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Lost,or get it 【图灵根】30

     大半夜更新就是任性就是浪荡╮(╯▽╰)╭

 
 

     我又卡第八字母了你来打我啊!╮(╯▽╰)╭

 
 

     一路浪荡到30章我特喵的绝对是坚持最久的一次了对肖根绝对真爱╮(╯▽╰)╭

 
 

     憋问我说好的收尾呢我只想告诉你收的太快就不甜了来张嘴吃下这颗糖炒栗子我们还是好基友╮(╯▽╰)╭

 
 

      

 
 

————————————————————————




 
 

      男人深邃的蓝眸安静的扫过女人精致的脸,缓缓抱臂压在桌子上面,低沉磁性的声音在刻意放缓之后显得迷人温柔:“well,如果你觉得非得这么做,那么Shaw知道吗?你约我出来应该不是单纯诉个衷肠吧!”

 
 

       他考虑着要不要接通Shaw的蓝牙,看着脸色比起之前好了些许但是依旧苍白的女人又迟疑了,

 
 

       Turing像普通女人一样谈到恋人的名字下意识勾勾唇角抬眼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安静的端起咖啡,“她知道……事实上,不久前我才告诉她这件事!”

 
 

 

       想到那个人的态度,Turing不知道该庆幸还是黯然,她庆幸在这种情况下她看似无理取闹的这种行为那个人竟然都没有表示不理解,也黯然她仅仅是试图挽留了自己一下。。。



 
 

       深知搭档性格的警探适时表达了自己明显的感兴趣,“我不想说我倒是挺好奇她为什么会同意的……”

 
 

       Turing似笑非笑勾勾唇,又迅速隐去几乎没有笑意含量的弧度,“揣测一个二轴人格障碍对于专业心理医生也是一个挑战……不过偶尔放任自流对我也轻松一点,你愿意送我一程吗?你知道……”她似乎思索了一下要怎么说,“我想即使她感受不到,至少对我也有些残忍!”

 
 

       Reese有些讶异,他前倾身体双臂搭在桌子上面:“我?”然后一个声音插进来,

 
 

      “你,没错……”军靴踏在地板上的声音由远及近,黑发黑衣的特工走过来,她左臂衣袖处有不正常的鼓起,大概是绷带还缠在伤口上,

 
 

 

 
 

      绕过Reese,Shaw坐到Turing身边,看上去似乎像家养大型犬追着主人过来了,面无表情的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冷漠,和这幅忠犬样的反差萌让Reese不得不承认比起Root,Turing驯化靛蓝特工的手段似乎更加高超一点。当然并不排除之前Root的长期潜移默化起了效果

 
 

       服务生远远走过来,有些泛红的脸颊上尚有羞涩,一边偷偷瞄着桌上颜值爆表的长腿男人一边又忍不住看新进来的黑着脸却意外好看的黑发女人,毕竟20出头的年纪对帅气和酷到爱心满天飞的人都是春心荡漾模式,“请问需要点什么?这是我们的特色饮品……”她有些紧张的递给看上去眉眼尽是冷冽的异域美人一张价目表,老天她长得可真好看!

 
 

  

 
 

      你有时候真的不能理解那些年轻孩子们都在想些什么,Turing看在眼里,有些无奈的发现某人似乎把注意力放在窗外的烈日下,似乎根本没有要理服务生的模样。

 
 

 

     她侧颜的线条坚硬又冷魅,微鼓的唇线禁欲的好看,身上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似带着寒气,差不多是生气吧……


 
 

       为了防止服务生尴尬,她伸手接过价目表,低头扫了一眼,抬眼温温软软看了一眼服务生:“她喜欢高热量,甜的东西,不好意思她心情不好,一杯卡布奇诺就好。”服务生顿时被她温柔的笑容暖到了,反应了半天才收回价目表道:“啊啊……谢谢!”转身逃走,

 
 

        Reese看着服务生的背影一本正经调侃:“我觉得她是高三小孩,你认为呢?”Turing不明觉厉:“为什么?”

 
 

       “她们总喜欢酷的东西,看上去黑暗的不好接近的,甚至是难搞的人或是东西。”他眼底投出的笑意落在Shaw身上,Turing这才意识到他在说谁,有些好笑,放下在身侧的手掌被那人突然探手握住,十指交缠扣紧,

 
 

  

 
 

      “我看是因为大叔已经濒临下架的危险了吧……”Shaw回过头,黑眸中不知神色对上Reese冰蓝色的眸,唇角不怀好意的上翘一下,


 
 

        Reese用一种女儿终于会吵架了的欣慰眼神看着她,那眼神差点恶心到她,然后开口:“你的伤口好了一点没有?” 


 
 

       Shaw自然一如既往的嘴硬:“没什么大问题。”Turing侧脸,被扣住的右手手指用力回扣回去紧贴着这人有些汗湿的粗糙掌心,“如果你觉得一条胳膊差点残废不算什么大问题,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应该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口气轻轻松松的但是内容确实有些胁迫的味道。


 
 

       Reese自然知道:“军刀上的倒刺如果绞断了肌肉你可能就没办法拿枪了,你自己是外科医生,这种事情你最清楚,好好休息!”



 
 

       服务生端过卡布奇诺因为角度问题准备递过来,却发现这俩个做在一起的人相邻的手臂全部放在桌下并没有拿上来意思,不禁有些好奇,有些忍不住往桌下看了几眼,Turing有些尴尬的要抽回手,特工脸部线条一僵,不耐烦的握紧不让她成功抽回手,起身抬起右臂接过卡布奇诺,不在乎俩人十指相扣的姿势暴露在俩双诧异的目光中,

 
 

 

      Turing隐隐觉得,从脖颈处开始烧起来了,她抿唇尴尬的对一脸震惊后生无可恋的小服务生笑了笑:“谢谢!”对方一脸失态点点头转身走开,Turing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对上对面那人冰蓝色的蓝眸,以及里面甚浓的调笑味道,她以前真的以为所有的特工都和电影里一样里面不近人情,直到遇上这两个刷新她三观的家伙,其中一个还像赌气一样扯住自己手掌不放,

 
 

 

 
 

     

       Reese用眼底的调笑隐去一抹疑惑,老实说对于Turing和Root的定位他自己都没有办法给一个正确的答案,也许是当初没有注意,现在看这幅情况,却怪异得他不得不走神想起另一个女人,不得不说,Turing改变了Shaw太多,多得有些接受无能了……也是另一个女人用不止一次让Shaw妥协的方法证明自己才是Shaw的the one,即使是用另一个身份。

 
 

       “让我送?已经确定几号走了?”Reese抿了一口咖啡,扫一眼一边面对卡布奇诺也兴致缺缺的Shaw,还是捕捉到了她浑身突变的气息,果然,还是没有谈好的。


 
 

         “具体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我要的文件和邀请函已经让Zee过两天寄过去,大概就定在这个礼拜三……”

 
 

         “你没和我说礼拜三!”盯着杯沿的Shaw猛然回神,掌心也一紧,不知是何意味的皱皱眉,她发誓,这个女人和她说的时候轻描淡写的故意偏了日期,她可是心理医生,擅长引导谈话!该死……

 
 

  

 
 

       面对这人的猛然反抗,Turing多多少少有些讶异,她回头看了一眼店里几个看向这里的喝东西的人,然后注意到似乎有同一个办公楼的眼熟的人,“Hey,我并没有刻意不提日期,你并没有问我,我觉得也许你觉得那不重要……”她迅速回头稍稍压低声线,她总是觉得现在自己一副负心汉的样子……

 
 

        捏住杯沿的手微微收紧,黑发的人眼底的黑刺目,有些略微不甘的试图张张嘴,最终败给了冷漠的天性和情感淡漠的无话可说。

 
 

 

 
 

       Turing右手一松,发现这人抽回了自己的手转过脸望向窗外只留下线条坚硬的侧脸。

 
 

 

 
 

        她们每一次的争端都是这样,要么一个不知情,要么一个不肯说,然后愈演愈烈……






 
 

        “Sameen……”她开口试图为她当时过于失落而无心造成的错误暗示道歉,“你知道你答应的太快了,我只是觉得也许你不在乎我哪天走!”

 
 

  

 
 

        这句话的影响不亚于她说她是个二轴没有感情,Shaw几乎是猛然回头,她的轮廓绷紧,眼底危险的东西在汹涌,她微微压低声音不让自己的情绪过多的展现出来,“我要怎么阻止你!你觉得你想走就应该走,想留就可以留,如果我阻止你我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二轴……”在这一点上,Turing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该死的一模一样!


 
 

         她不会承认她答应了是因为恐惧,她只知道她受不了这个人眼底一丝一点的失望,纵使根本不想Turing离开,但是比起让这个人离开一段时间不长不短然后安心回来,她总不能选择让她以一种失望透顶的表情一次又一次控诉她的缺失,然后……然后就真的什么都不剩下了……



 
 

       Turing是真的捂热了Shaw,又或许换个说法,Root捂热了Shaw,Turing教会了她情感反馈……Reese一边观察一边想,这样的Shaw,她的在乎太明显……





 
 

       Turing轻蹙修眉,然后出乎意料的平心静气的对Reese说:“John,星期三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我会用邮箱把事情具体发给你,我想先走了……”

 
 

       她温温软软的美丽笑容竟然藏着一种异样的坚定,反差的样子实在太像Root,Reese只来得及点点头,又收到被无视的搭档一记狠厉的眼神……他怎么觉得Turing身上Root的部分开始觉醒了呢……不管他的事哦,啧啧啧……

 
 

 

 
 

      漂亮精致的女人拿起随身包包起身,站起来的时候一脸闷沉感觉自己被丢下的特工脸色愈加难看,然后她听见女人的嗓音,颤腻着唤她:“你今天似乎没有任务,不负责我的安全吗?”


 
 

        咩?!



 
 

       Reese无力的看见搭档一脸转换不过来的呆傻表情,桌子下的脚狠狠一踩她军靴准备提醒她这是邀约,谁知道这脑壳不开窍的被踩疼了呆傻表情突变为凶残,气的突然站起要和他理论……就这样了还有一个人死心塌地着,真的是……没眼看!


 
 

      要理论的话没有说出口,Turing做出了一个十分Root式的举动害得她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拉走了,

 
 

      她被扯住领口,对上Turing清澈的棕眸,然后心理医生微微一笑……不知为何,这张纯良的脸上有种极致腹黑的模样,就好像Root每次要卖她一样的表情!

 
 

      其实事实根本不是这样,Turing只是觉得有一瞬间这人好像一只大型犬而已,比起让她在咖啡厅炸毛,似乎这样出格的牵走动作会更有用……

 
 

       于是憋屈和恼火被压在一点点不安和诧异下的前靛蓝特工就这样被某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心理医生扯着衣领带出了卡座,Turing松手后那副乖巧的模样也不忍直视,Reese表示眼瞎……








 
 

       Shaw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愿意跟着Turing一步一步走出咖啡馆,而不是留下去和Reese发泄一下憋屈,

 
 

       但是看着女人纤细修长的背影,她终归是放弃了没有意义的纠结,天知道她的怒气为何因为这个女人一个小小的动作都能被安心压下去,她真是……憋屈!

 
 

       虽然不知道为何Turing的路线是往办公室走,但是跟就跟着呗,这个女人总归不会是要在办公室给她诊断二轴吧!



 
 

       穿过广场稀稀松松的人群,Turing带着她进了大厦,正在闲晃的保安和美丽优雅的女人打了招呼,有些奇怪的看着黑脸的她,对上Turing医生温和的美丽笑容又了然,啧,心理医生的工作啊……

 
 

       大概是下午茶时间,人们多出去了,电梯附近几乎没有人,等电梯的时间并不长,Shaw跟着Turing迈进空无一人的电梯,门合上后才皱眉:“他那副表情什么意思……”

 
 

       Turing透过电梯光滑的金属内壁看见她脸上森森的不开心,轻轻顿一下脚跟,不说话。



 
 

        气氛因为她一个小小的动作变得异常尴尬,Shaw这才意识到刚才结束谈话前她正在向这人发火……额……她有些心虚的瞥一眼镜子里一脸安静就是不看她的人,莫名不知所措起来。

 
 

       电梯被从中途截停,进来一个普通西装男人,他抬眼看见里面气氛有些尴尬的俩个人后也觉得有点尴尬,站在俩人中间按下楼层后装死,


 
 

       静默的尴尬空气在流转,他有些忍不住,目光扫过身前的高挑女人,落在她盘发露出的优雅美丽的纤细脖颈处,那处肌肤细腻泛着珠玉一样的温润颜色,他微微走神,突觉一股寒气上身,抬眼对上镜子里身后黑衣女人锐利如鹰眸的眼神,不自觉怯了一下,发现前面的高挑女人也透过镜子在看他,想到刚才自己的不礼貌,有些心虚的笑笑,换来她温婉不介意的微笑,

 
 

       那笑容太美好,害得他完全忘记身后的人杀死人的眼神,有些犯傻的只顾对高挑美女笑,好在他出现生命危险的前一刻电梯到了,Turing点点头算是打招呼后就迈腿出去了,男人一脸不舍的盯着她背影,直到身侧被人狠狠一撞差点撞趴下,一脸惊悚的发现身后那个黑面混血美女轻轻松松走出电梯,







 
 

       笑得挺好看啊!

 
 

      Shaw抱臂,跟着Turing走进办公室,脸上的怨气几乎要把脸再拉长几公分,

 
 

       Turing放下包包坐在沙发上,修长双腿交叠抬眼看到这人臭臭的脸,眼底情绪一闪被压下去,换上正经的神情也不说话,终归是Shaw忍不住…


 
 

       她局促的找个位置坐下去,正对着窗户,然后瞥一眼正在看着自己的女人,抿抿唇,竟然会感觉到压迫感!

 
 

       明明是她和人勾勾搭搭为什么自己会有压迫感?Shaw终于找到硬气的原因了,


 
 

       “Shaw,别太乖,女人不喜欢乖乖宝!”Reese突然接通蓝牙吓了她一跳,说话的语气和内容却十分欠抽,她狠狠按掉开关,瞪上Turing,多多少少有些气急败坏,



 
 

       虽然不想说,但是这样的Shaw却可爱的多,Turing原本只是想努力用气势压住这人一把好让她突如其来的气恼平静下来,谁知道这人看上去心里斗争这么明显,所有的情绪挣扎全部写在脸上。

 
 

      极力掩饰但是不太成功的笑意还是被气急败坏的某人发现了,“搞什么鬼!”那人还是开口了。


 
 

       Turing向来温软的杏眸轻敛中藏着一股异样的妖娆,与她本身气质格格不入却又诡异的和谐,她抿抿唇压下唇线的上扬,交叠的长腿换了个姿势,“我总不能让你大庭广众之下因为和我置气摆出脸色来!”

 
 

 

     嫌她丢人?Shaw被哽得脸色一黑,Turing无奈勾勾唇起身,“是想和你说清楚……那个地方又说不清楚!”

 
 

       Shaw皱眉站近她:“那电梯里又是怎么回事?”

 
 

       心理医生想了想绕过桌子往一边的柜子处走去:“电梯有监控,我担心你会在里面就和我争论……所以没有理你!”她清脆的高跟鞋敲在地板上,修长的身型微微弯下腰翻着一摞文件夹,“Hey,等会儿Zee会过来拿我要给她的文件,你不准对她臭脸!”她修长的手抽出一张纸,这是关于Zee这段时间的初步评价和她走后要介绍给Zee的医生资料,



 
 

      身后脚步声一紧,腰上缠上一双有力的胳膊,接着文件被拍在柜子上,耳侧贴上那人微烫的呼吸:“我可不是问你这个!”Turing生理性后背一僵,然后又缓缓软下来贴着这人,粉致染上修长脖颈,她嗅到了特工隐隐的硝烟味,有些无奈又有些欢愉,她左手轻柔搭上腰身上缠着的手臂,摩挲着指尖象征力量的微微隆起的肌肉,一边出神忆起Shaw对于她来说几乎强大过头的力量,一边抬起右手向肩处探去想要抚摸这人的脸,

 
 

       嗯……

 
 

       摸到特工青筋直冒的额头……



 
 

       Turing的白皙右手尴尬的顿一下,然后就势揉揉特工头发,然后……

 
 

     “你就不能脱掉高跟鞋吗?……”特工压制着恼火的声音带着气急败坏的尴尬,Turing默默觉得有些时候必须为感情做一下有必要的牺牲,正准备自觉脱掉高跟鞋腰上一紧整个人被拦腰抱起,失去平衡的心理医生下意识轻呼揽臂勾上Shaw肩膀,被公主抱抱回沙发上,


 
 

       Shaw将她放在沙发上弯腰气恼的半跪下捏住她纤细白皙的脚腕,脱掉她接近十公分的高跟鞋:“谁特么规定高跟鞋所有人都可以穿的?再加十公分你就可以去够彩虹了!”



 
 

       细长银丝带勾缠住女人细腻圆润的小腿,Shaw掌心贴上不耐烦的试图扯开,换来Turing猫儿似得一声低低抗议,她只是下意识觉得这样会扯坏鞋子而已,得到本来就在身高上面被无心侮辱了一下的特工一个大大的白眼奖励。

 
 

 

 
 

     作为新时代好女性,自立自强是Turing标配之一……“这双鞋花了我四分之一的月薪……我自己来!” 其实还是有些心疼鞋子, 她试图抽回腿,“Sam你童子军的时候没有学过怎么解结吗?”

 
 

      掌心绸缎一样的滑腻触感在抽离的瞬间带来一丝丝隐隐的不舍,在听见这女人细小的抱怨之后,Shaw觉得脑子卡壳了一下,直接拉开她修长双腿挤进去,双手撑在Turing腰间,前倾身体吻住女人唇型优美的唇,“你猜我有没有学过解结?”

 
 

      Turing把突如其来的进攻吓了一跳,一边顺从的回应着这人,一边夹紧修长双腿努力把裙摆往下扯,然后发现后腰处缠上一只手灵巧的掠过她后背,


 
 

      被熟练的吻技吻得有些发昏的心理医生突觉胸前一松……几乎是下意识红着脸仓皇推开这人:“Sameen!”她活了三十多年还没有被人隔着衣服解开内衣过,脸上烧起的温度让她失措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抬臂捂住胸口用湿润的眼神毫无杀伤力的看着行凶的人,



 
 

       罪魁祸首贴的极近,几乎是鼻尖蹭鼻尖的微眯着黑眸无声嘲笑她,“解结的事我已经证明完了,现在能说说电梯里的事了吧!”她嗓音透着慵懒危险的喑哑,Turing呼吸一滞,太过了解这人让她意识到这人现在有点……进攻性!




 
 

————————————————————————

 
 

作为一个已经翘课回家的人——我还需要整理口语竞赛内容(ಥ_ಥ)任性一晚上再说……

 
 

留言告诉我你们有什么想法,我看看能不能回答,还有有什么疑问关于Turing,如果我没有考虑到我尽力后面收尾加进去╮(╯▽╰)╭阿里嘎多!

 

评论(60)
热度(286)
  1. Sasori-蠍子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许久没回刷这个系列了~遇上不开窍的锤特工,四叔再怎么助攻都是空惆怅啊哈哈哈。图灵像拎大型家犬似的拖走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