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当你的女王忘记你〖番外〗

又名:七年之痒
  又名:吵架后如何哄女孩子开心
    又名:今天的中士十分红娘

即使是战后文明重建的年代在凡人的记忆里已经足够遥远了,中士仍然对自己的好记性感到惊讶,当然也不止是记忆,还有对恶魔女王的感情。

“情啊爱啊什么的,亘古的岁月时间能够把什么都抹掉,你就没想过凡人有七年之痒,神明也会有?不管是七十年之痒还是七百年之痒还是七千年之痒,总得有吧……所以你看神明都是孤寂的,总归是一个人多一点。”蕾娜端着啤酒瓶懒洋洋靠在沙发上,昵着美眸看她,因为喝了酒显得少了些锐气。

杜蔷薇已经顺利从一个士兵变成了可以凭一己之力守护一座小星球的神了,但本质上,她出奇的仍然是那个只知道训练、战略、训练、凉冰的雄兵连战士。

此刻尚未成为时空之神成体的杜蔷薇正在弯腰收拾她拆开的零食袋,乍一听她这么丧心病狂的提示有点意外,也只是抬起头看了看她,模样像极了人畜无害的普通地球人。

谁磨的她这些好脾气?

红头发的中士拿起桌上最后一袋薯片袋晃了晃,确认里面什么都没有之后又开始转移注意力放在收拾蕾娜脚边的啤酒瓶上,倒是开口回答了:“这种痒法,我是没有。”

蕾娜被哽了一下,又吞了一口啤酒,心情更是不好的叹口气:“你倒是贤妻良母贤惠得很,唉……还我杜蔷薇!”

阳光顺着玻璃窗懒散的撒进来,原本蕾娜对杜蔷薇还留着地球的宿舍表示不理解,但久而久之,当她也开始把这间小屋子当做逃避现实的安全屋时,她已经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不偷偷留着自己的宿舍,至少下次她想逃避问题的时候就不用和杜蔷薇打招呼了。

中士轻轻坐在她身边,挺直的背也放松进沙发里,蕾娜眼角一瞥发现她手里拿着一瓶开了口的啤酒,唇角弯了弯,还好这家伙还知道什么叫朋友。

“程耀文的事?”中士的酒瓶口碰了她的一下,自顾自仰头一口,倒是拿出了该有的态度,“他挺好的,也不算个十足的屌丝,别扭一些也就算了,还是皇室后人,配得上你。”

蕾娜脑仁直跳,将美丽的脸埋进肘弯,长长叹了口气,又忍不住笑了笑:“是挺好,杀父灭国的仇,不别扭才怪。”

中士想了想,认真点点头。

蕾娜即使不用眼睛看也知道她酒瓶在哪,伸手去碰,然后抬头直接吹了半瓶,看着旁边的人沉默了一下也跟着吹了。

“他虽然没你别扭,但我比莫甘娜傲娇啊。”蕾娜坐直了身体,盯着蔷薇的脸,扯扯嘴角看着这个人已经可以心平气和和她谈论这些事情了。

也许是想安慰她,蔷薇动了动嘴角:“他是个男人,和女人不一样。”

蕾娜啧了一声:“我还觉得他配不上我呢……这漫长的人生,折腾呗。”

蔷薇皱眉,自顾自陷入沉思,蕾娜又从冰箱里掏出酒来这才发现这家伙似乎已经走神很久了,于是把冰凉的酒瓶放在她脸上刺激她回神,又盘腿坐在她身边。

“莫甘娜哪去了?我以为你不回去她也得来找你的。”

蔷薇回神看她,眨眨眼还有些懵懂,然后听懂了她的问题:“除了我她还有很多事情要考虑。”

接着她手里的酒瓶晃了晃认真看了蕾娜一眼:“我知道这一生很漫长,神明的寿命太漫长了,看不见陨落的那一天,但每一天依旧是和凡人一样的过。”

“人们总是在计算比重,比如会有人说用十年等待一个人,大概就是半生的时长了,可对神明来说,十年不过是眨眼间,因为他们有着悠久的生命,不必在意时间的吝啬,所以十年对于神明来说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可和人类一样,如果切换到地球的时间算,自转一圈仍是一天的时间,公转一圈仍是一年的时间,这是等价的。”

“所以如果花十年时间,神明和凡人又有什么区别?”如果是承受十年的苦,那分量也是相当的。

蕾娜眯眯美眸打量她,在心有所思之后伸直了腿放在杜蔷薇腿边,捏着鼻音问她:“你想出来的?”

蔷薇摇摇头,耿直的扬了扬下巴似乎在指虚空:“她对我说的。”

“痴情。”蕾娜拿鼻尖哼出一声,却心里一动。

“我曾经给她找过理由,关于发动神战是注定的,她也只不过是就手掺和进来而已,关于击杀我父亲,如果不是她也会是下一个人,但事实是,莫甘娜,杀了我父亲,团灭我的队伍。”蔷薇说话的时候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酒瓶,液体里的泡沫在阳光下有奇异的安静美感。

“然后我得从自己这开脱,时间久了,就成了死循环,麻烦。可程耀文不一样……”

“你们,是父辈的恩怨,你和他都是受害者,没有直接关系。”

蕾娜撑着自己的脑袋看着她,眼神确实放空状态,看样子已经在思考这些了。

蔷薇晃了晃酒瓶看见泡沫变化,抿了下薄薄的唇看向蕾娜:“而我说服我自己不必去真的在意她的感情,是因为好歹还有一个借口,是她觊觎这个时空基因,但程耀文没有。”可他还是回应了你的感情,这点程耀文比她强得多吧,或许也是男性处理问题的思考模式,程耀文比她能看得透很多。

“如果,你有过俩个人的日子,一个人的生活就回不去了。”

蔷薇把手中的酒瓶放下,起身去倒垃圾了,留蕾娜一个人在沙发上虚着视线放空。

“等会儿,你说你没七年之痒,你可没说莫甘娜有没有呢!”八卦魂比思索自己的情感问题觉醒的快,蕾娜跳脱的脑壳大概也是核驱动的能源,否则不可能供应得上她这思维跳动的速度。

蔷薇似乎在原地僵了一下,有些心虚,加快步伐走了,留蕾娜原地想笑又笑不出。

莫甘娜那个骚浪贱的模样要有七年之痒这种问题,大概也是因为杜蔷薇这货太冷清了吧,想了想都是,一个天天想着搞事儿的花蝴蝶怎么可能守着一株高岭之花还能每天欢脱跳跃,蕾娜是这么认为的。

可情况是相反的。

因为是单身公寓,杜蔷薇作为负责掏心掏肺的闺房友人兼房东,肯定是不会让她睡沙发的,所以俩个人就睡一张床了。

可半夜爬上床的第三个人是谁!?她真的差点一团能量球丢过去炸平这座城市!

“你怎么来了!”她姬友淡漠的声音倒是很平静,居然还压低了声音,跟她是个傻缺一样完全不会发现有一个恶魔突然降临这个小星球。

“无聊。”这是那恶魔的声音,出乎意料没有曾经的腻歪,清清爽爽的居然有些脆生生的甜,可你无聊不能直接叫你对象回去嘛,半夜爬上这张床是什么鬼!蕾娜气得十分想装死。

“我带你回去。”

“不回。”

“你这样,蕾娜睡不好的。”

“尊老爱幼,我老一点,她正值风华正茂。”

“如果你这样,我可以不用在这过夜的。”

“别说话了,我困。”

杜蔷薇这高冷的人设全崩了,蕾娜听着她淡淡叹了口气的声音,心里已经是古井无波了,在考虑自己要不要离开不当电灯泡。

可是明明为情所困的是她,凭什么莫甘娜还得在这时候给她喂狗粮?这么一想,她直接翻个身背对俩人自己睡自己的了,谅她们俩也做不出什么过分的事,她便就在这床上膈应她们。

“我明天一早就回去……放心吧。”恶魔软软的声音似是从什么东西下冒出来的,接着床动了动,似乎蔷薇为恶魔轻轻腾出了些不富裕的空间来。


第二天早上走掉的是蕾娜,恶魔女王并没有遵守诺言,所以中士睁开眼的时候,整张床上只有她和靠在床头拿着本书在看的恶魔。

蕾娜的那半床褥空空如也,恶魔却似乎介意什么不愿意坐过去些,本就不大的床,她便靠在床头,任中士枕着自己的腿熟睡。

“不是说,今天早上离开嘛?”蔷薇坐起身,红色发丝有些松软的蓬乱,苍白的脸上还有些刚醒才有的迟钝,薄唇血色尚淡,恶魔女王放下手中的书倾身过来压住了她的唇,交换了一个清甜的吻。

等那双淡色的唇稍多了些血色,恶魔女王又坐回身低头去翻手里的书,听见中士开口:“我没有刷牙……”

恶魔女王抬头莞尔:“我刷过了。”

岁月静好是什么意思?大概就是如此。

凉冰温润美好的似一座玉雕,沉默时多了种奇妙的不真实,她的注意力放在手中的书上,只是嘴角懒洋洋的翘着笑意,中士看了一会儿自己去洗漱了。

“程耀文家和烈阳星的事儿……你知道吗?”蔷薇的声音从卫生间冒出来,恶魔女王挑挑眉竖起耳朵。

也许是不想高声回答,一直等中士洗完澡了揉着潮湿的发走出来,她才合上书缩起腿回答。

“你是说,蕾娜爷爷不小心毁了光盾家族的事儿嘛?”黑发女人莞尔的时候身上还有没有褪去的书卷气,她修长的胳膊环住自己膝盖,尖尖的下巴搭在膝盖上,语气有些故意的不悦,“为了蕾娜问的吧。”

中士脚下顿了一下,抬腿坐上床边,毛巾还在头上揉着,也不做解释,点了点头。

恶魔起身爬过来的动作像极了妖娆的蛇目,等蔷薇反应过来,她腿上已经坐上了个姣好的人儿,她们贴得极近,恶魔从她手上接过毛巾眯着眼睛温柔的擦拭她发丝,这才开了口。

“我只是个用地球话来说老不死的万岁神灵,已知宇宙每天发生那么多事,我又不能天天去八卦,只是这件事我倒是听过。”

老不死的?蔷薇安心任那舒适的力道替她擦干头发,恶魔女王的香味萦绕着鼻尖,她低头贴上她胸前,忍不住藏了嘴角诡异弧度的笑,放松身体听她继续说。

“不想知道也得知道,蕾娜他们家,从来都是让人忌惮的,你看光蕾娜一个未成年,要是我一个不在意搞不好就被她烧成灰了,何况她爷爷……直接灭了一个星球,不止是我,连凯莎似乎也吃了一惊。”

说完,恶魔皱了皱眉,伸手托起中士的脸:“你可别睡着。”

蔷薇根根分明的睫毛颤了一下,还是睁开眼来,看见女王满意的表情,有些无奈:“然后呢?”

“然后就没了,谁知道光盾后人居然还有活着的,还在地球上长大了,然后还和蕾娜成了欢喜冤家。”凉冰有些没心没肺的说,顺手丢了毛巾用手替她搭理长发。

“你怎么看?如果他们在一起的话……”蔷薇突然问出口,静静看着敛眸的人。

“蔷薇……”恶魔轻轻叹息着开口,

可仔细看着她的人却伸手环住她腰身提醒道:“只是他们,和我们没关系。”

凉冰意外的看了她一眼,点点头道:“他们不适合。”

虽然知道这人口中是吐不出什么好话但是这么直接未免太出乎意料了,杜蔷薇皱眉试图去理解,对方看出了她的疑惑,勾唇解释道:“光盾家族仁慈宽厚,如同他们敬仰的大地一样,但这不代表他们该淡然接受这一切,程耀文好歹是个皇子,他身上的担子比你更重,他不止国破家亡,他是什么也不剩了。”说到这,恶魔女王的手轻轻扫过中士眉角,哪里曾经有一颗恶魔狙击手的弑神级子弹亲吻过——在她的命令下。

蔷薇抿唇扯下她的手,脸上看不出神色来。

恶魔继续说:“光盾家的老实人太多,欺负起来都不忍心,程耀文的父亲为了保护子民死在故土,和你父亲不一样,他本是可以带着程耀文离开的,这是他的选择。”

“程耀文拥有过太多,所以一朝失去也太多,比你只多不少。”

蔷薇仔细想了想程耀文那个拼了命把自己往屌丝上装的家伙,扯扯嘴角,仿佛突然了然了:“是,他父亲一定不会像我父亲一样,铁血到残忍。”

恶魔女王勾住她肩膀似笑非笑:“我也残忍铁血。”

杜中士从鼻尖冒出轻哼,甚至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笑意,是个人,都比堂堂恶魔女王残忍铁血倒是真的。

“可他已经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他可以尝试一下,这种仇恨跟蕾娜是没有关系的。”

“这么说起来,我应该杀了你取回时空基因才对。”恶魔反驳她,“德诺星系的基因扩张性更强是真的,我的确有意在德诺星人身上做时空基因的实验,但基兰校长并没有通知我擅自将基因放在了杜卡奥女儿身上,既然已经杀了杜卡奥,我宁愿时空基因变回理论阶段寻找新的宿主也不要一个会失控的试验品。”

中士无奈抬眼看她:“你和蕾娜不一样,蕾娜值得原谅。”

恶魔撇嘴,装出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不值得原谅。”如果是别人,可能就被她的演技骗了,说得和她在乎会不会被原谅一样。

恶魔只在乎她怎么看,至于别人,爱谁谁的政策倒是贯彻到底了。

“如果程耀文愿意原谅,那也是另一件事,只是他们性格差太多了。”凉冰特地提到了新的观点。

蕾娜说,程耀文不比她别扭,但她自己比凉冰要傲娇的多,倒是真的,蔷薇看着恶魔漂亮的眼睛问:“我们的性格,也差的多。”

恶魔愣了一下,轻轻笑出声来,眯着猫瞳似在斟酌怎么怼她:“我说,你对我和你都没有清楚认知嘛?”

“?”中士挑了一边的眉,好看的过了分,看得恶魔女王唇角笑意盎然,她便低头去吻她,细细磨蹭,得到一模一样的回应。

“不一样的……”恶魔抬起头来,眼里是一闪而逝潋滟的水光,她看她的纯粹别人学不来,有时候杜蔷薇会在想,什么样的人能够拥有万年的寿命却仍保持这样纯粹的眼神。

“我花了三万多年,才遇到一个你,这三万年我生过死过,做过天使当了恶魔,为梅洛天庭打过几千年的仗,在超神学院做了几千年的导师,然后漫长的流亡,落脚昆萨……该一个神明做的我做了,不该一个神明做的,我也做了,好事坏事我做完了,唯独没做的,是和一个几十岁的小丫头片子爱来爱去……蕾娜在我眼里,就是个小屁孩,就算是她懂爱,她也处理不好。”

她眉眼张扬得过分,跟说出来什么骄傲事迹一样,然而这内容却让中士跳了跳眼角,是,她得再花百八十年看看能不能跟得上恶魔女王的思维模式。

“我比蕾娜更小。”她提醒得意的人,对方似乎明显一僵,小动作换来中士微微忍俊。

但,她清楚这个人在说什么。

蔷薇叹口气,埋头在恶魔女王柔软丰满的胸口,手掌摩挲了她后腰,在凉冰眼里,她不过也是个稚子,可她不嫌弃她年纪大已经算不错了。

“不一样的,还是不一样……你注定是要成神的,你只是会比我晚一点。”凉冰的胳膊拥抱着她肩膀,声音魅惑又认真,“我可不会把自己交到一个寿命不过百年的核前神河生命体手上。”

如果你也是神明的话,就该知道,岁月在数字上能体现的意义根本不大。

中士记得葛小伦和彦的约定,想来彦等他千年也是有道理的,换在她和凉冰身上,也不过是再过万年她们便在年纪上差不了单位罢了。

“可是几十岁的我,你却相信,几千岁的蕾娜,你不相信。”杜蔷薇大概觉得自己一身刺都给这短短十几年时间磨平了,唯剩下的那点傲娇有时候也因为见了凉冰服软,虽然她清楚凉冰还是喜欢她那点小性子,如同她喜欢凉冰那没着没调的模样一般,只是她很少再有精力为难她了。

恶魔女王细想,她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她压着怀里人的红发说:“几千岁的蕾娜,有程耀文成熟嘛?”

中士哽了一下,兀自抬头看,凉冰猫瞳弯弯,她忍不住怼了一句:“那你觉得程耀文怎么样?”

凉冰大概还是顺着直线在思考,自然点了点头:“比蕾娜成熟那么一点,毕竟蕾娜只是个娇生惯养的神n代。”

“你挺喜欢这种逆境里长大的苦命孩子。”杜蔷薇挑眉,把自己也调侃进去了。

恶魔女王眨眨眼,仔细看了她一下:“你想逗我开心?”这是在告诉她,她在吃醋?

中士被明晃晃戳破了心事,晃了晃神色变回了冰山脸,淡淡道:“我在说他们俩的事儿。”

凉冰笑着缩进她怀里:“我可从不在乎小朋友谈恋爱,居然不知道你有红娘的心,蔷薇你可是冰山呀,这怎么谁捂热了都能揣着当暖宝宝?”

中士耳尖还有些泛红,只是恶魔女王的撒娇她仍旧骗不了自己的照单全收,出于小心思她在凉冰腰肢上细细掐了一下。

“我看好他们。”她打断恶魔的笑声认真道,“因为你不知道感情会改变一个人多少。”

恶魔真的不笑了,静默在她怀里许久一声不吭,倒是让蔷薇有些呆滞,良久恶魔抬头,猫瞳里居然染了些浅红色的水汽

这是,闹得哪一出?

“你可别再哄我了,早晚被哄坏了一天不哄给你作妖!”凉冰细长象牙般的指节浅浅勾去眼角的水汽,眦着一排细嫩嫩的白牙威胁。

中士徒然闹了个红脸,只能皱着眉保持冰山人设,可是那一促一促的鼻息也不着调的出卖了自己,她是真没想到刚才那句话能暴露那么多信息,只当是个感触随口便说了,谁知道惹得这家伙胡乱感性了一下。

只是……分明哄人最厉害的是眦着牙威胁她要揭瓦的恶魔,她倒成了反面教材,中士看着刮掉眼泪又一副风情万种模样的凉冰,嘴角抽了抽丢了那点尴尬。

“正经点吧。”她不留痕迹拿指节戳戳恶魔女王后腰,自己却因为愉悦唇角翘着细小弧度,摆了明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凉冰轻轻从鼻子里嗤了一声,抬着自己指节绕着蔷薇红色的发丝缠啊缠,非看见温润的玉色被赤红包裹,才满意开口:“蕾娜喜欢程耀文?看来潘震镇不住她了,居然生了花花肠子想男欢女爱。”嘴里没个正行,难怪蕾娜见了她也没个好气,连炙心那个百岁小天使也想怼她,确实挺招烦的。

蔷薇忍不住居然轻笑了一下,这下倒好,冰山峭壁上开了花,还是美艳绝伦那种,给恶魔女王看直了眼,那双下垂眼眨也不眨一个劲儿的看,眼里满满的欢喜。

“怎么,凯莎不也是没管的住你天天想着女欢女爱嘛?”

凉冰瞬间僵了嘴角,然后更恶劣的凑过来:“你怎么知道我满脑子女欢女爱?”

倒问住了中士,眼看是自己把自己套进去了,中士也只是下意识绯红了一下脸,便还是那副万年不变的样子搂住凑过来的人:“难不成你也想男欢女爱?”

那恶魔嫌弃的退开,被她抱着靠在床头,眼角一瞥,床上她拿在手里的书还是卡尔的虚空理论,脸色便冷了下去。

恶魔看见了她的小动作,不动声色抬着白嫩的脚给书踹下床,自己低头捏着自己指甲:“开阔一下视野而已。”

倒显得她特别小心眼了,不过好歹这人看得书上扉页没有卡尔明晃晃的告白,那就当她看了本三观不正的网文小说罢了。

中士看着恶魔突然想起蕾娜的问题,自顾自抿唇,久了压下抹笑意,所谓的七年之痒,像凉冰这样的人,大概也只会别扭后缠着她多待一会儿罢了。

因为在此之前,她们可是吵了个天翻地覆。

“换衣服去楼下喝豆浆嘛?”蔷薇掂了一下腿上的人,拉长了狭长的眉眼轻轻开口,仿佛普通人一样烟火气十足的一日开端,偶尔与永生的恶魔体会一下也不错。

“好啊!你陪我逛街嘛!”凉冰从她腿上跳下去,从衣橱里开始挑衣服了,一件俩件全是她陪她买回来塞进橱里的,乍一摆弄还是顺眼得紧。

蔷薇印着她的模样在眼底,嘴上答应了,想了想还是得找蕾娜借钱。

“小蔷薇,我们多待几天再回去吧!”猝不及防的一个吻,凉冰眼底还有亮光,手里抓着俩件衣服还在挥舞,完全没了刚才淡漠的女王模样。

蔷薇从嗓子里嗯出声,却觉得以后还是尽量少和她吵架,再吵下去,衣橱的衣服肯定是要放不下的,欠蕾娜的钱……够蕾娜把这套房子买下去了。

评论(6)
热度(65)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