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彼此赤诚诉尽了相思,缘尽终生于此

当你的女王忘记你〖11〗

说一下,比微博一直少更新一章是因为有俩章我看着眼疼合并了。

——————————嗝——————————

久违的咖啡店,久违午后的日光。

玻璃门上的风铃叮铃铃的响,垂兰随风飘着,门上暂停营业的牌子也在不停摇晃,光影从透明窗投入,凉冰在明,她面前的人影在暗。

“万年前的学院光景,倒是让人心生感慨,你我都是永生不死的神明,却都喜欢过往的事物。”

手边的咖啡拉花坏了,坐在凉冰身前的人却连咖啡也没有,等光影缓慢移过,这才露出对方柔顺的短发,和那张清秀可爱的脸,那个叫着她姐姐几个月的男孩,安静乖巧的坐着,嘴里说着老气横秋的话。

细心去看,对方唇瓣纯白毫无血色,连敛起的瞳,也是一片纯黑,若是被路过的人看见,免不了要吓一跳,可凉冰却似乎全然不知。

“我知你不喜欢我这幅模样,只是在这地球,怎么都是别扭。”男孩轻声细语,声线清雅低磁,和前日里叫着她姐姐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此刻像极了讨好,透着无可奈何。

凉冰终于将视线从拉花上抬起,似笑非笑开口为难:“你哪个模样我都不喜欢……但这孩子的样子最别扭。”

那人叹口气,服了软:“随你,一切都可。”话音刚落,他身上奇怪的黑气裹挟,再看过去,便彻头彻尾换了个人。

镶着奇异花边纹路的深蓝色修士服,宽大遮脸的帽兜,浑身上下清晰的死气,透着连光线也穿透不过的模糊质感,若是细心去看,他衣摆尚在无风自动,诡异异常。

帽兜下露出一方白皙的下巴,唇色如方才少年一般煞白,却含着些微不动如山的温雅笑意,冥河星系的主人真身落座。

“凉冰……”——他带着些温和,却被打断

“装什么装,隔着帽兜说话不嫌累?”

吃瘪的死神抬起温润如玉的手取下帽兜,露出一张过分清秀的脸,阳光正好落在他一头碎金短发上,像极了画中少年。

阳光太刺眼,恶魔女王眯紧了眸,藏好了眼底的防备。

“念旧情的话就不必说了,卡尔,你看我,像当年的凉冰嘛?”对对方刻意的念旧话题十分了然,也足够谨慎。

“你救了我?为什么?做什么?”

卡尔清浅一笑,勾起的唇角都带上了地球阳光的温和,倒是比永夜背景的冥河,顺眼多了。

“这是我们的协议不是吗?莫甘娜女士……可惜您似乎不记得内容了。”

尊称的改变意味着身份的改变,当然也意味着谈判性质的改变。

他面前的女性莫名皱起了眉,似乎对莫甘娜这个名号不是很感冒,这个细节落入死神眼底,化成奇异的欣然。

“一句话回答我三个问题?”凉冰可不怎么吃这套,她纤细的食指磕在桌面上,黑瓷桌面倒印那张绝美的脸,“这可不是诚心的意思。”

既然是他求着她相见,也是他做下的那些手脚,已经确认可以谈判的也是他,怎么看都处于被动地位的凉冰,却拿出了主导的气势。

死神垂眸乖巧得像个邻家大男孩,只是那笑怎么看都不是纯良的模样。

“那您,是拿什么身份和我谈?”

——————

卡尔就是个闷骚!

凉冰杯里的咖啡见了底,越来越多的狐疑也在脑中扩散开,死神卡尔依旧是不动如山的模样,看着她的眼神里都是让她不停挑眉的温柔,沉甸甸得她想拿帽兜给他扣起来。

“你已经知晓了,这地球是断然不可能待下去的了,既然答应了这次见面,我猜测你多半也有了打算,需要建议嘛?”卡尔温雅的开口。

凉冰的眼神落在桌面上,思度和考量的模样干净得让人心动,偶尔微蹙的眉带起眉梢轻轻的扬,天神的高贵血统悄无声息显现,等卡尔的视线终于从她眉眼处缓缓移开,凉冰抬起纤长羽睫,眼底是促狭的了然:“我说不需要,你能闭嘴嘛?”

“这具身体是你用大时钟聚合的?”她在死神略微惊讶的表情里抛出这个问题,只换来对方高深莫测的笑容。

这是最诡异的地方。

凉冰对卡尔口中的真相半信半疑,虽然能够穿起来事情始末,但卡尔似乎刻意避开了某个信息,而凉冰抓得十分清楚。

“协议内容?就算是我们俩那算不上同生共死的同学交情,卡尔,你觉得我是放心由你决定生死或者身后事的那种人?救了我,藏住我,还尽心尽力通过我的手下隔三差五给我送些温暖和回忆,在我意识到什么的时候主动进入我的生活,用另一种身份慢慢接近我,并且在最后提供知心的交流服务,甚至不惜离开书院来到地球这么一个低等文明星球,只为见我一面……卡尔你是变态?还是我进了你的圈套?”

卡尔萨斯这个家伙,可早就不是学院里那个温和纯情的男人了。

凉冰的笑容多了写狐疑的妖冶,卡尔眉梢微微挑动,眼底却是欢喜,若是别人看了去大概下巴都得掉,这还是那个无欲无求的死神?

“凉冰,我很喜欢,你。”

……

变态。

凉冰把手中咖啡杯毫不留情面退了出去,她可不是来听这家伙告白的,卡尔脑子是坏了?还是她死后这家伙被什么人作践了?

“我是说,现在的你。”似乎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死神又补上一句略有深意的话来。

“嗯?”

卡尔翘起毫无血色的薄唇,眼神缓慢落在对方有些出神的眉眼上:“这确实是交易内容,只不过我出于私心多加了些……至于大时钟聚拢的身体,我想你不必怀疑,这确实是你的身体,虽然只是一部分。”

凉冰迅速警惕,她低头掠过自己身体:“一部分?”

卡尔轻轻叹息,宛若夜莺呢喃:“你总不能期望,大时钟有那个能力在几年时间里就收集聚拢起你被毁坏分散到宇宙各处的几十亿粒子吧……就算神圣凯莎帮助,也不可能。”

这倒是没错,只是为何提及那个人的名讳?

卡尔看见了她皱起的眉心,唇角笑意多了狡黠:“她的确提供了些许帮助。”

不等凉冰迅速冷脸不悦,卡尔主动解释:“我用了些她的基因……大时钟为你铸造第四代神体时凯莎已经是准四代,作为已知宇宙最强悍的天使统治者,她的确是个完美的基因标本,只是基因整改容错率更低,哪怕你们是双生子,比起你自己的基因我还不能确定融合是否是个好选项,但这一次,情况不一样了。”

“可惜,天使基因因为凯莎的介入变得更加蛮横,所以你只能用这一种形态存在。凯莎的基因强悍得令人诧异,可能因为经历过一次粒子重组,我认为无论是从重组记忆性还是基因优劣性,作为为你再一次升级的备用基因组,都是再好不过的——并且,梅洛天庭是天使故土,如果你还是恶魔状态,大概算是少了一个恢复之地的选项。”他说得倒是在情在理。

只是凉冰还是忍不住皱起眉动了怒:“你用她的基因做什么,难不成还怕我不够讨厌这个样子?”

“我只是觉得,强行聚拢的不稳定性会给你日后带来更大的隐患……凉冰。”

是讨厌这个样子嘛?……凉冰,我理当给你选择?不,这不正是你的选择嘛!

昔日恶魔女王仍旧是怒着,她只是想到某个高高在上的女人昔日所为,便足以冷着脸三天三夜,更别说这本就相似的基因里,她干脆拥有了对方的部分。

“那你不是逼着我回梅洛天庭?难不成想看我成了她阶下囚勉强求生的笑话?你可不是脑子坏了吧。”虽然卡尔是个混蛋,但不是个傻子,她得罪过他?不就是表白数次被嫌弃嘛……

“凉冰,这取决于你,这幅身体的确不适合死歌书院,但在她足够稳定之前,你在地球不是吗,至少你已经安全撑到了做选择的时候。”

卡尔话中有话,凉冰压下无端愤怒的心,觉得自己刚才抓住了某个一瞬而过的信息,可是待她仔细回想又是什么都没有,只能解读卡尔这句话浅薄的意思:“是因为凯莎的基因问题,我不能留在死歌书院,不能待在冥河,所以你将我放置在了地球?你可挑了一个好位置。”

卡尔似笑非笑的模样可欠揍了些,她眯着眼睛懒得看他。

卡尔顿了一下耐心开口:“我总不至于将你放在虎狼环饲的地方,偏是地球,才最安全不是嘛……何况我想你应该很高兴看见杜蔷薇。”

咖啡杯被不轻不重磕在桌面上,凉冰可能就差砸他脸上了:“你明知她也是危险人物,怎么还让她得知我的消息。”卡尔什么时候混蛋成这样了?难不成她死去之后他又受了什么刺激……

卡尔弯起眼睛安抚:“地球还是雄兵连的掌控,她才是最适合掩藏你消息的人,何况……你不是做的很好嘛,前有天使虎视,后有雄兵连威胁,靠亲近的势力迟早会暴露自己,既然天使不可用,那雄兵连有这个棋,当然是用了才好,再说,心怀愧疚之心的人,很容易弄混爱情和愧疚感,她会拼了命的守着你。”这算不算在夸那个地球人?卡尔细细回忆一下,但他唇瓣的微笑更甚,特别是看见对方狠狠皱了一下眉的细微动作后。

心怀愧疚之心的人,很容易弄混爱情和愧疚感……地球人那多得快要溢出来的无用感情,果然是太多了,凉冰思索着。

她为自己出个神,唇角无意识勾出不屑的笑,眼波流转放回卡尔身上,突然狭长眼角一拉,似调笑似试探:“我可不是会因为愧疚混淆感情的人。”

卡尔一愣,竟笑出声来,碎金色的发在阳光下折射温和的光:“我知道你没有那么多无用的感情……我自然不会卑鄙到用这招追求你。”

“哦?那我利用杜蔷薇的愧疚,也卑鄙了?卑鄙这个词我记得你告诉过我不是个贬义词来着。”

“对于本就亏欠的人,这叫物尽其用。”卡尔看着对方抬手托住了腮,意外露出了些走心的少女感。

他喜欢这样的她,还没有来得及染上过多爱和怨的她……自然,这是不能说出口的,他可不想对方再拒绝一次,卡尔弯了眼睛,耳边碎发无风拨动着。

“我知道,你这个已知宇宙最高深莫测喜欢装神秘的恶棍头子,肯定不乐意把那点小算盘全都告诉我,那不如别让我来问,你自己主动交代了吧。”凉冰眨眨眼,墨色的瞳何时已经成了碧蓝色,透彻得美丽又空灵。

但恶魔女王这句话,可不是好气着说出口的,卡尔怎么不会知道对方压着的那些憋屈,哪怕是千年万年,凉冰都不是个愿意吃亏往肚子里吞的人。

有着碎金发少年模样的神明垂下纤长睫毛,低笑一声,像是无可奈何,便慢慢开了口:“我且只能这么告诉你这些,协议内容压根没有帮你复活这条,是我不忍心你离去,身为死亡的神明,我自然在乎轮回的形式,只是你的轮回我必定要插手……凉冰,我是全世界最不可能害你的人。”

这番动人的话不是告白却堪比告白,若是普通女人,此刻怕是已经把心交代给了对面的人,可凉冰却只是眨眨眼,兀自思量着他话中之意,还恶意开了口揣测:“你不想害我,却对我有所求,我就不和你算求的究竟是什么了,若你所说是真,那你求的可比我的命还要珍贵,就别摆着这幅纯良的模样了。”

卡尔被她张口一怼,却笑的更明显了,兀自继续说下去,却不予她对错的回应:“我知你怪我将你放在地球,但这个已知宇宙并非我一个人在意着你的轮回,梅洛天庭现在的君主也在注视着整个宇宙,地球,才是最具欺诈性的地方,凯莎殿下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一点,但情况有变了,我须让你提前恢复身份,恶魔的动作也不可避免变多,凯莎或许尚未发现,但离她察觉只是时间问题,毕竟你们本是双生,有些事情避免不了。”

凉冰只是安静,不置可否。

卡尔继续道:“我来此地,是要告知你,梅洛天庭对你恢复才是绝佳之地,但你只是部分,且不说是否会被恢复成天使,凯莎必定会囚禁你,这是大时钟都无法阻止的问题。”

那种离什么讯息更近的感觉又袭来,但未等凉冰抓住,又一瞬即逝,她只能皱眉,狐疑的看着卡尔。

“你没有给我选择,梅洛,地球,冥河,难不成还有第四个选项?”地球和梅洛天庭等于一个选项,毕竟凯莎要人,就是天涯海角也会得手,那么只剩下一个冥河了。

卡尔默认了,但他知晓这么下去凉冰仍旧会不满,为了洗清自己一手造成她无路可走的嫌疑,死神缓缓道:“雄兵连有一个芯片,叫做乾坤,可视做小时钟,虽不清楚能力极限,或许保护住你日益恢复的气息是不成问题。”

“嗯?”

卡尔看着对方不为所动的模样,微微叹口气:“乾坤在银河之力手中,若是协商得好,可以介由杜蔷薇的手助你,一旦你躲过凯莎视线,便可放心无忧。”

凉冰干脆笑出声来,遮不住一身略显妖冶的气质:“你在逗我呢!卡尔,银河之力那小子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且不说地球人转脸就能给我卖了,凯莎要是得到点风声,他能顶得住凯莎要人的压力嘛?再说……杜蔷薇?怕等不到她出手,再给我一刀,我干脆自己去梅洛自首,希望我那鬼畜的姐姐留我一条命让她好生生世世囚禁折磨来的痛快。”

卡尔似乎在笑,他的视线在某个虚妄的地方飘了一下,这混蛋也不知道在笑什么,怎么都感觉他不安好心。

“这就是给你的选择了,凉冰……你不想欠我,你是否愿意相信杜蔷薇?”他低声道,“多年前你选了一个结果,现在,我只不过是再次给你重置一下选项,纹丝未动。”

凉冰愣神,卡尔纯色的瞳里是深邃的未知,她仍旧有一堆狐疑,却不得不停下来思索这句话。

没有多久,恶魔女王浅浅的笑:“卡尔,凯莎是混蛋,杜蔷薇也是个混蛋,但你也是……只不过这个选项是让我度量,哪一个混蛋要的是我给不起的,哪一个混蛋要的是我不想给的。命,我得留着,那这选项,本身就不公平,你这是占尽了我的便宜,怕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怎么都不可能和你做交易。”

卡尔的身影变浅,他对她划分的分类似乎没有丝毫不满,因为凉冰如他所愿无路可退,触手可得。

“你不会记恨我,相信你的选择,因为这会给我们彼此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我不会害你……凉冰。”

他缓缓伸手似乎想触碰凉冰放在桌上的左手,凉冰眼神颇冷,却没有拒绝这个没意义的动作,卡尔这个变态终究没有下得去手,他的手掌变得透明,流连在她左手上方一寸处,却只是停滞着。

“你最好,瞒着我的事情要提前说,否则,我保证你会后悔亲手挽回了我的生命。”凉冰若有所思的开口,淡淡的威胁。

卡尔莞尔,他眼底深邃的地方染上了温度,看上去少了死亡神明的清冷,多了些生人的味道。凉冰相信他,这句话正是他想要的。

“我要回书院了,在此之前,你与地球人告个别吧,毕竟她曾经是你留在地球的理由。”可惜,他不得不再次触怒凉冰。

死神抬手指向凉冰身后的吧台处,凉冰那股不好的预感终于得到证实,猛然回头——

“卡尔萨斯你这个混蛋中的混蛋!”脏话可没骂出口,她毕竟仍旧是别扭的人类恶魔,但想一巴掌拍死卡尔的心丝毫未减。

杜蔷薇被卡尔锁在又一个缩小型时空囚笼里,不知被锁多久了,她身后的黑洞甚至无法关闭,被迫停滞在那个她闯入的时刻,眼睁睁的听着他们二人的交易,眼底是沁上血丝的红。

她好不容易支开了杜蔷薇来这和他见面,究竟是哪里出的岔子,居然被她无声无息追了过来!

卡尔萨斯这个披着羊皮的狼,今日她答不答应去冥河恐怕都得去了,这分明是断了她所有的路,他这个人难道是变态嘛?!

“日安,女士们。”时空囚笼消失的一瞬间,凉冰身前碎金般的少年也终于消散在空气里,留下一堆烂摊子,和一个满是危机感的恶魔女王。

光年之外,女王号终于恢复了监视系统,黑风和语琴看着屏幕里对峙的二人,彼此沉默。

“看这情况,咱是不是不该提醒杜蔷薇?”黑风咬着牙根问。

语琴眨眨眼,用着十分冷静的口气道:“我觉得,我们可能被死神卡尔下套了……”

黑风哽得原地不吭声,抽抽嘴角。

“你和我的立场,一开始就是在他算计之中,我恐怕,恶魔内部分化也是他所期望,不过我们只是按照女王吩咐行事,怎么都不为过了。”语琴淡淡的安抚他。

至少,连多年前女王的小动作都能知悉的死神,光靠他们是绝对斗不过的,神明之间的战争,从来不局限与真正意义上的军队武力冲突。

评论(6)
热度(52)
© Emo苏 | Powered by LOFTER