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从十大妖孽couple看徐克的爱情模式:忠犬黑化版塞上牛羊空许约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我爱徐克这个百合男@( ̄- ̄)@

阿呆民:

 角色的感情往往就是导演感情的投射,那些个人意识强烈的导演,往往一辈子不管用了多少部作品其实想要讲述的都是一个故事,最打动他内心的故事。


 在网上影迷中有“徐老怪”之称的徐克,拍起电影天马行空,更善于塑造妖孽角色,多年来,在其影片中配对出现的couple可谓不拘一格,正邪不论、男女不限。


但那些看起来眼花缭乱类型多变的CP,其实拨开表象看真章,感情模式的核心从来都没变过——


关键词:忠犬,黑化,塞上牛羊空许约。


 老怪电影中配对出现的CP,往往都有一方对另一方无限崇拜、付出、牺牲,甘愿燃烧自己去追求/追随对方,此谓之【忠犬】属性,而通常这一方还自带【黑化】属性,一不小心,忠犬变狂犬,当然,也可能是原本的狂犬被驯化——比如雪千寻之于东方不败、东方不败之于令狐冲、青蛇之于白蛇、素慧容之于凌雁秋、上官静儿之于武后、沙陀忠之于狄仁杰等等。


 除此之外,徐克还是个悲剧控——所以啊,别管他前面拍的多美好多萌,你牢牢记着一点,结局十之八九还是走金庸老爷子那种塞上牛羊空许约】的路线!


为什么说十之八九?


当然是因为有例外。


为什么会有例外?


我们最后再说。


(注:本文灵感和部分素材来自小粉红论坛一个帖子里的讨论。)


 


CP:东方不败&令狐冲


电影:《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


这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同人电影,也是同人的二次创造影响力大过官方的典型。


如今一说起东方不败,人们第一反应往往是影片中风华绝代的林青霞,而非原著中描写的那个类似“如花”的形象。


金庸写的是个不男不女的心态畸形之人,而徐克把他变成了亦男亦女的中性美人。


日月神教,一统江湖,东方教主一代枭雄,意图造反立国,建苗人不世功业,然而却在一个浪荡江湖的少年侠士身边发现了生命的另一种意义——湖中相遇,林间飞舞,月下合奏,一首《江湖行》惺惺相惜。他敛起一身戾气,在朦胧的夜雾中仰视身边那个人,莞尔微笑。


挥刀自宫后,东方不败的心境已变,只想抛却地位、忘却过去,像真正的女人一样与情人相爱,琴瑟和谐,但是……结局大家都知道了。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小八卦时间】


林青霞反串的历史最早能追溯到1977年的邵氏电影《金玉良缘红楼梦》,这一年林青霞23岁,李翰祥导演当初本打算找琼瑶女郎出身的她来演黛玉,见到人后立刻改变了主意——不愧是大导演,眼光独到啊。那一版红楼梦林青霞的扮相非常精细,你甚至能感觉到宝玉上唇有细小的绒毛,完全是青春期大男孩的模样(有兴趣的朋友推荐先去看个剪辑版的MV:http://www.yinyuetai.com/video/540247)。


接着令人比较印象深刻的就是1986年徐克的《刀马旦》,将门虎女,男装丽人,搭配的CP是钟楚红和叶倩文,把片中一众男角比得暗淡无光。其中刑讯逼供血染白衬衫一段简直是……徐老怪S之魂燃烧!本帖图已太多,我就不贴了想看就自行百度吧哈哈哈捂脸~~


 


CP:东方不败&雪千寻


电影:《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


本片走得更远,已经是同人的同人了。


该CP的美型度在徐克电影里也是数一数二的,还都是黑化的妖孽美人,最神奇的是,无论你把这一对当成女女、男男还是男女CP,都说得通……


这时候的东方不败已非昔日的东方不败。
 他不再想当“神”,亲手破坏了当年自己建立的一切伟业。但又觉得天下之大,竟再无可追求的东西。


迷惘,痛苦,疯狂。


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我随我心。
 然而他的侍妾雪千寻却痴心不改,扮作昔日主人的摸样,打着东方不败的旗号重组神教,只是为了等待爱人归来……即使东方不败打断她的手脚,摧毁她的元气,她仍然深爱他:


我不怪教主,有谁能理解教主的痛苦呢?


她想守护他救赎他,虽然她不一定明白他想要的是什么。


而他也是她唯一的救赎。
 东方不败啊东方不败,直到雪千寻永远合上了双眼,你才哭出声来,才说愿意跟她歌舞一生……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

 



CP:白蛇&青蛇


电影:《青蛇》


由始至终,她所做的便是模仿姐姐的一切行为,想尝试姐姐尝试过的所有东西,跟姐姐闹别扭斗法引起她的关注,出尽法宝帮助姐姐,最后,为姐姐流下此生第一滴眼泪……


始终认为,青蛇真正爱着的,只有白蛇。




【小八卦时间】


 本片的许仙扮演者吴兴国是京剧演员,徐克很喜欢用戏曲演员跨界客串,例如《新龙门客栈》的东厂老太监扮演者刘洵,《龙门飞甲》中的西厂二档头扮演者盛鉴——他还是吴兴国的弟子。此外,在最新上演的《狄仁杰之神都龙王》里,儒雅美男唐高宗扮演者,也是盛鉴。


 


CP:宁采臣&聂小倩


电影:《倩女幽魂》


兰若寺的树精野鬼之流,以吸取人类精血为生——这就是聂小倩的背景,看,一点儿也不白。


然而她却遇到了纯白如同一张纸的少年。


 他不知道她是鬼,把她当成普通的姑娘,呵护她保护她关心她,于是,为了他,小倩鼓起勇气反抗控制自己的树妖,甚至咬牙忍痛举起捉妖人的剑刺向法力无边的黑山老妖,即使灰飞烟灭也在所不惜……


现在回头看来,《倩女幽魂》空灵美好得宛如一梦。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




 


 


CP:周淮安&邱莫言&金镶玉


电影:《新龙门客栈》


一王两后的配置,红玫瑰和白玫瑰的感觉,一个付出了生命,一个改变了自己。


邱莫言没有黑化大概是因为“黑”的部分已经有金镶玉承担了。


其实这三位。谁跟谁都有CP感……


太过于经典和有代表性的作品,这么多年来大家都翻来覆去说透了。


还是看图吧。




【小八卦时间】


 《新龙门客栈》中有多场“箭如雨下”的危险动作戏,林青霞被飞箭刺伤眼角。由于伤势颇重,加之相貌暂时受损,当年林青霞是哭着坐飞机回了台湾,心理阴影之下,就连影片公映后也一次都没看。


再说当时,为了赶进度,剧组只好找来长相酷似的演员施懿做替身,将许多侧面和动作戏都交由她完成。


据说最后中剑陷入流沙的那组镜头也是,大家不妨看看,能否看出破绽?


 


CP:凌雁秋&素慧容


电影:《龙门飞甲》


西厂的细作和心有所属的“大侠”。


 她一路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弱弱地叫着“大侠”、“大侠”,享受着对方淡漠表情和生硬语气掩饰下的关怀和保护——即使她自己的心计和身手远在对方之上。


联想到一名细作的生涯,这应该是难得的温暖吧。


 其实这里我想起了兰若寺的小倩啊,西厂的细作VS被树妖控制的女鬼,最终爱上了原本要害的对象,殚精竭虑为了那个人,她们的愿望很简单只有一句话:带我走。


宁采臣带走了小倩的骨灰,素慧容却只能返回西厂督主身边,继续做一把杀人的刀。


但就在她离开之前,还用天蚕丝封住了入口。


正义阵营的人们说,这是细作为了阻止大家增援男主角。


其实,她想阻止的大概只有“大侠”一个人吧。


顺说,这也是徐克戳得最顺手的虐点之一:


一方甘愿为了另一方所付出、牺牲,但那一方却根本不接受,因为对方想要的,一开始就不是这些。




 


 


CP:雨化田&马进良


电影:《龙门飞甲》


 《龙门飞甲》这部片子其实主CP应该是赵怀安和凌雁秋,但反而副线里的CP们更有意思,比如凌雁秋和素慧容,比如雨化田和马进良。


这两位其实有点异化的东方不败和雪千寻的意思。美貌值降低了,但忠犬和女王的属性更突出。


 马进良绝对是忠犬典范,督主指东绝不打西,一口一个“是,督主”说得铿锵有力,还有无时不在追随主人的仰慕眼神,一有风吹草动必定手执双剑以保护姿态挡在武功绝世的上司前面。


而一直高冷洁癖的雨化田则对这个貌似双Q都不高的下属表现出异样的爱护。


即使他打草惊蛇坏了全盘计划,雨化田也只是淡淡交待一句:“刀既然出鞘就要见血。”


 如果没有删掉传说中的“为上司洗脚”那一场戏的话,这两位的暧昧关系就坐实了——但现在这样也很好,崇拜着主人,愿意为之赴汤蹈火的忠犬,感情更纯粹。


两个都是反派,反派BOSS和反派第一号打手,黑得洗不白——最后双双难逃一死,野心和功业转眼成空。




 


CP:武则天&上官婉儿


电影:《狄仁杰之通天帝国》


这对CP跟雨化田和马进良是一样的类型,只不过换了性别。


我甘愿为你而生,为你而死。


爱过吗?爱过。


值得吗?值得。




 


 


CP:狄仁杰&沙陀忠


电影:《狄仁杰之通天帝国》《狄仁杰之神都龙王》


这一对的虐点在于“回忆杀”。


徐老怪最狠的,就是先拍正传再拍前传,让你猜中了这结尾却猜不中原来是这样的开头。


曾经无比崇拜狄仁杰的傻白甜小跟班沙陀,最终黑化成了毁天灭地大BOSS——前传的欢乐大团圆不过一场空欢喜。


 而且,沙陀忠的执念完全来自于曾经和狄仁杰一起奋斗的目标,反对武后称皇。一直到最后,他都无悔地追逐着自己心里认定的那个坚持法理的神探。


狄仁杰,是你先背叛了我们当年的誓言。


如果领悟这一点,观众已经被虐到了。


但你以为徐克就止步于此了吗?


非也。还有一招绝杀在后头!


在电影小说里对沙陀的结局有较为详细的解释,其实是这样的:


 他将剧毒金龟水泼在自己身上自焚,狄仁杰毫不考虑就去扑救,结果被波及,但最后安然无恙——这是因为狄仁杰之前已经中了“嫁衣”之毒,金龟水正是解药!


医官出身的沙陀很清楚两毒的相克关系,他设计的是个连环扣啊……


如果狄仁杰真的变了无情无义之人,不出手相救,那么“嫁衣”之毒自会取他性命。


如果正相反,那么沙陀就以毁灭自己为代价,同时却救了狄仁杰!


你要是把我看得比自己的命重要,我就一死让你能活下去,你要是没把我看得重要,那就一起死,我先走一步,奈何桥上等着你……


联想一下他们当年神都打怪团的欢乐无限,真是不能更虐了。


徐老怪用两部电影的篇幅,三年的时间铺垫,生生扭转了这一对CP的命运。



 
  


CP:黄飞鸿&鬼脚七


电影:《黄飞鸿之狮王争霸》


这是一个狂犬驯化的故事。


 原本鬼脚七和黄飞鸿属于敌对阵营,算是一个助纣为虐的打手,但当他跟黄飞鸿徒弟梁宽对战被马踩断了腿后,原来的主人觉得他再无利用价值,就抛弃了他,沦落得任人欺凌的地步。


黄师傅没有放弃这个在他看来本性并不坏的汉子。


 驯服狂犬的那是一场大雨戏,鬼脚七拖着断腿在地上挪动,黄飞鸿默默跟着他,不时俯身去扶,却被鬼脚七一次又一次执拗地挥手打开,但黄飞鸿就是不肯后退。


鬼脚七傲娇了半天,终于撑不住被感动,大声喊着黄飞鸿的名字,抱着黄师傅的腿大哭起来……那种看到狂犬服软的感觉不要太棒!
 从此之后,鬼脚七也有了家了,在宝芝林养伤时,憨憨的脸上都是笑。


真是把心全掏出来给师傅啊,再以后就如臂使指,为师傅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小八卦时间】


这就是一开始我说的那个“例外”。


悲剧控徐克居然认认真真弄了个喜剧结局的副本,这不科学!


其实,原因出在黄飞鸿身上。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黄飞鸿的人设太“正”了,宗师气度,庄敬自持,好为人师,偶尔有点爱面子和小腹黑又增加了萌度——李连杰一开始简直有点太年轻装老成的感觉,后来才慢慢与角色融合了。


当年还有杂志说,徐克把黄飞鸿当成中国的耶稣来拍了,好多镜头都是仰视角度。


据说这个角色原本是徐克为自己心目中的大侠狄龙预备的。


 也许很多年轻朋友对狄龙的印象都是从《英雄本色》(徐克监制哦)里那个“我不做大哥很多年”的豪哥开始的,但其实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邵氏电影里,狄龙堪称“永远的大侠”,其岳峙渊渟的英雄形象是一代人心目中的标杆。连徐克也曾是他的影迷:


“我经常希望狄龙在戏里不要死……”



哼(ˉ(∞)ˉ)唧~老怪你是年轻时候看悲剧控的虐CP大手张彻导演那些片子里狄龙死了一次又一次,被虐伤了吧,所以很想拍一部甜的给自己发糖治愈是不是?


【可你自己还不是一部接一部来虐我们这算神马啊啊(╯‵□′)╯︵┻━┻!!!



 几乎一手包揽徐克电影经典侠歌情歌的黄霑写过回忆文章说,当年徐克筹拍黄飞鸿邀请狄龙出演,但可惜的是,狄龙那年旧伤复发,手臂需要做手术及长时间复原,只能辞演。


于是,还是新人的李连杰冷手捡了个热煎堆。


其实,看一看狄龙在七十年代中期的剧照,就知道徐克为什么选中李连杰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绕不过去的情意结。


嗯,最后这段小八卦是额外赠送的。


我承认,夹带了点儿私货,嘿嘿。

评论(1)
热度(162)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