee有危险开口道:“不,你告诉我们Zee怎么啦?”

 

“长话短说刚才Zee打电话给我说你们有危险我才打电话过来的,Reese?你需要帮助!”

 

“Zee更需要!如果她告诉你我们有危险证明她取行李的时候看见了什么,有一辆车在追我们,但是我觉得你得先告诉我Zee是不是安全。”Turing的倔强出乎意料,她口气里的焦急更多的是对那个善良可爱【误】的孩子,如果Zee出了什么事她一辈子不会原谅自己!

 

Reese不停的看着后视镜,显然另外两辆车正在步步紧逼,刚才的车也成功越过车道贴了过来,如果没看错他似乎看见了红外线光束,那意味着至少有一把狙击枪。

 

“不想告诉你们但是显然我们这边有了大麻烦,三辆车追了过来。我想应该是Samaritan,只是我并不知道是谁暴露了。坐稳了女士!”他猛踩油门车速一下子飙到最高速。

 

Shaw的声音有些恼火,她似乎摁了免提因为他们可以听见Finch紧张的分析着一堆数据,“到底有几辆车?”

 

Finch大声的喊:“Ms.Shaw,Mr.Reese他们真的遇上麻烦了,请他们迅速从有摄像头的道路上撤掉,我已经在追踪Zee最后一通电话的地址了,显示确实是Ms.Turing的公寓只是电话的IP是受了限制秘密保护的,我恐怕这次真的是Samaritan的人!”

 

“我现在去接应你们,拿好手机我让Finch追踪你们!”Shaw的气息有些仓促。

 

“不!”Turing抬眼看着Reese,男人唇间柔化成无可奈何的弧度,在匆匆看了眼她带着央求意味的眼睛后,点点头答应了她无声的请求。Turing立刻对着手机道,“我们可以的你去找到Zee,让她好好的!”

 

“你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处境吗?这他妈怎么可以?!”Shaw的声音夹杂着前所未有的怒火,

然而医生倔强的抿紧唇角,声音坚持:“不,如果Zee出了什么事我会用一辈子弥补!她是无辜的!“

 

Reese漂亮的漂移躲开后面俩辆车的穷追不舍加入谈话:“Shaw,去救Zee,叫上Lionel,我会拖延住时间尽力甩掉他们!···该死!”

 

话音未落前面转弯处猛然冲出第四辆轿车直接冲撞上他们的车,Reese猛打方向盘,电光火石之间Shaw只能听见嘈杂的车辆撞击声,“怎么回事!”

 

Reese感觉到被枪指着的危机感,猛然按下按钮升起车窗喊道:“趴下!”刚刚升上去的车窗被子弹击穿,大片玻璃渣飞溅,他伸出手掌将Turing往下扯保护她避免暴露在敌人视野中,“Shaw快去找到Zee,我尽量拖到你来。”说完车身侧翼被狠狠一撞,在Turing失措的惊呼声中他抓紧方向盘一记漂亮的甩尾摆脱俩辆车夹击,踩上刹车脱离他们,冲下路开往一条没有摄像头的巷口,然而在刚才一番激烈的撞击中,Turing手里的手机和原本由于Shaw的恶趣味而挂在一边的狗狗挂坠被甩出完全破碎的窗口远远地抛在后面,遭受了追上来的车胎无法避免的粉碎性碾压。

 

该死!

 

而Shaw这边因为丢失信号她的脸色极其冷硬,Finch也有些慌神,

 

“我正在路上!”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着的手机里突然传出Fusco的声音,原来就在刚才谈话的时候Finch就已经接通了他的手机请求帮助。

 

他们并不清楚Samaritan留了多少人在Zee身边,甚至是Zee现在在哪里,是死是活,然而Finch花了俩秒钟就下了指令:“Ms.Shaw情况危急我们先相信John,你和Detective.Fusco去找Zee,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去解救John他们。”

 

Shaw背起早就准备好了的武器包将手机塞回腰后冷静道:“Finch。我需要你帮我时刻注意着他们在哪里。保证我能跟上进度。”Finch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答应:“事实上我想我们可能会有些麻烦但是我保证我正在努力解决。”

 

她抓起柜子角落藏着的钥匙匆匆赶出去,原谅她要祈祷一下那个小鬼可不能有事情!Finch在她身后轻声呵斥bear不准这条乖巧的狗狗跟上Shaw,Shaw不得不奇怪的分神想,oh,Zee这个小鬼要是有bear的攻击力恐怕就有希望,她简直太像Turing的bear了。

 

 

 

她很快就会意识到她今天的运气前所未有的好,不管承认与否Zee给她的惊喜总是比想象中多了很多【对比她给她的麻烦】。

 

 

让Shaw回忆当她象Zee这么大的时候在干嘛她肯定意识到和这家伙一样在上学,只不过当年的她可比不上这小鬼这样见鬼的智力和杀伤力。车子停在Turing公寓门口的时候她正好碰上刚刚到达的Fusco,他从车窗里弹出头指指路边的保姆车:“里面没有人,但是屋子里面有打斗痕迹我正准备去四周转转。”

 

得知里面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Shaw立刻将车开往街道后面,她意识到小鬼现在只有俩个下场,要么挂了,要么正在危险中,可是门口除了保姆车还有一脸黑色宝马,显然如果要处理小鬼尸体【哦,这个想法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那么车肯定不会留在这,所以顺理成章小鬼应该暂时还活着,那些派来处理她的杀手可能遇上了点小麻烦,Shaw第一次庆幸小鬼比她想象中难缠。

 

她很清楚如果杀手弃了车,那么意味着小鬼肯定不会从街道上走,而是什么地方隐蔽从什么地方走,所以她将车停在街角便将腰后的USP拿出来跳下车往公寓后面的小草坪跑去,Fusco看见她下车便跟了过来下了车,“hey,你发现什么了么?”

 

Shaw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点点头用低沉的口气道:“你跑步姿势真的很丑。”

 

“。。。。。。”

 

面对Fuscp一脸恨不得将她从小眼睛里挤出去的模样Shaw没心没肺勾了一个没有弧度的笑,枪口指指屋后:“她应该从在后面跑了,这地方我都查过,从Turing屋后往这三栋后面绕是可以绕回街角的,然后她如果还活着肯定会从街角过来开着车将他们一军,如果这孩子和我想象中一样聪明的话。”

 

Fusco显然不明白她什么意思,看着他这张貌似无可救药的脸Shaw微微摇摇头翻个白眼,枪口扬了扬:“你待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如果接到小鬼直接带走再给我打电话。”

 

这个简单直接的命令显然他听懂了,Shaw便往她计划中的逃跑路线跑去,显然她希望小鬼撑得住,总之没看见尸体她都不能回去找Reese他们。

 

街道被Samaritan的人清场了,看来他们正好准备今天下手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Turing会暴露但是Shaw意识到如果昨天晚上她真的送女人回来那么很显然就是送羊入虎口,即使不知道有后怕这种感觉Shaw也觉得现在她得感谢她昨天晚上任性的行为。

 

然而她还是跑偏了,枪声在一街之隔的地方响起,Shaw呼吸一滞象猎豹一样奔向声源地,脑子里只剩下该死的这次一定要来得及。

 

事情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紧张但是也决定不会轻松到哪里去,几分钟之前Zee是打算绕回街角从Turing门口取车逃离的,然而她竟然十分好运气的遇上刚刚从屋里出来被她砸的晕乎乎刚刚清醒的杀手,被女神眷顾的她于是就这么简单的把自己送回虎口,这次慌不择路的她只好匆匆逃向另一个方向,一个她完全不熟悉的街道,然后顺利把自己送进死胡同。

 

这一次没有人再看轻她,所以当她和这个吃过一次亏的杀手正因为她手里抢来的枪而形成一个微妙的平衡的时候,另一个人也匆匆赶来,

 

这下好了,Zee剧烈的喘息,长时间高压加奔跑让她显然已经大脑供氧不足了,她靠在垃圾箱后面举着枪对着巷口同样气喘吁吁的俩个人,唯一的优势只剩下手里的枪,然而对面拿枪的显然更加专业。

 

爆发的第一声枪击是因为她试图击中并没有拿枪的那个人,然而她的准心并不如想象中好,子弹擦过他腿边击中地面,这一声却点燃了局面,随后密集而来的子弹带着空气爆破的声音纷纷击在她身前的垃圾桶上,伴随着硝烟的气息和垃圾桶不堪重负的呻吟Zee只能蹲下去不敢探脸去做任何作死的尝试,即使是常年锻炼从小就接触跆拳道格斗这些乱七八糟的训练毕竟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压迫感和体力的透支让她慢慢感觉到力不从心的绝望,而隐藏在毫不留情的枪声下的威胁正在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缓缓逼近。

 

“游戏结束小猫咪!”Zee感觉垃圾桶被狠狠一踢,杀手的声音近在咫尺,她额上的汗水将发丝紧紧黏在眉间翻个白眼觉得她本本分分的父母做梦都想不到会养出一只她这样的熊孩子,结果还得被杀手在这个臭烘烘的破旧巷子里被终结,不过游戏打多了的感觉就是在这股生理上的颤栗中不那么正常的出现了一点点破罐子破摔的心里愉悦,她还真的是无药可救。

 

几乎是没有试图投降,她的反抗带着不应该的狠厉,枪声停下来的瞬间,不等杀手举枪过来Zee右脚猛蹬墙面,翻一个滚就冲出垃圾桶后面,手里的手枪还没来得及瞄准却被训练有素的杀手先生抬脚一踢击飞落在四米开外的地方,胳膊被皮鞋踩住,没有来得及站起来的Zee疼得脸色发白,抬头看着踩着她的人正是那个因为大意被她放到一次的男人,他脸上的寒意让她意识到比起现在胳膊上的疼痛,这家伙不会让自己更好受的。

 

“抓住了。”好吧,现在这是宣判死刑是吗?Zee瞥了一眼唯一的希望,那把黑色枪械静静地躺在四米开外的地方昭示着最后的破灭,举着枪的那个走过来黝黑的枪管对准她不知道是疼还是紧张的已经满是冷汗的额头,她听见胸前疯狂的跳动震得她眼睛发黑,倒也不知道是什么情绪只不过说到底她还是慢半拍的觉得似乎并不是终结。

 

恭喜Zee这大条的神经,一双黑色马丁靴闯入她眼帘,然后就像是瞬间安心的猫咪,Zee煞白的唇角毫不掩饰笑意。

 

“欺负小孩子可不是什么好习惯。”Shaw的声音从未有过的让她这么舒服,枪声和她抬腿踢中杀手伴随的低哼声比起电影里帅气多了,胳膊上一轻踩住Zee的人冲过去挥拳被Shaw轻松躲过,手上的USP被当成工具直接反手敲中拿枪那家伙的太阳穴将他 毫无悬念的放到后一记点射射穿了另一个的膝盖,Zee真想喝彩一下下,这家伙刚才还踩着她胳膊现在就抱着膝盖抽搐了。

 

枪声同样吸引来了Fusco,Shaw冷着脸将Zee拉起来的时候他匆匆赶来:“偶滴神还好赶上了!”Zee倒是没想起来和他吐槽他这个赶上了是什么意思一边揉着胳膊一边问:“医生呢?没事吧?”说着狠狠一脚踩住抱着膝盖的家伙的胳膊小心眼的报仇。

 

Shaw看着Fusco弯腰给地上俩个人考上手铐一边道:“我得赶时间Reese一个人拖不住他们,Fusco会负责你的安全和这些杀手的事情。”说完丢下脸色突变的Zee别住USP跑向Reese的车,Zee准备跟过去被Fusco拉住:“嘿,小鬼你可不能再冒险了!她可以的。我们得留下来为这些家伙袭击你编一个理由以及我是如何刚好救场的···嘿你这是什么眼神!”

 

 

 

 

Turing以为她会撑不到那一刻,等不到看见Shaw最后一眼,然而当Reese第三次空出手来将她揽入怀里时被血腥味呛得混着恐惧和慌乱的脆弱眼泪里,幻觉中那个人远远的身影仿佛出现在街尽头,连她自己都觉得这是一场最好的安慰。Reese低沉的带着粗气的嗓音环绕在她上方,给充斥这枪声和硝烟的空气里混入久违的安心感,就算少的可怜,也足够让Turing从生理上无法控制的颤抖中找回控制身体的欲望,“这次我可没有巧克力递给你了,女士。”

 

他揽住Turing后脑的手臂衣袖已经湿了一片,温热泛甜的液体味道告诉他击穿他右臂的伤口比他想象中要重的多,但是他并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

 

Samaritan的人随时可能从巷子的各个角落出现,那些以它意志来不顾一切代价追杀他们的特工会以最高效的手段达到Samaritan要的结果,而如果他不能保护Turing,结果只会是毫无战斗力的Turing陨落在这个充满阴谋的早晨。但是他此刻的身份不仅仅是Turing的保镖,他必须减少这场战争的伤亡,保护无辜者的安全,所以他将车拐进一条通往废弃化工建筑群的街道上,那上面因为种种原因【这和他们的黑帮朋友有一点关系】并没有安装足够多的摄像头,也就意味着Samaritan并不能准确的追踪他们,而机器相对应的也没办法给他们一点点支援,他们和Samaritan的特工之间暂时存在一个足够平衡的局面,也只是相对公平。Reese并不觉得和至少三辆车的手持热武器的特工有什么公平好说。

 

他有点担心Shaw和Finch能不能准确的找到他们现在的位置,毕竟这是一个盲区,而所有人应该都猜不到他们会选择这条看似没有出路的路垂死挣扎。但是他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也许他更应该担心等不到Shaw来到他们就会被后面穷追不舍的特工捉住。哦,也许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的上帝!

 

Reese努力放开Turing用自己受伤的手支在方向盘上面,被撞的有些激烈的车身发出微微的抖动,他从后视镜看见后面那三辆紧粘着的车,有一丝丝无力感,眼角扫到前方街角有一个小巷口,宽度大概只能进去一辆车,他拧起英挺的眉,缓声道:“系紧安全带。。。。”Turing刚刚准备听话捏紧腰间的安全带,正前方一辆熟悉的克莱斯勒300c出现在眼前,Reese瞳孔放松的一缩接着忍不住开口:“shit!”他一直高度紧绷的神经微微放松,却有丝心疼他的车,毕竟在他们如此结局的情况下,这辆爱驾他藏了好久没舍得拿出来开。。。没钱修的尴尬。

 

就好像默契一样,Reese猛打方向盘,车子完美的开入窄窄的小巷,因为之前长时间枪击和撞击而微微松动的车门在后视镜被墙体直接磕碎之后和意犹未尽的墙体发生激烈的摩擦,Turing只感觉车身要着火了,俩面冒着被摩擦出来的火花,将她的情绪又绷上一个危险的高度,Reese低哄:“别怕,Shaw在后面!”

 

Shaw来了。

 

只是一句话,Turing猛然睁大尚染水汽的眸就要回头,却见那辆克莱斯勒300c华丽的漂移直接将车身左侧撞上巷口,用车身堵住了巷口,一个人影踢开车门下来,黑色马尾和工装背心后的武器带缠在一起,动作利落的拉开带口掏出一个大家伙对准外面。她张着唇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不知为何汹涌而出的眼泪就模糊了视线。

 

Shaw耳中耳机里传来Finch微微焦急的声音:“Ms.Shaw,你找到他们了吗?我没想到你的追踪器真的派上用场了,这件事情后我希望你能帮我检查一下我的手机。。。。”Shaw眯着一只黑眸扛着榴弹炮对准追过来的三辆车轻轻回答:“Finch,我不知道你都已经会开玩笑了,不过这确实挺奏效。”她喃喃自语,“我可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肩上榴弹发射的冲击力大到她肩膀一疼,身体往后仰去,但是在满天烟火迷雾中她看见击中了左边第一辆车的左车身,那倒霉车子被直接推撞上身边的车,然后翻滚到一旁去,奄奄一息。

 

硝烟味和Samaritan的特工鲜血的味道让Shaw心底某些压抑蠢蠢欲动,她受够了追躲游戏,被压制着追杀,差点失去小分队,差点失去bear,自己被下套几次三番差点死掉,音乐厅最后的绝命一扑,最重要是--Root!Samaritan得为它的行为付出代价。

 

耳机被接上Turing的手机信号,那个颤的让人胸口发软的声音带着哭腔传过来:“Sam~”Shaw从容丢下发射器,从地上端起巴雷特xm109 ,对面从完好的车身里的特工渐渐逼近,子弹擦着火花击在车身上,Shaw躲开一片碎片从容架上枪,车身在不停的晃动,被击中发出可怜的声音,Reese一定会心疼的,Shaw眯着黑瞳冷漠对上焦,她的声音就好像永远不可能发颤一样沉稳有力:“你和Reese先走。别怕。”她想,Turing有Turing的优点,至少送死的时候没办法冲在前面,哦,她并不觉得自己会死。

 

“不,我们,你,我,得回去帮她!”Turing盯紧Reese优雅的冰蓝色双眸,手背已经没办法擦去颊边的泪水,她捏紧手机,“Shaw。。。求求你,不要有事!”后面的枪声愈加微弱,Reese煞白的唇微抿,车子眼看就要开出巷子,他试图和惊慌失措的女人解释最可行的方法:“冷静,我需要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去才能去帮助。。。。”车子冲出巷口的一瞬间右侧车身被一辆等候多时的轿车直接拦腰撞过来,打断他们所有的对话,不堪重负的座驾被直接撞翻滚过去,因为惯性甩出老远,而眼疾手快的特工Reese在拧开车门后,抱着Turing被强大的惯性甩出车厢,滚了不知道多少个圈后倒在一边不知死活。手机里Shaw冷静的声音蓦然失措,“Root?”。。。

 

Shaw僵住了两秒,这一晃神一颗子弹直接射穿她右肩头,巴雷特xm109 失去控制摔落在地,Shaw立刻反应过来猫着腰躲在车后躲避枪林弹雨,一边捂住右肩弹孔一边用右手费力的从腰后掏出usp,咬着颌骨对着耳机吼道:“人呢?Turing!Reese!”得不到回应只留下撞击声和Turing短促的尖叫震得她眼角发黑,她眼底血丝微凸,手臂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情绪,只不过显然愤怒的Shaw比她预料之中来的更快。她不可能让Samaritan再一次从她眼皮底下带走Root,绝不!

 

车后的脚步声愈加明显,估摸还有七八个命大的从车里爬出来了,显然他们会继续寻求支援,Shaw知道,短时间解决不了他们就对情况不明的Reese和Turing那边多分无力,她抬眼看见旁边未完成施工的建筑物墙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洞,方便工人取材料,将左手血迹往裤子上面抹一下,猛然趁着枪声微弱偶的间隙跨步登上车胎,踩上车头一跃而上,伸手扒住那个墙体小洞口,下面的特工只看见黑影一闪没来得及开枪眼前一花,要杀的那个人就悬在墙上,纷纷抬枪,却只击个空。“move!”特工们纷纷持枪往建筑物里冲去。

 

而Reese这边,他从满是血的视线里缓缓看见三个Samaritan的特工走下车,往身侧俩三米处躺着的不知情况如何昏迷的Turing走去,他努力撑起身体然而浑身的肌肉和骨头都好象刚刚出了车祸被碾压过一样,不,他确实出了车祸,然而为了保护Turing不受伤他没有对自己做出什么保护措施,单纯来说,他左腿骨似乎出了些问题,肋骨断了大概至少一根,额上全是血估计好不到哪去,然而他只注意到Turing散落一地的长发发丝间缓缓染湿的血红。

 

那俩个特工正准备弯腰去抱起Turing,站在一边的特工被从地上爬起的Reese伸出完好的左臂勒住脖颈,他右手迅速抢走特工手里的枪,并且不堪重负的将自己身体的重量压在他身上,“别动!”他喘着粗气试图威胁住他们,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的威胁不够大。左臂颤抖着固定住杀手,剩下的俩个人俩俩相望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可以这么重的伤还能爬起来,Reese猝不及防从人质手臂间抬起枪对准俩个杀手,一个直接中枪倒地,手里的枪滑在昏迷的Turing身边,另一个眼疾手快躲开了射向心脏的子弹,但是手臂擦过子弹,枪也掉了下去,唯一的威胁也没有了。

 

Reese的模样确实够吓人,满脸是血,但是在他微微放松透支的神经的一刹那,人质动了,经过专业训练的特工不算特别困难的反手拧住几乎完全失去杀伤力的Reese的手腕夺回枪支,一抬膝盖狠狠砸向缓缓下滑的Reese的下巴,将他击倒在地不能动弹。手臂受伤的特工冷冷踢来一脚,原本的人质也举起枪对准他的额头。

 

Reese长长呼了一口气,能救他的Shaw正困入鏖战,唯一能帮到他的在身边的只剩下一边躺着的,生死未卜的Turing,然而Turing并不可能有实力杀掉俩个训练有素的Samaritan特工,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翻盘希望了。Reese似笑非笑呵了一声,倒在血泊中,结果觉得这也算是他预料中的死法。

 

然而枪声确实响起,倒下的却是俩声,子弹穿过肉体的声音异常清楚,并没有感受到任何疼痛,Reese缓缓睁开眼,逆着光从地上缓缓站起身的女人手持双枪,苍白的脸上染着一丝血迹,印着唇角艳红,如同死神身边优雅美艳的侍女一般,长发滴着未凝固的血液,她的眼底却是陌生又熟悉的妖气盎然,带着属于她原有的疯狂。

 

“好久不见,John,我想你现在,应该不太期待Turing的救赎吧。。。。。”

 

 

 

—————————夸我啊!————————————

 

 

打戏这么多剧情这么紧凑我是不是很厉害?【滚!

这里我想起了要解释一下,四叔的手机飞车追击的时候摔了,但是没有摄像头Shaw和宅宅还是找到了他们,还有宅宅说要检查手机是有原因的,因为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之前Root刚变成图灵那会有一次她们吵架就是因为Shaw想在图灵手机上安装追踪器?确实一开始没有安成功,但是后来Shaw担心图灵安危所以自己又装了一个,这次找到四叔他们就是 那个原因,所以宅宅担心他手机上也有。怕大家找细节问起来我就解释一下。

大半夜更新我也是迫不得已。

我最近遇上挺多事的,连微博都上不了,挺心累的也是。

 今天遇上egg和shoot大说要停笔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讲真,我们写的东西,一没收钱二没逼着看,看不看在你们,写不写在我们,同是同好,何必步步紧逼。

不管怎么说,大家开心就好,还有,爆肝爆字数把Root带回来了你们开心吗?热度刷起啊!看不见热度没热情。。。。啊哈哈哈【贱萌虚弱的笑~

 

 

 

 

 

 

 

评论(108)
热度(260)
  1. KMBLUE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咲绫乃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