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当你的女王忘记你〖10〗

整件事情有多么荒唐恐怕不需要凉冰费脑子去想了,当她从温热中醒来的时候只用了不到五秒的时间错愕,接着来自后颈的熟悉气息便引起身体微微颤抖。

杜蔷薇仍旧躺在她身后,一条线条优美的手臂搭在她腰腹,即使在熟睡时也用了浅浅的力道扣着,似乎生怕她能消失一般,整个人呈现一种和她清冷疏离气质完全不同的汤勺抱姿势这么抱着她,凉冰这才意识到自己是枕着对方另一条胳膊醒来。

造孽。

凉后悔扯扯嘴角,无声息的翻了个白眼,窗外夜幕已经垂下,白日宣淫的事儿居然真的干了,她错估了自己也错估了杜冰山,要不是回过劲儿了现在身上一股被车碾过的酸痛,她大概会评价一下,这次体验比她想象中要好很多。

只是,这姿势怕骑虎难下了。

睁着眼睛生生干愣了几分钟后,她还是掀开了被子,小心的握住杜蔷薇搭在她腰肢上的手腕,慢慢得用一种可以算得上蜗牛的速度抬起,然后放回那人身边,咬着牙忍着腰部不适起身,听不见身后任何动静,小松一口气准备下床——

“你挺有精神?”杜蔷薇的声音还带着温哑的低沉,有些慵懒也有些不悦,突然的出声把猫似的她吓了一跳。

凉冰扯扯嘴角回头去看,对上对方黑的发亮的眼睛,那双琥珀一样的眸折射了窗外的黑,沉稳得如同微凉的夜色一般。

敢情她一直醒着,所以那些自欺欺人的小动作在对方眼里怕只剩下犯蠢俩个字了。凉冰这么想,眼角便垂下去了,拉出斜斜的弧度,挂着薄凉脸。

杜中士对她们俩现在这幅不清不楚乱七八糟的状况似乎没有任何害羞的表现,倒是冷静过了头,想着对方稍显熟稔的表现,凉冰是没由来有些火大,当然,最火大的是她对这个人的强迫,居然没有任何悬念的逆来顺受了,而且念及自己的表现,可让她现在的脸色略带挂不住。

“不累?”杜中士跟换了人似的,说着内容不雅的问题,脸上却正经的和问早中餐一样,她他妈的是大变活人了吧!?

被她这么一问,本就挂不住脸的凉冰干脆也不绷着了,斜着身体靠在了枕头上,正与她面对面。但中士明显细细皱了眉,居然提前抽回了自己的手。

即使是超级战士,手臂被另一个人这么枕了几个小时怕也吃不消,她这个小动作倒是让吃着某些见不得人亏的凉冰略有快感。

如此近的距离要是放在之前,即使中士不躲,凉冰哪怕是有城墙厚的脸皮也要后退,可是思及几个小时前她们之间的距离甚至是负数,也就没什么好忌惮的了。

中士因为原先抱着她,正是侧躺的姿势,现在也没动,那红色的发丝有几缕稍显不听话的垂在她脸侧,柔化了她稍显坚硬的线条,连着那细长锋利的眉眼也温柔了很多。

“累。”凉冰细细呼出一口气,居然服了软,虽然不是很好气,大概思及罪魁祸首,柳眉锁了锁,视线顺中士万年面瘫的脸上扫了一遍,落在她被咬破的唇瓣上,欢愉中记得不是很清晰,但她确实有咬破对方嘴唇的记忆,如此想着看着,某些暗亏吃了之后也舒心了些。

“……天刚刚擦黑,如果你饿了,我出去买东西。”不给她多余的精神观察脸色,中士从床上坐起,失去薄被的覆盖,白皙赤裸的背部就这么暴露在她眼底,有轻微的抓痕留在她肩臂的地方,泛着艳丽的红,稍显突兀。

凉冰眼睛眨也不眨盯着对方因为常年锻炼隐约有些结实的肩臂,还有侧面若隐若现的白嫩胸部,可对方直接起了身背着她穿上了内衣,当然,在看见对方还穿着内裤时,那种吃亏的感觉更加强烈,于是她更加肆无忌惮的用视线搜刮过杜中士紧致漂亮的腹部。

她默视的亲昵和对方强迫的亲昵可不一样,更何况作为一个强迫了别人的人——虽然她自己的表现并不像是被强迫的人,中士的表现未免也太风轻云淡了。

思及这些,太阳穴居然隐隐作痛,凉冰抬手按住自己眼皮,放弃去观察那个人,平躺在床上干脆放空了自己。

中士穿裤子扣腰带的声音她都能听见,关门走动的声音也比往常要明显,这该死的听觉。

可是这并不算意料之外的事情,在中士走后凉冰睁开眼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脸上没什么表情,确实,她和杜蔷薇会不会发生关系对她所有的事情判断都不会产生影响,所以事实上她并不在意,反而基于某些意图还会隐约期待这件事情的发生,只是当事情发生了,她却有了一种失控的感觉——十分强烈。

杜蔷薇尚在克制什么,她也很清楚,对方的火气可不会因为这种事情的发生就能变小,她还有种荒唐的感觉,哪怕是有了这件事情,杜蔷薇的不受控程度仍在呈现指数飙升。

大概是失策。

恶魔女王眯着眼睛轻轻想,顺便检讨了一下自己为何如此漫不经心。

但这和她很快就会没什么关系了,她想着,将脸埋入枕头轻轻笑出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这笑声悠扬又轻松。

与恶魔女王不同,出了门的中士却失去了所有的冷静,她还没有来得及走出玄关,一股眩晕就袭上脑袋,只能斜靠着墙壁站住了,紧闭双眸唇色泛白,垂在身侧的手掌自顾自捏紧了,钳得手心疼。

凉冰从未有那一刻对她来说如此难以控制,无论是来自那个人,还是她身后的动静,甚至这一次意外的失控,都给予她强烈的要出事的预感,这让从之前就一直没有安心闭上过眼的中士一阵头疼,突然中士想起不久之前黑风被切断的通讯。

“什么事?”

中士还是第一次听见黑风这么蔫啊蔫的动静,她抿唇,开口道:“你之前找我,是有什么事嘛?”

“哦,你说你们吵架的时候?怎么,现在想起来我跟你联系重要了?嘶……我的脑壳!”

忽略不了对方发出的古怪声音,中士皱了眉略带嫌弃,还是忍住了挂通讯的冲动:“你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好意思说,给你通风报信我把好几个人都给得罪完了,怎么,好事儿办完了才想起来找我。”要不是黑风是个巨狼星的外星人,杜中士会认为对方是个变态加神经病。

久听不见中士回应,生怕中士挂通讯的黑风还是当了回孙子:“我说,女王…不在你身边吧?”

中士听出了他话里的深意,略一皱眉回头看了看紧闭的房门这才回答:“不在。”

“死神卡尔已经行动了,冥河星系检测不到死神的存着,我和阿琴持怀疑态度,恐怕他已经到达地球了。”

“……”

“杜蔷薇,我们待你不薄,也是看在女王面子上,接下来的事儿,就超出我们控制范围了,你可得,照顾好女王。”

黑风阴测测的挂了通讯,中士的预感得到证实,再回头看着紧闭的房门,她脸上似有大雨欲来的模样。

但是,终于……她呼出一口气,她想,她比任何一个时刻都要接近真相了。

死神卡尔,久闻大名。


“你爱我。”

对方坦然的用陈述句说出这句话时,中士吃掉最后一口面条,然后从桌子上抽出一张纸仔细擦擦嘴。

凉冰面前的面条几乎没有动过,她本人非得这么干晾着晚餐和中士过不去,谁也挡不住。

杜蔷薇花了十几秒的时间仔细将唇角擦得嫣红,然后站起身来收掉自己的餐具,目不斜视绕过桌子对面一副对下午发生的事情有谈论想法的女人:“吃你的面。”

被无视的女人可不是原本温吞薄凉的样子,也许是撕破脸了,恶魔女王的转生对她总有些咄咄逼人,等中士回过头时,就看见那女人修长手指捏着筷子漫不经心的挑着碗里香郁可口的面条一点点拉扯的模样。

那是一场,该死的,带着泄愤目的的错误。

中士狠狠拧起了自己眉峰,但那错误是她亲手造成的,并且,扪心自问她一点也没有后悔。

“我收回之前说的话,你爱莫甘娜,你爱我。”那女人的后脑看起来都十分惹人厌,但她墨发顺肩头披散,没遮住耳后暧昧的红印,入了中士的眼,中士慌张错开眼眸。

“你反水的速度倒是很快。”

“不,可我依旧没说我爱你呀。”女人浅笑,生厌得中士干脆移步沙发,背对她坐着。

说话间她推开了椅子,裹着身上单薄的毯子绕了过来,中士只穿着那件深蓝色的小v领衬衫和深色牛仔裤,靠在沙发上时像极了刚毕业的大学生,要不是那张娇艳的脸绷得和冰山一样,这幅模样还真是有些慵懒又紧绷的帅气,当然,配上那张嫣红的唇,可就是一些意外的性感了。

靠过来的凉冰迟疑了一下,又不动声色贴近了彼此距离,她算是半跪在沙发上,伸手拉扯住中士大臂稳定平衡,在中士略微反感的责备眼神里顿住,有些气结,还没有靠近就翻了脸,女人这种生物还真是得罪不起,上一秒在床上给她吃干抹净,下一秒就又变成了平日里禁欲疏离的模样,凉冰勾勾唇角,不知为何想冒出一句脏话。

俩个人僵持着,谁也不让谁,可是过了一会儿中士还是瞥见了凉冰微拧的眉心,顿了一下自己错开脸来,算是让步,伸手揽住对方的腰身,指节安抚式的揉过她后腰。

凉冰如愿贴在了她身上,眼底不好不坏的闪过促狭,杜蔷薇在意她,非常在意,在意到她愿意陪她演一出女友的戏码,在意到即使这种紧绷的状态也会留意她身上些许不适,既然连床都纵容她爬过了,离剧终也开始倒计时了,她为什么不能从杜蔷薇这拿走些什么。

杜蔷薇愿意给,她就拿得毫无愧疚。

“我以为,你留在我身边这么久,不是想监视我就是想这些,看来我猜错了。”得寸进尺恃宠而骄,凉冰迈开修长光裸的腿横跨中士大腿上,说话间坐在了中士身上,腰身微动整个人便蜷缩在中士身上,就连脸也埋在中士下颌处,不咸不淡的开口笑话脸部表情松动了的中士。

哪怕是在多年以前,她们再亲近,也没有过这样的动作,凉冰会撒娇,但是也太怂,是因为毫不在意了所以就不再小心翼翼了嘛?中士缓缓想,这亲昵异常的行为却意外让她脸上阴郁。

可怀里的人,越来越和那个女人相像了,像她的没心没肺,像她的不识好歹,像她的狂妄自大,像她的毫不自持……仿佛之前那个薄凉的凉冰终于将陌生的面具撕扯下来了。

总之,她也许得该庆幸,至少现在的凉冰,离她认识的那个人,相去不远了,当然,除了在感情上。

凉冰似乎在调整姿势,她仍然在中士腿上扭动着,消瘦的身体几乎毫无重量,中士伸手压在她肩骨上不让她动弹,然后低头埋进她颈间,让墨色的发丝遮去自己疲惫的神情:“你到底,恢复多少记忆。”

凉冰柔软的身体顿住了,因为紧贴着彼此,中士轻而易举感觉到对方因为防备而有一瞬间僵直的背部,这种感觉不是很好受,她忽略了自己胸口的滞闷,收紧了压在凉冰肩骨的手掌。

“不多,刚好够你害怕。”没有娇媚,没有刻意的调笑,甚至没有假装疏离的冷漠,平静过了头。

害怕嘛?中士压紧了手上的力道,复而突然反手推开她,仰着头看着逆着灯光的凉冰,静静开口:“那你不必这么谨慎,不必顾忌……大不了,杀了我。”

这话多少有些赌气的成分,可话说出口,她有些恍神,这一次,如果有机会,凉冰还会犹豫嘛?

恍神的人不止她一个,只是逆着光源她看不见凉冰的模样,错过了凉冰一瞬间的失神,这话对凉冰来说,似乎也耳熟过分了。

“如果你是莫甘娜,我可能已经死了。”

“如果我是莫甘娜,我才不会杀你,而是,爱你。”

“呵~”她笑出声来,低头看着沙发上倔强的人,中士深色眼底的情绪恍若几个小时前她倾伏于她身上时一般,透着厚重的挣扎,像极了困兽。

她喜欢杜蔷薇这幅情深不寿的模样,更喜欢她在她面前受伤流露出的脆弱,最喜欢在她情深时碾碎这些自欺欺人。

凉冰伸手捏住她削尖的下巴,一手撑在她肩膀上,居高临下俯身:“我可,舍不得,自欺欺人的戏码不是每天都能看见的。”

“再说,我这小命捏在你手里,怎么来杀你一说。”

“凉冰!”杜中士瞬间红了眼圈,虽然只是生理刺激,但这幅模样和几小时前她将她冒犯个干干净净时一模一样,可这不怪她。

杜中士的心终究是肉长的,她已经将这女人放进了心里,当年凉冰拼了命从她这里换来那点可怜的信任,现在她全部都给了她,为什么凉冰记不起一切?又或者她真如同所说那般,真正的神明从未爱过自己?

“我若是自欺欺人,你早就死在这片土地上,想杀你的人,可不止一个俩个!”

凉冰静默的笑,虽是不甚在意的模样,这笑却虚假得熟稔,她偏头,俯身倾过:“那谢杜中士这一次的不杀之恩?你可满意?”

杜蔷薇的反应如此激烈,像极了遭受背叛难以置信的深情之人,坐在她腿上的女人被她捏住了双臂控制在一个危险的距离,那双染上赤色的瞳一瞬不瞬,里面浓郁的情绪扩散不开,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她会不会直接从腿上甩开这个人。

然而,凉冰不为所动。

杜蔷薇眼底似乎有波纹,她的呼吸渐渐粗重缓慢,抿紧的唇失去血色,如果视线可以凌迟,此刻凉冰理当被千刀万剐。

“你非得这么伤人?”中士徒然失力垂下双手,只剩下那双盯得人失神的眸还亮着,也似乎是知晓了答案,居然有些柔软。

逆光的人轻轻俯身,细长指节拨动中士下巴,只等她一记温和的亲吻蹭上中士唇瓣,那往下支撑的手徒然狠心捏住中士细软的脖子,却不使力,只用着让人难受的力道掐着。

中士不知为何双手拥上这人,却意外感觉到了对方相似的颤抖频率,呼吸渐顿,眼底已经染上雾气,待凉冰抬起脸来,她只能看见对方不似往日薄凉的眉眼,那里少了咄咄逼人,多了柔软和不真实的专注。

“你我之间,你才是伤人的那个。”

昔日恶魔女王惊讶于自己的动作,更惊讶于自己的温顺,连胸口清晰到可怕的滯疼也那么真实,那疼仿佛随着中士略死寂的眸而来,像极了一把匕首直插心脏的触感,搅得她血肉淋漓。

她看着身下的中士,手上力道不减反重,只图让她感受到无法呼吸的滯闷感,如同要她感同身受某人的痛苦,却后知后觉自己满脸泪水。

时间,来不及了?















评论
热度(32)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