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Lost,or get it 【图灵根】25

     你们都知道我遭遇了非常灰暗的悲催事件,强迫症昨天晚上凌晨俩点多还在打字,可惜只能凭自己仅有的脑容量恢复这么多了,不能要求更多了(ಥ_ಥ)

    现在的后遗症是我不敢留着了……那就存够就发吧……嘤嘤嘤,求安慰(ಥ_ಥ)










——————————心!碎!—————————









      处境尴尬的特工拉着号码先生贴着楼梯口转角处的墙壁,大口喘息,他们现在在五楼东边的道具服装室旁边,因为刚才一系列的逃亡,连身体素质极好的特工也不禁拼命呼吸得到足够多氧气,更不用说号码先生一脸脱力的苍白。

       “我……还是得……谢谢你。呼呼……刚才一瞬间……我以为你是要对我开……开枪!呼……谢谢你救了我……又一次!”号码先生想到刚才凶神恶煞的女人对着自己举起枪,子弹擦着自己脸射入身后拐角处冲过来的西装持枪男后溅起的血珠,还是情不自禁颤抖一下,他用一种看怪物的表情看着这个身材看上去并不高大但是出手狠辣的蒙面女人,这期间这个人一路拽着他杀逃往安全通道,因为被围堵一路奔逃到了五楼躲在这里得以喘息。

      女人回头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安静,塞上放在兜里的耳机:“Reese,你还在干嘛?她送回去了没有?”

      有后援?号码先生眼睛一亮,然后……

      “二十分钟?不行!你把她送回去再说,我可以。”

      我的天,还要二十分钟?!号码先生心一凉,然后看着女人熟练的换弹夹,“我们能撑过二十分钟?”

      女人扯过他衣领拽着他往走廊尽头奔去,“还有二十分钟他送完一个人回家再往这赶。”

     “……”他到底做了什么,来救他的人都不像电影里面演的那些有后援帅气高大的特工……电影和现实的差距!




       “我们现在怎么办?”Shaw将他随手塞进一间杂物间,然后塞给他一把枪,

        “我带着你,迟早都会死,你待在这,我去引开杀手,撑过四十分钟就能等到后援。当然,你觉得足够安全了之后可以试试自己下去,尽量别从一楼,那里还有无辜的观众,枪拿着,我会尽量给你争取时间。”她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号码先生叫住她,有些蹩脚的说:“你,也注意安全!谢谢。”


        Shaw回头,扫了他一眼握紧手里已经汗湿的USP往楼梯间走去,迎面就过来三个西装杀手,几乎是本能抬枪点射,“嘿,想过来捉我吗?我们会很好玩……”低沉调笑的声音带着主人特有的张狂和隐隐焦躁,几声痛哼倒下俩个杀手,还有一个迅速闪到墙后,

      来的路上她已经留心,二楼因为是号码休息室,所以重点观察,安装了许多临时摄像头,但是到了三楼往上摄像头数量明显减少了许多,大概Samaritan也觉得来捉个普通人不会有多大难度!可惜……

      Shaw举枪迅速冲过去,一闪而过对上剩下这个人的枪管,没有压力的抬手压扣住他手腕,迅速凶悍的卸掉他的腕骨将他翻身压在墙上抬手用枪托一砸,低眉凛然扫过软软倒下的身体,拾起他的配枪,sucker,Glock26不是给娘们用的嘛…塞进后腰持枪往楼下去。


      刚才往上跑的时候惊动了不少人,大概所有人都在往楼上赶,她若不制造点大动静引过来他们,号码一定没有机会逃掉,所以她毅然而然决定走向安全楼梯,这里地势确实不利,但是却是对她和号码都好的选择,她托着枪小心翼翼往下下,竟然毫无阻碍的到达了四楼,特工皱皱眉,小心翼翼走向走道,楼上也没有动静那么号码搞不好是安全的。

      她迅速移动,眼神锐利的扫过所有可能看不见的角落,感官被无限放大,身体里过于冷血的特工魂在默默燃烧,她很享受每一次任务,每一次与死亡和失败接触的机会,这才是她,Sameen Shaw的正确存在方式!

      空气中传来细细弱弱的喘息声,她顿住脚步,确定一下方位迅速贴上一边的墙壁微曲身体快速而悄无声息地向声音传来的走廊移动,确定声音就在身边的拐弯处后整个人如同与昏暗的光线化为一体一样直起腰背贴上拐角处的工作间的门,调整呼吸仔细聆听一点点的动静,根据脚步声观察大概是有俩个人,不过是五六米的距离,Shaw握紧USP如同暗伏的猎豹一样藏好自己所有的存在气息,等待猎物一步步走进自己猎杀范围,四米,三米,俩米,一米……

       黑色西装裤从转角迈过来,西装杀手还没有来得及发现身边这道黑色的身影就被枪柄直接招呼到太阳穴,脑袋一混就软趴趴倒下去,他身后的人也没有发得出惊呼,拐角处一道黑影窜出,一记鞭腿将他踢翻在地,手上的枪对着黑影的方向开了几下,竟然全部被躲开,杀手有些慌乱的向一边爬过去,腿上一疼,被直接开了枪眼,该死的!枪声在空荡的楼层回响,已经引来其他人的注意力了,Shaw清清楚楚意识到了,她迅速欺身上去抬臂拖住杀手的下巴用力一掰,留下一具惊愕的尸体,起身迅速返回楼梯间,听见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自下层传来,倾身探出半边身体发现大约八九个杀手正在往上赶,她顺手开了几枪,有人倒地的瞬间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反应过来的杀手们纷纷抬枪射击,Shaw缩回身往走廊另一头赶去,

       她知道走楼梯是最安全的方法,杀手们自然也知道,电梯太过具有被动性,所以杀手们可能派出大多数人从楼梯间上来,

      刚才干掉的俩个应该是少数几个从电梯上来的,Shaw清楚,每层电梯口应该都有人把守,只要发现里面的人不是自己人,就会立马抬枪把里面的人打成筛子,


        但是这不代表不能从电梯下!

       在此之前,她需要解决一下这层上面所有的杀手。到底谁是猎物,还不一定呢……






       不说她这边的猎杀与反猎杀行动,Reese带着Turing几乎以极限速度飞驰在回公寓的路上,Turing并没有说话,沉默让Reese只顾专注开车,长久的沉默在Turing压抑的呼吸声中打破,她克制的小声细碎的呼吸……

       Reese侧过脸,安静的看了不知何时泪流满面的女人坚强逞能的用手捂住半张脸细碎的喘息,张张薄唇:“她会没事的……”

      Turing将脸狼狈的面向车窗外,透过玻璃反光看见男人关切的眼神:“我没事……”她知道她这一副凌乱的模样根本不像没事的样子,她也知道她现在慌得已经不知道如何开口说话了,她咬唇喘息了一会儿试图让声音不再颤抖,

     “你让我下车,去帮她吧!”

       Reese看着正前方抿唇:“Shaw交代我,得把你送回家,何况,你这样确实不安全……”眼前强光一闪,Reese立马打了方向盘踩下刹车,车子打着滑侧停在路边,警惕性极强的前CIA特工正准备拿枪就发现正前方停着自己眼熟的一辆吉普,他收了枪打开车门冲吉普挥挥手,然后下车,Turing不知所措在看见差点撞上来的吉普里走下一道熟悉的胖胖的身影后也安心的跟下来。

       “Lionel,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不是让你去Turing公寓等着嘛?我的车还好吗?”Reese将车钥匙丢给一脸苦大仇深的Fusco,走到吉普后面翻翻,看见一架榴弹和几把冲锋枪外加一堆武器之后走到前面,Fusco碎碎念:“眼镜儿告诉我Shaw出事了,我能不着急嘛?!我直接用定位开到这里截住你们,我负责帮巧克力坚果派送回去你和Shaw放心。告诉Shaw,我也想救她……”

       然后一转身看见披着Reese宽大外套的Turing红着漂亮的眼睛站在他身后瑟缩,斯……Fusco忍不住心软,造孽哦这个神经病!

       Turing勉强的对着Fusco笑笑:“你好,Detective。”Fusco被她软绵绵的声音差点苏软了,尴尬点点头,

       Reese按住耳机皱眉,半晌似乎听见什么动静偏头停下动作:“Shaw?你在吗?Shaw?”

      气氛突然凝重,Fusco听见身后Turing小声虚弱的抽气,一回头Turing似乎有些发软,赶紧过去扶住她,“你别啊,帅高个儿你别吓她!”

        耳机里清晰的枪击声让Reese不得不试图尝试联系搭档,然后他听见Shaw不正常的沉重呼吸……“你受伤了?撑住,我这就赶来。”


       受伤……


       Reese长腿迈上吉普,Fusco怀里一松巧克力坚果派就冲了过去拉住男人,一脸泫而未泣的憔悴模样张着粉润的唇,死死的盯住他的耳机,说不出话来!

       Reese安抚似的抬起大手抚上她精致的脸,试图用蓝眸安抚住她不稳定的情绪,声音低沉而有力的说:“Hey,我保证,我会安安全全的带回完好的Shaw,好吗?她会没事的。”

       Turing咬住粉唇僵硬的并没有放手的意思,她身体轻轻颤抖,眼底闪烁的泪花让Reese失神错觉满天星辰破碎在她美丽的眼底,Turing颤着声线开口:“我要,她安全的回来。”说完这句话她几乎脱力的松开抓住Reese衣领的修长双手,

      Reese正准备回答,耳机里枪声大了些许伴随着搭档隐忍的痛哼,脸色一变:“Shaw!撑住……”他没有反应过来要安慰Turing,满脑子都是搭档的痛哼,坐上吉普发动,没看见Turing一瞬间苍白的脸色,她晃了晃身体,被Fusco接住,看着男人发动吉普飞驰而去,几乎是失声吐出那个人的名字“Sameen~!”Fusco臂里一沉,Turing几乎软到在他怀里,苍白精致的脸让他也忍不住心疼,他半抱着Turing带进车内,似说服她:“放心放心,那个黑面神很厉害的不会轻易挂掉的,她一定会完完好好的回来的!”

      Fusco坐回驾驶室,看了一眼看上去失魂落魄单薄的女人,清清嗓子:“你知道,那是她的工作,她是专业的……她很厉害,很久以前,我和我儿子一起被绑架,她一个人,救出了我儿子,毫发无损……所以她有能力,安安全全的全身而退!”他突然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是嘴拙,只好说出最能安慰人的话试图让女人稍微宽一点点心,他眼角撇到女人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放松丝毫,有些无奈的发动车子,好吧,虽然这次不一样……





        十几分钟之前……

        Shaw浑身全部湿透架着俩个昏迷的杀手进了电梯,身上汗液和血液混合,除去之前与一层楼众多杀手搏杀带来的汗液,还有大大小小许多伤口流着血浸透了身上的衣服,衣服腹部侧边撕裂开一道大口,那是躲近距离发射的子弹被擦破的,腹部也被子弹擦出一道血痕来,最重的伤口在左手大臂处,那是被其中一个杀手用军刀猝不及防伤到的,当然事后她直接用那把军刀干掉了那家伙,不过他给她留下的礼物缓缓吐着甜腻的鲜血不停浸湿手臂上的长袖,使得这股黑色变得异样深沉,

        她自己的军刀在刚才的近身搏斗中已经丢到不知道哪具倒霉的尸体上去了,但是她带上了刚才深深割进自己手臂的军刀,将它塞进靴筒,她仗着自己身高优势背靠着俩个昏迷的杀手将他们顶住防止他们下滑倒下去同时将自己的身影完美的隐藏起来,双手迅速为手中的手枪装上子弹。

       刚才的接近一刻钟的搏斗已经足够将杀手小队吸引到四楼,她摁下电梯键,将靴筒处的军刀往上提了提,等待电梯往一楼下,期间她已经做好准备会被拦截,但是也许是因为火力都集中在四楼,也或许是一楼足够安全不会放过任何可疑人物,她竟然没有被从中间拦下来。

       与此同时,一楼电梯门口围着五个杀手,他们冷漠的盯着电梯缓缓改变的数字,然后举起安装消音器的枪对准电梯门口,在数字变成一时,所有人严阵以待,却看见俩道穿着西装的身影,瞬间放松了些许的放下枪……

       “你们俩不去四楼帮忙下来干嘛?这是怎么……开枪!”放松警惕的杀手对着电梯里的自己人抱怨,看清楚对方紧闭的双眼后猛然反应过来,还没来得及举枪,一只修长白皙的女人手掌从俩个杀手腰部探出,握住USP开始射击,杀手纷纷举枪回击,经过消音器处理后的枪声被淹没在两堵墙之外音乐厅前厅等待进场的人们的交谈声和悠扬的大提琴声中,没有人知道近在咫尺的地方正在发生一场血拼,而很显然,俩方都不希望自己暴露在普通人的视线中所以集体选择消音器处理,可能也许是占据了有肉盾和对方一瞬间放松了警惕的优势,半分钟后Shaw一边喘息着推开身上已经鲜血淋漓的尸体迅速移到地上,一边拾起地上的枪支,她掏掉尸体耳朵上面的蓝牙塞进耳中,

       “正在赶往四楼的alpha小队迅速撤下,电梯摄像头被人为破坏,一楼tango小队已经遭遇敌人,所有就近火力集中一楼,剩下的人留守二楼捉住藤原晋乃!……收到回复……再重复一遍……”

        Shaw丢下耳机,用脚尖轻轻碾碎,举枪装填子弹后塞了一把在腰后,迅速移到墙后探着身体往前厅瞄了一眼,特工直觉告诉她,有许多伪装成观众的杀手正在迅速往员工电梯,也就是她所在的位置移动,她只来得及考虑一下,便果决的转身往楼梯间跑去,电梯肯定会有人把守,她也必须去救号码!

       在楼梯间正面遇上三个杀手,不怎么费力悄无声息撂倒之后,前ISA特工成功通过安全楼梯来到二楼,昏暗的灯光掩饰中,她屏住呼吸猫腰贴住墙迅速移动,敏锐的感官被全部用上捕捉空气中一点一丝有用的信息,直到二楼东部传来几声枪响……她分辨的出来枪声是从她改装了一点点的USP传出来的,而那把枪被她留给了可怜的号码!

       Shaw迅速往东边走廊移动,她将自己的气息完全融入静谧的昏暗中,脚步落在地毯上都是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的,期间遇上几波人,因为不能被提前发现,她选择隐藏气息躲过去,


     像一只灵动的黑猫一样悄无声息的贴着墙面移动,遇上人就将自己融入黑暗,昏暗的光线下,她成功的躲过了至少三拨人来到走廊东部。

       月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落在走廊中,她看见号码浑身是血气息奄奄的坐在地上,那把给他防身的USP安静躺在一边,他身边围绕着五个人,其中一个正在给他绑扎带,

      Shaw猫着腰贴过最近的门,悄无声息拧开门把将自己半个身体藏入门后,幸好这是没有人的化妆室,她沉稳冷静的举起枪瞄准正在绑扎带的杀手,轻轻呼出一口气,然后迅速改变目标击中号码身边正抱着枪的三个杀手中的俩个,俩声痛哼,剩下的三人迅速回神发现同伴倒地,绑扎带的连忙抽出枪来和剩下的俩人一起寻找枪源,可惜当他注意到不远处半掩的门后便和自己倒下去的同伴一起,被子弹射穿了心脏。

      Shaw迅速冲到号码身边,扯住他手臂准备给他解开扎带,“嘿,醒醒~”她低声道,号码迷迷糊糊清醒,认出她的瞬间虚弱喑哑道:“快跑……这……是个……圈套!”

       Shaw只觉身后气流浮动,眼神一凛一只手掌撑地双腿猛然向后横扫过去,一声痛哼伴随着倒地声,她腰部用力一挺,半跪下身压住准备偷袭的杀手,手上一动将冰冷的枪口塞进他嘴里,“别乱动……”

      然后……

      她浑身紧绷的肌肉开始缓缓放松,缓缓侧脸,脑门上被抵上另一把枪口,她身后站着另一个杀手,轻轻的笑:“别乱动……”

      走廊另一头缓缓走出来约摸有十来号人,纷纷举起冰冷黝黑的枪口一瞬不瞬的对着她,似乎只要她有任何一个不必要的动作就会立马开枪,用子弹将威胁降到最小。

      “挺能打啊…”举枪的杀手手上用力顶顶她脑袋,地上原本被压制住的杀手慢慢退出来,拾起枪回退到剩下的人中,“没有脑子,再能打不也得乖乖送上来……”

      Shaw抿抿唇,额上一抹汗液滑落,隐入面罩下面,杀手狠狠一踹,Shaw腰部生生接下这一脚,几乎踹断骨头的力道让她狼狈趴倒在地,手上的枪被踢远,杀手弯腰一边用力抵住她脑门一边将她腰后的枪搜出来丢远,然后抬脚踩上她脑袋细细碾压,“我倒是很好奇Martine女士说的威胁倒地长什么样……”

     然后他弯腰扯住Shaw的面罩,手上正准备用力,Shaw挣扎一下颊边地板上立马填了一个弹孔,而后举枪的杀手狠狠毫不留情的挥着枪托砸到她脸上,将她抽向号码那边,Shaw被这一下弄的有些发晕,咬破嘴唇试图让自己清醒,杀手正准备扯开她面面罩,她好不容易对焦的眼睛发现号码一副不忍心的决绝表情,

     几乎下一秒,号码突然发难挣脱开早已被Shaw解开的扎带扑向一边的USP,然后……

       十几声枪响,Shaw睁大眼,眼睁睁任由号码被十几颗子弹钉入地板上,鲜血缓慢的从他身下蔓延,原本鲜活的身体变得瘫软而毫无生机,溅到她脸上和眼睛中的温热血液让她整个视野变得一片猩红……

      这……该死的sucker!他以为他是英雄拍电影嘛?他以为他可以救得了她吗!愤怒加上不甘让她眼底的血丝突现,号码刚才的一脸蠢爆了的壮烈让她有些失控,失控她被压制住的屈辱!

       “他几乎就要吓到我了……就差一点点!”轻笑带着毫不加掩饰的嘲讽,杀手继续弯腰扯住Shaw面罩,与此同时,Shaw上楼后一直塞在右耳里的耳机里传来Reese低沉的声线:“我到了!”

        然后就在面罩被取下的瞬间,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着整个大楼剧烈的晃动一下让杀手们瞬间慌了神,脚下不稳的捕捉到楼下慌乱惊恐的大厅里人们的尖叫,有人袭击了大楼!


      Shaw轻轻对着耳机道:“好久不见…”然后腰部一挺,一直被压在臀线处的右臂往下一勾抽出靴筒里的东西,趁着所有人慌神的瞬间,一道银光闪过,她手里的军刀划破空气亲吻上杀手的柔软脖颈,温热的鲜血汹涌的从大动脉喷出,

       回过神的杀手们纷纷举枪对着她射击,Shaw拖着手中尸体当成肉盾迅速向后退去,在踩到落地窗窗沿在地板上留下的纹路后,腰身狠狠一扭,借惯性将身前的尸体砸向落地窗,在枪声和破碎的玻璃渣中,摔下二楼做自由落体,极其幸运的是,在她背对着十几把枪口的空档期内,只有一发子弹横擦过她右肩带着一丝鲜血飞远,她便重重的脱离杀手视线压着尸体摔进一楼停在路边的垃圾车里,尸体减轻了给她的冲击力,

      她狼狈翻身从尸体身上落到地面,往前紧跑几步看见路边眼熟的吉普,和吉普上扛着冒着烟的榴弹发射器的搭档带着面罩的高大身影,Reese面罩下招牌龙猫笑勾起:“我打赌你想我了!”Shaw还没来得及给他一记白眼,腿边地面上砰砰砰多了几个弹孔,Reese叫到:“上车!”然后弯腰丢下榴弹发射器,拿出冲锋枪对准二楼窗台瞄准Shaw的杀手们一阵激射,Shaw如同黑豹一样猛的窜上车发动车子,一踩油门飞驰而去,出了射击范围的Reese也坐回车里,车子以极限速度顺着阴影地图飞驰过三个街区才得以喘息。

       他们俩交换了一下位置方便Shaw拿出车上的医疗箱处理自己伤口,在她咬牙撕开已经黏上血肉的左臂衣袖后Reese有些惊诧那伤口的深度,“你还好吗?”他开口,

       Shaw一边皱着眉处理着看上去可怖的伤口一边解释道:“是他们的军刀,带着倒刺,拔出来的时候扯到肌肉了……还好。”

她简单上了止血喷雾和一些药开始缠上绷带,

       Reese将车从阴影地图上饶了一圈后开往地下铁站方向,抽空问:“号码呢?”

       Shaw手上动作一顿,然后打好结准备脱了上身衣服好上腹部和右肩的药:“没救出来……”

        Reese停下车帮她压住右肩上的枪伤,低沉的声线安慰道:“不是你的错。”

       Shaw任他表达歉意上着她肩处的药,挑挑眉:“自然,倒是你的二人世界被打破。”

        Reese抬头看了她一眼,听出了搭档口气里莫名有些幼稚的嘲讽,微微一笑:“她很担心你……你打算让我通知她你没事的消息嘛?”

        Shaw沉下脸,抿抿唇扯过绷带倔强的自己包扎,Reese继续开着车:“我知道你听见了,她叫了你的名字,几乎破音了……如果你决定好了,我会帮你告诉她你还活着……自然,她可能会等上一夜!”

       Shaw猛然瞪他一眼,Reese耸耸肩:“你也不要太担心,毕竟今天晚上Lionel在陪她,你知道的,Lionel也挺喜欢她的,不知道她的酒清醒了没有……”

     

       ……


——————————心!碎!——————————

虽然我原来这章结束是她们见面,但是由于存稿丢了,所以精疲力竭,写不下去了

还有……画风不一样我得缓缓(ಥ_ಥ)

我耐你们(ಥ_ಥ)嘤嘤嘤

520快乐小伙伴们(๑• . •๑)考虑要不要把微博吐出来方便视奸嘤(ಥ_ಥ)

评论(106)
热度(224)
  1. KMBLUE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咲绫乃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