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Lost,or get it 【图灵根】27

 

         又是一篇试水炖肉文,然则事实上是我炖的不认真,停一下炖一下,所以拖了好久好久的前戏……真的好久好久……泥萌感受一下@( ̄- ̄)@











 

———————————————————————

 
 

接上篇啊!



 
 

        可是事实上伤员根本不和她一个思维线路,Shaw有些狼狈,她不知道Turing对她现在到底是什么态度,这让她不好受,她习惯了被猜测却从来没有过需要猜测的经验,于是她只知道死死地盯着Turing美丽的侧影,

 
 

 

 
 

     那目光似乎带着温度,焦灼着Turing所有光裸的肌肤,似乎非得唤醒她所有的对她的肉体记忆,心理医生纤细手指拧完毛巾里的水,只好转身匆匆用毛巾盖上身后这人的眼睛,遮住她越来越灼热焦躁的目光,

 
 

     站在她身前用手按住毛巾,差不多觉得可以了再次松开,依旧对上特工漂亮湿润的黑瞳,纯粹干净的盯着她,染着一丝丝有些迫切的不安分,像极了带着攻击气息的饥饿大型犬,Turing小心的掩藏好自己的不知所措,似不能被发现的秘密,她害怕当这个人知道如何融化她现在强装坚硬的面具后,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让她变成她需要的那副模样,而事实是……


 
 

       手指隔着温热的毛巾轻轻按摩着特工有些泛肿的右脸颧骨处,Turing的目光打定主意就是不去接触那些足够燃烧的暗示,她纤细白嫩的左手指尖撩过Shaw散乱的鬓发,穿梭过特工漂亮的黑色发丝,湿润的掌心贴过她脸颊,然后在微微失神的片刻腰身上贴上一双手,有力的握住拉近主人的身体,Turing轻轻一声低抽气,小腹就被迫贴上特工紧致的腰身,未来的及挣脱,从紧贴的地方传来的温度就熨的她有些发软,一层薄薄的布料轻而易举被对方腰肌上残留的水汽浸湿,几近肌肤相贴的触感伴随着主人的呼吸变得异常清晰。

 
 

 

 
 

      Turing猝不及防狼狈的看向始作俑者,撞进对方微微染上些许魇足的狭长黑眸,与此同时特工似乎是下意识的反应,微微偏偏脑袋细小的不易察觉的蹭了蹭抚住脸颊的手掌……那模样,就好像一只需要喂食的狗狗,但是眼神却是的的确确具有攻击性的!

 
 

       细小的空气流动交缠着俩个人的呼吸,Turing身上尚存的酒精味道藏在她迷人的馨香中被特工吸入肺腑,化成点点难忍的欲望,她不受控制凑过去,轻轻低嗅她颈下,微微抬头突然咬住Turing尖巧的下巴然后松开,眼神变得愈加有进攻性,始终暗沉发黯的紧盯女人脸上一点点破碎开来的镇定,

 
 

 

 
 

      腿上一跨顶住Turing修长细软的双腿间,将她压在洗手台边,特工喉间低低一声难抑的声响,盯紧Turing染上水汽的明睐棕眸,眼底弥散开来欲望的红从无尽的黑中缓慢抬头,

 
 

      因为她身上的伤,Turing微弱反抗的抬手抵在她锁骨处,盘起的棕色长发凌乱的散下一俩缕,不安分的贴着她巴掌大精致的脸侧,那在灯光下泛起一抹金色光芒的暖色发丝衬得她本来就白皙的肌肤愈加惑人,特别是染上点点妖娆气息的粉红之后……Shaw一点点凑近,似乎没有视力的兽靠嗅觉不知该如何对她的美味猎物下手,

 
 

 

 
 

      她喉间吞咽的动作情色异常,牵动着Turing发软的手掌,然而Turing却没办法拒绝,逐渐发软的腰部缓缓在她手掌中聚拢向自己的身体。

 
 

       有什么东西糊住了她的思维,粘浊的让她没办法思考,没办法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放任这人轻轻松松最终将俩人之间的距离缩为零。

 
 

      唇齿间紧贴上的触觉让Turing轻轻溢出下意识的轻吟,随后便被特工毫不留情吞咽入喉,为了方便占据这个女人所有的迫切,Shaw握住女人腰间的双手猛然用力,顶住她腿心的大腿也紧了紧,换来Turing下意识的启唇低呼,贝齿轻启的瞬间留恋在她粉致唇瓣上的特工毫不犹豫抓住机会,长驱直入舌尖抵住她娇嫩的上颚不让她有机会反抗,

 
 

       就当做……默认好了!Shaw眯紧魇足的黑眸,一边感受着舌尖细软的美好一边费力想,总之……至少只有她才有资格这样对待女人而已!这点,是Reese吃多少顿饭也比不回来的!

 
 

       比起哭哭啼啼向女友控诉或者要死要活的装怨妇,果然前靛蓝特工的执行力永远大于思维能力,她舌尖一勾将对方湿濡的香软舌尖勾进唇中,只来得及用灵活的舌尖抵压女人慌乱的小舌头至上颚固定,便轻轻吮吸起来,然而如此情色的动作换来Turing手足无措的挣扎,Shaw有些不耐提提Turing细软腰肢拉近自己,牙关轻轻一合不轻不重咬了女人不安分要收回去的舌尖一下,换来女人轻轻一声,便迅速在女人收回软舌的瞬间就势又故地重游,

 
 

       然而这一次,浅尝了女人美好味道的特工绝不只是浅尝辄止了,她带着更加难以拒绝的迫切和热情,舌尖扫过Turing的舌根又掠过她上颚,有些恼火总觉得缺点什么,不住抬起左手压住Turing后颈迫使她没办法后仰拉开俩人距离,便如同进食的凶兽般开始肆虐,她太过具有进攻性,被吻得有些狼狈凌乱的心理医生无力的开始泛软,从骨子里到身体里,这人在唇齿间暴虐的搜刮过所有的角落,暧昧湿濡的水渍声在她耳际被放大,然而Shaw的动作太过老练,仿佛要将她整个吞掉的热情灼得她根本没有办法反抗,只能启唇放任这人凶悍的肆虐,

 
 

      柔软的舌尖已经被这人凌虐的有些发麻,来不及吞咽的津液这边从被吻得红肿的唇际暧昧流下,划过白腻肌肤就被那人发现,她紧闭着黑眸不耐的从一片甜腻中抽回舌尖顺着那道过于淫靡的透明水线舔舐而下,终于让几乎快要窒息的女人得以喘息,

 
 

      Turing身体发软的感触到肌肤上暧昧的痕迹,只觉得浴室的灯光太过晃眼,让她没办法集中精力,让她感觉有些灼热,

 
 

      然而比起灯光更加灼伤她的这人却愈加失控,Shaw顺着那道诱人的透明水线吻到女人锁骨处,启唇牙尖轻轻咬过她明显的有些让人心疼的诱人锁骨,满鼻净是女人身体的馨香,那比酒精对她的刺激更大,她就像试图找到这人肌肤下的香源一样,一寸又一寸的亲吻舔舐Turing颈间的肌肤,刺激的Turing修长双腿缓缓夹紧她的右腿,然后压住Turing后颈的左手缓慢拂过她光裸白腻的背部,至腰际缓缓顺着晚礼服衣料探进去肆意享受衣料下不为人知的美好触感。

 
 

       当特工失控的指尖蹭过女人敏感的女性部位时,还没有将指尖传递回来的柔软细腻触感成功转化为进攻意识的Shaw却被突然紧绷起自己的女人不小心抬手扣住自己受伤的左大臂……清晰的痛感让她不禁顿下动作抬头狠狠抽了一口冷气“嘶……”

 
 

      瞬间回神的心理医生猛然意识到指尖触及的部位正是这人受伤最重的部位,连忙松手,随即尴尬的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沉迷,试图推开身前这人,却被误解为抗拒,情火和淡淡的恼火让反社会直接忽视手臂上的疼痛向下一捞捞过女人修长的大腿夹在腰际,托住她挺翘的臀部,受伤的左臂紧箍住她细软的腰身向卧室走去。

 
 

      被抱着紧贴特工的Turing有些羞涩慌张,她十分清楚这人现在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是为何,也清楚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只是她仍旧担心着这人的伤口,真的让她胡来伤口一定会撕裂,可是这人的脾气她可是非常清楚,估计就算了染红床单不随了她的意她又一定会失控,到时候不仅会怒气冲冲的任性妄为,伤害到她到没什么,就怕不顾她自己的身体,Turing稍稍清醒的思绪纷飞,理清楚了这人估计会干出来的几种事情,

 
 

 

 
 

      要么她高估了这人对自己的疼爱,这人会强硬的不顾自己反对硬来,要么她低估了这人对自己的心意,她会一怒之下摔门去了客厅,放任伤势恶化不管不顾,还有就是她会生着闷气教训完自己然后一个人当被丢弃的狗狗……

 
 

      总之怎么说,对她自己的伤势都不好,脑袋现在还有些浑浑噩噩的心理医生不得不强迫自己面对现实,而现实就是她面临着在Shaw把她压在床上之前就得做出最完美的决定。Turing有些头疼……

 
 

       她头疼特工却不会因此停下动作,特工自己脱掉鞋子,跪上柔软的充斥Turing体香的床,将怀里这人轻轻放上去压在身下,右手撑住身体,左手将Turing碍事的裙摆撩起至臀线处,双腿微微迫住Turing腿根让她没办法闭上双腿,只能夹在自己腰间。

 
 

       灼热得让人脑袋混沌的唇齿随即贴上她唇角,Turing只来得及抵住她没有受伤的左肩,就看见这人混血精致的漂亮轮廓靠近,那双平日里可以像大海般温柔沉稳的黑眸轻敛,敛出一排漂亮的睫毛下黑色的阴影,放大的轮廓却意外细腻真实,手上动作一减心理医生就只剩下对这人美貌的惊讶了……一定是因为平日她太过压抑的气质,心理医生脑袋混混儿的想,她怎么会忘记这个人竟然如此好看呢!舍不得闭上眼睛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认真的脸,抵在她肩处的手自然而然托上这人好看的脸,指腹轻轻无意识摩挲,自这人耳垂到下巴,微微仰颈顺从她游走在颊边的吻,

 
 

       Turing的动作被这人当成了顺从和默许,原本以为这女人会反抗的不悦渐渐被安抚,于是特工压下叫嚣的吞掉她的欲望,缓缓放软动作,被她冰凉的指腹摩挲过的耳垂意外舒服,让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些许,她停下吻,微抬头眯紧黑眸享受Turing隔了许久的亲昵动作,

 
 

       Shaw如此乖巧倒是让Turing措手不及,微微回过神看着这人漂亮的过分的脸蛋上露出大型犬科动物懒洋洋的慵懒表情,心底微微一软,指尖的动作从耳垂摩挲到她微厚的性感唇线,目光也跟随过去,有一搭没一搭的描摹着她漂亮的立体唇线,这人,乖乖的模样真的是……很好看呢!

 
 

      抚摸唇线的暧昧动作自然引过主人的注意,Shaw低低从喉间发出一道声音,不知是不满女人停下抚摸她耳垂的动作还是不满她抚摸她唇线却没有吻上来的矜持。她低下头就要凑过去吻住Turing却被女人纤细的手指挡住,

 
 

      Turing颤着蝴蝶羽翼一样的睫毛主动凑过去,隔着指尖轻啄一下Shaw唇瓣,“我可不可以说,现在停下对我们两都好?”

 
 

       特工一僵,果然恼了,腰部一用力,完好的右臂有力的勾起女人腰肢将她挂在身上,向前挪动几下便将Turing压迫在冰冷的床头墙上,原本被安抚的毫无杀伤力的黑眸又染上不可理喻的暗沉,

 
 

      她受伤的左臂毫不在乎Turing是否会反抗的从她修长赤裸的腿向上摸进晚礼服裙底,轮廓分明的下巴凑到女人唇边,性感的嗓音低沉而异样魅惑:“我不这么觉得!”

 
 

 

      随即放任自己的欲望将脸埋在Turing馨香的细长脖颈之中,左手也毫不费力的掠过她细软腰身,掌心紧贴她微微发凉的滑腻肌肤,引得原本有些发软的Turing浑身一颤,她笔挺的鼻梁在她颈间轻扫过,带着已经灼热的呼吸,让她原本发凉的肌肤慢慢染上粉致的红,


 
 

      Turing双手托起这人漂亮的脸,不知为何,在时隔许久之后的亲热中她总是有些恍惚,恍惚这人的感情和她的本能,到底是来自这张脸,还是这具身体,还是……Turing?

 
 

       她水汽氤氲的棕眸细细打量Shaw皱着眉头有些苍白的脸,心头狠狠一软,你这幅模样会让我如此心疼,恐怕也会让她更心疼吧!

 
 

       她指尖细细眷念摩挲特工线条分明的侧脸,记起当初清醒过来时这人就是那样安静的坐在她身边的椅子上昏睡,身上的纱布透着血,苍白的脸色挂着明显的黑眼圈,可是那副模样就那么安详,连飞扬的修眉也柔和起来,衬着她的气息安宁纯净和孩子一样,丝毫没有日后冰冷暴虐的样子,一点也没有!

 
 

       所以她不清楚这种心疼,其实应该有对这个人的也有对自己的,至少她永远不知道这个人面对Root会是什么表情,她永远不知道面对Root时这人是否温柔是否安顺,是否像现在这样,用这双好看的黑眸压抑着焦虑渴望的看着她,是否这些欲望也只是为她而起?

 
 

      


 
 

       被再一次止住动作的Shaw微喘着,看着女人湿濡的眼睛,皱眉嗅到异样,这女人的眼睛太过明亮,太过水润,却让她有些怯,掌心的动作停了下来,她抽出手掌将手掌轻轻压住Turing过于透彻的眼睛,遮住那点悲伤,然后迫切的用自己的方式证明那些可恶的莫名其妙的悲伤是本不该存在的,不管她是Turing还是Root,都只是这个女人而已,换多少个名字,都掩盖不了她本该在她身边的事实,

 
 

      看不见那双漂亮似水晶一样染着悲伤情绪的眼睛,Shaw抿抿唇,一点点凑近含住她白皙下巴上的一抹嫣红,却突然看见女人启唇说话:“Sameen~放开手!”

 
 

      Shaw一顿,眼底黯色一闪,缓缓松开压住她眼睛的左手,明明离得如此之近,却怎么拥抱也感受不到温暖,大概就是这样吧!她们到底是怎么了……

 
 

      情感缺失的特工只能感觉到那些疯狂叫嚣的怒火,而深藏其中的无力则火上浇油般,可是这股火焰燃着燃着就失了本心,就好像她人生的前几十年一样,不知道为何就早已找不到初衷了,只剩下空洞的怒火和过一天算一天的嗜血生活支持着,唯有这个人是不一样的,特工忍不住收紧右臂,唯有这个人!

 
 

       她怎么能,怎么能再放手?

 
 

 

      Loser!

 
 

       她就好像生活在黑暗里的蛾虫,不知所措的一次又一次看着烛火在玻璃罩里燃尽,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如果她放不了Root,她就得一辈子在这样的轮回里眼睁睁的看着Root属于其他人,而那个该死的,可恶的,隔着她和她的玻璃罩可能就算不是Reese也会有其他人,他们隔在那里,阻止她的接近,阻止她带着毁灭意识的不顾一切的接近,阻止她拉着女人陪自己下地狱!

 
 

       可是她们本该不得好死的一起纠缠下地狱,而如今这个女人却成为了天使……

 
 

       她每一眼都在告诉她,你为何如此冷血,为何不懂感情,为何是恶魔一样的人,你太黑暗,你不懂爱,你没办法和我在一起!

 
 

       而这些,不是她要的!


 
 

       好啊,她得像好人一样站在地狱底端仰头看着这该死的,本该站在她身边陪着她生生世世的女人,在高不可及的白色天堂里享受安乐与平静,和一群不知所谓的善良天使讨论着她触及不到的光明和爱吗?

 
 

       既然本就生来注定是没有感情的人,她就注定在选择黑暗的一刻成为手染鲜血的恶魔,这一点,是救再多人也弥补不了的!


 
 

       Shaw咬牙,颤抖的右臂又收紧几分,黑眸钉在Turing美丽的脸蛋上,所以她从来不是好人就不必伪装,就算她是天使,可是在她曾是自己同类时就许下的承诺,也必须给她以Root或者任何人的形式偿还!

 
 

       她不想毁了Turing,她只想停下这些该死的处理不了的感情问题,她只想拥有她……

 
 

       在那些暗沉的情绪化为不可控制的风暴准备席卷而出的时候,Shaw却意外感受到了Turing轻轻的叹了口气回应,

 
 

       修长大腿轻轻羞怯的带着坚决缠上她腰身,她柔软的腰肢也轻轻贴了上来,双臂估计她右肩的伤没有缠上脖子却抵在她胸口,Turing似乎在克制什么,第一次尝试主动,Shaw被心理医生轻夹双腿的暗示蛊惑,愣神之际Turing的粉色唇瓣已经贴上双唇,下唇被轻轻咬住,羞涩和她不懂的情绪让Turing脸上染上暧昧诱人的红,

 
 

       而那些她不懂的东西,叫做妒忌!

 
 

       可怕又可悲的情绪,堵在Turing胸口,一遍又一遍提醒她这个人现在的迫切渴望,和这张脸上所有的表情,曾经都属于另一个人,也许现在也是!

 
 

 

       她缠着这人,觉得自己真的也许无可救药了,再也没办法让自己像一个心理医生一样了,只能做一个平凡又善妒的女人,妒忌着自己的过去,妒忌着一切!这剩余的酒精残留,让她对控制自己和控制这个人变得异常困难,

 
 

  

 
 

       腰部一蹭她手臂使力,这人也许被自己的主动吓到了,顺从的躺下被她骑在腰部,睁着一双暗色的黑眸一瞬不瞬盯着她,Turing弯腰,棕色长卷发从白皙肩部垂下,垂在特工脸侧,她小心翼翼避开压住Shaw腰部的子弹擦伤上,坐在她胯骨处,看着这人混血精致的脸,眼底在背光的暗处荡开一圈又一圈的情绪,那里面也许有Root式的深情,然而更多的,是Turing式的缠绵,

 
 

       Shaw看不见,于是她抬手撩开Turing遮在脸侧的长发,露出她漂亮的脸,试图吻她,却被Turing主动低头吻住,毫不犹豫的态度和羞涩的反应,她竟然主动探出细软舌尖笨拙的滑进她唇齿间,这女人的主动让特工一顿随即扬起不可避免的欲望,她向下摸上女人大腿,细细游娑,腹部绷紧用力支撑自己微微抬身以更热情直接的反应回吻住这个突然热情起来的女人,然而她绷紧腹部带来的疼痛也不容小觑,不过这些比起这个女人主动带来的欢愉来说不值一提,

 
 

       吻,有多沉迷,Shaw双手越过大腿托上女人挺翘的臀际,有些不受控制的揉捏,换来女人轻轻的瑟缩,特工手臂一提,将Turing提到裤腰之上,让她温热的私处紧贴自己下腹细细摩挲,这样主动的体位倒是给她身体减轻了不少负担,Shaw低哼一声火热的抬身湿吻着腰上女人红肿的薄唇,手上动作慢慢变成撩起她已经褶皱的长裙,修长手掌包裹着女人臀际软肉,伴随着一声一声魇足的低哼,和Turing愈加不稳定的呼吸,她掌间的软肉轻轻变形,

 
 

       就在她修长指节缓缓挑开Turing小裤裤的时候,她腰上失神的女人突然发难坐起身双手撑住她肩部,私处紧贴她腰际带起轻轻的暧昧水渍声,Shaw眯紧黑眸,额上已经出汗,腰部与她肌肤相贴的部位湿濡异常,隔着布片也能感受到Turing身体的热情回应,

 
 

 

      她有些迫不及待环住Turing细软腰肢坐起,双臂扯住她该死的晚礼裙脱掉丢下床,随后迅速解开她胸前的内衣将脸埋进她馨香的胸前,

 
 

       比起让这人在自己胸前肆意妄为,Turing轻扬尖细下巴难耐的溢出呻吟,美丽杏眸迷离轻眯,咬咬下唇迫使自己回神,原本下意识缠住Shaw脖颈用力的手臂迅速撤回,推开胸前这人,将她压住在床,恐怕她不能让这人这样乱来,

 
 

      纵使情火难耐,特工却没有反抗,眯紧性感的黑眸盯紧她几乎遍布粉红的美丽身体,似魇足的凶兽懒洋洋的看着即将入口的猎物是怎么样把自己贡献上来的,只不过她这次失策了,谁是猎物,还不一定!


 
 

      下一刻,自以为是猎人的特工浑身紧绷,低低轻吼,因为身上这个软软的诱人女人竟然俯身紧贴自己上身,笨拙的张开红唇咬吻着她耳侧软肉,双手也十分不专业的乱游走在她身上……她想要……攻?

 
 

      

      不清楚这幅情绪的特工莫名扣上女人腰肢轻笑,启唇咬住近在咫尺的女人耳后软肉,不合格的攻轻轻颤抖一下松开了自己双唇伏在她耳侧低吟,半天没有缓过神,

 
 

      Shaw喑哑着声线轻轻道:“你让我松手就是为了这个?……你还没有学好!”身上伏着的人儿似不甘心,软软撑起身,指尖怯了怯然后探到她内衣中不轻不重的捏着她的胸,这幅强迫自己不要羞涩的模样却偏偏让本该嘲笑她不自量力的人出乎意料的感到小腹紧绷,事实上,特工并没有因为这人生疏笨拙的动作而感到无趣,反而更加迫切的想要拥抱她。

 
 

      她抬臂压住Turing后脑,压向自己,鼻尖相抵看见那双棕眸里的水汽和强装镇定,懒洋洋眯眯黑眸:“这样可不行……你想在上面,就得有能力,没办法的话就要老老实实……唔!”被Turing吻住嘴唇的瞬间,Shaw有想夸她是一个好学生,

 
 

      好学生才不是Turing想要的东西,至少现在不是。








 
 

——————————————————————

 
 

写第八字母拖了一个星期的结果就是满篇前戏……我也是醉了,试试水,被吞掉的话下一篇发文时间就提前通知,反正我会想办法让大家都看见的@( ̄- ̄)@

 
 

xiuxiu呔⊙﹏⊙

 

评论(83)
热度(326)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