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当你的女王忘记你〖12〗

你说个谎吧——

一个人的心到底要被撕碎成什么样才能够让她清醒?又或者,杜蔷薇这个人为了她自己的目的已经疯魔了?

咖啡店的对峙不了了之,或许已经精疲力竭的中士终于平平淡淡离开了,恶魔女王坐在原位端起已经没有咖啡的咖啡杯,任咖啡残余的香味顺着鼻尖流散在空气里,心里或觉有些明朗,意外的轻松着,接受了中士真的决定离她而去的现实。

然而,会在深夜悄无声息带着寒冷露气钻进她温暖被窝的人可不会是她昔日的恶魔爪牙,从睡梦中惊醒后本该离她千里之外的人居然穿着热裤短衫摸上了她的床——他们人类脑回路都这么不正常?

“卡尔萨斯不可信。”杜蔷薇的声线清雅冷静,带着迷人的肃谨,可她的呼吸撒在她耳侧,可又是截然相反的感觉,凉冰抬手压在自己腰部,因为中士已经先一步占据了她的腰身,控制住她的身体,让她无法转身退开自己。

虽然恶魔女王浅笑没有落在对方眼里,但她那没问出口的嘲讽却清晰的被对方先一步预知。

“是,我也不可信。”她中士似在回答。

“他能卖你一次就有第二次,翡翠星的爆炸确实是他一手策划,可如此巧合出现的翡翠星你当真没有怀疑嘛?”

“天使凯莎复活的事也是卡尔萨斯动的手,大时钟加速了凯莎的粒子重组,这是他和凯莎的协议。”

凉冰一顿,琢磨过神来,卡尔的确是个能做出这种事情的混蛋,俩面三刀不才是他的风格嘛?她似乎的确漏掉了什么重要信息。

可杜蔷薇又是从哪里杀出来的?

她把腰间的手臂按住了,铁了心要分开彼此,这个举动似惹到了中士的底线,中士直接伸出另一只手抬起她的脑袋将手臂放在她脸侧收紧,直接把她抱了个结实。

“我说,你是听不懂人话?”凉冰徒然撤了力气,轻轻的笑,也不再和她做无用功了。

杜蔷薇猛的收紧了胳膊,让她差点喘不过气,努力回头却只看见中士一缕红色的发丝。

“别想了,阿托和索顿不在楼下,我想清楚了,你早就知道你自己身份,不,你是猜中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才这么努力的研究莫甘娜,所以从那俩个傻大个假得不能再假的伪装中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凉冰,你很好……”中士的语气不知道是恼是笑,倒是听不出什么来。

凉冰不动了,翘唇道:“有证据?”

中士在她耳侧蹭了蹭,继续道:“你也就只能骗骗我了……这三年,你老实安分这么久,可不是你会小心谨慎的性格,不管卡尔萨斯对你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你要想清楚,在你身上动手脚的人肯定不会是无所图谋的家伙。”

“那如果他图的就是我呢?”凉冰干脆的回答,听见了身侧人呼吸浅浅一滯。

“凉冰……”中士怕是在咬牙,“你就不能别气我了?难不成,你信他那些鬼话?”卡尔萨斯暗恋天使凉冰……还真是真实过头了。

“那我信你这些鬼话?”凉冰撇嘴,噎了回去。

“可我不会对你动手脚!”中士左手掐了她腰一下,颇有些气恼的味道,“不然我早就……”拍死你了!

这应该叫傲娇吧,凉冰看不见身后人是什么表情,但是这幅模样的中士却让她心里莫名一软,她也许真的忘记了某些重要的东西,而不是她认为的无关紧要小事儿,可她能信杜蔷薇嘛?能嘛?……

不能的。也只是一瞬间的疑惑,凉冰暗色的眼眸又附上看不透的薄凉,信任?也太奢侈了吧,至少在她这,杜蔷薇能被信任的概率可比不上卡尔那个混蛋——

只是一个呼吸,凉冰翻身而起,黑暗里她看见杜蔷薇绷紧的疑惑模样,扯扯嘴角抬腿跨坐在中士腰间,果不其然得到中士清浅的一口到抽气。

杜蔷薇大概是最不像觊觎她的混蛋了,因为此刻的中士如临大敌,甚至紧张到有些过分僵硬。

恶魔女王抬手撩起自己一边的长发,眯着眼睛笑的无声,她低头仔细看着这个人,荒唐的觉得人类这种生物比神明更危险,你看,才将她压在床上吃了个干净,如今又变回这幅懵懂又禁欲的模样,仿佛之前那副凶悍又熟稔的模样属于另一个人。

她抬手想要临摹中士宛若蔷薇花一般美得凌厉的容颜,心却一点点在往下沉,她的确比神明危险,普通的神明可不会轻松要了自己的命,杜蔷薇,你究竟能有几副脸孔?

不仅是在亲呢上能如此自然的转变脸色,遥想那模糊零碎的记忆里,杜蔷薇也一直不止一副模样呢,比如为什么,她能那么狠心给自己一刀,那可是真的想要她的命,又比如,为什么,她能狠心的让身侧人死无全尸?

中士看不清她的神色,却清晰的感觉到凉冰的视线在一丝丝变凉,她抿着弧度冰冷的唇线,倔强的寻找着她的眼睛。

凉冰兀自突然想起,她似乎一直忘记了一件事,无关杜蔷薇,而是她自己,究竟她是如何做到让自己以命偿杜蔷薇所愿的呢?那得是多失了心智,才能促使她为一个人类只身赴险落个死无全尸的下场呢?

她徒然放下手掌,走了个神。

似乎她不仅不了解杜蔷薇,也不了解曾经的自己。

“杜蔷薇……时空基因……大时钟……种子……”她附身观察中士的脸,越是靠近,便越小声的吐出一个词,仿佛吐出来,就能将一张她忘记的网给拉紧,收起该属于她的大鱼,可在她手掌下的大鱼,始终只有一个,一个杜蔷薇。

等她足够近能够让中士看清双眸时,中士眼底黑压压的认真沁出了她不懂的情绪,她冷漠得想退开,被中士伸手拉住了胳膊,无声的倔强。

凉冰轻笑,她顺从的更加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杜蔷薇仿佛是个初恋还在的少女一样,居然有些慌张的散了眉眼里的认真,可凉冰已经感受不到任何悸动了,她低着头,长发随着她的动作低垂扫过中士的脸,

她们彼此贴近,呼吸交缠,凉冰轻抵她额间,在中士缓慢的放松状态下,轻轻道:“不管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你都不可能得逞。”恶魔军团的控制权,昆萨文明的引导,时空基因的秘密,四代神体的升级,与冥河的任何交易,保障地球的桎梏契约,和天使文明的牵制,烈阳星的谈判砝码,以及作为单纯的女性她能够提供的所有……一个都别想得到。

她能感觉到杜蔷薇再次剧烈起伏的胸膛,可对方并没有如她所料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凉冰有些失望,毕竟打心底她对伤害杜蔷薇这件事有着前所未有的高昂兴致。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在重生后,慷慨大方的面对间接害死自己的前任的。

杜蔷薇伸手拥抱了她,以一种十分示弱的姿态,倔强的拥抱了她。中士的十指在她身后紧扣,力道结实态度坚决。

凉冰恍惚似乎看见了杜蔷薇眼角奇怪的痕迹,像是折射光线的水渍,这让她很奇怪,可更奇怪的是,她为这个拥抱而轻轻颤抖,似乎求而不得的狂喜在脑海喧嚣着要她俯身去回应,小心翼翼的感受来之不易的温柔,然而在她抬眼时,挂在她脸上的,除了莫名其妙的泪痕,还有死寂的疑惑。

某种意义上,对于这样的凉冰来说,死了就是死了。

可是凉冰——你说狠话的方式真烂,为什么不试试说谎呢?

你就不能,说个谎嘛?

杜蔷薇从未有哪一刻如此期望恶魔女王的谎言,哪怕是说一句,行吧,我信你,我不会走。





冥河星系并不是单指卡尔的星球所在区域,它更像是一个文明部落的概念,指的是黑暗星云里所有效忠死神卡尔的冥河文明所覆盖的星系,他们只信奉死亡神明卡尔萨斯这一位神明,以将卡尔的死亡之辉撒向全宇宙为己任,热忱的崇拜着死亡。

但他们其实半数不好战。

死亡是种艺术,卡尔萨斯一直宣扬这种观点,而来源于战争的死亡多半毫无艺术可言,除非是死神自己发动的战争。

死歌书院被称为除多年前超神学院导师部之外汇聚最高智慧收容最多文明的地方,不单纯因为它拥有已知宇宙最高级的计算机——大时钟,更因为书院的主人,哪位死亡神明,比起神明的身份他更像是一位追求学术真理的学者。

死歌书院悬浮在整个星球上空稍高的位置,穿过那可以遥遥看见宇宙粒子跳跃产生绚丽极光的花园前庭,是座称得上浮夸的高大对称宫殿建筑,为什么称其浮夸,因为光是楼梯都已经延绵不绝让人一抬头就产生一种深深的绝望感,但不得不说,这样的阶梯为盘踞上空的黑色宫殿营造了不少威严而神秘的气势,更何况它的背景正是满天虚空和穿插在无尽星光中的极光,光怪陆离又气势惊人,死神卡尔的美学品味,一直很好。

若是这座建筑物给人无上的恐惧威压,那么死歌书院内部正厅,也就是那间踏进门便能正对死神的大厅,大概就是收容整个神河文明的藏宝库该有的那般华美瑰丽。

死神卡尔一如既往地坐在雕刻瑰繁花纹的书桌后,他的帽兜仍在,遮去了那张和他名号极其不符合的清秀少年脸,却正因为如此安静的释放着高位神灵的冷寂危险气息。

漂亮的羽毛笔悬空停滞着,那滴墨顺笔尖将落不落,死神却丝毫没有在意下方已经书写好的金丝绢帛。

大厅的天花板高不见顶,抬眼去望也只能望见不真实的无尽黑暗,越往上越浓郁,像粘稠的液体一半,若是不留意甚至会有滴落下来席卷所有生物的迹象,比起羽毛笔上悬停的墨也不遑多让。

而此时那无尽黑暗里却传来窃窃私语,死神似乎听见了,他帽兜下薄薄的唇瓣淡到没有血色,却不妨碍他露出一个浅浅的温柔微笑。

死神站了起身,他长长深蓝色修士服无风自扬,慢慢走向大厅最左侧,刻着复杂古文字的镶金石柱后便是他用来挂油画的墙壁,在金色油画框边不足三掌的距离各有一座金制烛台,微弱的火光正好够照耀清整个壁画的内容。

那是一个金色头发的美丽天使,按天使的寿命来看也不过是个少女模样,温婉又灵动的望向看着壁画的人,唇角的笑意似是为了配合画师要求而略现僵硬,但那异样之下随着那双多情的眸子视线看来,却又生生透着些藏不住的活泼开朗。

死神静静驻足在画前,良久抬起自己苍白修长的双手轻轻放下帽兜,碎金般的发丝露出,给暗色的大厅多添了一份亮意,和画中少女的发丝交相辉映。

“你在哭,还在笑?又或者,只是这模样,骂着我混蛋?”死神清雅的嗓音回荡在身边空荡的空气里,不显孤寂,倒反是有些愉悦。

他收回目光,踱步转向旁边高大直通天花板的石柱后,在那里,赫然放置着一具盖着透明介质棺盖的黑色石棺,因为石柱的高大和光线的昏暗,即使是从正门一路走到死神所在书桌前,角度问题,也不能看清这里多了一件事物。

死神停在棺椁前,透明介质上泛着淡淡蓝光的地方有三个电子屏链接内部,除了基本体征还有些复杂的数据在轻轻跳动,可穿透这层介质,死神的视线轻轻放在棺椁里躺着的那个人身上。

那是一个有着黑色长发紫色泪痕,长相妖肆美艳的女性,或者说,女性恶魔。

她身着黑色性感皮衣,胸前露着大片雪白和傲人事业线,只是躺着也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危险。

然而却是个死物……

若是有认识的人在这,一定会惊叫出声,这不是当年身殒华烨一战的已知宇宙最高恶魔女王莫甘娜嘛!

卡尔萨斯轻轻呢喃着不知名的语调,抬手轻轻敲在石棺上,隔着那层透明介质,他苍白的手掌似乎真切落在对方同样苍白的脸上。

死亡的神明露出浅浅的笑意,眼底却不见笑意。
“大人,凉冰终于来了……”掘墓者悄无声息出现在他身后提醒。

整个大殿似乎因为这一句话而明亮了些许,也不知道是否是错觉,连墙上天使的壁画也在光线下越发清晰了。





评论(11)
热度(65)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